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成旺夫文里炮灰寡嫂 > 第14章 第十四章

第14章 第十四章


“六月十六卯时出生的女子,乃是有福之相,且能帮助贵公子挡住生死劫,只有娶了这位女子为妻,贵公子才能有长命百岁之相,而且她极其旺夫,娶了她,百利而无一害。”

年少时,但玉娘因缘巧合遇见了一位道婆,听了她的话,一举夺男,因此,玉娘成为了她的信徒,对道婆的话言听计从,根本不会反驳。

这年,周辉光十六岁,可不知为何,生了场怪病,差点就要没命,玉娘想起了道婆,便亲自上门求了她。

而那句话,正是道婆在救了周辉光的命后,交代给玉娘的事情。她说周辉光的死劫还在,除非娶到这个六月十六卯时生的女子,若不然,今年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后来,她离开了三阳镇,去往了别处游历,但道婆对玉娘的叮嘱,让她深深地记在了脑海中。

万幸,她的人寻到了徐杏,从徐杏的亲戚口中得知了徐杏的生辰八字,拿来与周辉光的一合,简直是天配。玉娘当即做主,让他们两个定下亲事,至于周县令那边,也是万事以儿子为重,谁让他子嗣单薄,仅有一子存活。

徐杏自然不知道她欢欢喜喜定下的亲事,只不过是对方的替身符,一旦过了今年,她就会被周辉光休弃。

曹嬷嬷坐在马车上回想着玉娘对她的吩咐,眼皮耷拉着,不苟言笑,一副刻薄之相。不过当她到了楚家的时候,一脸老皮硬生生地挤出了和气的笑容。

在屋里的陆沁沁自然也听见了马车的辘辘声,徐杏眼眸一亮,朝外望去,当见到是曹嬷嬷时,她便拉着陆沁沁的手说道:“曹嬷嬷来接我了,看来她已经忙完了事情呢,你之前不是对我说青石街的首饰铺子上了新样式么,这次陪我去瞧瞧吧。”

陆沁沁扯了下嘴角,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徐杏见她的神情,还以为是她心疼钱,不想给自己买首饰了。她心中鄙夷,面上不显。

她这次可是专门来找陆沁沁的,毕竟曹嬷嬷都说了,特意奉了周公子的命令来给自己添置首饰的,所以这么个炫耀的好机会,必须要让陆沁沁瞧见不可。从前邻里都说自己长得不如她,嫁的肯定也不如她,反正处处贬低自己。可如今呢,谁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找晦气?

这些荣光,都是周公子给自己带来的,她心里门清儿着呢。

“你别担心,我娘给了我银子,何况还有曹嬷嬷在,你怕什么呀?沁娘,你这次若是不跟我去看首饰,那可是你的不对啊,亏得以前经常有人夸你懂事呢。”

陆沁沁一听她这话音,就知道徐杏在威胁自己,今儿要是不跟她走,估计明天娘家那条胡同就能传遍自己的坏话。

陆沁沁冷笑着,美目流转,娇色难掩,她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发髻,轻飘飘地应道:“行呀,跟你去便是。”

她随后就去首饰盒里挑了一支上佳的玉簪,这是她最好的陪嫁,故意说道:“跟周公子的未婚妻出门儿,这支簪子应该配的上吧。”

徐杏紧了紧帕子,待会儿自己必须要买支玉簪,绝对不能让她小瞧了自己。

这对塑料姐妹花虚伪的手挽着手臂出了门,曹嬷嬷见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俏,脸色更是柔和。

漂亮点好,这样公子才能更喜欢,总不能委屈了公子。

陆沁沁坐在曹嬷嬷的对面,一边听着徐杏的显摆,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她。

这么近距离的对视,让陆沁沁确定了那日见到的人就是她,只是陆沁沁怎么也想不透,她怎么会跟表嫂待在一起。

她仔细回想书中的情节,但一本随便翻看的小说,当初都没用心看,她能大概记得个剧情,已经实属不易。至于记得书中原身的结局,那也是因为同名同姓,才让她留有印象。

在书里曹嬷嬷就是个跑龙套的,这个人压根就没有多少剧情啊,今儿都能跟女主同行了,怎么看也不是在跑龙套啊。

“陆娘子好像对这些首饰没什么兴趣?”

不知不觉,她们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首饰铺子,相较于徐杏的兴奋,陆沁沁看起来像是在走神。

曹嬷嬷站在她旁边,笑眯眯地问了一嘴,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再怎么随和,也让陆沁沁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陆沁沁颦眉,淡笑道:“没有的事儿,你多心了吧。”

曹嬷嬷看了看在铺子里的其他姑娘,又看了看陆沁沁,默默点了点头。

虽说这陆沁沁是个放□□子,可模样是真的出色,就连身材也是前凸后翘,这张脸蛋真是不错,艳丽但不俗气,如果不是从刘婆子那里听了她跟小叔子的事儿,很难想象陆沁沁是个不安于室的骚蹄子。

陆沁沁那个表嫂是个废物,看起来不甚聪明,两支玩意儿就把她打发了,也省得她贪婪成性,找自己闹事。本来是想算计陆家人,但他们不信任这个远房亲戚,曹嬷嬷见状也懒得跟她啰嗦,吩咐她管好自己的嘴巴,不准对外胡言乱语。

这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反正陆沁沁也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做个妾,便宜她了。

这般想着,曹嬷嬷一把抓住了陆沁沁的手腕子,随后说道:“这铺子老奴可是常来,既然陆娘子不喜欢这边的首饰,随我去那边看看,兴许就有陆娘子喜欢的。”

陆沁沁垂眸看了看那如布满皱纹且蜡黄的手背,黛眉微挑,看样子,很快就能解开曹嬷嬷和远方表嫂的秘密了。

陆沁沁作势想要甩开她,但曹嬷嬷狠戾的眼神让她装起了怯懦。

曹嬷嬷满意了,拉着陆沁沁去了二楼,这里人少僻静。

陆沁沁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很是困惑地望向曹嬷嬷,眼眸的惊慌显而易见,“你为何要把我带到这里?杏娘还在等着咱们呢。”

曹嬷嬷变了脸,语气阴森,再配着那双三角眼,甚是可怖。

“陆娘子,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明日子时,你独自一人来梨花巷,有人会接你。你胆敢不来,就等着镇上传遍你跟楚二郎的私情一事吧。”

陆沁沁双腿发软,整个人变得恐惶难安,脸色惨白,像是看见了恶鬼一般,眼神变得呆滞无神,“你你在说什么胡话!我跟二郎之间可是清清白白!”

曹嬷嬷愈发有底气,双手揣怀,冷笑道:“好啊,那我现在就找人揭发你们,有没有私情,你我心知肚明!”

陆沁沁听言,连忙说道:“不行不行!”

“心虚了?哼,陆娘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明日子时,梨花巷见,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多多为你的情郎还有双亲着想,你说是不是?”

曹嬷嬷这副嘴脸,让陆沁沁看得拳头发硬,她强忍住怒气,继续追问下去,不把事情搞个明白,日后绝对要吃亏。

“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梨花巷?子时?这太晚了,不可。”

曹嬷嬷抬手就想要对她动手,但看到陆沁沁那张脸,不屑地撇撇嘴,算了,别让公子倒了胃口。

她没打陆沁沁,只能更加尖酸刻薄地说道:“自然是陪陪我家公子了,像你这种残花败柳,能成为我家公子的女人,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陆沁沁打了个冷颤,先是拒绝,当看见曹嬷嬷的冷眼时,她怯怯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曹嬷嬷也没有多想,随口道:“你这种荡/妇,如果不是生辰是六月十六,公子才看不上你。”

陆沁沁眸光一闪,闹了一圈,原来是跟生辰八字有关,她终于明白曹嬷嬷为何会如此了。

想来徐杏也是因为生辰八字才被周辉光定下亲事吧,因为在那本小说里,有很多剧情都跟她的生辰八字有联系,只不过那个时候,原主已经死了,只是没料到,自己竟然也会因为它而被人惦记。

“千万记得明日子时!”

她成了公子的人,才会心甘情愿的为妾。

陆沁沁似笑非笑地看着曹嬷嬷的背影,让我去陪周辉光?想的可真美,还是让他去陪阎王爷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