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织明 > 第三十二章:巷战

第三十二章:巷战


  明崇祯十一年,十月初四日,未时初。

  马坊,一个并不平凡无奇的普通小村庄,竟因为清军哨骑的临时驻扎,有幸成为张诚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新起点。

  金戈铁马的人生从这里正式开始,未知的终点则无法确定,只能用脚步和大刀来度量。

  走到哪里,就杀到哪里,杀他个日昏月暗,杀出个天下太平!

  …………

  马坊村南,路口处。

  三个鞑子包衣阿哈拎着腰刀,靠在一段土墙上躲避着略有些刺骨的寒风,他们的破棉袄上已积攒了一层薄薄的雪花,时不时的拿眼睛向村口外张望着。

  “王老三,你说说这叫啥事,俺看今儿有点玄乎。”中间那个包衣阿哈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对身旁两人说着话。

  “干,本想随着老爷出来捞点功劳,球子油水还没弄到,就他娘的碰上这群不要命的明狗子。”左边的包衣阿哈懒懒靠在墙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话,身子却一动不动,任凭雪花在身上越积越多。

  “唉,俺咋觉得不对劲哩。”

  右边的包衣阿哈胳膊肘捅了捅中间的同伴,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村口外。

  中间的包衣阿哈立起身子,离开土墙,站在道路中,张望着村口外的道路,雪花飘下,眼前一片雪白。

  地上一片银白,枯干的树枝上一片银白,天空也是一片银白。

  他侧着身子,骂道:“怂包,球子不对劲嘞……”

  “咻…咻……咻……”

  村口外白茫茫一片的道路上,飞射而来三支箭矢,风声掩盖了它的声音,只有到了近前,才有一丝破风之音传出。

  “啊!”

  刚刚觉得不对劲的那个包衣阿哈被一箭穿心,他人还靠在土墙上,如同僵尸一般,大张着嘴,双睛外凸,甚是可怖。

  站在道路上的那包衣阿哈,被一支箭矢从脖子后面贯入,箭尖自咽喉透出,他举起双手挠着自己的脖子,却显得那么的乏力,动作也越来越慢,面上表情渐渐凝固,突然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扑倒在地上。

  到是那个叫王老三的包衣阿哈,虽一直懒洋洋的倚在土墙上,一动不动,反应却是迅速。

  他瞥见风雪中一点寒光闪现,人靠着土墙向下一滑,屁股直接坐在地上,箭矢正射在他头上一拳高的位置,死死定在那里,箭羽还在乱颤着。

  王老三把手里腰刀用力撇向村口外的风雪中,爬起来,撒腿就开跑,边跑边叫喊着:“明狗,老爷,明狗子来啊嘞……”

  “咻…咻……”

  两支箭矢一前一后破开风雪,疾射而至。

  “啊……呀…………”

  王老三叫了两声,又向前跑出三步,“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他胸口和下腹部各中一箭,眼瞅着就要断气,双手在皑皑白雪里胡乱的抓着,却是什么也没有。

  “踏踏踏踏……”

  风雪中出现一对骑士,他们顶盔掼甲,一水的大红斗篷,四骑并行,沿着道路奔进马坊,在风雪中那一抹红云,格外的鲜艳。

  …………

  “各队下马,甲队结阵防御,乙队丙队,上屋顶,持弓铳,自由射击!”

  胡大可大声的喝令着。

  一片甲叶碰撞的声音响起,夹着战马的嘶鸣,他身后骑士们纷纷翻身下马,依令行动着。

  甲队的军士们下马后,迅速跑到前面结成三排步兵阵列。

  第一排是一甲的十名军士持着盾牌蹲在地上,结成盾牌阵,后面两排军士站立着,手里都持着三眼铳和弓箭。

  甲队队官马三壮和兼马掌匠、火兵的两名护兵在三道步兵线的后面押阵。

  他们后面是胡大可的四名护卫在前,胡大可和乙总把总王铁人,以及乙总的两名护卫在后,他们策在马上,观察着对面清军骑队。

  乙队和丙队的军士们,快步跑向两侧屋舍,互相协助着,迅速攀爬上空街两侧,那些还完好,但已积了一层白雪的屋舍房顶上。

  胡大可很清楚,在这狭窄的街巷,骑兵活动很受限制,而步兵就更灵活,所以他的策略就是,以一队人结阵防御,两队上房游击。

  “杀奴!”

  他握紧手里的狼牙棒,看到对面的清军骑队头两排已转过街角,他果断的大声喝道。

  “杀奴…杀奴…杀奴……”

  众骑士早已憋着劲呢,号令一下,大家都齐声怒吼起来。

  ……

  对面的清军骑队,正是守在南边村口的鞑子临时组成,他们是六个步甲,带着五个辅兵杂役和十个包衣阿哈。

  西村口的动静惊动了他们,这伙人留下三个包衣守着北口,他们则准备冲到北边同大队汇合,再做计较,却没想到在这空街上,被胡大可赌个正着。

  他们才一十八骑,而且只前面两三排的布甲和辅兵才着甲,后面的两排包衣,都只有棉袄护体,七个包衣中,独有一人穿着一件布甲而已。

  他们在头两排转过街角的时候,就看见明军骑队,顿时怪声乱叫着,开始缓缓冲来。

  ……

  双方距离不断拉近,清军骑队已全部转过街角,他们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

  胡大可抬眼看了看街道两侧房屋上的军士,大声喝道:“各队注意,今日杀奴,有功必赏,畏敌怯战,军法无情。”

  “杀奴…杀奴……”

  所有军士都大声齐喝着。

  大约在相距五十步时,清军骑队开始加速,他们速度不断提高,每排骑兵之间的距离也拉开了,犹如脱缰的野马,向胡大可这边奔来。

  “鞑子找死。”

  胡大可笑着骂道,此时他已换弓在手,抽出一支重箭,猛然看见对面街角处,又一支骑队出现,他们快速的拐过街角,向着这边疾冲而来,那是一抹红云。

  “杀奴…杀……”

  这声震撼人心的叫喊,竟是来自清军骑队的后面。

  本已发起冲锋的清军步甲心惊不已,此刻早已没有退路,经年征战的老兵们都知道一个道理,向死而生!

  但是,今天他们错了。

  “开火。”

  胡大可一声断喝,“嗖”的一声,他射出了手里的那支重箭。

  “砰…砰…嗖…砰…嗖……”

  刹那间,铳弹箭矢横飞。

  两排步阵里就有八杆三眼铳,十二张弓,再加上街两侧房屋上的军士,数量在四十以上的铳弹箭矢飞射而至。

  冲在前面第一排的四个清军步甲,在距离盾牌阵十步之外,永远停住,连人带马,都停在那里,马尸人尸混成一堆,马血人血横流,皑皑白雪上被染得一片通红。

  第二排清军虏骑还在五十步外,他们被眼前的惨烈震慑,一时竟忘记冲锋,傻愣愣的如同雕塑一般立在当处。

  而最后面那由包衣阿哈,正被及时赶来的吴志忠右哨无情的砍杀着,犹如虎入羊群一般。

  吴志忠策马冲在最前,手里的长砍刀左右翻飞,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瞬间就斩杀三个包衣阿哈,借着砍出来的缺口,一马当先冲进清军骑队之内。

  他挥刀砍向前面一个穿着轻甲的清军辅兵,那辅兵也是凶悍,好像知道此番难以活命似的,用尽全身力气挥动狼牙棒迎向吴志忠砍来的长刀。

  “咣当”一声,吴志忠的长砍刀被架开。

  旁边一个包衣阿哈趁机挥动手里的腰刀,砍向吴志忠,在他的肋间划过,却没有破开外面的铁罩甲。

  “砰”

  一个护卫手里三眼铳腾起一团白烟,在五步距离,击中这个包衣的脑袋,脑浆鲜血横飞,半个脑袋直接被轰没了。

  猛然间,一个黑洞洞的铳口对准吴志忠。

  这清军第一排是四个步甲,刚刚被铳弹和箭矢击到粉碎,第二排是两个步甲和两个辅兵,已经冲到距离胡大可不足二十步的距离。

  这第三排是三个辅兵和一个穿着布甲的包衣阿哈组成,而这其中竟有一个辅兵使用的是三眼铳。

  此刻。

  这杆三眼铳正在近距离瞄着吴志忠。

  “砰”

  一声爆响,随着白雾升腾,一颗铳弹,以闪电般的速度,从三眼铳的铳口激射而出。

  “啊……”

  一声惨叫。

  “砰……”

  又是一声爆响。

  那清军辅兵手里的三眼铳还没开火,他胯下的战马,就被吴志忠另一名护卫射来的铳弹击中,一瞬间战马腾起,又倾倒在地上。

  就在战马腾起的时间,他手里的三眼铳也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爆响,可惜由于手臂晃动,炽热的铳弹紧贴着吴志忠的左脸划过,给他的左脸留下一道焦痕。

  吴志忠将手里的长砍刀划出一道弧线,由左向右,斜切在那个穿着布甲的包衣阿哈脖项间,半个脖子被生生砍断,连个声音都没喊出来,脑袋斜斜的耷拉着,一股鲜血向上喷溅而起。

  那是狼牙棒的辅兵架开吴志忠长砍刀后,再次抡起狼牙棒就向一个护卫砸过去,那护卫一个闪身,狼牙棒擦身而过,砸在战马头上。

  一声嘶鸣,战马猛的栽倒在地,那护卫也在战马倒地瞬间,被甩向街道边缘。

  “杀……”

  吴志忠大喝着,长砍刀横斩向使狼牙棒的清军辅兵腰部,电光石火间,那辅兵竖起狼牙棒,硬驾住吴志忠的长砍刀

  “噗……”

  一支重箭破雪飞射而来,正射进那辅兵大张着的嘴巴里,箭尖透后脑而出,那辅兵都来不及叫喊一声,便一头跌落马下。

  整条空街道上,厮杀成一片,血腥气弥漫开来,中人欲呕,铳弹箭矢乱飞着,随时都有人或战马倒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