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祖父是朱元璋 > 第401章 有味儿(1)

第401章 有味儿(1)


  清早起床,拥抱太阳,满满的正能量.....

  香榻上玉体横陈,赵宁儿慵懒的抱着被子侧身熟睡。

  阳光就落在她脸上,使得她看起来像是雨后的花蕊,于娇艳之中还带着几分清爽。

  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起伏,脸上的红晕仍存。偶尔,手脚微微动一下,于被子之中露出几分春色,那便是让人无限的遐想。

  正能量!

  什么是正能量!

  与爱的人在一起男欢女爱,就是正能量。

  她这个年纪若是放在后世,可能只不过是刚刚入学的大学生,正是准备肆意挥洒青春的时候。

  可现在她已早为人母,青春仍在尚未远,而风韵又已展现出来。

  “还不醒?”

  床边,白色绸衣的朱允熥笑着捏捏妻子的鼻子。

  “嗯?”赵宁儿轻轻蹙眉,睁开明媚双眼,嫣然一笑,“皇上!”

  “太阳都晒屁股了!”

  说着,啪的一声引得一声娇呼。

  “臣妾就觉得浑身没劲儿呢!”赵宁儿顺势,抱着朱允熥的胳膊说道。

  朱允熥再贴近一些,笑道,“是不是昨晚上朕太用力了?”

  “呵!”赵宁儿把头藏在枕头下,“您跟牛似的!”

  “哪天不跟牛似的!”

  闻听此言,朱允熥心情大好。

  男人的满足感呀,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呀!”忽然,赵宁儿惊呼一声,“臣妾该服侍您起身了....”

  “不用,既然累了就歇着!”朱允熥笑着,又捏捏赵宁儿的脸,“朕先走了!”说着,小声道,“晚上再来收拾你!”

  ~~

  秋日的阳光总是很慵懒,像是刚经过热烈缠绵过的女子,耳鬓微湿又满是风情。

  让人只是看一眼,就欲罢不能。

  满是享受,满是回味...

  “呼!呼!”

  而就在这慵懒的秋日阳光之中,南书房外却发出一阵不太搭调的喘息之声。

  朱高炽在侍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喘着粗气的进门。

  刚进屋坐下,就迫不及待的端起桌上早就准备好的凉茶,咕噜咕噜灌了几口,然后拿起帕子,用力的擦拭着脖颈之上的汗水。

  恰好,兵部尚书茹瑺笑着也笑着进来,见朱高炽如此,顿时一怔,“殿下您这是?”

  “太热!”朱高炽闷声道,“秋老虎!”

  茹瑺纳闷的转头看看天色,心中暗道,“哪还有秋老虎呀?马上都快入冬了,这天多凉快?”

  “呼!”朱高炽呼出一口热气,“南边的太南湿热,我这浑身上下没有一天不黏糊糊的!”

  茹瑺又看看朱高炽的脸色,见他双颊通红且眼神有些涣散,中气不足眼下有乌色,而口唇颜色暗淡....

  此时南书房中还没人,只有他们两个。

  茹瑺便挨着朱高炽坐下,低声道,“殿下最近可是补药吃得太多了?”

  朱高炽心中一惊,暗道,“你丫怎么知道?”

  随即,脑海中浮现出每日晚上临睡之前,妻子端来的各种补药汤水,脸上浮现出几分痛不欲生的神色来。

  “下官粗通些医术!”茹瑺笑笑,“您若不嫌弃,给您看看!”说着,手已经搭在朱高炽的脉上。

  “你丫这什么毛病?大早上给我来老中医?”

  朱高炽心中暗骂,但还是任凭茹瑺摸着自己的脉。

  “想不到茹部堂不单是饱学之士,于医道也颇有涉猎?”朱高炽笑道。

  茹瑺自幼就有神童之称,当初可是太祖高皇帝亲自选拔的臣子,十六岁就入了国子监,然后陪太子亲王读书。

  “粗通而已!”

  茹瑺说着,面容忽然郑重起来。

  他这么一郑重,弄得朱高炽心里咯噔一下。

  “这...”茹瑺心中暗道,“他这脉象显然是补大发了?本来他就体虚燥热,所谓虚不受补。这元气还没恢复,骤然虎狼之药,是以身体越来越虚!”

  “不但虚,且内燥有火。去火要清,而他吃了补药又增了火气!况且......他这内燥之火是欲火,越虚越想男女之事!”

  “嘶.....纵欲过度,补得太多....”想到此处,他心中有些后悔,“太孟浪了!我好端端的给他把什么脉呀?”

  朱高炽看着茹瑺的眼睛,忽然开口道,“你这表情,好似孤要完呀?”

  “啊?哈哈!”茹瑺笑道,“世子殿下说笑了!”说着,放开朱高炽的脉搏,看看左右无人低声道,“您呀,当好好调养一阵,饮食清淡一些,不要太.....疲惫了!”

  “我还以为你真有几把刷子呢!原来也是这些车轱辘话!”

  朱高炽心中暗道一句。

  其实这些日子他没少看太医,也没少问其他郎中。病他倒是没有,就是每天身上没劲儿,不是这里闷就是那里热,晚上总是多梦,睡不踏实。

  但所有人说的话,都跟茹瑺差不多。

  其实他没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身份注定了那些太医也好郎中也罢,不可能跟他说的那么透彻。

  难不成直接告诉他,世子殿下你不要碰女色了,你不要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补药了,你得动弹动弹活活血了!

  你在这么下去,先是气血不足,然后就是喘不上气,再然后就是心口疼......再往下就是..嘎!

  人家不敢说!

  人家怕说了你脸上挂不住,然后人家自己倒霉!

  “茹部堂今儿怎么这么早?”

  朱高炽又端起凉茶喝了两大口,开口问道。

  “是下官知道您早,所以特意来寻您?”茹瑺虽是文官出身,但性格素来直来直去开门见山。

  “哦?”朱高炽眼珠转转,然后低声道,“可是装备司一事?练部堂那边还没完全接手呢.....且最近曹国公那边忙着在几个铸造衙门里抓蛀虫!”

  “不是公事!”茹瑺说着,顿了顿,“私事!”然后,再压低声音,“是犬子和长安郡主的婚事!”

  他这么一说,朱高炽顿时恍然大悟。

  早在去年皇上就下旨了,秦王系的郡主尚茹瑺嫡长子茹鉴。

  如今太上皇的孝期已过,那这俩人的婚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恭喜恭喜!”朱高炽笑道,“往后咱们就是自家人了!”

  茹瑺也跟着笑笑,只是面容很是发苦。

  他儿子要娶的可不是一般的郡主,那是大明嫡枝的真正的金枝玉叶。郡主的父亲,可是当今皇上的亲二叔。

  按理说他儿子娶了郡主,对他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是...

  说到底他茹瑺毕竟不是李景隆呀!

  准确的说他哪有那狗大户有钱呀!

  “郡主的府邸!”茹瑺试探着问道,“到底是什么章程?您管着宗正府呢,所以下官才来问您!”

  “要钱的!”朱高炽心中顿时腻歪起来,“丫是来要钱的!”

  “下官的家底.....呵呵!”茹瑺摇头笑道,“可比不得曹国公...郡主下嫁,又不能太过寒酸,毕竟涉及到天家的脸面!”

  “可现如今,就算下官砸了骨头渣子,也.....”

  “明白了!”朱高炽叹口气,“不管咋说,郡主的府邸马虎不得,更绝对不能寒酸了!”说着,想想,“孤这边给光禄寺那边写个条子,您拿着去找南康驸马。”

  “如此,多谢了!”茹瑺大喜过望,自去自己的公事房办公。

  朱高炽看着他的背影,摇头暗道,“别人家嫁闺女,都是往家捞钱,我老朱家嫁闺女,还他妈得倒贴!”

  说着,他叹口气。

  然后转头对外喊道,“伴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