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剑推山河九万里 > 023,可有师娘?九河故人

023,可有师娘?九河故人


  李玄都剑势凌厉,剑气无穷,颇有霜寒天下之意。

  但是三军道人虽惊不慌,只见三军道人手中葫芦一震,一滴酒飞了出来,而后瞬间变大化作一道水幕直接把李玄都喷射出的无数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给包裹了进去。

  这也还没结束,包裹住之后,三军道人大口一张,这道水幕重新化作一滴酒被他吞入了肚中。

  李玄都和三省道人都有些惊讶。

  李玄都是惊讶老头子的确有点东西啊,自己这破体无形剑气老头子竟然敢生吞,不怕被剑气刺成筛子吗?

  三省道人惊讶的是,自己这位师兄的鲲鹏海天诀果然是厉害,看来离恢复往日修为也是不远了。

  实际上两人都有些高估三军道人了,三军道人一吞下这地包裹着李玄都破体无形剑气的酒滴之后,就暗道不好。

  这混蛋小子不知道从哪来搞来这一身的剑气,比自己想的还要犀利。

  一滴酒还真镇压不住。

  但是两个人都看着呢,要是再吐出来,那多没面子啊。

  于是,三军道人硬撑着有吞了一口酒下去,这才勉强面不改色的把李玄都的剑气镇压吸收。

  三军道人这酒不是凡物,乃是三军道人自己收集的各种灵药酿制而成,不仅有助于恢复他的伤势,更有增强灵力之效果。

  三军道人勉强没有出丑,对于李玄都的实力也有了大概的谱。

  因此三军道人待体内如常之后,这才开口道:“还凑合,如果不是太嚣张的话,勉强可以自保了。”

  李玄都知道老头子的性格,爱面子的很。

  说出这样的话,已然是同意自己去了。

  因此,李玄都对三省道人道:“师叔,这斗剑法会的事情我同意了,只不过我也有个条件,如果我拿下了第一名,我要求震雷一脉看见了我都必须喊师兄,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三省道人看到李玄都同意了,对于这么一个小要求,哪里还能有意见。

  “师侄,放心,这个条件师叔我同意了,要是他们震雷一脉哪个不同意,你师叔我亲自带你去上门理论,定然给你一个交代。”

  李玄都点点头,这样就好。

  “师傅,既然如此,时间也不多了,我明日就出观往京城而去,路上顺便找一些人练练手,兴许说不定到了京城,我都玄元了呢。”

  三军道人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到时候你能抱丹我都谢天谢地了,真以为抱丹是大白菜呢。”

  李玄都对于老头子的嘲讽无动于衷,这老家伙总是喜欢嘲讽自己,李玄都的心态早就练出来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三军道人突然道:“对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你去一趟九河府,那里有我一位朋友名叫钱如海,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你去看一下,尽可能的帮他把麻烦解决了。”

  李玄都露出一脸的诧异:“师傅,你竟然还有朋友?”

  三军道人顿时一瞪眼:“说什么屁话呢,老头子我就不能有朋友了?你问问你师叔,你师父我当年是不是有很多朋友,人送外号小孟尝,我会没朋友?”

  李玄都登时瞪大了眼睛,自己没听错吧。

  小孟尝?

  李玄都感觉老头子在逗自己。

  就你这邋遢模样,还小孟尝?

  你说自己是丐帮帮主我到还相信些。

  三省道人看到李玄都怀疑的眼神,不由笑道:“师侄,莫看你师傅如今的模样,当年你师父那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宗内很多女弟子都倾心于师兄的,只不过因为那场大变,你师父因为某些事情这才变成这般模样的。”

  李玄都不由的对老头子刮目相看,可以啊,看来老头子当年也是个风云人物啊。

  “师傅,我想问一个问题。”

  老头子不耐烦的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放完赶紧滚。”

  李玄都暗地里运气,踏莲步蓄势待发,准备好之后,李玄都直接问道:“老头子,我可有师娘否,有几个?要是都还在的话,您老人家有空也去看看她们啊。”

  说完,不等老头子反应过来,脚下一点,一道剑气形成的莲花顿时生成,拖着李玄都如剑一般飞向了大殿之外,两下就看不到人影了。

  速度之快,真有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铛之势。

  三军道人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看着李玄都在空中远去的身影,忍不住哼了一声:“臭小子,跑的倒快,不然非得打你个鼻青脸肿,连老头子的玩笑都敢开了。”

  虽然是如此说着,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暴露了三军道人的真实心情。

  三省道人心中不由感叹,师兄可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九河府,位于芦州中北部,地处大江之畔,因为府内有九条河流经过,故名九河府,又因它与荆州、中州交界,又有“中州咽喉、江南屏障”之称。

  因为芦州乃是曾经的太平宗所在,九河府毗邻太平山所在的怀南、风阴二府,虽然太平宗几十年前宗毁人亡,但是也并无宗门立足,因为但凡是敢在此地开山立派的宗门,用不了多久就会无缘无故的被灭宗。

  时间一长,也就再也没人敢在此地立下宗门了,因此九河府,江湖散人众多,鱼龙混杂。

  老头子所说的钱如海,名声倒也是不小。

  曾经当过官,只不过后来不知道因为原因,弃官回家,做起生意来。

  这么多年辛苦经营下来,钱如海算是积攒下了一份相当不薄的家当,在九河府城的城外二十里依山傍水处,拥有一座宏伟庄园,名为南园,占地上百亩,仿照江南园林而建,精美雅致,又在庄园内以奇门遁甲之术建成大阵,再加上钱如海这些年来招揽的众多江湖散人,委实不容小觑。

  九河府的府城距离黄天观所在的阴风府大概有六百余里,李玄都也没有太过着急赶路,一路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很是杀了一些山匪恶霸,钱财收获不菲。

  用了大概十天的时间这才来到九河府的境内。

  南园建在九河府岭秀山南侧的半山腰位置,在登山前往庄园之前,还要经过一座位于山脚的小镇,就叫岭秀镇,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来到小镇之后,李玄都没有急着去往南山,一来他要去吃点好东西,二来也是打听打听消息,看看这钱如海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他便进了一间河鲜酒家,九河府河流众多,故此境中河鲜甲天下,来到此地如果不品尝一番河鲜,那可真就是白来了。

  不料一才进门,前来迎他的伙计就是一惊,出口问道:“这位公子,瞧您脸色,可是不服九河的水土么?”

  李玄都闻言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便扯了个谎:“来时晕船,脸色难免不好,倒不是生病所致。你且指点个好位置给我,再上几样拿手的饭菜来。”

  实际上是因为,李玄都此时带着人皮面具呢。

  这人皮面具本就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公子模样,看上去挺像那种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富家公子哥呢。

  因此,这伙计才会有这么一问。

  不过,那伙计听他这么一说,倒也没有再过多问,连忙引着寻了个位置坐下,又沏上一壶茶水,随即赶去灶上传菜。

  许是饭时未到,这能坐十几桌的店里如今只有两桌客人。李玄都大略扫上一眼,发现其中有着不少的江湖豪客,散修之流,也不知是何缘故聚于此地。

  过不多久,伙计送上酒菜来。李玄都睁眼看去,却见是贝肉、虾籽、煎蛎、蒸鱼四样,俱都鲜香四溢,擅能开人胃口。他深深嗅了一下,食指为之一动,取来筷子夹起一样送入口中,不由赞道:“食材会手艺都是上乘的,真不错。”又吩咐伙计,“有黄酒的话,来上一角。”

  俄而酒水送至,李玄都饮了一口,心生一阵满足,恍惚觉着有些倦意。

  这时候眼角余光就见有几个客人走了进来。

  下意识看去一眼,他目光忽地一凝,失声嘀咕道:“咦……这婆娘怎么来了此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