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第十八章 约定,改变,一生!

第十八章 约定,改变,一生!


  过了半天众人才从震惊中清醒了。

  “退婚!梨奈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佐藤家和菅井家是世交,当初还帮过你爷爷处理一些私事,不然你爷爷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

  而且对方家格又不低,如果毫无理由就退婚,一定会有很大影响的,所以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菅井恒空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的小侄女。

  “自然是认真的,舅舅”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还是说是因为你那群伙伴中的某个男生”张晴冷冷的盯着自己的女儿。

  面对母亲的质问,张梨奈不置可否,她不想解释那么多。但这在大家的眼中就等同于是张梨奈默认了母亲的说法。

  “愚蠢!你真的知道这样做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这个婚约是在你出国之前定下的,我们征求过你的意见,你如果不同意,当初怎么不说,现在倒好了,在外面几年,心倒是野了

  你在有婚约的情况下,不恪守自己的本分,还对别人产生了好感。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吗?你知道如果传出去别人会怎么去说吗?他们都会说我没有教导好你,说我们‘张家’没有教养。

  你这样做会毁掉我们家族的声誉。你知道你爷爷做为一个异国之人,在这个排外的地方,能有今天的这番成就,费了多少努力吗?

  我自小就教育你,每个人都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你想做好事,当母亲的自然会帮你,我们家也有这个条件帮你。但你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

  我不会阻止你回去,但你得和那个人划清界限!朋友就是朋友,睡不能逾越底线的。你和佐藤家的那个小子也要尽快完婚,

  早点生下一个继承人,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只要对得起良心,不触犯道德底线我都不会去过问。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张梨奈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其实对佐藤家的大少爷——佐藤羽镰并无恶感,和对方结婚也并非无法接受。

  她之所以向家人询问能否退婚,只是因为已经有了人生目标的自己,不想要被结婚后的生活给锁住罢了!

  只是母亲似乎是误会了什么,是因为自己没有理会那个问题吗?

  所以她默认了自己是因为喜欢上了别人,所以才想要取消婚约的吗?

  想到这里,张梨奈不禁摇了摇头。

  那个叫王志峰的同学确实喜欢着她,喜欢到为了她放弃了优渥的生活条件,陪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荒芜,蛮荒的地方做起了支教。一直都在吃苦耐劳从无怨言。

  张梨奈是一个直性子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不会吊着别人,也不屑于吊着别人。

  看出了王志峰喜欢她之后,就直接找到了他,非常直接明了的表明了自己并不喜欢他,希望他能够有着自己的生活,不要因为喜欢她而冲动的决定以后的人生怎么过。

  只是即使如此,王志峰依然留了下来,这一次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自己那在与这些孩子的日常相处中所升腾而起的炙热感情。

  看着女儿没有在提出退婚的要求,张晴十分的满意,直接主动承包了高成良的全部治疗费用,还承诺会支持女儿的善举,为女儿的行动提供资金。

  如果这些孩子中有能考上大学的,也会提供援助,避免会在出现类似于那个学长所面临的有了机会,却没钱上的悲剧发生。

  听着母亲的应许,张梨奈并不多言,只是笑了笑。

  看到母女两之间的气氛缓和过来之后。从张梨奈提出‘退婚’的那一刻起就格外紧张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沉默的大厅再次的喧闹了起来,长辈们彼此之间也开始聊起了家常。

  坐在菅井良子旁边的奈良雪见将腰板挺的笔直,对于长辈们之间的对话并不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

  张梨奈无意中撇到了表弟这副端正的样子,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阿米,出去走走”

  “好的,啊梨姐”面对表姐的突然邀请,奈良雪见并无意见,和长辈们打过招呼后就跟着表姐一起出去了。

  两姐弟在‘张家‘的附近走啊走,二者都不是主动与人交流的人,一时之间气氛十分的诡异。

  “听说你最近去了索尼当‘经纪人’?”虽然有点无语,但作为姐姐,张梨奈率先发起了对话,而且在无意中听到父母说的这件,有关于奈良雪见的事,她也确实颇感兴趣。

  “嗯!”面对表姐的问题,少年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你不是会主动做这种事的人,应该是有谁让你去做的吧!”

  自家表弟的性格张梨奈还是有所理解的,按理说他应该不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那么应该就是有人推动的了。

  “嗯!是秋元叔叔找到了我父亲,希望我去帮他。”

  ‘原来如此,’这个秋元康和自己的爷爷张远庭以及叔叔李良是老相识了。如果是他的话,确实能让自家表弟去帮忙。

  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合理的张梨奈点了点头,再次将目光转向了表弟,随后问道:

  “那你的学业怎么办,是休学了吗?不会留级吧?”

  “父亲和理事长先生沟通过了,理事长先生提出了一些条件,只要我能够全都完成,就能够正常毕业!”

  “这样吗?那就好,虽然说以你的能力即使不上学依然能够生活的很好,但就我的立场而言,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完成学业的”。

  说道这里,张梨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股惆怅感莫名的自胸腔处油然而生。

  少年感知到了表姐的复杂情绪便问道:“啊梨姐似乎对于学业方面的问题有点敏感啊!”

  “有这么明显吗?”张梨奈看了看正在注视着自己的少年,似是自嘲般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道。

  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不管遇到何事,从始至终都云淡风轻的表弟,点了点头随后道:

  “以前的我对于学习更多的是因为母亲的严厉要求,不想让母亲失望所以拼命的学习,后来我长大了为了去我一直神往着的故乡,我选择了留学。

  我从来都不是因为想读而去读,家庭环境十分优渥的我,人生中有很多选择,即使我不读书,我所拥有的许多人就算几代人都不一定能够拥有。

  直到我遇到了那些孩子们,我才知道了‘读书’原来也是一个奢侈品呢!我们眼里或有或无的‘东西’,却是他们得以改变自己那困苦,悲惨的人生唯一的机会。

  她们有许多是很聪明的,只要好好学,肯定是有机会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的。只是即使有机会又如何,她们都父母不会放过每一个能够吸她们血的机会。

  朱苗苗用了两个多月就能够用日语和英语和我们这几个支教老师熟练的进行口语交流。李江白虽然才小五但靠着我们带来的书籍自学到了初中。

  王志刚拿去年的中考卷给李江白做了测验,结果除了作文以外,只因为字丑而被扣了几分卷面分。可她们都被强制辍学了,原因是因为她们的家长不想让她们上学了。

  他们认为女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便宜外人吗?即使我们再三的请求和努力,都没能改变什么。我到现在都还能清楚的记得朱苗苗哭着对我说她想要上学的模样。

  面对这么多想上而不可得的情况,不知不觉间,对于‘学业’我也因此变得敏感了呢!”说着,张梨奈摸了摸自家表弟的头。

  “对不起呢!阿米,因为听到了你休学的事情,觉得别人想上学还上不了,你能好好的读书却跑去当经纪人。因为恼怒于自己的无能,以至于不知不觉间有些迁怒到了你,对此,真的万分抱歉。”

  面对表姐的诉说与道歉,奈良雪见的内心并无一丝的波澜。想了想,还是装成平时的样子,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微微一笑道:

  “我接受了你的抱歉,那么作为赔礼,啊梨姐陪我好好的逛一逛吧!”

  表弟的回应使得张梨奈有些懵,过了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自家表弟一眼,点了点头,嫣然一笑。然后便牵起少年的手,开始向着最近的那家商场走去。

  到了商场,姐弟两随意的逛了逛,正准备离去时,突然想到了了一个人,相视一笑后来到了零食区,打算买一点零食带回去,毕竟某位叫阿泽的小老弟,可不是什么好打发的呢!

  回家的路上,张梨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自己这位俊美到令人‘惊为天人’的弟弟,想说什么,抿了抿嘴,还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见此,奈良雪见笑了笑道:“啊梨姐,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我们可是姐弟啊!做为一家人,没什么是不能说的哦。”

  少年那好似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坚定了张梨奈的内心,她点了点头,看着少年,非常严肃且认真的说道:

  “阿米,做为你的家人,我以一名姐姐的身份,希望你在管理那群偶像时负起自己的责任来。”

  “责任?”奈良雪见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表姐,他确实不知道表姐在说笑什么?

  “嗯!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偶像,她去参加了某一个团体的甄选,成功的被选上了。她本来的成绩很好,偏差值也很高,是肯定可以考上名校的。

  只是后来开始有点小有名气的她,事务也开始多了起来,慢慢的她的学业也因此受到牵连,成绩开始了下滑。她的面前开始摆放着两个选择:

  要么退出偶像,好好学习;要么放弃学业,专心于偶像。”说道这里,张梨奈看了一眼少年,然后接着说道:

  “她选择了专心于偶像,在家人都不解中她退学了。可偶像真的是那么美好的吗?繁忙的工作与行程,来自各方的骚扰与诱惑,如同一个永不停歇的机器人一般不断地运行着。

  直到最后,来到了偶像毕业的那一天,蓦然回首,她发现了自己跟本一无所得,没有学历和工作经验的她,凭借着那些许虚无缥缈来自于圈子内的人气。

  她根本无法在真正的娱乐圈里生存下去。即使付出了身体的代价,也改变不了什么局面。

  渐渐的,她隐退了,学历不高,年龄不小的她找不到多么好的工作,嫁给了一个她绝对不会喜欢上的人,她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以前的我并不会想这么多,更不会管这么多,只会让为她这样的结局是自己选的,无论怎样的下场都怨不得别人。

  但或许是因为经历了一些事,我也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呢!明明有好的选择却偏偏去选择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而那被放弃的学业,却是一些人梦寐以求,却连想都无法去想的事情。或许我这只是在多管闲事,但我真的不想她们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别人想要却得不到的机会。”

  张梨奈将目光投向了正在一直,直视着自己的少年的眼睛上,摸了摸少年的额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语气说道:

  “阿米和表姐做个约定吧!”

  奈良雪见闻言歪了歪头,“什么约定?”

  “你啊梨姐我,要努力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尽一切的力量帮助那些孩子脱离现在的环境去往更高的地方飞翔。

  而阿米,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尽自己的努力保护好你手下的那群女孩子们,不让她们被外界的声色犬马所污染。

  帮她们坚定信心,努力完成学业,好使她们在以后,可以多一条可以选择的路。让她们不会像我的那位朋友一样,付出了一切甚至于身体。

  却什么都没有得到,留下的也只有遗憾和悔恨。”

  随着话音落下,张梨奈向奈良雪见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拇指,笑着道:

  “或许有些过于牵强,但我真的觉得,无论是你成为一名经纪人,还是我成为了一名支教老师,这不都是命运的选择吗?

  无论是你手下的那些小偶像们,还是我手下那些可怜的孩子们,既然命运让我们两个成为了他们的管理者。

  就让我们背负起这个身份,承担起为他们今后的人生保驾护航,指点迷津的责任吧!直到他们成人(毕业)的那一刻,能够自己独立思考以及面对今后的人生选择为止

  怎么样,阿米,你愿意和我成立约定吗?”

  奈良雪见不语,只是默默地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拇指。

  夜色中,路灯下,二人相立站着,只有两道小拇指相互勾连拉长的影子将二人的身影紧紧相连着。

  或许奈良雪见只是出于安抚自己表姐的目的而答应了这个约定。但他并不知道,这个约定即将是打破他平静的生活,并改变了他自己一生重要导引。

  即使知道了,或许他也不会在意,相反或许会期待吧!虽然现在的他没有期待这种情绪就是了。

  不管如何,这个勾连起许多人命运的约定。

  于此时,就此诞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