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第十四章 你知道吗?(本章以补充完毕,欢迎重新阅读一遍结尾部分)

第十四章 你知道吗?(本章以补充完毕,欢迎重新阅读一遍结尾部分)


  “元缭哥你没事吧!”随着红毛不良被奈良雪见的一刀抽飞倒地之后,原本围散在四周的不良连忙聚集在他的身边,查看他的身体是否无恙。

  “混蛋,疼死我了,这家伙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我又是怎么会突然倒地的。”红毛不良努力的从地面上撑起了自己的身体,随后招了招手。

  他周围的那些不良们也都纷纷明白了,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和自家大哥叙说起来刚才所发生的事。一时间,场面开始变得嘈杂了起来。

  “笨蛋!你们能一个人说吗?你们这样一起说,我连一句话都听不清楚。”说完,红毛不良直接将手指向了左边的绿毛不良,示意由他来跟自己说。

  “这个家伙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我们想拦住他,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我们围住他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是感觉到眼前一闪,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元缭哥你的身后了,然后用那把木剑把元缭哥你给抽飞了。”

  “喂!你到底是谁啊!她们两个和你有关系吗?需要你来英雄救美吗?真是多管闲事啊你!”红毛心里很清楚能用一把木剑就把自己抽飞的人,绝不是自己等人可以对付的。

  因此即使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把奈良雪见骂了许多遍,可在明面上,他上绝对不敢和眼前的那个手持木剑的少年说一句脏话的!

  奈良雪见并没有理会对方,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这几个不良,虽然少年的面色很是风平浪静,但对于黄毛不良等人来说,却远比那些面目狰狞的人还要可怕得多。

  当那双沉静似渊的眼眸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就好似如坠冰窖一般本能的开始瑟瑟发抖。

  “我们走,这家伙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还是早点走吧,这样才能够免受些皮肉之苦,而且警察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拖下去只会对我们自己不利。”

  红毛不良是一个有着自知之明的人,绝对会吃亏的事他可不会傻乎乎的上去,跟小弟们说完这些话,就连忙示意绿毛不良搀着自己赶紧走。

  绿毛不良赶忙伸手搀扶起了自己的大哥,然后和其他的不良们一起迅速离去。

  奈良雪见并没有拦住对方教训一顿的想法,他这次只是恰巧在车站附近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绝望情绪。在父亲李良的教育之下长大的少年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李良的要求,只有你是有那个能力去救亦或者帮助的,只要对你自己产生不了什么影响,那就绝不能无视)

  所以即使奈良雪见再讨厌负面情绪,他依然特意来到了这条车站附近老街的一个小巷里,看一看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奈良雪见来到了这里,出手救下了白石麻衣和松村沙友理二人,不是出于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李良最讨厌的就是猥亵他人的人。

  所以少年便也不喜了,无论今天是谁在这里经历这样的事,少年都会出手相救。但也只会止步于此了,除非对方依然不开眼的继续过来,不然以少年此时的本性是不会继续上前教训对方的。

  所以在看到了那几个不良,非常自觉的离开了之后,奈良雪见便也不会主动上前攻击了。而且,奈良雪见的那一剑可并不轻,那个黄毛不良真的如表面那样并无大碍吗?

  “你没事吧?白石桑,你的腿方便走吗?”随着那几个不良的远去,奈良雪见转身看向了依然还瘫坐在地上的白石麻衣,他今天还得去叔爷家那里给自己的表姐庆祝。

  如果白石麻衣腿上的伤势,并不是特别的影响她的行动能力的话,奈良雪见便打算先走了,因为松村沙友理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也没兴趣去安慰对方别哭。

  所以只要白石麻衣没有太大问题的话,他就可以走了,毕竟现在的时间可不早了,他的叔爷家也挺远的,他在不赶快启程,等他去了,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

  此时的白石麻衣依然还是处在一种精神不定,意识恍惚的状态之中,奈良雪见的问话她也没有听的很清楚,所以她并没有回答,只是本能的摇了摇头。

  奈良雪见,见此,以为白石麻衣是在向自己表示她现在不方便行走的意思。想了想,向母亲发了一条信息,表示自己今天有事,即使能过去也会很晚了。

  如果到时真的不能过去的话,也希望母亲能够好好的向叔爷转达一下自己的歉意。发好了消息之后,奈良雪见便朝着松村沙友理和白石麻衣的身边走去。

  看了看正在哭泣的松村沙友理,发现对方身上那套上衣已经破损严重,再也难以遮挡少女那美好的春光以后。奈良雪见走到了松村沙友理的旁边,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随后将之披在了少女的身上。

  此时依然还是有些后怕的松村沙友理,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东西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伴随其过来的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她不禁抬头望向了正在给她披着衣物的俊秀少年,她再也绷不住了。

  先是自己被骚扰,还害得白石麻衣被连累,如果奈良雪见没有过来的话,面对那几个已经色迷心窍的不良,她们二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导致白石麻衣也被牵连的话,她会愧疚一辈子的。就在绝望之时,奈良雪见的出现就想一抹照亮黑夜的曙光。

  蓦然间,松村沙友理抱住了奈良雪见。

  对于松村沙友理的突然袭击,奈良雪见本来是打算直接推开的,毕竟他刚刚走到白石麻衣旁边的时候,发现对方膝盖上的伤势并不轻,需要尽快的处理一下。

  可当感受到此时自己胸膛处,那个正在不断啜泣的少女。本该毫无波澜的他。恍惚间,竟然下意识的轻轻的拍起了对方的背部。

  随后马上情醒过来的少年,慢慢的晃动起了正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少女,随后开始呼唤起了对方的名字。

  “松村桑,松村桑!”随着奈良雪见的呼喊声,松村沙友理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清醒了过来。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举动时。

  就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连忙从少年的怀中离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也不敢再看向对方。就连那原本梨花带雨的脸上也开始变得羞红了起来。

  “白石桑的这个伤口挺严重的,需要赶快处理一下。”

  “那我们赶紧把麻衣样送到医院去吧!”就在白石麻衣的挺身而出那一刻,她在松村沙友理的心中便已经是要相处一生的挚友了,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变得亲近了起来。

  “这附近最近的医院都挺远的,而且现在过去也肯定不是马上就能处理伤口的,我打算带白石桑去我的宿舍那里处理一下伤口”

  ‘乃木坂46’最近会对一期生全员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合宿训练,做为‘乃团’的直系管理人员,奈良雪见到时候是肯定需要陪同的。

  于是便在今野义雄的安排之下,和另外的几名工作人员一起在‘乃团’宿舍对面的公寓也给租了几间房间,充当宿舍。

  即使奈良雪见此时还未决定到底需不需要住在里面一段时间,但这并不妨碍有着‘医护’乃团成员职责的奈良雪见,提前在里面备好一些必要的医疗用品。

  与其带着白石麻衣‘千里迢迢’的去医院还要慢慢的等待处理,倒不如到宿舍那里,自己去给她处理一下呢!毕竟只是一些皮肉上的伤势,并不涉及筋骨。

  面对这样的伤势,少年还是很有自信能够处理好的。(实际上,主角是一个开挂的天才,在李良多年的有意培养之下,他此时的医术其实是真的很强的,而且涉猎范围很广)

  “奈良桑的宿舍吗?”松村沙友理不免的有些迟疑了起来。

  “嗯!并不远,如果方便的话,松村桑也一起过来好了,到时候也可以照顾一下白石桑,毕竟有些事情出于性别,我并不是很方便处理呢!”

  “这样嘛!我知道了,那便打扰了,奈良桑!”说罢,松村沙友理朝着奈良雪见微微的欠了一下身。

  “不会哦,松村桑能够一起去,真的是帮了一个大忙呢。”面对松村沙友理的欠身,奈良雪见也习惯性的微笑着欠了欠身做为回礼。

  面对那如同阳光一般明媚灿烂的微笑。松村沙友理不禁有些痴了起来,她表示自己跟本抵抗不了啊!对方的笑实在是太犯规了。

  “白石桑,去医院的话有点远,而且可能还需要等一会才能帮你处理伤口,那样的话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了,而且你的伤口虽然挺严重的,但主要还是外伤。

  我自己就可以替你处理一下,我的宿舍那里有可以处理你伤势的医疗用品,所以我打算现在带你去我的宿舍那里去,处理一下伤口,而且松村桑也会一起去的。

  白石桑,你意下如何呢?”另一边,奈良雪见走到了白石麻衣的旁边,告诉了对方自己的打算,并温和的询问起对方的意见。

  白石麻衣此时已经从恍惚间清醒了过来,听到奈良雪见的问话连忙回应道。

  “不用了,奈良桑,那样太麻烦你了,既然只是皮肉伤,我回家之后自己就可以处理的,今天的事已经很感谢奈良桑了,我不想再给奈良桑添麻烦了。还有,奈良桑!今天的事,是真的万分感谢你了!”

  白石麻衣的内里是如同蔷薇一般坚韧的,如无必要,她真的不想麻烦他人,而且不得不承认的是,在那绝望的时候,如同黎明前的曙光一般突然出现在她眼前守护着他的少年。从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深深的沦陷了。

  但现在的自己是一名偶像了,她需要保持距离,她要开始时刻的提醒自己不能陷得太深。因为此时的她已不是孤生一人了,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到其他的成员。

  ‘偶像是不能恋爱的’这一铁则狠狠的镇压了白石麻衣那颗已经火热的内心。为了让自己不在越陷越深,她选择拒绝了少年的关心,她开始了逃避,虽然逃避是可耻的,但却很有用不是吗?

  “奈良桑,那我就先回去了!”白石麻衣,故作轻松的站了起来,可那微微颤抖着的腿,和那已经有些绷不住了的表情都已经出卖了她。

  奈良雪见并没有回话,只是走到白石麻衣的旁边,然后再对方的惊呼之中将对方公主抱了起来。

  “白石桑,照顾好你,是我的(工作)责任,所以只能在你的伤势好了之后,在请求你原谅我的僭越了。”说完奈良雪见不在理会怀中少女的反对,走到了另一边正在发呆的松村沙友理旁边。

  “松村桑,我们该走了!”

  “哦!嗯⊙∀⊙!奈!奈良桑你这是在干什么!”

  “白石桑的伤口挺严重的,行走并不是很方便,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哎!可是这也太犯规了,奈良桑是笨蛋,不过看着麻衣样的面子上,我松村沙友理大人这一次就原谅你啦!不过,仅此一次啊!而且你以后不许动不动就对别人笑哦!知道了吗?你个笨蛋。”

  少年并不理会,只是轻轻的和怀中正在发着呆的女孩说道:“宿舍大概还有15分钟就可以到,需要你忍耐一下了,白石桑”

  “哎!奈良桑,你刚刚是不是无视了我?”

  “我没有!”

  “不,你刚刚明明就是无视我了”

  ……

  如薄荷一般给人带来清新的体香,如篝火一般给人带来温暖的体温,还有那若有若无的起伏在胸膛之中的阵阵心跳。当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时,便如同一个静谧的世界一般,令白石麻衣深深的沉溺于其中。

  此时的白石麻衣已经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动静了,她将头靠在了少年的胸膛上,静静的感受着少年的心跳和那乱人心扉的体香。她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沦陷了。

  “奈良桑”?

  “嗯!”

  “你真的好狡猾啊!”

  “嗯?”

  面对少年那微显懵逼(伪装)的无辜表情,白石麻衣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以后可以叫你奈良吗?”

  “你随意就好了”

  “嗯!奈良,你知道吗?”

  奈良雪见微微蹙起了眉头“知道什么?”

  白石麻衣微笑不语。

  “没什么,可以快一点吗,奈良,我的腿好疼!”

  奈良雪见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感受着少年因为加快速度而变得更加起伏的胸膛,白石麻衣淡淡的笑了一下。

  知道吗?

  你知道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你了吗?

  奈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