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第十九章 小哭包

第十九章 小哭包


  2011年8月24日

  即使是做为工作日的周五,位于东京都港区的,‘SME’乃木坂大楼前依然聚集了许多打扮各异的人。

  这些人都是‘索尼’新成立的女团‘乃木坂’46的家属,他们今天聚集再此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将自己家的宝贝女儿们送来参加由索尼所组织的出道前集训。

  做为运营成员兼经纪人的奈良雪见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上班了,此时正陪同着今野义雄一起招待着,正在会议室里聚集着的,成员的家属们。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奈良桑,他是直接负责你们女儿平时生活的管理人员,你们可以留下联系方式,以后也好方便沟通!”

  随着今野义雄的介绍,这些成员的家属们纷纷抬头看起了正站在一旁不语的奈良雪见。虽然在家里或多或少听女儿们说过她们都经纪人多么的年轻,多么的帅气,但亲眼看到还是被吓到了。

  “他才多大啊!你们索尼怎么想的!”

  “他比我女儿还要小4岁,到时候到底是他照顾我女儿,还是我女儿照顾他啊!”

  “这个小伙子不会是哪个高层的孩子吧?跑来这里找女朋友?”

  “对啊!必须换人,这个孩子太帅气了,我女儿还小,我怕她抵不住诱惑”

  ……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里变得嘈杂了起来。家属们议论纷纷,开始质问起了运营的这项决策。

  面对这么年轻,甚至要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的人来做自己女儿的管理者,他们自然是不放心的。

  而且少年实在是过于俊美了,俊美到让他们即使在不满,也舍不得说出太重的话来,这种魅力让他们的心中有些后怕。

  听着周围这些大人的质疑和指责,奈良雪见并无感觉,甚至还认为他们的指责没有错,凭借着多年以来对周围人喜怒哀乐的观察。

  他知道这些人的言语或许听起来有些难听,但说的确实都是十分在理的,而且只要不涉及父母,只是单说他,一般情况下即使再难听,他都无所谓。

  而且奈良雪见对于这些人的质问和指责甚至是还有点乐见其成的,因为他本来就对于这件事是不感兴趣的,只是因为涉及到了一个熟人与父亲之间的约定。

  他才抱着划划水的态度过来的,所以无论是继续做经纪人,还是回到正常的日常他都是无所谓的。

  突然,奈良雪见想起了前天晚上自己和那位表姐所做出的约定,不知为何,本该依旧毫无波澜的少年蓦然的产生了一丝冲动,这种感觉虽然陌生,但少年出乎意料的并不讨厌。

  只见原本静静的站立在今野义雄旁边,好似事不关己一般,笑着看戏的少年,突兀的走到了家属们的面前,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说道。

  “我叫奈良雪见,将会是负责管理你们女儿们的经纪人,或许我的年纪还有点年轻,但我会尽自己的全力保护好她们,努力的让她们保持清醒。

  不被外界的纷扰与污秽所影响,各位伯父伯母,我知道我的这些话十分的苍白无力,也知道女儿对于你们来说的重要性。

  而我的岁数确实,甚至还要比其中的不少成员的岁数还要小,你们会因此而质疑我能否照顾好你们的女儿,也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

  但是请相信我,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我奈良雪见一定会照顾好她们,一定会保持好距离。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伯父伯母们,请放心的将你们的女儿们交托在我的手上,我会拼尽一切,全力以赴的!我知道自己这样说,实在是空口无凭,万分无力的,但还是想请你们相信我,拜托了!”

  奈良雪见任由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支配着自己,不同于从其他人身上吃情绪,少年的身上每一次自主的出现情绪波动,他的身体素质和颜值气质都会成倍的增长着。

  即使这一次只是意外,现在的自己依然不能自主的产生感情,也依然影响不到奈良雪见的再次变强。

  随着奈良雪见的颜值与气质的再次成倍加强,配上他那诚恳真挚的表情(伪装的)形成了一股莫名而又特殊的魅力(气场和氛围的影响)。

  在这股魅力的影响下,成员的家属们意外的认可了这位少年,并不在反对由这位年轻人来担任自己女儿的管理者。

  他们决定要根据少年接下来的表现,来决定自己等人之后的态度,于是与少年交换了联系方式,并签署好了各种所需的合同之后,便准备离开了。

  今野义雄抬起头望了奈良雪见一眼,说句实话奈良雪见今天的这一番言行真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这倒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不是吗?

  今野义雄想了想,随后道“走吧!奈良桑,我们该去办正事了。”

  “嗯!今野桑,走吧。”

  随着一阵皮踩鞋踏地板所发出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原本稍显嘈杂的会议室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

  另一边的接待室里,一群少女们正都在正襟危坐着。从今天开始她们就要正式的开始训练,等训练结束了就会迎来属于她们的偶像人生。想到这里,少女们的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碰!”随着一道关门声的响起,少女们纷纷抬头看向了门扉处这个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三道身影正站立在那里看着她们。

  “南乡桑,就由你来宣布吧”今野义雄看了少女们一眼,随后扭头朝着左侧的南乡唯吩咐道。

  面对今野的吩咐,南乡唯点了点头,先将目光投向了少女们,然后说道:“接下来我们会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训,这次的集训将会分成两个部分:

  首先从后天开始到9月27日为止,你们将在‘theb 赤坂酒店’进行为期一月的合宿。白天正常上学,晚上将在本部进行训练,训练后一起返回酒店住宿。

  如果有需要在家住宿的也请尽快与我们进行协商,这一个月算是给你们的过渡时间。另外我们计划在在9月24日举行首次的成员见面会(小型握手会)。之后,也就是在9月25日你们就需要从酒店里搬出来。

  到时我们会在索尼的员工宿舍中单独划出一栋小型的宿舍楼,用来给你们进行住宿。

  因为公司已经给你们联系好了东京电视台和爱知电视台。不出意外的话,将在10月初你们就会迎来你们人生中的第一个常规电视节目。

  为了方便管理,也为了尽快的让你们能够拥有偶像应该具有的能力与素质,我们将进行更加专业话的训练,到了那时我们是不可能因为你们的个人因素从而拖累整个团队的进程的。

  所以我们运营方希望你们能够在10月份之前搬过来。当然有能力的,自己想在港区附近租一个房子。这一阶段的集训将维持两个月。

  结束之后,视你们的表现程度来决定你们出道曲的录制时间,以及一单的选拔成员。另外接下来宣布的是常态的成员合宿名单。

  也就是说即使你们哪天搬出宿舍去外面住了,但是在需要合宿的时候,依然会以此名单为基准。我接下来会以序号进行公布,希望你们能够记好各自的序号。

  另外由于团队成员秋元真夏因学业因素需要暂时停止活动的原因,本次合宿名单不将其计入在内。

  好了,那么我就开始了:1号桥本奈奈末,深川麻衣;2号白石麻衣,永岛圣罗;3号生田绘梨花,松村沙友理;4号西野七濑,樋口日奈;5号樱井玲香,若月佑美;

  6号星野南,柏幸奈;7号高山一实,生驹里奈;8号中田花奈,卫藤美彩;9号斋藤优里,市来玲奈;10号中元日芽香,伊藤宁宁;11号伊藤万理华,斋藤飞鸟;12号井上小百合,川相阳菜;

  13号和田玛雅,岩濑佑美子;14号吉本彩华,畠中清罗;15号大和里菜,山本穗乃香;16号宫泽成良,麻生梨里子;17号安藤美云,川村真洋。

  以上就是全部名单,明天就是周末,希望你们能够把你们的必带品都给准备好,于后天前全部带入到你们各自的房间。

  好了,通报已经完毕,你们的父母只给你们请了半天的假,现在你们可以去学校上课了。”说完,南乡唯便带着手中的文件和今野义雄和奈良雪见一起到办公室去进行处理。少女们也都离去了。

  实际上,今天的工作并不多,因为绝大多数的工作早就在前几天就准备好了,现在也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也就大概是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全部处理好了。

  “走!今天带你们去吃大餐!”人逢喜事精神爽,随着乃团的工作逐渐的落实,今野义雄的心情也不自觉的好了起来,他今天打算带着他的两个‘好兄弟’好好的吃上一餐。

  听着老大的呼声,南乡唯连忙跟了上去,走着走着,却突然发现了奈良雪见依然站在原地,手中还拿着手机,好似在看着什么,就上前去打了一声招呼。

  “奈良桑,走啊!去吃饭去!”见到少年依然在看着手机,便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奈良雪见并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南乡唯接过了少年的手机,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那行短信,不禁皱了皱眉。

  “奈良桑不必在意,我等会让龟和送她就行,走我们吃饭去。”

  奈良雪见摇了摇头,既然是别人嘱托于他的事,他自然不会假手他人。

  而且,还有关于他与他表姐之间的那个约定,他就自然是一定要做到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来自于父亲李良自小对于自己的中式教导。

  ‘人无信不立’,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许下了承诺,作出了约定,那么便一定要去做到。

  信守承诺,这是一种源自于华夏人骨子里的优良品质。

  另一边,西野七濑此时颇有些沮丧,一向都有些怕生的她,从小到大,每次包括上学在内的外出都是由自己父母亦或者哥哥陪同的。

  但刚刚父亲发来短信说‘自己有事先回去了,不能陪娜娜赛一起去学校了,实在是抱歉!’这一刻的西野七濑是迷茫的,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她,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在这个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车站中,少女就好似一片孤独的叶,不知道该落向何处,只静静的站在空处,望着不断上下列车的人流,闷闷的独自发着呆!

  “就这么把娜娜给丢在了这里,爸爸是笨蛋!”少女终归还是稚嫩的,此时的她不是那个饱受诸多磨炼,内心却始终坚韧不拔的‘乃团ACE’。

  此时的她还只是喜欢看漫画,打游戏,被家人保护的很好的普通女孩,面对着这滚滚的人流,内心孤寂的少女的情绪终究还是绷不住了,她开始视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终于找到你了呢!真是多亏了定位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伴随着一张被递到眼前的湿巾惊扰到了少女,将她从刚刚那种视若旁人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西野七濑抬起头来,懵懂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看着那双还在留着泪水,肿的好似兔子的眼睛的双眼,奈良雪见无奈的笑了笑。他拿起了手中的湿巾开始帮少女擦拭了起来。看着少女还在发着呆的模样。

  他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少女的头部,随后才反应了过来。

  “好了,不要在发呆了,你父亲委托我来送你去大阪上学!现在可以走了吗?”说着,奈良雪见提起了少女放在地上的书包,手臂轻摆,微微躬身,施了一个标准的绅士脱帽礼(虽然没戴帽子就是了)。

  随后笑道:“那么现在可以走了吗?小哭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