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织明 > 第六十七章:出兵石桥(弱弱的求个推荐票)

第六十七章:出兵石桥(弱弱的求个推荐票)


  凉水河对岸此刻已聚了近五百人的样子,但战马却有八九百匹之多,清军的马甲步甲几乎都是一人双马,即使那些旗中余丁的辅兵跟役也大多双马,而且有些主子富裕的包衣阿哈也是双马。

  陈大宽扫视着左右,一众军士虽然面露惊异之色,很多人的喘息声也有些粗重,但神情间还算沉着。

  而且河水虽不湍急,却因不识水文深浅,不知河床软硬泥泞与否,还是无法趟过,唯有这条石桥是唯一过河通道。

  石桥上撒满一地的铁蒺藜,桥头处还有一些拒马桩,清军要想强行冲过,必须要付出惨重代价,石桥宽约十步,长却有近四十余步。

  陈大宽相信自己哨中军士的铳炮弓箭,他在这里架着一门佛郎机炮和一门虎蹲炮,麾下军士有一百七十五人都在桥头这里,其中有火铳七十余杆。

  这些持火铳的军士被集中起来,他们二十余人为一队,都由一名队官指挥,在官道上站成三排,对面清军如果要硬冲过桥,他们就排铳齐射,三段击。

  他转头对佟守山说道:“佟把总,你甲总就留在这里吧,万一对面鞑子冲阵,咱就合力战他一战。”

  “要得,鞑子太他妈的猖狂,咱正好干他一下。”

  佟守山看着石桥那边情形,应着陈大宽的话。

  …………

  凉水河对岸,那些正白旗的的清军骑兵呼啸而来,他们似乎看到了桥头这边的情况,在离石桥一百步外停了下来。

  离得近了,那些清军骑兵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只见他们个个明盔暗甲,应该是棉甲内嵌铁叶,每个人棉甲上都钉着粗大的铜钉,尤其是将领军官的胸前,都有蹭亮的护心镜,除了他们头上高高的铁盔白缨外,每人的衣甲都是纯白色的。

  石桥对面的虏骑个个都是身体粗壮,他们稳稳的策在马上,隐隐可见他们满是戾气的面容,上面尽是骄横之色。

  他们似乎是奔跑得太久有些疲惫了,又是初冬大冷的天气,跨下骡马不住的打着响鼻,口鼻中喷出浓浓的白气。

  陈大宽在心里粗粗估算一下,又依佟守山传来的情报,那些正白旗的清军应该都是啥阿礼哈超哈营的军士。

  前两年,奴酋黄台极为了更好地掌控军队,降低各旗主的兵权,就开始对军事体制进行改革,每逢出征作战,己经不是依照啥牛录来调派了,而是抽调各旗各牛录精锐,分别组建为三大营,即巴牙喇营,阿礼哈超哈营,噶布什贤营等。

  虽仍是临时任命各旗主、各牛录掌兵,但他们所掌之兵马,已非各自原领之旗兵,而且战后就要交回兵权。

  初时,各营在战后还是要解散,各归本旗,但战事繁多,逐渐的就把新组建的三大营归为定制,战后也不再解散,而是集中屯驻,专事征战为主。

  陈大宽此时眼中却是看得仔细,对面约有五六百个鞑子兵,看他们兵力不多,却打着甲喇章京的官纛大旗,看来是个加甲喇章京衔的牛录章京统兵了。

  他估算着,对面大约只有两三百个披甲兵,其中最多上百个马甲兵。

  鞑子统一军制后,每牛录抽巴牙喇兵十七人到巴牙喇营,抽噶布什贤兵几人到噶布什贤营,抽步甲马甲几十人到阿礼哈超哈营,由各旗原来的牛录章京与甲喇章京领兵,大至五十人一队,军官称分得拨什库,十人设什长,称壮达。

  对面最多三百个披甲兵,余者都是些各旗中的余丁充作跟役辅兵,估计按一步甲有一辅兵,一马甲有两辅兵的比例,辅兵中一些显然是身着不镶嵌铁叶棉甲的旗中余丁,这些人虽也持刀握枪,但在己方火铳猛烈打击下,却只有送命的份。

  更有一些各披甲兵的家奴,包衣阿哈之类的,只是作为杂役炮灰使用,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平时只是伺候主子,帮助主子保管个人劫掠之物而已,可以忽略不计。

  盘算到此,陈大宽心下安定下来,自己一哨军士二百余人,内有七十余杆火铳,三十余弓手,且只有石桥一处要点需防守,前有铁蒺藜加拒马桩,后有的火铳,更有两门火炮。

  就算个别鞑子兵冲过石桥,自己还有近百的刀盾手,长矛手,更何况佟守山的一总骑兵还在这边。

  只要对面鞑子兵敢冲,今天定要给这些鞑子一点颜色瞧瞧。

  ……......

  北京城,永定门外,东南郊野。

  废堡营地内,一处两层土楼的顶上,张诚正与步兵千总梁松站在参将张岩身后,他们都已披挂好战甲,也戴好头盔,都打着大红的斗篷。

  营地内,一队队军士正在集结列队,营地内步兵三哨,骑兵四哨半,连着辅兵杂兵约一千八百多人的样子。

  张诚首先说道:“叔父,出哨的佟守山那边传回的消息,鞑子骑兵五百多人一路追来,已是师老兵疲,依我看,是不是骑队从北边石桥出击,兜到鞑子侧翼,看看是否可以抄一下他的后路?”

  张岩边思索边答着:“奴骑数百,若真是牛录章京统兵,估计披甲鞑子应在三百之数,你部可自南桥绕过去,若虏骑攻我石桥,你部可寻隙夹击,若虏骑不攻,切不可轻战。”

  张诚抱拳领命,说道:“张诚接令,定不辱命。”

  张岩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张诚,务要牢记,且不可轻易与虏骑接战,要避免浪战,还要防备虏骑是否有埋伏在左近。”

  接着张岩又对身旁的步兵千总梁松说道:“步军中哨留卫营盘,你领左哨去北桥坐镇,我亲率右哨前去南桥接敌,相机而动。”

  梁松虽然很想去南桥那边,好与鞑子对阵,但是北桥也需有人坐阵指挥,他也只好抱拳领命。

  张岩对身旁的中军哨总林志义吩咐道:“中军集合,你随我去南桥,看看能不能搞一下子。”

  一队队军士列队完毕,官道上还有几架大车,上面是佛郎机和虎蹲炮,在一阵阵喝令声中,军阵开始移动起来。

  他们在官道上分开,骑兵中的大部都是往北策马而去,只有张岩中军哨二百余骑,随他去了南桥,步兵们赶着大车,一路小跑着分向南北而去。

  明盔亮甲,鸳鸯胖袄,大红的披风,交汇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