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24章 第24章凶or亲

第24章 第24章凶or亲


秦梵躺在医院单病房内, 膝盖上已经包扎得严严实实,正在输『液』。

瘦白羸弱的手腕垂在床边,透明的『药』水顺着纤细的青『色』血管缓慢流淌, 安静得几乎听不到的呼吸声。

蒋蓉压低了声音跟裴枫商量秦梵的修养时间。

想到秦梵伤在膝盖, 虽然没伤到骨头, 但这地方的伤不容易好,裴枫大方决定:“那就休息半个月吧。”

秦梵转醒后,隐约听到他们在沙发那边低语商议的声音,撑着手臂坐起身来:“不用那么长时间,皮肉伤,三天就行。”

己不能过分娇气,拖了剧组后腿。

蒋蓉不赞同地望着:“不行。”

“我皮肤薄,看起来严重而已,其实养个三天就没事了。”面对蒋姐的担忧,秦梵讨好般对笑了笑。

而后看向裴枫, “裴导, 三天能找到原因吗?”

裴枫立刻严肃脸:“能!”

没有外,他称呼秦梵时没负担, “嫂放心, 我一定给你和谢哥交代。”

裴枫想到己给谢砚礼发过去的视频,从发过去,就没收到回复,不知他看到没有。

这么漂亮娇弱又惹怜惜的仙女老婆, 他要还能沉『迷』工作不来看, 无情无欲石头实锤了。

秦梵垂了垂睫,没说不用给谢砚礼交代,应了声:“好, 麻烦了。”

“不麻烦,毕竟嫂给得。”裴枫狐狸弯着,“那么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蒋蓉看着秦梵和裴枫你一言我一语把假期定下,干瞪却没办法。

直到送走裴枫,蒋蓉才往床边一坐:“你呀你,真气我了。”

看着那条被包成馒头的膝盖,“成这样了还逞强。”

秦梵朝蒋蓉摊掌心,理直气壮要求:“蒋姐,怜病号要玩手机。”

蒋蓉将手机递过去时,瞅着的侧脸说:“你受伤的事情不用告诉你老公?”

“谢总很忙的,有时间睡老婆,没时间关心活。”秦梵原本红唇的唇瓣因为疼得缘故,变成浅浅樱花粉,不过再美的唇『色』溢来的话却毫不留情的刺。

蒋蓉想到谢总平时行事作风,陷入沉默。

看秦梵表情不对,果断转移话题,指着屏幕上的微博热搜:“根据我的经验,网上这些更像那个程姓名媛倒贴。”

“对方这个段数还挺,网友们被当枪使了还美滋滋的嗑糖呢。”

秦梵脑很清楚,程熹始至终发过一张佛珠照片,完全没提任何谢砚礼的名字,偏偏却坐实了他们关系不一般。

蒋蓉若有思:“现在唯一能澄清谢总与没关系的办法,就谢总亲发微博澄清。”

不然无论撤掉热搜,还捂住网友们的嘴,都会让大家对他们的关系深信不疑。

那么问题来了。

谢总能会亲发微博澄清吗?

对上蒋蓉那明显的神,秦梵几近透明的指尖碰了碰手机边框,然后给了一重击:“哦,谢总没有微博账号。”

蒋蓉:“……”

秦梵继续:“况且,搞不好家真白月光呢。”

蒋蓉:“……”二次暴击。

竟无言反驳。

突然,病房外传来三下敲声。

蒋蓉站起身,“应该小兔来了,我去。”

随口,“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还正儿八经的敲。”

秦梵正刷到程熹那条微博,指尖停顿两秒,而后打算继续往下刷。

下一刻。

陡然听到外面蒋姐的惊呼声:“谢总!”

“您,您怎么来了?”

有时间‘睡老婆’的谢总来了!!!

秦梵这个小祖宗不信誓旦旦说老公没空关心老婆吗,联系都不联系,家直接到病房口。

蒋蓉仰着头,入目便男俊美清冷的面容,衬衣扣一丝不苟的系到脖颈最上方,斯文端方,不过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却没有半分感情。

看得蒋蓉有点心虚,毕竟没有保护好家太太。

谢砚礼神『色』冷静嗯了声,错过蒋蓉往里面走。

蒋蓉连忙准备追过去,心里有点慌,谢大佬这个神什么意思,会不会以后让秦梵退娱乐圈啊。

虽然谢大佬一句话没说,但蒋蓉却越想越觉得这个能『性』很大。

温秘书见蒋蓉转身,伸一手臂拦住,语调很有礼貌:“蒋经纪,我这边有点事情想要请教您。”

“关于太太的。”

蒋蓉能睁睁看着病房大被两个黑衣保镖关上,并且严严实实守在口,将里面的一切阻挡住。

等到被温秘书带去的时候,一路上没有在这层看到半个影,更满脸问号。

???

什么意思?

一下从普通世俗活变成了豪电视剧,住个院还得有保镖保护安危吗。

这就梵仙女作为谢太太的待遇吗?平时不对这位身豪的祖宗太随意了?要不以后向公司申请几个保镖给秦梵。

秦梵在听到蒋蓉的惊呼声便下意识抬头。

余光瞥到屏幕那佛珠后,动作停住。

随即按灭了手机屏幕,己躺回床上,掀被盖住。

一系列动作虽然缓慢,但足够在谢砚礼走到床边之前完成。

谢砚礼清楚看到这无声抗拒。

想到提前结束的管理层会议,谢砚礼神幽暗站在床边垂眸望着裹着被的背影。

在得知网上沸沸扬扬的绯闻后,谢砚礼第一次在会议中途小差给发消息,却发现再次被拉黑。

直到裴枫的那条视频传来。

谢砚礼看到屏幕中对着手机热搜哭得厉害,裴枫说意外受伤又看到了网上他的桃『色』新闻,于竟像昏君那样,提早结束了会议。

单手扯松禁锢在领口,使他呼吸沉闷的领带,谢砚礼眸深敛,这他从未想过的不理智行为。

男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弄了一下输『液』管。

清冽磁『性』的嗓音在安静病房内响起:“偷着哭?”

“谁偷着哭了!”秦梵掀被,一双干干净净的桃花冷睨着他。

“眶红了。”谢砚礼不动声『色』地轻抚了下的尾,语调压低了几分,“我看看伤。”

谢砚礼已经从医那边知的伤势。

不顾秦梵的反抗,便托起裹着纱布,脆弱纤细的膝盖。

秦梵感受到了腿弯那轻柔小心的力,指尖略顿了一下,红唇紧抿着,没有继续推他。

小嘴叭叭叭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谢总日理万机,还有时间来探望我这个即将下堂的未来前妻,我这心里真感动极了。”

见这么有精神,谢砚礼看过膝盖之后,重新将纱布包回去。

声音很淡又透着认真:“谢太太,谢家没有离婚。”

“哦,没离婚,就换个谢太太而已。”秦梵嗤笑一声,红唇微启,幽幽地溢讽刺的话语,“毕竟有的想要竞争上岗谢太太这个职位的。月薪几千万,偶尔还有过亿的奖金。”

谢砚礼哪会听不的意思,他没有坐在蒋蓉之前坐过的凳,而坐在秦梵身边,伸手将从床上半抱起来,一同靠在病床旁。

嗓音徐徐:“如果你不喜欢我有绯闻,以后网络上便不会现我的任何新闻。”

这种近乎于退让的言辞,完全没有让秦梵兴起来。

那张雪白漂亮的脸庞越发淡然,“哦,随你。”

靠在他怀里的纤细身依旧僵着,无声的反驳。

秦梵垂眸看着谢砚礼搭在己腰间那双手臂,男冷白修劲的腕骨上,黑『色』佛珠依旧安静地垂在他手背位置。

能清晰看到佛珠上精致又繁复的经文,虽然看不懂,并不妨碍,这串佛珠引起强烈的不适。

不适并非来于这串佛珠,虽不向佛,却尊重任何信仰。

不适的原因这串佛珠的来历,以及与那个与他关系不浅的女情侣款。

秦梵蓦地偏过头,不让己去看谢砚礼身上的任何一个位置。

紧咬着下唇,“我根本不在意你那些新闻。”

在意的他的态度而已。

就算网络上再没有他的任何消息那又如何,还不有都以为谢太太程熹。

甚至连圈里的,以后能都会怀疑己不参加过个假的婚礼。

记错了谢太太姓程而不姓秦。

这就谣言的力量。

见睫『毛』颤抖,细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谢砚礼皱眉捏住的下颌,语调有点严厉:“松。”

秦梵睫『毛』上瞬间盈满泪珠,睁着一双桃花,忽然委屈:“你凶我!”

谢砚礼看着突然就哭了:“……”

被气笑了,“这叫凶你?”

秦梵张了张嘴,还想要说话时,谢砚礼那张俊美面容忽然贴近,呼吸近在咫尺。

随即,薄唇覆上去,吓得秦梵不咬下唇了,舌尖却被咬住。

秦梵睫『毛』上那滴晶莹的泪珠摇摇欲坠,而后……滴到谢砚礼的脸颊上。

感觉到那一点凉意,谢砚礼身影微顿,没忘记固定住秦梵那还在输『液』的手腕,却吻的更深。

不知被亲了久。

秦梵快要呼吸困难时,谢砚礼才慢条斯理地放,拇指擦了擦的唇角,原本樱粉『色』的唇『色』恢复了潋滟红『色』,娇艳欲滴。

秦梵胸口起伏不定,指尖下意识攥着他的衬衣,好不容易才让己喘气均匀。

却又看到他这动作,若不手腕一丁点力气都没有,都想得甩这狗男巴掌。

明明他的错,还用这种方式来让己闭嘴。

谢砚礼微微有些粗糙的指腹擦过被咬齿痕的下唇:“这样不凶你,亲你,还哭吗?”

知他为了不让己咬下唇,但这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秦梵抬起湿润的睫『毛』看他,好端端一个俊美男,偏偏长了张嘴。

秦梵已经不想跟他交流,不见心不烦:“我困了,你别跟我说话。”

然后不躺下,就那么用一双被泪洗过的澄澈睛望着他,意思很明显:扶仙女躺下。

谁让谢砚礼强行把抱起来的。

谢砚礼破天荒地退步,难得耐心问:“璨璨,你对我哪里还有不满?”

秦梵乍听到这熟悉的小名,乌黑瞳内波光粼粼。

谢砚礼叫从来都冷冰冰的‘秦小姐’、‘谢太太’,甚至连‘秦梵’这个名字,他都极少叫。

忽然之间,这个从爸爸去世后,极少有称呼的叠音『乳』名从谢砚礼那偏冷音质的嗓音来,秦梵竟听了几分亲昵。

就仿佛他们真正的夫妻一样。

秦梵下意识地想要咬唇,条件反『射』想到谢砚礼威胁的话,重新把唇瓣松:“我没有不满。”

“你有。”

谢砚礼掌心撑在身侧,神定定地望着,“你想要什么?”

猝不及防对上谢砚礼那双幽邃深沉的眸,秦法像被烫到一样偏头移视线。

面对谢砚礼这样的神,的一切小心思仿佛都无遁形。

瞥到那近在咫尺的黑『色』佛珠,秦梵甚至觉得己那些嫉妒、难堪、等一切负面想法,耻而卑鄙的。

想什么呢。

想让谢砚礼把这串与程熹有关随身携带的佛珠丢掉。

谢砚礼嗓音又轻又低:“璨璨……”

秦梵迅速捂住己的耳朵,“没有,我说没有!你别叫我小名了!”

怕谢砚礼这样的亲昵,演戏罢了,激来的有黑暗心思,然后漠然讥讽的那些心思。

“别『乱』动。”

谢砚礼见这『毛』『毛』躁躁,差点把输『液』管甩去,动作熟稔地重新把的手放回床边。

男修长白皙的手指托着秦梵掌心时,黑『色』佛珠不经意滑过秦梵的细嫩的手背,能清晰感受到佛珠冰凉又粗糙的刻纹擦过皮肤。

秦梵身瑟缩了下,再受不了这串佛珠在皮底下晃了晃去,仿佛在嘲讽一般。

秦梵倏地推谢砚礼,指着他的佛珠一字一句说:“如果我说,让你把这佛珠丢掉呢?”

“谢砚礼,你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想要你把这串佛珠丢掉,以后都不许戴。”

“你会做吗?”

谢砚礼将手背上的针头拔掉后,用旁边搁置的棉签按住冒血珠的薄薄皮肤。

乍然听到这话,谢砚礼指尖微顿。

大概没想到秦梵会说这样的话。

松的手背之后,谢砚礼站在床边,下意识地碰了碰垂落在掌心这串戴了已经十的佛珠。

病房中空气近乎僵持。

谢砚礼安静地抬眸,看向病床上神清清冷冷的秦梵。

他语调淡了淡:“谢太太,除了这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