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22章 第22章在意了

第22章 第22章在意了


裴枫话音落下, 气氛瞬间凝滞。

临近秋天,中午的阳光浓烈却不刺眼,穿过厚厚的落地窗玻璃, 偏蓝调的客厅照得亮亮堂堂。

光照在自脸上, 裴枫觉得他现在就是不畏强权, 为民伸冤的包青天附身。

连老天爷都在释放光芒来鼓励他。

裴枫微微仰高了下颚。

谢砚礼落座后,看他,缓缓从薄唇溢一句话:“裴枫,你是来彩衣娱的?”

裴枫:“???”

劲儿泄了一半,未免自怂了,他猛地站起身,保持气势,“是来替嫂子教训你个渣男的!”

目光移到秦梵身上,裴枫觉得不劲,然后补充了句, “再替秦梵教训你个『色』狼, 隐瞒已婚欺骗纯小姑娘,你狗不狗?”

“谢家从小到大的修养教育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秦梵, 你跟说实话, 今天是不是谢砚礼勾引你的?”裴枫转而看向秦梵。

秦梵:“……”

她认真回忆了一下,确实是勾引她,更可气的是勾引之后他还欲迎还拒,吊着她!

看秦梵的表, 裴枫懂了。

表痛心疾首地继续斥责谢砚礼:“前脚会馆跟嫂子亲亲密密相偕离开, 后脚十八亿高调追求漂亮女明星,人家不收,还仗势欺人到潜入人家房间, 勾引没过世面的小姑娘,是人干事?”

一口气说完,他终于坐下,端起杯茶缓口气。

谢砚礼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神『色』淡定地等他说完,而后不紧不慢地扫了眼旁边捧着玻璃杯小脸沉重的秦梵。

嗯,欣赏没过世面的纯小姑娘还打算怎么糊弄裴枫个傻子。

秦梵秀气的眉『毛』紧皱着,谢砚礼确实挺狗,不过裴枫说得大部分他还挺冤枉的。

秦梵偷偷从茶几上拿起自的手机,本来打算打开相册的。

率先看到了裴导一小时前自发的微信消息:

「中午顺路接你去聚餐,免得不同框还以为咱们心虚。」

秦梵:“……”

她完全没看到条消息。

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吧,让人背黑锅迟早要得报应。

秦梵调回相册页面,输入隐藏相册的密码打开——

裴枫喝完茶,刚准备指挥谢砚礼再他泡杯时,余光瞥到秦梵那一系列作,气得差点心梗,她还有心刷手机?

“秦……”梵。

裴枫刚说了一个字,便看到秦梵手机放到茶几上,然后推了过来。

纤细雪白的小手抵香槟『色』的金属边框,缓缓地推到他面前。

裴枫入目便是满眼的鲜艳大红『色』。

两张红本本上——结婚证个大字映入眼帘。

裴枫:“???”

什么?

秦梵抿了抿红唇,轻咳一声:“裴导,你往下翻……”

裴枫下识划了下亮起的手机屏幕,第二页是结婚证内页,如果他没瞎的话,照片上两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女,就是此时坐在自面前的那两个。

持证人:谢砚礼。

持证人:秦梵。

裴枫当然不会愚蠢到以为是秦梵p的。

他指尖抖了抖,然后如慢作回放般抬起头,深吸一口气,足足停了十秒钟,才吐气势磅礴的个字:“狗男女!!!”

脑子里开始回顾刚才发生的一切。

原来不是谁欺负谁的问题。

是狗男女的夫妻趣!

小丑竟是他自???

靠!

半小时后,温秘书送来午餐。

秦梵主用公筷裴枫夹了一块盘子长相最好最端正的红烧小排骨过去:“裴导,抱歉隐瞒您么久。”

裴枫闭了闭眼睛,『色』香味俱全的私房菜已经完全拯救不了他的好心。

“为什么要瞒着?”

秦梵瞥了眼靠坐在沙发上正有紧急公事要处理的谢砚礼。

关键时候,真是完全排不上用场,狗男人!

秦梵双唇轻抿了下,有些苦恼道:“可能是他觉得丢人吧,所以才不愿介绍你们些好兄弟。”

裴枫被秦梵的路带歪,好像还真是,他都回国么长时间了,谢砚礼也没说要正式把谢太太介绍他们。

之前跟他们玩得好的兄弟们,也就姜傲舟几个参加谢砚礼婚礼的过秦梵,甚至还是远远的,都没正儿八经介绍过。

裴枫很鄙视谢砚礼,有么个貌又灵气『逼』人的太太,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他眼光得多高。

鄙视归鄙视,裴枫瞥到不远处落地窗那敞开的五个眼熟的盒子后,在谢砚礼处理完公事过来时,语气酸溜溜:“跟谢砚礼二十多年的兄弟,他可没送过十八块的东西,如今舍得送你十八亿宝贝,也是真爱了。”

“你们以后要好好过日子,个二十多年的好兄弟,一点都不重要。”

“活该被你们夫妻隐瞒么久,还连十八块钱的礼物都不配!”

话说得秦梵都觉得他可怜了。

谢砚礼筷子之前,冷眸凝视着他提醒:“你是导演系毕业。”

裴枫没反应过来:“???”

秦梵毕竟跟谢砚礼同床共枕那么久,自然明白个毒舌狗男人的言外之:“……”

谢砚礼没再说,便仪态优雅的开始用餐,深深贯彻食不言寝不语的修养方针。

裴枫转头问秦梵:“你老公什么?”

秦梵作优雅地裴枫倒了杯水压压惊,怜悯道:“他的是你不是表演系的。”简言之就是——裴枫,你太戏精了。

……

当天晚上,秦梵坐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椅上,开始扒拉最近的拍卖会。

看看有没有适合裴导用的。

谢砚礼开视频会议间歇,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唉声叹气的谢太太,她正在搜索拍卖会,想起来昨天有客户邀请他参加一个国际拍卖会,如果去不了现场的话,可以线上与中间人沟通代拍。

谢砚礼平静温淡的嗓音响起:“行李箱有个拍卖手册,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如果能用钱解决家庭内部矛盾,谢砚礼毫不吝啬。

毕竟,从裴枫离开之后,谢太太又单方面宣布夫妻冷战开启。

谢太太的原因——作为丈夫,他没在关键时候挺身而,把所有黑锅揽在自身上,保护好仙女老婆。

秦梵凉凉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果断起身往卧室走去。

“是你应该做的,你们兄弟在一起二十多年,连十八块的礼物都没送过他,你不觉得羞愧吗,还得帮你送!”

谢砚礼指尖顿在了开启麦克风的按键上。

此时,视频中显示的一群与会人员同时陷入寂静之中。

恨不得此时戳聋彼此的耳朵。

兄弟?在一起?

他们是不是听到了关于谢总不得了的大秘密!

谢砚礼眼神淡淡扫过屏幕:“内子调皮,会议继续。”

还没来得及打开卧室门的秦梵猝然转身:“……”

触及到谢砚礼屏幕上那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视频框后,秦梵细腻白皙的小脸顿时绯红一片。

!!!

仙女想就此晕倒。

因为羞耻叠加过度,刺激了秦梵野『性』消费,当天晚上便让代拍中间人为她拍下了价值过亿的欧洲酒庄,以及送裴导迟来二十多年的兄弟礼物一辆古董车,之前秦梵听制片人跟裴枫聊天时提过他喜欢收藏各种古董车,价值绝远超裴导要求的十八块钱。

刷谢砚礼的卡。

当然,刷卡一时爽,白嫖火葬场。

当天晚上,秦梵便被她怀疑了一整天的‘小谢’欺负地眼泪汪汪。

直到谢砚礼次日离开剧组,秦梵晚上刚躺在床上,黑夜之中,她耳边恍惚还在昨夜那般,听到男人用清冽又隐约喘着『性』感气息的声线『逼』着问她:“谢太太,够硬吗?”

啊啊啊!

秦梵自埋在被子里,感觉呼吸都是发烫的。

狗男人用那张禁欲系的脸,居然说么欲气横生的话,谁受得了!

指尖轻轻蜷缩一下,莫名的,虽然谢砚礼刚走,但她好像有点想他。

秦梵从被子里探头呼吸新鲜空气,视线定定地望着天花板好半晌。

在安静的环境里,绪仿佛也跟着清晰多了。

与谢砚礼结婚两年,他还算是了解,他素来事业野心勃勃,似乎全身心的时间都投入进拓展商业版图之中,很会自放假,每天行程都安排的密集。

而次探班,好像真的只是为了看她而已。

难道他有一点点在她吗?

不可能,秦梵摇头,谢砚礼那欲,觉得女人是红颜枯骨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女人,即便个女人是他太太也不可能。

……

“没错,谢砚礼从学生时代就明显女人不感兴趣,当年们得知他早早结婚,都宁可相信天上下刀子了。”

裴枫因为谢砚礼的关系,秦梵熟稔了许多,甚至在拍戏空闲还跟她聊谢砚礼。

虽然裴枫不满自被隐瞒,但秦梵与谢砚礼本来就是夫妻件事,比秦梵是谢砚礼小人件事更能让裴枫接受。

一个是他的好兄弟,一个是他看好的灵气女演员。

秦梵翻着剧本,若有所:“那他有没有前女友?”

裴枫啧了声,狐狸眼染上戏谑弧度,刚准备回答,忽然传来道清脆的女孩声音:“哥!”

声音很大,惹得剧组人齐刷刷看过去。

穿着身玫瑰花刺绣小短裙,打扮精致的裴烟烟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蛊『惑』谢哥哥的女妖精与自家哥哥相谈甚欢,气得小心脏都要炸了。

个女妖精勾引了谢哥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勾引她哥哥!

幸好是剧组中场休息时间,裴枫没发脾气,而且毕竟是亲妹妹,“就你嗓门大,过来。”

裴烟烟没自过来,而是拉着前段时间已经杀青的秦予芷一起过来。

秦予芷虽然是女号,但戏份并不多,作为男主角的白月光,全剧活在男主回忆中。

秦梵真不明白秦予芷来掉价当个女号有什么义,但她与裴导在酒店走廊发生的事被爆到网上后,秦梵便明白了。

她就是就近来自找麻烦的,大麻烦找不到的话,就时不时的搞点小麻烦恶心人!

例如现在网上还有人讨论她跟裴导的cp感,但凡谢砚礼是个心胸不怎么宽广的男人,绝会在心里埋个雷。

毕竟是好兄弟与妻子的香艳绯闻,哪个男人受得了。

秦予芷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高人指点,一片片的雪花虽小,可聚集起来也会形成摧毁人的雪崩。

秦予芷『露』矜持的笑容:“裴导,梵梵,你们拍戏辛苦啦。”

裴枫并不知道酒店走廊那件事是秦予芷做的,只找到了拍他们照片的源头,是一家濒临倒闭的工作室,大着胆子想搏一搏。

“嗯,裴烟烟你惹麻烦了。”

裴烟烟挤进秦梵和裴枫中间,然后抱着她哥的手臂撒娇:“跟芷姐姐是好朋友,怎么就成惹麻烦的了。”

而后她抬了抬眼皮睨着旁边看剧本的秦梵,“不像某些人,异『性』勾勾搭搭,同□□搭不理,一点礼貌都没有。”

秦梵抬起乌黑漂亮的眼眸含笑望着她:“裴小姐,礼貌是人品的而非『性』别,希望你交朋友擦干净眼睛。”

“别学坏了,真裴导惹麻烦。”

裴烟烟瞪大眼睛:“哥,她她诋毁芷姐姐!”

旁边秦予芷也垂了垂眼睫,绪看起来很低落。

秦梵似笑非笑,本来以为裴导反应够迟钝了,没想到他妹妹除了迟钝外,还过分天真。

真是养在豪门里的一兄妹吗?

裴枫于女人之间的战斗头很大,看了眼时间,“好了好了,们休息时间结束,该拍戏了,你先去休息室等!”

说完,他便去跟副导演核等会的拍摄流程。

秦梵站起身,也准备去妆间换下一场的戏服。

路过安静树下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秦梵!”

秦梵本来不打算停,但想到秦予芷做的那些事,缓缓转身。

“秦予芷,曝光别人的隐私有吗?”

秦予芷唇角刚得的弯起……

忽然,秦梵红艳艳的唇瓣继续溢一句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不也让全国观众欣赏欣赏清流女神秦予芷学生时代早恋落胎的娱乐新闻。”

秦予芷脸『色』苍白如纸,想起花房中那被秦梵让人弄得狼狈不堪的花朵。

不是巧合,秦梵真的知道她最大的秘密!

“你怎么知道!”秦予芷不可置信地尖叫声,但她还残存着理智,知道里不是能大声吵闹的地方。

树影下,秦梵眉眼冷艳又讽刺:“虽然毁了你的名声个姓秦的也没什么好处,但如果你再敢擅自搞些小作,不介鱼死网破。”

“你敢,你毁了就是毁了秦家,你舍得毁了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吗!”秦予芷秦梵转身,惊怒交加。

秦梵随摆摆手,纤细慢曼妙的身子如弱柳,却挺得笔直,慵懒中透着坚韧,让人不敢不信:“你看,敢不敢。”

秦予芷狠狠咬住下唇,追了两步,咬牙切齿道:“秦梵,你最好别做蠢事,不然等谢砚礼不要你,秦家也不要你,看你以后怎么办。”

“谢砚礼迟早会抛弃你,你会有跪着求的时候!”

她们都没注到,树影不远处的布景板旁边,鲜艳的玫瑰花刺绣裙摆一闪而过。

秦梵不知道秦予芷总是信誓旦旦地说谢砚礼会抛弃她的概念是从哪儿来的。

直到回妆间打开手机,发现蒋蓉转发她一个热门帖子。

秦梵懒洋洋地往妆椅上坐下,纤白指尖不紧不慢地点开——

#惊爆!商界佛子谢砚礼太太初揭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