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第十五章 晚餐遐想

第十五章 晚餐遐想


  (从下午3点钟才有时间开始补,现在是2021年9月5日的下午9点20才终于补完了,我要开始码新一章了,我不打算断更,在凌晨零点就会上传新章节,但可能是写不完的半成品。

  所以可能今晚不打算睡觉了吧,直接补写到凌晨两点,正好去干活,这一章还是有点仓促,我打算有时间再修改一下。)

  “松村桑,到了哦!钥匙就在你左边的衣兜里,麻烦你了!”因为白石麻衣的请求,奈良雪见特意的加快了速度。

  本来至少需要十五分钟才能到达的宿舍,他至少提前了五分钟左右,这还是在需要等待松村沙友理且不想太过于惊世骇俗的情况下,他有意不用全力,之后的结果。

  “奈,奈良桑!你怎么抱着麻衣样都走的这么快,我差点都没跟上了!”松村沙友理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眼前这个依然气定神闲,连一滴汗都没有出的人,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在抱着一个人(作者个人感觉抱真的比背着累)的情况下都能让她差点掉队,要知道到最后她可真是拿出吃奶的劲跑了起来,就这样她都险些没有跟上。

  现在她都已经差点跑岔气了(夸张),对方尽然还是跟个没事人似的,这不禁让少女怀疑起来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弱了的缘故!

  奈良雪见看着眼前的这个突然陷入了自闭的少女,颇有些搞不懂怎么好好的,这个人怎么又突然开始‘丧了’起来!不过此时奈良雪见对此终归还是不感兴趣的。

  此时他需要做的就是让松村沙友理,从他给她披上的衣服的兜里拿出钥匙和门禁卡打开公寓楼的大门,然后尽快的去他的宿舍那里,好方便为白石麻衣处理伤口。

  “是吗?我感觉还好吧,并没有太快啊!可能是因为白石桑真的很轻的缘故吧!亦或者松村桑你需要好好的锻炼一下身体了。

  而且松村桑,可以麻烦你先开门吗?有什么话,我们进入房间之后再坐下来慢慢聊不好吗。”

  “哦!对不起,我马上就开门!”随着奈良雪见话音的落下,松村沙友理发现了自己确实耽误了不少时间呢!现在需要的是尽快帮麻衣样处理伤口,至于说话什么的,之后再慢慢聊不是很好吗?

  于是松村沙友理连忙从奈良雪见给自己披上的外套的衣兜里拿出了串连在一起的公寓门禁卡和宿舍房间的钥匙,然后走到公寓楼的大门前用门禁卡对准了玻璃大门上的读卡器,随着‘滴’的一声大门打开了。

  松村沙友理率先走了进去,然后用手抵住门,不然门重新闭合起来。“奈良桑你快进来吧!门我先帮你抵着了!”随着少年从自己的身边掠过,她才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的,对着少年质问道:

  “奈良桑,你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说,因为我胖了所以跑的慢需要锻炼!”想起刚刚奈良雪见的回答,什么自己需要锻炼啊,什么‘白石桑’很轻啊之类的这些话。不正是在暗示着什么都意思吗?

  想到这里,松村沙友理不禁嘟了嘟嘴,先是跑到了奈良雪见身前的电梯口,然后按开了电梯,等抱着白石麻衣的奈良雪见进来电梯之后,先是按下了奈良雪见所在房间的楼层健(在路上就说过了房间在几零几)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松村沙友理站到了奈良雪见的面前,开始怒目直视了起来!没有哪个女孩听到别人说自己胖是会高兴的,更何况还是自己有着好感的人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多了,松村桑,我觉得你需要锻炼,是因为你走的确实很慢,并没有说你胖啊!”

  “那里不是还说了麻衣样很轻什么的吗?难道真的不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是你想的太多了啦,松村桑,我奈良雪见从来都是有话直说的哦拐弯抹角什么的不是我的风格。我只是真的觉得白石桑很轻罢了,从来都没有暗示着什么的意思。”

  “真的吗?”

  “真的!”看了看面前的松村沙友理,奈良雪见继续道:“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松村桑的体质不是很好需要锻炼一下,从来都没有觉得松村桑胖呢,相反松村桑的身材真的很好哦!”

  “奈良桑,你个笨蛋”,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松村沙友理连忙从电梯中出去向着右手边第五个房间跑去。“你个笨蛋!谁让你那么去说的啊!麻,麻衣样还在呢!”

  想起刚刚少年微笑着夸赞着自己身材时的样子,松村沙友理不禁又满脸羞红的小声嘟囔了起来,她是真的抵抗不了奈良雪见的微笑。

  松村沙友理‘嘿嘿’偷笑了两下之后,便急忙的摇了摇头,驱散掉那些千奇百怪的想法,毕竟自己现在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打开房门。给奈良桑帮麻衣样处理伤口做好准备。

  “白石桑,我们要到了哦,马上就能替你处理伤口了。”看着就在前面几步远的一个敞开房门的房间,奈良雪见微微的低了一下头,轻柔的跟怀里的女孩提醒道。

  随着少年的低声轻语,一道道热情也随之袭向了少女。当感受到了从脖颈处传来的一阵阵细微麻痒。白石麻衣那本就显得柔若无骨的身子,不禁变得愈发的柔软了起来。

  “嗯!”白石麻衣将头埋在了奈良雪见的怀中,不敢抬起,生怕少年看见她那早已含羞带怯的脸庞,只是她并不知道她那显露在外,依稀之间显得发红的耳垂早已出卖了她此时的心境。

  就在奈良雪见走到门前,准备进入房间的时候,怀中的少女却突然仰起了头看着少年那俊美的脸庞,轻轻的呼喊道

  “奈良”

  听到了怀中少女呼喊的奈良雪见缓缓的停住了步伐,低下了头,等待着怀中少女的回答。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你看着我,我也看着你,彼此的瞳孔中尽是对方的身影。

  “奈良!我抱起来真的很轻吗?”其实一路上松村沙友理和奈良雪见的对话,白石麻衣都是知道的,她之所以不加入其中,只是因为她一直在享受着少年的体温带来的温暖,

  再加上她并不想要在,有别人(松村沙友理)在的情况下去问少年一些会使人在意的事,所以她一直没有开口,直到现在松村沙友理不在了。

  她才趁机来询问奈良雪见,一个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有在意到的问题。

  奈良雪见,看了看这个正在一直直视着自己的女孩,习惯性的笑了笑。

  “真的哦!白石桑是我抱过的人之中最轻的呢。”听着少年那准确的答复。他怀中的少女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她其实对于自己重不重的问题并不敢兴趣,因为她对于自己的身材充满了自信,她所真正在意的是少年的评判标准是什么?是不是之前有这样去抱过别人呢?

  “我果然不是你第一个这样去抱过的人呢!也对,奈良这么的优秀,追求者肯定也是不少的吧!(是女朋友吗?)”少女的心思总是敏感的,看似不在乎的微笑打趣着,实际上内心是何滋味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你是第二个哦!第一个是我的一位长辈,至于追求者,我好像没有呢。”

  当听到奈良雪见说他除了长辈只这样抱过自己的时候,白石麻衣的内心真的是非常满足的。但当她听到了少年说自己没有追求者的时候,她克制不住的撇了撇嘴。

  “你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追呢?奈良”看着少年那俊秀到极点的面容,白石麻衣根本就不相信。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以奈良雪见的盛世美颜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子追求。

  “我从小直到现在都是上的男校哦!如果连这样都要有追求者的话,那才是真的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吧,你说呢?白石桑。”

  “哈哈,确实呢!不过奈良被一群男生追求的画面,真的是想想都觉得很有趣呢!”知道了少年一直都是上的男校并无追求者,心情好转起来的少女,也顺势调侃起了少年。

  听到怀中少女的调侃,奈良雪见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便抱着少女进入了房间。

  奈良雪见毕竟是管理层的成员,而且还是秋元康的嫡系。今野义雄自然是不会怠慢的,与其他几个普通工作人员,每四个住在一起的待遇不同。

  奈良雪见自己单独住在一个70平方左右的‘1SLDK’房间。

  “松村桑,你做的很好,今天真是辛苦你了。”进入房间之后,奈良雪见先把白石麻衣轻轻的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转过身对一旁的松村沙友理表示了赞扬。

  “嘿嘿!谢谢奈良桑的夸奖,不过并不辛苦哦!麻衣样都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所以这些都是应该去做的,更何况我也就是开了一个门而已不值得奈良桑这么说呢!好了不说了,奈良桑赶紧帮麻衣样处理伤口吧!”

  “嗯!那么我就要开始了,白石桑一开始可能会有点疼,忍不住了就和我说一声,我会尽量轻一点的!”

  “没事的,那么就辛苦你了,奈良。”

  得到了少女的答复之后,奈良雪见便来到了一旁的储物间,拿出了这次为白石麻衣处理伤口所需要的医疗物品。

  将这些物品放到了白石麻衣旁边的茶几上之后奈良雪见又去放了一盆水来并从卧室的衣柜里拿了一条新毛巾。

  “幸亏白石桑这次伤口的出血处并不是很大呢,不然就真的得去医院去做清创了呢!”奈良雪见一边说着,一边把毛巾放入水盆里整了几下。

  “对不起了,白石桑,还请见谅!”说着,奈良雪见便脱下了白石麻衣的鞋子,然后握住了白石麻衣的脚,将其慢慢的拉直放在了茶几上。

  人生中第一次被异性这么亲密的捏住了脚丫的白石麻衣,此时早已经害羞的用沙发上的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她不想(不好意思)让少年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奈良雪见并没有理会白石麻衣此时的小动作,只是轻轻的用已经湿了的毛巾,仔细的擦伤着白石麻衣伤口上的一些因为接触了地面,所沾染上的小异物。

  等到清理干净了,奈良雪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碘伏和棉签,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擦试着少女膝盖上的伤口。最后,奈良雪见轻柔的用医用纱布给少女的伤口,包裹了起来。

  “白石桑,你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如果好的快的话,最多在换个两三次的包扎,应该就会无碍了。”

  白石麻衣,拿开了盖在脸上的靠枕,看着这个正在对着自己微笑的少年,轻轻的点了点,微笑道:

  “嗯!我知道了,我相信奈良的水平哦!”想起刚刚少年再给自己拿纱布包扎伤口时,那双频频与自己的腿接触的手,白石麻衣说话的语气也在不知不觉间小了起来。

  “奈良桑,现在麻衣样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送麻衣样回家吗?”就在这时,松村沙友理突然面向奈良雪见问道。

  “不,白石桑的伤口刚刚才处理过,现在恐怕还不太方便。要不这样吧!今晚白石桑就住在这里吧,等明天早上好一点之后,我再送白石桑回家吧!”

  “什么,奈良桑,你在说什么啊?让麻衣样今晚住在这里?”松村沙友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些话,忍不住大声问道。

  与情绪激动的松村沙友理不同,白石麻衣只是轻轻的看着身前的少年,等待着他的回答。

  “嗯!如果是担心‘男女有别’的话,我今晚会回家休息的。所以可以的话,松村桑今天可以陪白石桑一起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吗?

  毕竟如果让白石桑一个人待在这里,我会担心的。当然,如果白石桑真的要回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的。”

  “原来是这样啊奈良桑!我知道了,只要麻衣样今晚住在这里的话我会陪她一起的。”说完,松村沙友理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白石麻衣。

  “嗯!那就麻烦你了,沙友理”想了想,白石麻衣还是决定今晚要留下来,毕竟她觉得今天以经很麻烦奈良雪见了,她打算让他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在来送她回家。”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下去了。”

  “奈良桑现在就回去吗?”看着就要离开的奈良雪见,白石麻衣问道。

  “白石桑和松村桑从甄选到现在,应该都还没有吃饭吧?所以我打算到附近的超市里买一点菜回来做饭给你们吃!正好我下去的这段时间,你们也可以打电话通知一下你们的家人,想必他们现在已经很当心了呢!”

  “奈良桑做的饭吗?好期待啊!”松村沙友理不知为何,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把旁边的白石麻衣弄的颇有些无奈。

  “那就麻烦你了奈良桑,不过等一下我也可以帮忙的。”

  “不用了,今天的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可以吗?白石桑!”

  少年那一脸诚挚的模样,让人无法拒绝呢!

  “那就辛苦你了哦!奈良!”

  奈良雪见并没有回答,只是对着白石麻衣笑了笑,随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出了公寓的奈良雪见想了想,他觉得今天的事还是有必要和秋元康说一下的。于是他便拿出了手机,拨起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便被接通了。

  “喂!是阿米吗?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的吗?”

  “是这样的,秋元叔。今天我……不会给您添麻烦把?”

  很快少年便把今天所发生的事,都告诉给了秋元康

  “嗯!不要想那么多,没事的哦!阿米。”实际上,秋元康可没有表面上的这么轻松,‘文春’对他可不感冒,今天奈良雪见抱着白石麻衣走了那一大段路,看见的人不会少。

  也就是因为现在的‘乃团’还没红,不然对方肯定是很乐于过来踩上一脚的,不过还好,既然已经提前知道了,那就好处理了。

  只是,越想越觉得有哪里是不太对劲的样子。‘对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秋元康连忙开口道:

  “阿米!你今天做的很好,可你一定要保持距离啊!男女有别啊!而且她是偶像哦!(完了,英雄救美啊!希望她们两个不要因此对阿米产生感情吧!不然太麻烦了。)”

  “嗯!我知道了,秋元叔。”

  “好的!那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就先挂了啊!阿米”

  “好的,秋元叔!”

  随着耳中传过来的手机忙音,奈良雪见也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好之后,就朝着超市去了。

  “哎!麻衣样!你说奈良桑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快饿死了”

  “沙友理不要急哦!应该快了!”面对着松村沙友理的问题,白石麻衣想了想颇有些自信的回答道。毕竟奈良雪见说的是要去附近的超市,既然是附近应该就不会太远。

  “啪——嗒”随着一阵开门与关门的声音,奈良雪见走了进来。

  “欢迎回来!奈良桑。”虽然白石麻衣并不是站在门口,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的,可依然给了少年一种异样的既视感。

  “嗯!我回来了!”听着少年的回答,白石麻衣亦是产生了异样感,就像是RB的每一个家庭里,丈夫与妻子之间的对话一样。

  想到这里,她连忙摇了摇头,松村沙友理还在呢!她得注意一下,不能让对方看出来什么。

  “奈良桑,你买了什么啊!”

  看着松村沙友理那好奇的样子,少年习惯性的笑了笑。

  “买了一些牛肉猪肉和鸡翅,还有番茄和鸡蛋以及土豆,今天打算做中餐给你们吃!”少年的这身厨艺,始于在剧组拍戏的这一段时间学会的。

  凭着他那超人的天赋,他很快便能以极高的水平进行料理,甚至还因为父亲李良的关系,而特意学会了一些中国的家常菜。

  回答过松村沙友理的问题之后,奈良雪见便开始着手做饭了。他先开始了‘淘米煮饭’的工作(电器是自带的,大米是今野特意提前为少年住在这里而准备好的)

  “那个,奈良……”想了想,白石麻衣正准备开口。

  “不用了哦!白石桑,今天照顾好你是我的指责哦!请相信我的厨艺哦!”

  奈良雪见直接打断了某位少女的施法,他知道她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要帮忙之类的话。为了防止等会还要虚与委蛇客套一番,还是直接一点比较好。

  (对于白石麻衣来说是真心实意,而主角此时并无感情,所有表现都只是一种日常的伪装罢了。)

  “就像是夫妻下班时的日常一样呢!”白石麻衣微笑着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啊?麻衣样是在和我说话吗?”

  “没什么哦,沙友理。”

  其实我之前有考虑过逃避哦!可你却强硬的闯进了我的世界,拒绝我的逃避,那么我可就认真了哦!奈良,我会牢牢的抓住你,休想逃走哦!白石麻衣她看眼前那个救赎了他犹如阳光一般温暖的少年,笑了笑默默想到。

  此时或许尚早,毕竟现在的她还是偶像,不过,总会有毕业的时候不是吗?而她也确实需要时间,来确定少年的心意。

  不过她也是下定了决心,她白石麻衣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心意,默默爱恋着的人,她不喜欢‘暗恋’这个词呢!

  喜欢就会大大方方的表现起来,或许此时的身份不太适合直接表达。或许要等到一定的时间才能正大光明,或许这样会有点自私。但她绝不允许自己只是少年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她想要成为少年的全部。

  “所以一定要等我哦!奈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