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蜀汉双枪将 > 第十三章:众人商议破曹公,田瑜受命守江陵

第十三章:众人商议破曹公,田瑜受命守江陵


  几人汇合之后,朝着江陵城而去,未过多久,张飞追上几人。将事情言说一番。刘备闻听田瑜不让拆桥,亦是大赞田瑜有勇有谋。

  一众人马快要行至汉津时,只见前面迎来一队人马。

  当先一员大将。面红长须,手执青龙偃月刀,坐下赤兔马。正是关羽。

  却是关羽往江夏借兵归来了。

  关羽催马赶到刘备面前,下马拜道:“大哥,我回来了。”

  刘备握住关羽的手:“好,好,二弟归来就好。”

  关羽看了看几人,问道发生了何事。

  刘备将当阳之事说与关羽。

  关羽听到糜夫人投井而死,不禁长叹:“昔日许田围猎时,若听我言,何来今日之事。”

  刘备亦是叹道:“我那时也是投鼠忌器。”

  几人一番寒颤,前往汉津,行至汉津时,忽见江南岸战鼓大鸣,舟船如蚁,顺风扬帆而来。

  船来至近,只见一人白袍银铠,立于船头上大呼道:“叔父别来无恙!小侄得罪。”

  刘备看去,正是刘表长子刘琦。

  刘琦过船哭拜道:“闻叔父困于曹操,小侄特来接应。”

  刘备大喜,随即几人合兵一处,正诉情由,江上西南边战船一字儿摆开,乘风唿哨而至。

  刘琦惊道:“江夏之兵,小侄已尽起至此。今有战船拦路,不是曹操之军,就是江东之军,如之奈何?”

  几人连忙拿起武器备战。待船近时,却见一人纶巾道服,坐在船头上,正是诸葛亮,背后立着孙乾。

  却是诸葛亮领夏口兵马赶到,几人相见。诉说一番后,商议破曹之策。

  田瑜躬身一拜道:“如今江陵以在我手,荆州钱粮多在江陵,不如据城而守,伺机破曹。”

  刘备亦是面色一喜:“庆之所言甚是,两位军师如何看?”

  徐庶皱眉想了一下:“不妥,江陵虽说钱粮充足,但久守必失。若要破曹,还需外援。”

  刘备沉吟道:“军师所言外援,可是东吴孙权。”

  徐庶拱手道:“正是,正所谓唇亡齿寒,若主公被曹操所灭,曹军携大胜之势南下,东吴必不能挡,所以可联吴抗曹。”

  此时诸葛亮道:“夏口城险,颇有钱粮,可以久守。不如请主公且到夏口屯住。刘琦公子自回江夏,整顿战船,收拾军器,为掎角之势,可以抵当曹操。若共归江夏,则势反孤矣。”

  刘琦道:“军师之言甚是。但我意欲请叔父暂至江夏;整顿军马停当,再回夏口不迟。”

  刘备道:“贤侄之言亦是。”

  徐庶此时说道:“然江陵钱粮丰足,不可轻弃。若同往江夏,江陵如何?”

  诸葛亮道:“可遣一上将守之。”

  刘备问道:“何人能担此重任?”

  众将皆跃跃欲试。

  诸葛亮道:“曹操若往江夏,则江陵乃后方要道,必猛攻江陵,所以守江陵者,必须能使军民同力,能得士卒校死。江陵乃庆之所下,我听闻庆之在江陵开府库以济难民。更兼庆之多得士卒爱戴。看来非庆之莫属了。不知庆之可敢接下此重任。”诸葛亮说罢看向田瑜。

  田瑜拱手一拜:“有何不敢,但请主公、军师放心,有瑜在一日,则江陵必不失也。”

  刘备闻听此言,握住田瑜的手道:“若事不可为,庆之以保全自身为重,吾不恐失江陵,唯恐失庆之矣。”

  田瑜对着刘备重重一拜:“请主公放心。”

  这时诸葛亮道:“主公无需如此担忧,如今曹操引百万之众,虎踞江汉,江东定会使人来探听虚实,若有人到此,亮借一帆风,直至江东,凭三寸不烂之舌,定使江东于我联军北上征讨曹操。曹操得知消息,定会麾师南下,再使一军将江陵团团围死。所以只要我们这边给够压力,则庆之这边就越发轻松。”

  田瑜说道:“请主公放心,若曹操引军来攻,瑜可保江陵一月不失。若曹操分兵南下,瑜可保江陵三月不失。”

  刘备说道:“既然如此,则江陵就全靠庆之了。”

  几人商定事宜,田瑜、徐庶引兵前往江陵,刘备、诸葛亮等人合兵一处,走水路共投江夏而去。

  ……

  前往江陵的路上

  “庆之方才真是豪气迸发,然江陵乃是要地,曹操的攻势势必比你想象的猛烈。庆之真有把握?”徐庶在马上问向田瑜。

  田瑜在马上回道:“大丈夫生于世,当有所为。纵使曹操携百万大军来攻,我亦不惧。”

  说罢,田瑜对着徐庶一挑眉道:“再说了,这不还有义兄您嘛,有您在,曹操百万大军还不是反手可灭。哈哈哈”田瑜大笑着拍马而去。

  徐庶闻听此言,不禁气笑道:“好你个田庆之,却是打趣起你哥哥来了。你且站住,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田瑜哈哈大笑:“只恐义兄在小弟手下走不过三合,何来三百啊。义兄还是先追上小弟再说吧。”

  吵闹声渐渐远去,只听田瑜的声音从远处缓缓而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纵使千军万马又有何妨,虽千万人吾往矣。

  声音缓缓而来,随风而逝。却留下了这位双枪将的豪言壮志。

  ……

  江陵城

  城头,霍峻挑眉远望,一脸愁容。

  “仲邈可是还在担心田将军?”向宠从城内的踏步上走上城墙,来到霍峻身边问道。

  霍峻闻言转过身:“巨违你来了。田将军去了这么久,不知如何了。”说罢一声长叹。

  向宠拍了拍霍峻:“田将军武艺超群,枪法了得。定不会出什么事的。仲邈且放安心吧。”

  霍峻双手扶在城墙上:“但愿如此吧。对了,那个人可有闹事。”

  向宠摇了摇头道:“不曾,每日除了吃喝就是待在院子里习练武艺。”

  霍峻闻言道:“如此也好,只要他不闹事就行,如今正是紧要关头。且等田将军回来再说。”

  二人正说着,忽闻有探子来报,二人闻言,急忙走下城去。

  “可是前方军情。”霍峻还未走到,声音便已传了过来。

  传令兵闻言,急忙下拜道:“正是前方军情。”说罢双手呈上情报。

  霍峻结果情报,连忙看了起来。

  此时向宠也是走到霍峻身边,问道:“可是田将军的?”

  “正是,田将军已经接到刘皇叔,如今田将军正往江陵赶来。”说着,将情报递给向宠。

  向宠看完情报,笑着说道:“这下你可以放下心来了吧。”

  霍峻闻言笑了笑,然后对一旁副将说道:“令士卒严加训练,同时加筑防御建设。”

  一旁副将领命而去。

  霍峻看着城内喃喃道:“接下来有场大仗要打了。”

  向宠在一旁亦是回道:“是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