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杀出梁山泊 > 第六十三章:杨林拜山

第六十三章:杨林拜山


话说狐尾山头领张化、张干两兄弟,当年行走江湖,杀人无数,被武林中人称为“杀手”。

其实二人并非真正的杀手,许多时候都是替朋友出头,或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虽然杀了很多人,但却谈不上滥杀无辜。

后来因为孟州县令,得知两兄弟来孟州找朋友,便带兵前去缉捕,结果反被张化、张干,还有二人的好友淮西王庆,一起杀了个丢盔弃甲、死伤过半。

还被三只猛虎一路追杀到县衙,将县令杀死在县衙门口。

事发后,州官府缉拿得紧。

张化、张干两兄弟,便邀请好友王庆,一起上二人原来跟随星云道长习武的狐尾山,啸聚山林、占山为王。

并拥戴王庆为狐尾山山寨之王。

王庆胸怀大志,内心并非只安于这小小的狐尾山,但目前因形势所迫,只得暂时屈居于此,等待时机。

所以,王庆上山后,第一件事,便采取两条路一起走的策略,对内,修建军事要塞,抓紧招兵买马,训练军队,扩充山寨战斗力;对外,联盟附近的山寨,结成战略同盟,互相支援。

不得不说,王庆的这套战略方针,比起其他山寨的头领,确实是深谋远虑,看得远,也考虑的比他们仔细很多。

附近几个山寨,有的惧于张化、张干两兄弟的威名,有的在王庆的鼓动说服下,基本上都与狐尾山结成同盟。

唯独盘龙山杨林,顾忌于张化、张干的恶名,不愿与他结盟。

王庆、张化、张干三人,认为杨林瞧不起他们,对此心怀不满,耿耿于怀。

王庆甚至要带兵去灭了杨林,夺下盘龙山,将山寨占为己有。

张化考虑到,此举不管成与不成,都会被江湖中人耻笑、恶骂,对山寨影响不好。

但王庆从此对盘龙山记恨在心,常怀报复之心。

前两天,恰好山下探子来报,有一王庆旧日仇家,姓李名大通,长期与州府勾结,设计搜刮民财。最近在东京一富户处,诈得一大批金银珠宝,准备运回老家。

州府既不想张扬,多让人知道,又担心路上会有闪失,便派了六名护院高手,与李大通和张管家,一起将金银珠宝运回老家。

王庆探得这伙人,因为害怕狐尾山张化、张干杀人不眨眼,顾忌他们两兄弟的恶名,不敢从狐尾山附近的路经过。

改从远道,走盘龙山边上的路,较为安全。

因为江湖上有传闻,盘龙山强人不抢普通客商,只抢贪官污吏、土豪劣绅。

而他们几人的打扮,是普通的客商,并不会引起盘龙山强人的注意。

所以,他们以客商的身份,走盘龙山,应该是没有问题。

之前很多客商,也都是走这条路。

王庆和张干,带着十几个亲兵,打扮成客商,分成两拨,在盘龙山两个路口埋伏,等候他们的到来。

果然,李大通带着管家,六名护院高手赶着两辆马车,车上装着好几箱金银珠宝。

李大通骑着马,在接近盘龙山时,因为担心有强人抢劫,李大通便做出了一个选择,没有跟大家在一起,而是远远的跟在后面。

后来的事实证明,李大通的这一选择,是非常正确。

正确到直接救了他一命。

王庆见远处一队人马过来,便料想是李大通他们,于是便从半山腰下来,藏于树林边。

张管家因为吃坏了肚子,一路憋的急,又见东家还没有到,便让大家到全面树林边等一下东家,自己连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树林里去解决那大事。

一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骑马远远跟在后面的李大通,见到张管家慌慌张张,像逃命似的往树林里跑去。

心里一惊,料想是遇到山寨强人抢劫,连忙下马,将马牵进树林。

躲在里面,远远观察着前面的情况。

不久,果然见几十个人强人,冲向那几个押车的护院,双方展开激战。

见王庆、张干一帮人,犹如猛虎下山,突然从树林里跃了出来,手中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钢刀,朝他们扑了过来。

人人都心里一惊。

但这几个护院保镖,都是州府特地从几十名护院中,挑选出来,都是武林中的高手。

否则,也不会被挑选出来,押送这么重要的金银珠宝。

六名护院保镖相互大喝一声,便拔出各自身上的武器,摆出阵势迎战。

山寨的十几名亲兵,迅速冲上前,围住六名护院保镖,与对方展开激烈的厮杀。

顿时,寒光闪烁,刀剑声在山路间不停的响起,一场惊心动魄的拼杀后,山寨的亲兵惨叫连连,一阵后退。

这些山寨亲兵,根本就不是六名护院保镖的对手。

一下就被打伤了好几个。

其他没有受伤的亲兵,见对方如此勇猛,人人变得提心吊胆,口中呐喊着,却不敢轻易上前一步,只将对方团团围住。

“他娘的,都给老子滚开!”

张干一看,心里大怒。

骂了一句粗话,拔出武当剑,刺向那几名护院保镖。

王庆也担心在这里时间久了,会惊动盘龙山的人,连忙挥舞手中钢刀,劈向那些护院保镖。

那六名护院保镖虽然勇猛,却只是针对一般武林中人,如何抵挡得住王庆、张干这两头凶猛的大虫?

一会儿工夫,便全部被王庆、张干砍翻在地。

张干连他的武当夺魂剑法,都未曾施展,就已经解决战斗了。

张干上前查看车上的东西,发现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开心的哈哈大笑。

王庆却四处张望,在找仇家李大通。

王庆见地上还有一位保镖未死,便抓起他,大声喝问:“李大通在哪里?”

这名护院保镖也是条硬汉,双眼瞪着王庆,一声不吭。

王庆一怒之下,拦腰一刀,将他砍成两段。

这一刀威力之大,竟然将护院保镖,那断成两截的尸体,也一下扫向十几米外的山沟里。

而原本躲在远处树林里的李大通,刚才远远看见王庆,吓得差点瘫倒在地。

土地爷,原来是这个活阎王来催命了!

随后,又看见六名护院保镖,已经被对方砍倒在地。

心里知道,今日大势已去,金银珠宝是肯定被抢了,自己如果再不跑 ,连命都要没有了。

于是,连忙小心翼翼的,趁王庆、张干他们没有注意到他那边,将马牵出树林,轻轻的走出山路后,急忙上面狂奔而去。

王庆此刻,因为没有杀掉仇人,心里一阵狂躁,恨得咬牙切齿。

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命令手下,将地上五名护院保镖尸体上的脑袋割下,扔到远处的山沟里。

这些亲兵不清楚王庆的用意,但既然是寨主的命令,就全部照办。

张干此刻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两辆马车上金银珠宝,根本没有去在意王庆在干什么事情?

王庆想了想,又亲自走到路边一颗大树前,提起刀,在大树上刻下“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命和钱。”

刻好后,自己又轻轻念了一遍。

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阴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随后,把头朝向盘龙山上,又发出一阵狂笑。

王庆回想起那天之事,虽然抢回很多金银珠宝,但去跑了仇家,没有能够杀掉李大通,心里却还是一阵愤怒。

张化见王庆、张干,昨日抢回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心里一直很兴奋。

此刻,说道山寨招兵买马的事情,又开心的对王庆说:“本来还在为招兵买马的钱粮发愁,这次大哥和三弟,带来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刚好可以用力扩充山寨兵马,真是天助我也!”

因为王庆、张化、张干三人,已经喝了血酒,结拜为兄弟。

王庆年长张化一岁,为三人的大哥,所以,张化对王庆、张干的称呼,也变成大哥和三弟。

王庆听后,心情却仍旧是闷闷不乐,喝了口酒,说:“只是没有杀了那狗畜生,没有能报那夺爱之仇!”

张干听后,大声说:“大哥勿急,待些时日,风声稍过些,小弟陪你一起下山,去灭了那狗日的全家!”

原来,王庆在老家,原来有瞒着父母家人,在外面结识了一个风尘女子,两人非常相爱。

王庆有一阵子,甚至动过将她娶做妻室的念头,只是还来不及与父母讲,自己就犯了人命案,被迫离家避难。

等到父母将上下打点完毕,风声过后,王庆回来,却得知那女子已经被邻县的大户,李打通买走做妾。

王庆知道后,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剥了李大通。

因为这个李大通与王庆相识,二人还一起喝酒玩乐过,也知道王庆与此女子相好。

但却在王庆落难之时,乘人之危,抢走他人之爱。

如何不叫王庆,恨得怒火冲天、咬碎钢牙。

考虑到自己与那风尘女子,也只是在青楼偷偷相好,并没有与对方明媒正娶,想找李大通报仇,又没有个正当的理由。

加上又顾忌,李打通与州府的关系,所以,只能一直在暗中等待机会,报此夺爱之仇。

却没有想到,不久便发生了张化、张干两兄弟,被孟州县令带兵围剿,王庆与他们二人,一起反杀官兵、县令后,三人一起上狐尾山的变故。

张化也知道,王庆心里这个火,只有杀了李大通,才能浇灭。

于是,也说道:“大哥勿虑,此仇做兄弟的一定替你报!”

“报告三位头领,盘龙山大头领杨林,在山下请求拜见头领。”

突然,一个山寨小头领急急跑来禀报。

说盘龙山头领杨林拜见。

“杨林来拜山?一共几个人?”

王庆心头一惊,开口问道。

“一共只有四个人。”

小头领回答。

张化看着王庆、张干,闷声道:“这鸟人,无缘无故来我狐尾山干嘛?”

张干笑道:“莫不是想通了,要来与我联盟?”

王庆脸上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一丝杀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