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当极乐教主转生成唐僧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第十九章

童磨和孙悟空对视了一眼。

观音话语当中的指向性太过于明确,他们两个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明白了过来,那一条鱼是谁、去了哪里。

观音菩萨并没有注意到童磨与孙悟空之间的眉眼官司,她只是对着孙悟空抛去一个眼色——毕竟按照大家的那点心照不宣,孙悟空的确可以在唐僧的取经路上请来诸天神佛相助,但是只一点,在取经结束之前,唐僧并不应该与这些远超世外的力量有太多的相处。

孙悟空明白观音的意思,正好,以他的想法来说,也是把童磨先送回去陈家庄不要和观音又太多的接触的好,免得被菩萨闻到了童磨身上那一股子还没有散干净的鱼汤味儿。

所以借着观音开口的这个机会,孙悟空不由分说的一把将童磨给捞了过来,筋斗云一驾,溜的飞快,根本就不给观音半点去认真打量童磨的时间。

孙悟空的速度很快,做完这一切再赶回来,也不过是几个弹指的时间。观音的手臂上挽着紫竹篮,见他回来了,冲着孙悟空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将手中的竹篮抛了下去。

只见那竹篮上拴着一根彩色的丝绦,像是可以无限延展,随着竹篮一起被滚滚的河水所淹没吞噬,很快便看不见了,只有丝绦的一段还系在观音的手腕上。

“孽障。”菩萨柳眉微蹙,声音里面带上了几分的威慑,“还不回来!”

这般操作了一番之后,观音拽着那一根彩色的丝绦,复又将竹篮给提了回来……然而当她揭开盖在最上面的盖子的时候,那一张素来都是慈眉善目、温和柔顺的脸庞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竹篮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像极了某种无声的嘲讽。

孙悟空废了非常大的力气,但是依旧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他悄悄的背过身去,“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声音压的极低,细不可闻,只能够看见肩膀在一耸一耸的动。

观音盯着那空竹篮看了一会儿,随后像是不信邪一样,将那竹篮又重新朝着河里面丢了一次。

当然还是什么也没有能够找到。

观音的脸色开始变的不好看了起来,而孙悟空在一旁简直都快要笑岔了气。

爽啊,这可实在是太爽了。

而一旦孙悟空想到,眼下观音的吃瘪完全可以等价替换到未来,刚童磨成功的,在西天取到了真经,塑了那金身佛位的时候,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如来,他就由衷的感到了乐不可支。

即便是将他狠狠地击败,压在五行山下整整五百年年又如何?

即便是用了阴谋诡计,哄骗的他戴上了那紧箍咒,从此都限制了他的自由又如何?

这一场他们心心念念、一手策划的取经之途,从童磨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只要想到这件事情,孙悟空都可以偷着乐。

“哟,菩萨。”这猴子委实不是什么善人,明明见观音那里已经丢脸丢到了如此地步,却还不满足。

他就偏要上去添一把火,加一点柴,把事情拱的更大一些才肯收手罢休:“你的鱼呢?怎么这好半天了,还没有看见。”

观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颜欢笑:“大抵是我今早算卦的时候算错了,或许他并不在这条河里。”

观音一边这样说着,隐在袖里的手指一边飞快的掐算。可是那一条鲤鱼的位置却突然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天机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仿佛上面笼罩着一层薄雾。

这还是自观音修为有成、奉于佛祖膝下之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菩萨现在是要回去吗?”孙悟空陪着笑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

观音啊观音,你也有今天!

他的内心已经快要乐开了花。

观音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却猛的脸色一变。

她也顾不得这边没有抓到的,自家走丢了的鲤鱼精了,匆忙的踏上祥云就要腾身而去,只将那紫竹篮留下,抛给了孙悟空。

风将她最后留下的叮嘱送了过来:“悟空,我这里暂且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这紫竹篮就先留给你,若是之后西行取经的路上遇到了我那不听话的小鱼,就用篮子装了,送还给我。”

孙悟空提着那一个篮子,望着观音离去的背影,扯出一个笑容来。

“好啊,菩萨。”他用极为欢快的语气应下,复而低低的笑出了声,“如果我见到了,一定会帮你抓回去的。”

当然,如果真的还能够再见到那条鱼的话。

不过能让观音直言有事并且离去的如此匆忙,甚至连整理好自己的仪容都顾不上的,究竟会是什么事情?

孙悟空在心头几多猜测,却又觉得哪个都对不上号。他最终放弃了这样的行为,将那盏紫竹篮一挑,挂在了指尖,提溜着回去了陈家庄。

童磨早就已经换了一身陈老爷提供的衣服,如今正舒舒服服地坐在火炉旁烤火。猪八戒和沙和尚坐在他身边,前者正毫不知耻地享受着陈老爷的供奉,馒头蒸笼摆了满地。

眼见得孙悟空回来了,师徒三个人全部都齐刷刷的扭过头来看他。

“大师兄,菩萨呢?”猪八戒朝着孙悟空的背后探头探脑,最后忍不住询问。

孙悟空晃着自己手中提着的紫竹篮,回答的时候很是有些漫不经心:“菩萨有事先走了。”

“哈?菩萨她就这么走了,那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呀?”猪八戒对此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倒是童磨在听到孙悟空这样的回答之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很好,看来他的偷吃大业还可以继续。

而且……童磨舔了舔唇瓣。

不得不说,观音养在自己莲花池里面每天听诵经的鱼就是不一样,不但肉质比起童磨以前吃过的那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就连肉当中所能够给他提供的力量都强大了不止一筹。

远胜过童磨此前吃过的所有妖怪,甚至是会让人对那样的力量和口感上瘾。

好可惜,童磨想,这鱼只有这么一条,吃了就没了。

……等等。

或许不只有一条?

童磨想到之前观音说的话,那是她莲花池里面养的观赏鱼。

这样一想,童磨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支棱了起来,目光灼灼的朝着孙悟空看了过去。

“悟空!”

“什么事儿?”

他的这种目光让孙悟空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有什么阴谋正在酝酿当中,并且下一秒就会落到他的身上。

“你应该去见过菩萨的吧?”

“如果师父你是指普陀珞珈山的话,的确是去过几次。”孙悟空警惕的回答童磨的问题,“怎么了?”

童磨闻言,面上的笑容不免就更大了:“既然这样的话,悟空你有没有注意过,观音菩萨的莲花池里面,养的鱼多不多?”

孙悟空这下子总算是明白童磨都在想些什么。

他抬起一只手来,捂住自己的脸,深深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少有的感到了惆怅和心累。

“没有了。”孙悟空咬着牙回答,“你以为那真的是什么普普通通的鱼吗……就算是观音的莲花池里面,也不过只养了这么一条而已。”

所以才会在没有见到那条金鱼的时候就觉得不对,急忙掐算来寻。

只可惜,孙悟空想,观音大概永远都没有可能见到她的那一条宝贝鱼了。

“好吧,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童磨感到十足的惋惜。

“说起来……之前将整条通天河都冻起来的是你吧?怎么做到的,师父?”

孙悟空问。

这已经超出了孙悟空对童磨的能力估算了。

他知道童磨并不像是原本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够缩在白龙马的背上、遇到事情了除了哭和喊他的名字之外什么都不会做了的唐僧,也知道童磨能够以妖怪作为自己的食物,那么必然有与之相匹配的武力值——孙悟空在此之前的相处当中已经确认了这一点。

但即便如此,一念之间冰冻整条河流,这未免也有些过于骇人听闻了一些。

孙悟空自认他没有办法做到。

他能够移山填海,但是那与童磨眼下所做到的相比便不值一提了。孙悟空甚至觉得,遍数天庭的一众天兵天将,可能也没几个可以做到这一点。

那么孙悟空就不明白了。

既然拥有这样的能力,那么管他是妖邪还是道者,童磨完全可以去自立一个山头不是吗?不比现在要来的轻松和逍遥自在?何必非要守着唐僧的身份和躯壳行事呢?

“啊,虽然是我,但是我自己也没有料到能够做到那样的地步哦。”

孙悟空敢问,童磨也就敢回答。他捏着自己手中的金色对扇,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儿。

那不是他的力量。

或者,更准确一些说的话,【不仅仅只是童磨的力量】。

自己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童磨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数的。

如果他以往就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的话,那么在当年换位血战的时候,能够做到的就不仅仅只是将原上弦二猗窝座给拉下马,而是应该直指上弦一。

[系统~系统君~你在的吧?]童磨问。

一开始,系统显然并不愿意搭理童磨。但童磨有着极好的耐心,在坚持不懈的呼唤之后,系统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给出了回应:[什么事。]

[我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那是你应该得到的。]

[从第一天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告知于你,这一具身体的来历乃是佛祖座下的金蝉,是天生的佛子,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在佛祖之下少有敌手。]

[与其说是你得到了力量,不如说是那些原本就应该属于你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觉醒、并且为你所用。]

童磨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扇子,虽然是在笑,可是那笑意却并不达眼底。

他用甜腻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系统的话:[哎——?那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力量了么?]

[对。]

系统回应的斩钉截铁,丝毫不见犹豫迟疑。

[那就是你的力量。]

观音匆匆赶回了西天。

这实际上是非常少见的、从不认为会被出现的事情,因为且不论如来本人是如何的强大、少有人能敌,单单只是那些日常驻守在西天、听佛祖讲经的力士、罗汉、菩萨甚至是已经臻至大成的佛们,都不会允许有谁在西天撒野。

所以这样急匆匆的将她召回,无疑就显得事情更加的不同寻常了起来。

观音踏上了西天的土地。这里也以往并无任何的区别,梵音、莲香、诵经声响,还有空中流动的金云。是一派祥和的景象。

“弟子归来,佛祖可是有要事?”

观音在如来巨大的莲座下停住,唱了个喏后询问。

“你回来了,观音。”佛祖睁开眼睛,“刚刚可是去见了金蝉?他现在过的如何?”

观音于是便回复道:“金蝉转世一切顺利,在孙悟空的护佑之下,如今已快要到女儿国的地界了。”

“女儿国……那么距离他们能够到我天竺佛国来,尚还有一半的路程要走。”如来闭上了眼睛,俄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太慢、太慢。”

“佛祖怎的突然着急了起来?”观音奇问。

半晌后,上首的如来方才回答了她的问题:“并非是我着急,而是因为不日将有要事发生。金蝉本为我的二弟子,佛法高深,能力不俗。若是能够早一日皈依正果、剔去执念,便能够在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浩劫当中,起到极大的帮助和作用。”

观音抬起头来,面露惊讶之色:“上一次天地大劫,还是在武王时期。一场封神浩浩荡荡,自此之后诸神退出人间,至今已千年有余。”

“不知这一次的浩劫是……?”

“这次的浩劫,却与天下苍生大义无关,而独独只针对我西天。”如来道,“我前日心有所感,掐算了一卦,有旧敌不日将要归来,只恐是要横生事端,又是一桩大事。”

“这等紧要关头,若是金蝉尚在……”

如来长叹一声,不愿再多说,只是嘱托观音:“观世音,你之后也要多注意些才是。金蝉子那边,也最好能有点什么手段与方法,助他早登西天。”

观音便低下头去:“是,弟子领命。”

在离开西天的时候,观音听到如来在她身后叹道:“只愿我西天此次,能顺利度过这难关吧。”

但是西天这边要发生的事情,显然和还在取经路上挣扎着的师徒四人是毫无关系的。

夏去冬来,又是一年过去,春风已经悄悄拂过枝头,有那草长莺飞、三月阳春。

这一日,师徒四人路过一条河边,觉得有些饥渴;又见那河水清冽,甚至能够看到里面嬉戏的鱼虾。

这时候正值午时,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着。此刻见了这一条清澈的河流,猪八戒顿时就走不动路了,当下便喊了起来:“师父啊,我们歇一歇,喝口水可好?”

童磨:“也行。”

于是他们便暂且停下歇息。为了讨好童磨,猪八戒更是一马当先,先用紫金钵盛了水,殷切的送到童磨的面前,面上赔着笑。

“师父,喝点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