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剑推山河九万里 > 017,三省道人,再立巽风

017,三省道人,再立巽风


  看李玄都一脸惊愕,三军道人一脸的得意:“臭小子,就算为师被打落了修为,但是你一个御气境的剑气想要伤到我,你还嫩了点。”

  三军道人这话骗不了李玄都。

  李玄都知道,自己虽然只有御气修为,可是这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绝对不是作假,即便是一般的入神境挨上这一计,那也是不死即伤。

  老头子修为起码也在抱丹之上啊。

  “老头子,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

  “我啊,说实话我现在什么境界我也不太知道,你就当我是先天吧。”

  什么叫当啊,这老头说话就是这样,含含糊糊的,一点不痛快。

  三军道人似乎看出了李玄都的不满,直接摆摆手:“这些不重要,接下来我说的才是最为重要的,你可要仔细听好了。”

  看到老头子耍赖,李玄都也没有办法。

  “我们这一脉当年在宗内是出了名的中庸派,你师祖也就是我师傅观妙真人不喜俗事,因此我们这一脉在宗内没有担任任何职位,这样一来虽然谁也不得罪,但是也没有什么交好的同门,算得上太平八脉之中存在感最低的一脉。虽然,我们这一脉存在感不强,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这一脉的实力不强。”

  说到这里,三军道人突然停下了。

  李玄都眨巴眨巴眼睛,啥意思,怎么不讲了?

  只见三军道人原本挂着懒散笑容的连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手中的酒葫芦往外一抛,无数的酒滴从其中洒出化作无穷剑气朝着上方席卷而去。

  随后,三军道人便走出了房门,单手背后,对着上空嘲讽道:“什么时候艮山一脉的人变成老鼠了,竟然偷听他人谈话,也不怕听多了被人砍死了去。”

  随着三军道人的话音一落,一个手持黑色铁鞭的人出现在了空中,只见这人手中铁鞭一挥,便有无数巨石凭空而生,挡住了三军道人的无数剑气。

  见到来人挡住了自己的剑气,三军道人也没有再出手,只是淡淡的看着来人。

  这手持黑色铁鞭的人消弭了剑气之后,便从空中飞了下来,落在黄天观中站定。

  李玄都顿时明白了,自己是被跟踪了。

  没想到自己这么小心,一路上换了好几套衣服面具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李玄都顿时心情不美好了,即便是来人很有可能是太平宗的人。

  但是那又如何。

  不过,李玄都暂时没有说话,因为有三军道人在呢。

  两人在的时候,没大没小,没什么关系,

  可是此时有外人在,要是再没大没小,别人就会说三军道人教不严了。

  因此,李玄都束手站于三军道人背后,仔细打量起来人。

  来人乃是轻袍缓带,五柳俘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的中年人,看上去竟好似一个博学之士,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会跟踪他人的小人。

  三军道人一看来人模样,顿时嗤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伪君子,难怪会干出跟踪我徒弟的事情,你三省道人是一如既往的那般不要脸啊,真是亏了你这幅好面容。”

  对于三军道人的嘲讽,来人只当做如面春风,一点都不动怒,反而微笑道:“三军师兄说笑了,师弟不过是防止我宗传承流落在外,这才做了一番小人行径,还请三军师兄见谅。”

  三军道人显然是有点不待见来人,直接挥手道:“行了,现在你知道是我教的了,还不赶快滚。”

  三省道人倒也真是好面皮,一点都不动气,反而继续道:“三军师兄何必如此作态,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同门,十数年不见,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看着三省道人一副牛皮糖的模样,三军道人深感头疼。

  说实话,当年太平宗内最让三军道人招架不住的不是修为高深的掌门和长老,而是这位以脸皮厚著称的三省道人。

  此人也不知怎么修炼的,任凭你如何辱骂,就是不动如山,永远是一副笑脸,让人有力无处使。

  而且非常善于得寸进尺,见缝插针,简直就是一块滚刀肉。

  三军道人这个混不吝遇上他也要麻爪。

  三军道人最后只能无奈摆摆手:“罢了,罢了,看在连山师叔的份上,就给你一杯茶喝吧。”

  说着,三军道人便把三省道人让进了黄天观的大殿之内。

  待客自然不能在自己房内,有失礼数。

  说是喝茶,其实就是一个由头。

  让进大殿之内,三军道人直接说道:“三省,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可不相信你来就是为了喝一杯茶的。”

  三省道人依然是那副笑脸:“师兄果然还是那么睿智,师弟此来原本是看看师侄的踏莲步是来自何处,如果不是我太平宗门人所教,那自然是要收回的,不过,现在既然见到了三军师兄,那么师弟这一次的目的就变了,我希望师兄能够重回宗门,再立巽风一脉。”

  三军道人闻言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良久之后,三军道人才停下了笑声:“再立巽风一脉?然后再被你们当做替死鬼吗?”

  此言一出,三省道人一直保持着的笑脸维持不下去了,面色一肃,冲天拱手道:“观妙师伯和诸位师兄是不会白白牺牲的,日后我等自然要为师伯和师兄讨回公道,所以这就更需要师兄回宗门再立巽风一脉,壮大我太平宗,日后才有机会报得此仇。”

  三军道人脸色依然冷峻:“你们当年就是这么骗我那个善良的师傅的吧,可怜我那师傅一生只求逍遥飞升,到头来却被自己同门给害死了,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了幽冥地府会不会后悔信了你们这些巧舌如簧之辈。”

  三省道人摇摇头:“观妙师伯明见万里,怎么可能会被我们所骗,只不过是师伯不忍心看到同门白白死去而已,这才做出了那般决定,牺牲自己,为我等觅得一个生机,我等苟活之人都深受师伯大恩,永不敢忘,故此,三省恳求师兄能够回返宗门,再立巽风一脉,也好让我们这些罪人有个恕罪的机会,也好让观妙师伯的道统在宗内流传下去,我想这应该也是观妙师伯的心愿吧。”

  三军道人闻言,沉默了。

  李玄都一看,这不行啊,老头子,你这完全被人带了节奏了。

  看来还是得我来。

  撸撸袖子,李玄都咳了一声:“师叔,且听我一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