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织明 > 第十二章:平台召对问战守(上)

第十二章:平台召对问战守(上)


  北京城,皇宫内。

  挂兵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衔,赐尚方宝剑,总督天下勤王兵马,宣、大、山西总督卢象升从皇极殿西边一路走过去,穿过右顺门,径直来到平台前边时,崇祯皇帝已经坐在盘龙宝座上等候着他。

  平台,位于皇宫内的建极殿居中向后的位置,高居三躔白玉石栏杆之上与乾清门相对者,云台门也,两旁向后者,东曰后左门,西曰后右门,即云台左右门,亦名“平台”者也。凡召对阁臣等官,或于平台,即后左门也。

  御座的背后有宫女执着伞、扇等物,两旁站立着许多太监,两尊一人高的古铜仙鹤香炉袅袅地冒着缕缕细烟,满殿里都飘荡着股股异香,殿外则肃立着两排锦衣仪卫,他们手里持着的斧钺仪仗在早晨初升起的阳光照射下闪着耀目的金光。

  督臣卢象升在丹埠之上向崇祯皇帝跪行了常朝礼后,手捧象牙朝笏,俯身低着头,依旧是跪在用汉白玉铺就的地上,等候着崇祯皇帝问话。

  当时的规矩是,朝臣要肃立,皇帝坐在那里,遇到问题了就点官员的名字,官员则上前跪在那里答话,遇到皇帝恩许允准了的,也可以站在那里说。这就是平台召对。

  果然不一时,便听见殿内出来的太监传旨,说皇上叫他进入殿里问话。

  卢象升连忙起来,躬着腰从平台的左边登上台阶,缓步走进殿里,又重新跪下行三跪九叩的觐见大礼,行完了礼,他也不敢抬起头来,仍然是小心谨慎的跪在原处。

  虽然,早在崇祯八年的时候,卢象升就升任右副都御史,总理河北、河南、山东、湖广、四川五省军务,并且兼任湖广巡抚,不久后又进升兵部侍郎,加督山西、陕西两地军务,并御赐尚方剑,替崇祯皇帝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但崇祯这还是第一次单独召见他。

  卢象升就这样跪在那里已有片刻工夫,崇祯皇帝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眼睛不停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卢象升。

  这位本是文进士出身,却偏偏又精通武艺、熟悉韬略的当朝之能臣,今天给崇祯的印象确实非常好。

  卢象升此时方才三十九岁,面皮颇为白皙,且带有劳顿疲惫的风尘之色,下颏略有点尖,显得很是清瘦,配着疏疏朗朗的胡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书生模样,根本就一点也不像是精于骑射,能够敢于身先士卒,亲自冲锋陷阵的战场猛将。

  但是他那一双剑眉和高耸的颧骨,宽阔的前额,却又带着沉稳而刚毅的神气,把低着头跪在面前的卢象升仔仔细细打量一番过后。

  崇祯皇帝终于开口说话:“今虏骑入犯,京师戒严。爱卿能不顾劳顿,千里勤王,忠于王事,又为朕总督天下勤王援兵,抵御东虏,护卫京师,足见爱卿忠勤可嘉。朕心亦是甚感宽慰。”

  崇祯皇帝说的这两句慰勉的话,使得卢象升内心深受感动,眼中不知不觉就已含着泪水,只觉得即使让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足以报答当今皇上的“知遇之恩”。

  卢象升仍是跪着,诚恳的轻声答道:“愚臣本亦非将帅之能,平日里只知为陛下忠心任事,不避危难,但自臣父下世以来,臣内心无日不深感万分悲痛,以致于精神杂乱,已是远非昔时可比。况以臣现今如此不祥之身,若是统帅三军,不唯在一众勤王将士面前,观瞻不足以服人,只恐怕连中军的金鼓,敲动起来也会不灵。臣心常恐辜负圣恩,益增臣之罪。”

  这卢象升父亲在今年五月病故辞世,朝廷也是知道的,当时卢象升就先后十余次上书朝廷恳请恩准他回家丁忧,为老父亲守孝三年,但是崇祯皇帝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要他夺情任事,在职守之地为父亲守孝。

  所以,这时卢象升提及此事,崇祯皇帝便又以温言安慰着他说:“尽忠即为尽孝。大臣为国事夺情,乃历朝常有之事。目前国事艰难,爱卿务须专心任事,切不可过于悲伤,有负朕心呐。”

  话说到这里,崇祯就叫了太监进来,捧着一方托盘,上面满是些花银、蟒缎,当场就颁赐给卢象升,以表示嘉许之意。

  卢象升也是无奈,只得再次叩首谢恩。

  崇祯皇帝这时才开始进入正题,接着又问道:“现今东虏兵威正盛,外廷诸臣意见纷纷,莫衷一是。以爱卿看来,该当如何应对?”

  卢象升正俯首跪在地上,耳中听见皇上主动提出这个问题,语气间似乎游移不定,突然间竟忘记了害怕,也忘记需要注意御前见驾的君前礼节,竟然把头抬了起来,双眼目光炯炯地望着御座上的当今皇上,声如洪钟般的说道:“陛下命臣总督天下勤王各路援军,臣意力主与虏一战,使虏势稍挫,方可驱虏退离,不敢再犯我京畿要地!”

  卢象升说完这番话,在场的太监、宫女们都拿出吃惊的眼神看着地上跪着的卢象升,并偷偷拿眼睛余光瞄着御座上崇祯的脸色,都以为皇上必会为此动怒,个个心下惶恐不已,替卢象升捏着一把汗。

  卢象升此刻也已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鲁莽,赶忙重新把头伏低。

  但是平日里性情暴躁的崇祯皇帝却并未因此动怒,他只是稍稍侧仰起头,斜靠着御座扶手,望着跪在地上的卢象升。

  过了良久,皇上方才说话:“此事干系重大,爱卿出去后可与杨嗣昌、高起潜他们二人仔细商议。今以爱卿之见,或战或守,何者为上?”

  “愚臣以为自古对敌之时,皆是唯有战法,而无有守法。唯能战者方能言守。如不能战,而只知处处言守,则必定越守越受制于敌!”卢象升俯首答道。

  崇祯略闻言也是沉思了一会,方才言道:“战与守,更须兼顾。”

  卢象升依旧跪着回答道:“战即是守。今日之事,当须以战为主,以守为辅,唯有先能战,方能制敌而不受制于敌。”

  崇祯闻言,面色略显苍白一些,继续问道:“依爱卿言之,当是以战为上策,然我勤王兵力尚未聚齐,又该如何战法?”

  卢象升慷慨答道:“愚臣以为,目前所患者不是我兵力之单薄,而是朝廷上战守之心不决!现关宁、宣、大、山西所到援军已然不下五万,京中三大营除却守城外,也有数万列阵于东直门与朝阳门外。只要朝廷战心坚决,上下一心,激励将士,即便不用三大营,五万勤王之兵也已足堪一战。”

  说到此处,卢象升略有停顿,他添了一下嘴唇,又继续说道:“况东虏此番是轻骑来犯,深入我朝畿辅之地,只能就地取粮,象升恳请陛下明降谕旨:严令畿辅各州县,务必要坚壁清野,使东虏之兵无从取食;凡我守土之官将,必要与城共存亡,弃城而逃者杀无赦。陕西洪承畴、孙传庭所统率之陕兵乃强悍劲旅,可立时抽调部分兵马入援,且我畿辅士民,屡遭虏骑蹂躏,无不义愤填胸,恨东虏之切骨,只要朝廷能加以激劝,聚集十万之众不难,虽是未经军营操练,但仍可为勤王兵马之辅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