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蜀汉双枪将 > 第二一章:苦肉计田向演戏,急建功夏侯中计(求推荐票、月票)

第二一章:苦肉计田向演戏,急建功夏侯中计(求推荐票、月票)


  江陵府衙,

  众人接到田瑜传令,皆来大堂议事。

  “我等见过将军,不知将军急招我等前来何事?”

  田瑜道:“诸位无需多礼,且先落座。”

  众人闻言,各自找到位置坐下。

  田瑜道:“今日招诸位将军前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瑜今晚要大摆宴席,诸位将军可回去将军务交于副将,今晚务必前来。”

  众将闻言,尽皆对视一眼,霍峻拱手道:“不知今晚有何喜事,将军要大摆宴席?”

  田瑜回道:“哈哈哈,大家被曹军围了这么久,多都疲惫不堪了。现曹操分兵而去,夏侯惇被我多次挑衅,皆不敢出,可见畏我如虎矣。如今江陵可算高枕无忧了,所以今晚瑜摆下宴席,与大家提前庆祝一下。”

  众将闻言,尽皆一愣。这时一道声音传出,众人看去,正是向宠。

  “不可,将军万万不可。虽然曹操分兵南下,可城外还有夏侯惇十五万大军,此时尚不能放松警惕啊。若我等皆来赴宴,曹军攻来,则江陵危矣。”

  田瑜闻言,不禁大怒:“匹夫,安敢妖言惑众,曹操数十万大军攻我江陵,尚不能攻下。他夏侯惇一酒囊饭袋,不过是仗着曹贼宗族的身份才有此地位。我就是将江陵四门大开,谅他也不敢来。前番我去拜访你向家时,向巨达便言曹军不可胜,劝我早日投降。如今你又在此涨他人威风,灭自家志气。莫不是想投曹乎!来人啊,给我将此人拉出去斩首。”

  向宠闻言,指着田瑜骂道:“粗鄙武夫,你骄傲自大,刚愎自用,江陵迟早毁在你手里。”

  田瑜一拍桌子:“速速将此人拉出去斩首。”

  门外士卒闻言,进来押着向宠,便要拉出去斩首。

  霍峻见此,连忙喊道:“且慢。”说着急忙出列,伏地而拜:“将军,向巨违不过是一时失言,绝无二心啊,还请将军看在其前番守城之时,多有功劳,饶其一命啊。”

  其余众将见此。亦是出列求情:“请将军饶其一命。”

  田瑜见此,说道:“既然众将替你求情,便饶你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拉出去,重责一百军棍。”

  众将闻言,还想再求。

  田瑜说道:“再有求情者,同罪论处。”说罢。田瑜抽出腰间宝剑说道:“今晚宴席,再有妖言惑众着,有如此案。”说着,田瑜挥剑砍下面前桌案一角。

  ……

  江陵城杨家

  “老爷,老爷。”一道喊声传来。

  正在书房读书的杨奇听到声音,不由眉头一皱,向外走去。

  “何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管家看到书房门打开,杨奇从里面走了出来,连忙说道:“老爷,府衙送来请柬。请老爷晚上赴宴。”

  “赴宴,赴什么宴?”杨奇一脸疑问。

  管家回道:“好像是庆功宴,听说是那田瑜说如今江陵已然高枕无忧,所以摆下的庆功宴。”

  杨奇嗤笑一声:“庆功宴。如今城外还有丞相十五万大军,何来庆功宴。”

  管家点了点头:“老爷说的不错,听说那向家的向宠就是因为此事向田瑜进言,被田瑜打了一百军棍。要不是众将求情,恐怕命都没了。”

  杨奇问道:“你是说向宠被打了。”

  管家闻言,连忙将听说的事情给杨奇讲了一遍。

  杨奇听完管家所说,沉思了一会,说道:“你去回信说,今晚我一定到,另外,让文儿、武儿接触一下向宠。再将此事想办法送出城去。交于夏侯将军。”

  管家应诺一声,拱手退下。

  ……

  曹营

  夏侯惇看着手中的密报,眼中燃烧着怒火。

  “去把程仲德、李曼城请来。”

  不一会,程昱、李典而且联抉而至。

  二人进来之后,拱手道:“都督。”

  夏侯惇把手中的密报递给二人。二人接过密报,看过之后。说道:“都督是何想法?”

  夏侯惇冷哼一声:“哼,田瑜小儿目中无人,我意趁其大摆宴席之时,奇袭江陵。”

  程昱道:“观其前番守城之时,并非泛泛之辈。今番恐是其阴谋诡计啊。”

  李典亦是拱手道:“仲德先生所言极是。”

  夏侯惇道:“即使是阴谋,我有十五万大军,只要杨家能将城门打开,任他是何阴谋,大势之下,也是无用。”

  程昱二人还想再说,被夏侯惇打断:“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且看杨家后续如何。”

  ……

  江陵城,

  向宠被田瑜打了一百军棍之后,并没有回向家,而是在军营大帐之内修养。

  向宠趴在床上,恨声说道:“田瑜小儿,目中无人,骄愎自大。前番去我向家之时,我叔父不过就当下形势与其诉说了一番,他回来之后便因一件小事卸了我城门守将之职。如今我良言劝他,他却如此对我。我看江陵迟早要毁在他手里。他既然说我要投曹,那我便如了他的愿。嘶~”

  一旁为其擦药的马良急忙说道:“将军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说罢,马良叹了一声:“唉,此人前番拜访我马家之时,亦是盛气凌人,逼我马家来人入他麾下任职,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在他一介武夫麾下。如今曹丞相一统天下之势,已势不可挡,有识之士皆盼早日归降丞相,可是苦于没有门路啊。”

  这时帐外传来一道声音:“二位因何叹气啊?”

  向宠、马良二人急忙看去:“谁?”

  帐外走进两人,拱手说道:“见过二位,”

  向宠邹眉看着二人:“杨文,杨武。你二人在此何事,方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向宠说着向马良使了个眼神。

  马良见此会意,拔出一声旁悬挂的宝剑,就向二人走来。

  杨文、杨武见此,连忙说道:“别误会,我们是自己人啊,方才听二位所言,想归降曹丞相。实不相瞒,我杨家和曹丞相一直又联系,早就想献城投降了,只是苦于没有找到机会,如今有二位相助。就好办了。”

  向宠、马良对视一眼:“你二人所言当真。”

  二人急忙说道:“当真,当真。”

  向宠、马良哈哈笑道:“原来是自己人,那我们就商议一下。如何献城投降。”

  ……

  曹营,

  看着刚送来的密报,夏侯惇一握拳头:“大事定矣。”

  一旁程昱说道:“都督真的决定了,我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夏侯惇说道:“仲德多虑了,前些日子,丞相在时,杨家就想里应外合,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岂能错过。”

  夏侯惇说着,拔出宝剑,一件削掉一旁桌案一角:“田瑜小儿,如此小瞧于我,今晚定要让其看看我夏侯元让的本事。”

  程昱暗叹一声:“既然如此,可将兵马分为两部,前后呼应。即使中了埋伏,也好照应。”

  夏侯惇道:“就依先生所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