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玫瑰含雪 > 第151章 番外

第151章 番外


宋莺时在选秀里非常受欢迎。

初评级她拿下首a, 从一公开始票数一骑绝尘,从商务代言到粉丝投票的小剧场,缺了谁的也不会缺了她的。

为此宋莺时曾经还问过怀絮, 是不是她给自己买水军了。

当时两人躺在床上,怀絮正餍足地阖眸吐息, 胸脯起伏间鼓动着幽香。此时的怀絮不是集团掌权人, 只是漂亮性感的女人。

听到宋莺时这个问题时, 她就成了小呆子的金主,眼都没睁开轻哂道:

“是你讨人喜欢。”

宋莺时十分赞同这句话, 接着明白过来, 能得第一全凭她自己啊。

过于优异的成绩更加重了宋莺时的自信。

看到怀絮偷偷给她打投, 宋莺时被可爱了一脸,心里甜滋滋的,嘴上说的是:

“我票很多,你下次忘了就忘了,不投也没事。”

怀絮家大业大事务多,她记得给自己投票当然好,但宋莺时也会心疼她嘛。

怀絮不咸不淡道:“是啊, 你不缺我这几票。”



她是这个意思吗?

被曲解的宋莺时试图解释:“收到你的票我当然高兴啊,这不是看你平时忙嘛。我坦白了, 我特别想要你每天给我投票。”

她俯身亲了怀絮好几下,啾啾啾的。

怀絮嗤了声,懒声道:“又用这套哄我。”

宋莺时:“……”

她想到几次自己甜言蜜语哄骗富婆芳心的经历, 心虚了下,随即嘀咕:

“那你吃不吃这套嘛?”

“吃, 被你吃得死死的。”

怀絮这话说得像一声轻叹, 宋莺时忍不住笑, 无声蹭蹭怀絮脸颊,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声音越来越小,才真的睡过去。

等第二天,宋莺时惦记着今晚的事,特意早早起床。

其实也没多早,主要是她体能好,比昨晚累着的怀絮起得早,而怀絮的助理已经上门来了。

宋莺时打开门让助理姐姐进来坐着等,她继续做早餐。

服务于同一位boss,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算是同事,挺熟的。

宋莺时还不知道,她把人家当同事,人家现在把她当爱豆。

宋莺时闲聊道:“忘了昨天告诉你声,今天不用来这么早。”

助理摆摆手:“没什么。”

她哪里不知道啊,因为综艺放假少,最近只要宋莺时放假回家,老板就给自己放假,连带着她基本也放假了。

她为什么主动加班?当然是装糊涂来看小爱豆的啊。

助理压抑着见爱豆的激动,好奇道:

“今天是你做饭啊?”

老板变懒了?怎么可以让她爱豆做饭?小十就该被捧在手心!

在这一刻,助理完全忘记了,在她被老板发下来的工作量逼疯前,曾经怀絮也是她的人生偶像。

她现在对怀絮只有强烈的不满和浓浓的嫉妒,竟然让十宝做饭给她吃!竟然吃得到十宝做的饭!

宋莺时笑着眨眨眼:“这是回馈小礼物。”

助理:“啊?”

宋莺时想起昨夜的投票事件,为了在助理面前给怀絮留点面子,道:

“昨天她给我投了三票,我想着今早给她做饭吃,算是回馈粉丝?”

助理:!!!

这是什么神仙待遇?

看看我啊我也投票了啊,我每天都投,我全家人的手机都被我拿来给你投票了啊呜呜呜。

助理在心中疯狂呐喊。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爱豆为了区区三票,给她老板做了一桌丰盛早餐,甚至拒绝她的帮忙,亲手摆盘,才去叫怀絮起床吃饭。

助理眼巴巴地看着,因为有粉丝滤镜,感觉早餐都散发着柔光。

等怀絮出来后,她就不敢看了。

宋莺时友好道:“你要不要吃点?”

助理眼睛一亮,差点就迫不及待地说要了,话到嘴边,看到老板淡淡投来的视线。

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被大粉狠狠霸凌了。

助理:“……没事我吃过了。”

怀絮道:“没什么要紧事你回去吧,这两天不用来了。”

助理:“……好的。”

助理被怀絮“赶走”后,宋莺时跟怀絮一起喝粥,不忘邀功:

“好吃吧。”

怀絮舀着白米粥,眼睛看向宋莺时点点头,因为剔透的瞳孔看人十分专注,模样看起来有点不属于她的乖巧。

宋莺时被她看得心一下子热起来:

“以后你给我投票,我就给你做好吃的。”

怀絮道:“你后天就不在家了。”

宋莺时不赞同道:“可以推迟啊——重要的是饭吗?是这份情趣。”

怀絮:?

宋莺时不解道:“你也算是我的粉丝了,我给你做饭你不会觉得很幸福吗?‘吃到爱豆做的饭了,好开心呀’。”

宋莺时后半句掐着嗓子模仿小粉丝的声音,细细的甜甜的。

怀絮听到这差点呛着。

她用纸巾擦了擦唇角,眸光深深道:

“你一定要把我当小粉丝的话,吃到爱豆也挺开心。”

怀絮看来已经放弃摘掉“小粉丝”标签,虚心好学道:

“不如这样,一票算一次,累计等你回家兑换,够有情趣吗?”

宋莺时:“……”

不愧是怀总,当场举一反三,怂恿她草粉。

宋莺时羞涩而迅速地点了点头。

“一言为定哦。”

“嗯。”

宋莺时不放心:“不可以反悔哦。”

怀絮耐心道:“不会。”

宋莺时想了想:“我再给你找几个号吧?你多投点,每天都不能忘哦。”

“……”

怀絮想这人怎么能越说越起劲,说没完了,她拿起个小猪包塞到宋莺时嘴里:

“吃你的。”

“唔唔……”

-

假期谈完恋爱,宋莺时回归选秀,继续搞事业。

练习生里也不乏有对象的,有一次聊天时说她参加综艺回去发现对象绿了她。

练习生隐约知道宋莺时也有情况,用自身血泪教训告诫后人:

“小十,要小心啊。”

宋莺时镇定道:“不会的。”

“我当初也是这么相信我女……呸,前女友的。”

宋莺时摸了摸脸,真诚疑惑道:“我长这么好看,她想不开了出轨?她能出轨谁?”

练习生竟无法反驳。

宋莺时又自言自语道:“就算……也不算出轨。”

只能算是,怀絮多了个扶贫对象,她多了个同事。

她声音太低,练习生没听太清:“什么?”

宋莺时随口道:“没事。”

练习生噢了声,又道:“我也不想多说,你出去还是多关心关心对象平时都在做什么。”

“平时?”宋莺时思考了下,“给我打投呢吧?每天投票。你放心,这个我肯定查,我还得计数呢。”

计数非常重要,宋莺时现在每过一天,都喜滋滋地加个3。

日子都有盼头了起来。

练习生沉默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像条狗。

她都想踹自己一jio,让你多管闲事。

不过经过这件事,倒是给宋莺时提了个醒。

她三公结束回家时,对着怀絮沉吟许久,征询了下怀絮意见。

大致内容就是,询问怀絮最近有没有再扶贫谁的意向。

这话一出怀絮脸色就不太妙,那种危险感窜出来,宋莺时敏锐得缩了缩脖子,悄悄后退。

怀絮笑了,声音柔和:“躲什么?”

“……”

宋莺时想,你都这个样子了还问我躲什么,太虚伪了吧。

但她还是坚强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

如果怀絮有扶贫多人的想法,那她就辞职了,这个一对一扶贫计划还是要确认一下的。

宋莺时可怜兮兮道:“你不懂做金丝雀的不安,痛苦,自卑,心酸,每次你睡着后,我都暗自失眠,担心你第二天会不会不爱我了……”

怀絮淡淡道:“是,晚上一旦不让你做1,就说我不爱你了。”

“……”

宋莺时被打断了下,情绪差点没接上,无视怀絮继续哭诉:

“虽然我很美,但说不准你是喜新厌旧的渣女……”

“这就是你那天拉着我玩角色扮演的原因?我看你风格挺百变的。”

宋莺时干巴巴地往下说:“……多、多包养一个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你这么有钱……”

怀絮新奇了起来:“你这个仇富的理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个女人生起气来是真毒舌。

宋莺时郁闷了下,心里其实很高兴,这种幸福的毒舌她愿意承受啊。

她总结两个人的对话:“意思是,你不想有其他人,不喜新厌旧,你爱我。”

她说前两个的时候,怀絮都冷着脸点头,算是配合她的盘点。

数到最后一个,怀絮脑袋不动了。

宋莺时期待地看着她。

一秒,两秒,三秒。

怀絮撇开脸:“别看了。”

宋莺时不依不饶:“爱不爱我嘛?”

怀絮啧了声:“不爱。”

宋莺时坚定:“你说气话,我不信。”

“……”

怀絮起身就走。

宋莺时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故意踩着怀絮踩过的地方往前。

怀絮本来走到了书房门前,忽然回头看了她眼。宋莺时看着她朝她笑,怀絮脚下一转,去了卧室。

宋莺时跟得更快了,她走进卧室时关门非常迅速,像怕怀絮能溜出去似的。

关完门人还没回头,她的后颈处落下只微凉的手,掌心贴着她后颈脖摩挲,危险而缓慢。

怀絮在她耳畔低语:“故意跟进来?知道错了?”

知道,当然知道了。

但怀絮这样子有点带感,让宋莺时忽然兴奋,于是宋莺时说:

“不知道。”

身后人没说话,只是偏首衔住她耳廓,用牙齿细细碾磨。

宋莺时小声道:

“你让我知道一下?”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全被金主用来慢慢地、狠狠地教导金丝雀。

金丝雀也不是善茬,压着金主欺负是常态。

谁让宋莺时在平时还能维持职业操守,尽量表现得善解人意甜美懂事,但一到不太理智的时刻,一上头,就容易忘了自己人设。

在那种事上,她没少把怀絮欺负得双眼发红。

让清冷金主为自己失态、姿态靡丽,这份诱惑太大,她抗拒不了。

还好,金主从不追究她责任。

她虽然不说,但宋莺时觉得,她也很喜欢。

-

宋莺时稳定地出了道。

之所以说稳定,是因为从头到尾都是断层第一,没什么上升空间。

因为太红了,人就特别忙。

因为被新工作推着走,她都没时间兼顾怀絮那的“工作”了。

打两份工的社畜太不容易了。

宋莺时通告多,还要跟团体一起活动,只能趁休息时间跟怀絮挂语音挂视频,包养关系活生生经营成了异地恋。

于是宋莺时想方设法勾搭金主来看她。

她开巡演时,每场都给怀絮留了最好的位置。

第一场就在s市。

怀絮第一次去演唱会,有些无所适从。

有很多人在偷偷看她。

打扮干练,疏离冷淡,外貌出色得让人以为是什么明星,一看就是在专业领域内挥斥方遒的漂亮姐姐,出现在这里格外亮眼。

怀絮找到自己的座位,就在主舞台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身侧几乎都是年轻女孩,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怀絮还是不大适应,也无意跟谁交流,安静地等待演唱会开始。

反而是身边女孩跟她搭话:“你怎么抢到这个位置的?太牛逼了吧。”

怀絮道:“朋友送的。”

女孩惊叹了下,又问:“你是谁家的?还是团粉?”

怀絮并不太了解她说的意思,但听到“粉”这个字,她直接报了自家人名字:

“宋莺时。”

“啊啊啊啊你也喜欢我老婆我们就是一家人!”

怀絮轻轻皱眉。

怎么有人管别人的老婆叫老婆?

更糟糕的是,怀絮很快从后左右三方的对话中听到,这些里一半的女孩都喊宋莺时老婆,另一小半喊宋莺时女鹅。

你们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演唱会还没开始,她就觉得头顶多了点不一样的颜色。

等她老婆被别人喊了100多声老婆的时候,演唱会开始了。

当宋莺时出现在舞台,怀絮才找到自己来到这里的意义。

舞台上的宋莺时是怀絮没见过的她,魅力四射,一个k引得怀絮身边的尖叫直往上窜,所有人都在吼。

怀絮没有跟着大喊大叫,但当她看向宋莺时的时候,瞳孔也因为她泛起亮光来。宋莺时在她的眼中跳舞。

中途有一场,她们都走下舞台来到席位上,跟粉丝互动。

宋莺时走到她们面前时,怀絮耳朵都被身边女孩们的叫声炸了。她们都在喊“宋莺时”或者“小十”,宋莺时于是朝她们笑。

怀絮身边那女孩叫得最大声,抢到了跟宋莺时对话的机会。

怀絮在一旁静静看她们互动。

女孩说了句什么,宋莺时好像没听清,靠近了些问她。

女孩又说了一次。

宋莺时嘴上回答问题,在所有人都看着她时,极其隐秘、又胆大包天地,轻轻勾了勾怀絮的手指。

万众瞩目下,怀絮神情如常,心弦一紧。

收回视线时,宋莺时飞快地和怀絮对视,再度绽开的笑容有几分得意,开心得不成样子,步伐轻快地回到了舞台上。

观众席重新暗下,怀絮放任唇角弯起。

她有点喜欢上有宋莺时的演唱会了。

-

爆红带来的好处不止有砖头,还有银行卡里的数字。

宋莺时终于能大大方方地请怀絮去吃饭了,地点就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家私房菜馆。

怀絮见她又选了这里,问道:“这家合你口味?”

宋莺时摇头,嗔道:“是有纪念意义。”

而且,那天在这里和怀絮吃饭,宋莺时就在想,这顿饭什么时候能请得回来,她现在可以做到了。

宋莺时心情很好,这是不是说,只要她够努力,总有一天能做到反包养?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于是吃完这顿饭,宋莺时更有干劲了,马不停歇地继续搬砖,拎着包熟练地叮嘱助理:

“送你们老板回家吧,我去忙了。”

那模样,仿佛她是工作繁忙的丈夫,而怀絮是无所事事尽享福的优雅贵妇人。

助理这一瞬间都错乱了:到底你们谁是金丝雀?

怀絮的神情也很冷:“你又要去哪?今天还回家吗?”

助理:艹,我老板好像一怨妇,这个世界怎么了?

宋莺时哄她:“应该回去,你乖点,我工作忙。”

怀絮懒得听她的话术,车窗一关,走了。

宋莺时叹息。

拿起砖头不能陪着她,放下砖头不能包养她。

她的心酸,又有谁懂?

-

宋莺时下午去面试了一个电影角色,她拿到了需要面试的剧本片段,没看到整部,但还挺喜欢这角色的。

面试完导演让她回去等消息。

宋莺时回去的路上还有点入迷,一直在猜测剧本的整体剧情会是什么走向。

结果一回家,她心心念念的剧本完整版就躺在餐桌一角,被人随手一搁的感觉。

宋莺时一看到就捧了起来,摸了摸封皮,总觉得假得不真实。

“回来了?”

她应声抬头,看到端着马克杯的怀絮。今天的怀絮十分的怀总:

“喜欢这剧本?”

宋莺时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你怎么有啊?”

怀絮淡淡道:“你经纪人说你喜欢,我让人拿来看看。”

“?”

有钱真好啊,她面试的时候可听说没有人看过完整版呢,原来只是没有穷人看过。

宋莺时高高兴兴说:“借我看会儿。”

怀絮走过来,抽走她的剧本。

宋莺时眼巴巴望着她,狗勾眼祈祷。

怀絮被她看得受不了,勾着她下巴吮她嘴唇,末了又亲几下,唇瓣抵着宋莺时的唇问:

“喜欢就是你的。”

宋莺时一听不对劲:“你……”

怀絮学着她从前道:“给你拿资源,也是我的职业道德。”

她语气又有些无奈:“所以不用到处面试,你进组前能多回家几次吗?”

宋莺时:“……”

她都不禁心疼起怀絮了。

这是什么卑微金主啊,靠给资源诱惑在外面瞎几把飞的金丝雀回家看看。

原来剧本不是剧本,该改名叫《回家的诱惑》。

心疼归心疼,宋莺时还是拒绝了:“不行,我不想靠你。”

宋莺时坚持靠自己拿资源,倒不是因为她多有原则,主要是用怀絮的资源造钱不利于以后反包养,总觉得站不稳跟脚,底气不够。

怀絮跟宋莺时交手已久,学会了些宋莺时的套路,娴熟道:

“其实你回不回家陪不陪我我没关系,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

糖衣炮弹打得宋莺时脑袋晕眩,好在想包养怀絮的意念足够强大,她努力保持清醒:

“没关系,一想到你在家等我,我在外面就有了拼搏的动力。为了更好的明天……”为了包养金主,冲鸭!

怀絮轻描淡写道:“刷我的卡,别拼搏了,别说明天,包你这辈子。”

宋莺时很心动:“但、但是……”

“但是什么?”怀絮眼睛一眯,忽然上下打量她,“你该不会是……想离开我吧?”

“……”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见宋莺时终于破防,露出呆滞又着急的神情,怀絮抓住这点发起攻击,成功逼出宋莺时的真心话:

“我总不能拿你给的钱包养你吧?”

这话一出,房间里安静了。

怀絮伸手指向自己:“你想包养我?”

宋莺时点头。

“为什么?”

宋莺时想了想道:“可能是,想让你也试试当金丝雀的感觉?我也过过做金主的瘾。”

怀絮笑了:“你日子太舒服了找罪受?”

宋莺时:“……”

怀絮:“你要是想,我们现在就换换。”

看起来,怀絮不仅不在意,有望摆脱金主身份还挺高兴。

宋莺时后知后觉地回顾两人的相处模式,幡然醒悟,连连推拒:

“不了,我不想了。”

“换换好了。”

“不了不了,好东西您自己留着吧。”

两人客气了会儿,怀絮不说话了,定定看着她。

宋莺时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嘟哝道:

“哎呀,我就是有点……有点没有安全感嘛。虽然我已经成了女明星,但你太厉害了,也太有钱了,我喜欢你的优秀,但……都怪你太有钱了。”

怀絮轻轻摸了摸宋莺时温热的脖颈,让她抬头看自己。

“嗯,都怪我。”

怀絮眉眼舒展,沉吟后道:

“我们的女明星还要一点点长大,慢慢来。你不是想包养我么,先养我,好不好?”

宋莺时抽抽鼻子,小声说:

“我养不起。你再等我一年好不好,我会努力工作的。”

怀絮给她理了理头发,笑了笑:

“是你的话,我很好养的。”

宋莺时被怀絮的这波温柔攻击迷得七荤八素,二话不说点头应下。

两人一起起草了玩笑般的合同。

养怀絮不要钱,要的是宋莺时的陪伴与爱。

听起来还挺浪漫的,也挺节能省钱,但当宋莺时看到具体条款逐渐从“不可以失联超过一天”这类简单要求,进化到“不可以拒绝在书房”时,忽然觉得不大对。

宋莺时看着越列越多的条款,眉心一跳:

“要不我还是花钱吧?”

您真的好养吗?!

怀絮:“呵,女人。”

宋莺时嗷呜扑上去,最后合同也没打印出来,中途就作废了。一起作废的,还有宋莺时的扶贫合同。

她们有了新的关系,堂堂正正的恋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