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团宠农家小糖宝 > 第1750章 :石榴的身世(1)

第1750章 :石榴的身世(1)


“怎么会?不可能……不可能……”伊沫不可置信的盯着石榴,嘴里喃喃的道:“她身上的铃铛为什么会响……为什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有苏啦摩……”
一个个疑问充斥在伊沫的脑海里,让她几乎发狂。
泰勒脸色阴沉,又惊又怒。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不用调查他也明白了,当初跳祈雨舞的那个人,就是石榴!
怪不得他总觉得这个丫头的身形和相貌有些眼熟!
泰勒后悔的差点吐出一口血。
早知道如此,他必然不会让这个死丫头活到现在!
荆蛮眼珠一转,高声喊了出来。
“苏啦摩降临了!苏啦摩降临了……”
他的话音一落,人群中有三三两两的人,对着石榴激动的叩拜。
“苏啦摩……苏啦摩……”
那股激动的劲儿,就差痛哭流涕了。
大祭司看向石榴,面具后的眸子无波无澜,但是双手却在微微颤抖。
大祭司闭了闭眼,沉声说道:“苏啦摩已经选定了他在世间的使臣,那就是……”
“大伯,我才是苏啦摩的使臣!”伊沫高声叫道:“血铃铛在我身上!”
伊沫说完,迈步向着祭台走去。
随着她的走动,她身上的铃铛竟然也响了起来。
“叮铃铃”的响声清脆悦耳。
伊沫高扬着下巴,气质冰冷,一副贵不可言的样子。
“大伯,只有我流着和您相同的血液,只有我才是您的继承人,只有我能跳出神祭之舞,只有我才会得到苏啦摩的认可!”
伊沫说完,手臂摆动 ,脚尖轻点,开始在祭台上跳起了舞来。
不得不说,伊沫跳的不错。
并且,身上的银色衣裙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出粼粼的波光。
整个人宛若画中的精灵,跳跃出优美的舞步。
别说,若是没有石榴身上那番大阵仗的对照,伊沫这番形象还真的挺能唬人的。
然并卵,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她身上这般努力拉起来的神秘的气息,到底没有石榴身上的不断散发的红光震撼。
泰勒压抑住心里的愤恨和不安,伸手一指石榴,大声吩咐道:“把这个居心叵测,妄图觊觎大祭司之位的外族人抓起来!”
泰勒特意加重了“外族”两个字。
原本望着石榴满脸虔诚的百姓,听了泰勒的话后,脸上的表情很快变了。
无论如何,南疆的大祭司之位,也不能让一个外族人来坐不是?
几个人高马大的护卫听了泰勒的话,立刻向石榴冲了过来。
赵武等人立刻拔出了刀剑,把糖宝等人护在了身后。
眼看着一场激战一触即发,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且慢!什么都不清楚,就急匆匆的抓人,泰勒大人怕不是欲盖弥彰吧?”
糖宝顺着声音看过去,赫然是站在圣女身侧的阿依娜。
果然,这个阿依娜能给人惊喜。
不过,她应该是圣女的嘴替吧?
糖宝暗自思忖。
阿依娜继续说道:“这位姑娘得到了苏啦摩的认可,岂会是居心叵测的外族人?泰勒大人是在质疑苏啦摩吗 ?”
阿依娜的话音一落,原本看石榴的目光有了敌意的南疆百姓,眼神又变了。
他们不相信石榴,但是他们相信自己信奉的苏啦摩啊!
并且,圣女的女儿的话,代表了圣女的态度。
很明显,圣女是站在石榴这一边的。
泰勒心里一阵惶恐。
若是圣女和大祭司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一起支持石榴,他筹谋了多年的事情,怕是要功亏一篑了!
泰勒看了石榴一眼。
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臭丫头?
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坏他的事儿!
泰勒咬着牙说道:“还请阿依娜小姐慎言!我并非质疑苏啦摩,只不过这个丫头身份不明,故意在这里弄虚作假,蒙骗众人,实在是罪该万死!”
阿依娜看了圣女一眼。
随即,语气有些嘲讽的说道:“弄虚作假?你是指她脖子上戴的吊坠?”
随着阿依娜的话,众人的目光又都回到了石榴的身上。
石榴看向了糖宝。
糖宝微微一笑,说道:“石榴姐姐,你想怎么样做,就怎么样做。”
糖宝目光清澈,嘴角含笑,石榴忽然就心里大定。
石榴伸手,把脖子上的吊坠拿了起来。
苏啦摩形状的红钻吊坠,坠散发着夺目的红色光芒。
石榴看向大祭司,问道:“敢问大祭司,这个吊坠是假的吗?”
大祭司摇头,声音清冷的说道:“这个吊坠是历代大祭司的信物!”
大祭司说到这儿,目光深沉的看向了圣女。
“当年,我把这个吊坠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了圣女。”大祭司徐徐说道。
大祭司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了圣女的身上。
吃瓜的表情简直不要太明显!
糖宝和菱花郡主等人,也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这种大瓜实属难得,并且关系到了石榴的身世,她们自然爱吃。
圣女戴着面巾,众人看不到圣女的表情。
但是,眼底的光芒复杂难懂,却又带着一丝丝激动。
“当年,我身边的婢女受人唆使背叛了我,带走了我的亲生女儿和这个吊坠,以及——”
圣女说到这儿,声音顿了顿,又道:“我身为圣女的信物。”
圣女说着,目光移到了石榴头上的红钻苏啦摩上。
原本,她把这个信物送给了大祭司。
但是,她发现大祭司背叛了她,和西秦公主有了纠缠。
于是,她一怒之下,要回了自己的信物,和大祭司恩断义绝。
只不过,她要回了自己的信物,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把大祭司的信物还回去。
后来,信物和女儿一起被婢女偷走了。
圣女没有说的是,同时被偷走的,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
“天呀!这位姑娘莫非是圣女的女儿?”有人震惊的低声叫道。
“那可未必。”有人低声反驳道:“说不定她是那个叛徒婢女的女儿……”
“有可能……”有人低声附和。
“不是,圣女到底是和谁生的女儿?是不是大祭司?你们难道不好奇吗?”有人八卦的低声道。
“好奇!”
“我们当然好奇!”
“我们都快好奇死了!”
“就是就是……”
这时人们众口一词了。
但是,他们好奇抓心挠肺,也只能憋着。
毕竟,谁都不敢去问圣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