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第十章 ‘玉龙’旗结束

第十章 ‘玉龙’旗结束


  (发布的时候是四千多字,答应了要在本章之类结束剑道比赛,开启乃团线,所以我开始拼命的补充内容。但我家是做‘早点’的生意的,每天凌晨两点就需要去门店开张。

  所以我并没有写完,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回家,我洗过澡后就开始写,一直写到下午四点才算写完。从昨天熬到现在,真的很困,我打算今天晚上不吃晚饭,一直睡到晚上8点20在起来更新,没办法打字慢,想在凌晨零点之前完成更新。真的一天都不想断更。

  这章有关于之后的一个很重要的剧情,所以不得不写的很详细,不喜欢的话可以跳过这一张,直接从今天晚上更新的那张看起,从晚上的那张开始,就正式的写有关乃团的内容了。

  这张真的很枯燥,建议你们在以后那段相关剧情出来以后,再回来看这一张。我的这本书里有关于‘玉龙旗’的比赛规则都是我根据自己的需要现编的和现实中不同,请勿对号入座哦!

  好了,不说了,真的很困,我先去睡了。)

  本届‘玉龙旗’男生组共有512支参赛队伍,这些队伍被分成了八组,每组共计64支队伍。然后在通过抽签决定你所在队伍,组内比赛的出场顺序。

  抽到1号的队伍自动进行守擂,其他队伍则是从二号队伍开始,按照各自队伍所抽中的签数,依次上场进行挑战。挑战成功就取代原先的队伍进行守擂,挑战失败则直接淘汰。

  守擂队伍,在连胜三支队伍前就被夺擂的话便会被直接淘汰,如果已经连胜了三次,才被夺擂的话,则会进入待定。

  等同一组的所有队伍都出过了场,该淘汰的都淘汰了之后,所有待定的队伍包括最后的那一支擂主队伍则开始最后的比赛。

  包括最后一支擂主队伍在内都只有一次机会,互相挑战,输者自动离场,直至最后只剩下一支队伍才结束比赛。然后在从这组的64支队伍中,选出胜场数前二的两支队伍晋级。

  ‘开成高校’被分到了4组,再加上抽到的是63号签,以至于今天上半场的比赛都快结束了,才刚刚上场。而他们的对手‘鹿儿岛私立菊园高中’则是55号签,也就是这是一支已经淘汰了八支队伍的强队。

  “大家都小心一点,对面的实力很强!不要大意了!”本次‘开成高中’的副将‘东野志刚’看了一下对面的那支队伍,一改平时的‘莽夫’状态,十分慎重的对着自己的队友们说道。

  “东野前辈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对面都已经连战八场了,肯定早就已经体力不支了,不信,你看!对面的那位主将的手都已经开始抖了起来,

  一个连剑都握不稳的人有什么好怕的。”说罢!西野哲指了指对面的主将一下。一向与东野志刚不和的他,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反驳对方的机会。

  “你!’东野志刚,指了指西野哲,一时之间气的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什么你,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东野前辈。”

  “好了,西野君,东野前辈也是一番好意,小心一点总归是好的,而且对面并不简单,那位主将的实力要比你强不少,千万不要大意了”奈良雪见安抚了一下西野哲,随后注视了对面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不知为何对面的那几位选手对自己都具有着恶意,尤其是那位主将身上对于自己的恶意,更是如同一块已经腐烂的生肉一般散发浓烈的臭味。

  ‘镰田清长’,岛津家下属的五大家臣家族之一的‘镰田’家(虚构)家主‘镰田圭贤’的长子,本该是‘天之骄子’的他过的却并不幸福。

  ‘镰田’家是一个自战国时便依附于‘岛津’家的家族。曾经也曾辉煌过,但经历了许多事之后也不免得开始衰落了起来,到了现代已经十分的式微,以至于要靠‘岛津’家的接济勉强维持着家格。

  镰田圭贤,一个十分具有能力的人,凭借着超人的远见性和决断力,成功的振兴起了‘镰田’家族,岛津宗家也因此十分的看重他的潜力。决定把宗家的长女赐婚给他。

  虽然知道那位叫做‘岛津奈奈’的的大小姐因为意外而导致了不能生育。不过镰田圭贤并不在意,如果这位大小姐是个正常人的话,怎么都轮不到自己。

  反正到时候大不了过继一个孩子到这位大小姐的名下,反正对于自己而言,血不血脉的并不重要,只要‘镰田家’的家名能够辉煌起来比什么都要重要。

  因此迎娶‘岛津’家的小姐,对于自己来说不仅仅是荣耀,更是一次提升家格的机会。因此镰田圭贤每天都在期待着那天的到临。

  就在镰田圭贤准备好了一切,婚约将近的时候,一条来自‘岛津’家的消息传了过来,他的婚约对象‘岛津奈奈’因违反家规被家族除名,他的婚约对象则变更,为名为‘义女’实则是私生女的‘岛津惠美’(刚被赐名)。

  镰田圭贤顿时万分失望了起来,但他并没有拒绝,因为岛津家都已经给那个女人赐名表示她是本家人了,自己也自然得识大体才行,毕竟做人不能‘不识抬举’不是吗?

  因为这一切事所产生的风波。‘岛津家’无人敢有所评价,那么‘镰田’家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他们华族的这个圈子里的笑柄。

  凭借一己之力把一个濒临除名的小家族,给发展到现在即使在中等家族中,也是顶尖体量的镰田圭贤,自然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娶了岛津惠美之后表面上相敬如宾,实际上在私下经常的进行打骂。

  做为一个私生女的岛津惠美,是一个自幼时便十分自卑的人,她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却一直都不敢向自己的‘本家’求援。

  她始终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岛津’家的一枚被用来拉拢‘镰田家’的棋子,再加上自己又不是嫡女,对方是不会管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岛津’家女儿的。

  这种情况直到镰田清长出生之后都没有有所好转。相反,就连镰田清长都常常被自己的父亲以各种理由来进行家暴。

  幼时的镰田清长,一直以为都是自己不够优秀而导致了父亲的失望所以才会被打,毕竟自己是‘镰田’家的长子,自己的父亲一定是‘望子成龙’才会这样的。

  于是他开始拼命的学习各种技能,而做为一个武家的后裔来说,其中最重要的课程自然就是剑道了。镰田清长十分的聪慧,不论学什么都很快,

  他开始参加各种比赛,可无论他取得了怎样的好成绩,自己的父亲都不会因此而多看他一眼,渐渐的镰田清长,也开始习惯了,

  他开始不在渴望能够得到父亲的认同,他开始注意起了一直在保护着自己的母亲,镰田清长的重心发生了改变,不在在乎那些名誉。

  不管学什么都只是出于自己的爱好,放松自己的生活节奏,主动的照顾起了自己的母亲。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这个坚强的孩子或许能够在自己今后的人生中,

  用时间来慢慢的抹平自己的童年阴影。就在已经15岁的镰田清长慢慢自愈着自己心灵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了家中,一个名叫‘田野三郎’的私生子。

  一向对自己不苟言笑,爱搭不理的父亲,面对这个叫做‘田野三郎’的私生子时却是一直保持着言笑晏晏的样子,对于这个私生子的要求也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镰田清长本来并不在意这些,毕竟他已经习惯了,只以为父亲的区别对待是因为父亲把自己当成继承人的正常培养,

  对于另一个‘儿子’则是一种愧疚的补偿,所以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弟弟’虽然并没有理会但也没有针对他的想法。

  直到那一天晚上,无意中听到了父亲的电话“放心吧,啊兰,最后的家产都会留给三郎的现在三郎才11岁还太小了,等他在大一些,

  现在主要是岛津惠美那个女人的身份不太好处理,不过她的身体一直不好,我这些年又故意拖着她的治理。

  她现在已经撑不了几年了,等她死了之后,我在找理由废了她的那个废物儿子的继承权。所以说,阿兰你不要太急了,相信我,在等几年,

  我一定会让你名正言顺的以‘镰田’家主母的身份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听完这些话的镰田清长,他那颗坚强的内心最终还是崩溃了,

  他一直都以为父亲对自己的态度都只是有意在培养自己这个继承人。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吗?

  镰田清长控制不住的冲了进去,他想要询问一下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如此的对待他们母子二人,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名为‘父亲’的男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如此的厌恶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你这个干什么,想要以下放上是吗?还懂不懂什么叫做规矩,给我滚出去,你这个废物!”男人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某个人,慌乱的挂断了电话,随后恼羞成怒的朝着少年怒吼着。

  “废物就废物吧!我只是想知道,既然讨厌我和母亲,为什么不离婚呢?是忌惮我‘外公’那边吗?真是恶心呢?一边接受着母亲给你带来的红利,一边不停的对我和母亲家暴

  即使母亲重病了,为了让她早点死,故意拖着治疗进程。我为我曾经对你的憧憬而感到羞愧。”

  “逆子,你不就是想知道这一切吗?好我告诉你!”看着眼前这个对着自己一直保持着恭顺的儿子,突然敢指责起自己,暴怒的镰田圭贤狠狠的扇了其一巴掌,

  随后说起了自己为什么如此讨厌他们母子二人的原因。听完一切的少年,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直视着眼前的这位所谓的‘父亲’。

  “你如果感受到耻辱是可以拒绝的,何必把气撒在母亲和我的头上,对于继承‘镰田’家我本来是无所谓的,只是单纯的想要获得你的认可罢了,

  不过现在,我正式的像您宣战,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叫您一声父亲。”镰田清长朝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鞠了一躬,随后起身直视道。

  “从现在开始,我会主动的借助‘外公’那边的力量,我相信他们会接受一个更听话的‘镰田’家的,至于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

  希望他们都能够一直这么的‘平安快乐’下去呢!您说呢!当然您可以试试提前解决我和母亲,但再此之前希望您能够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

  您看我说的对吗?‘外公’?”说罢,镰田清长将藏在怀中的那个早就已经,拨通了那个号码并打开了免提的手机,递给了面前已经呆住了的中年人手中,随后转身离去。

  那天之后,‘田野三郎’失踪,一个名叫‘田野兰’的女人,被发现在一所豪华公寓里吞煤炭自杀,少年的父亲镰田圭贤因身体不适,主动退位掉家主之位,转为家族顾问。

  经过家族宿老的投票之后,正式决定由镰田清长成年之后继承家主之位。在镰田清长成年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则是由其母岛津惠美暂时兼任家主的位置。

  知道了父亲会如此对待自己和母亲的原因之后,镰田清长除了厌恶自己的父亲以外,亦是深深的恨着那个那个名叫‘岛津奈奈’的女人,

  他认为自己童年时所遭遇的一切悲剧的真正源头就是这个名叫‘岛津奈奈’的前岛津家大小姐造成的,他开始拼命的查找起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消息。

  就在他成功找到这个女人的消息时,他的‘舅舅’岛津家这一代的家主‘岛津南信’找到了他。

  “我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童年遭遇了,为此,为一直没有关注你的母亲婚后生活的情况,向你表示歉意,但我警告你,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

  查找着那些有关于我妹妹的资料,只要她受到了哪怕一丝的惊吓,你那位‘弟弟’所经历的你同意会感同身受的。

  实话告诉你,要不是顾忌到我父亲的倔强性子,我们几兄弟早就把她们一家三口都接回来我们家住了,我们从来都只有这么一位妹妹,其他人都只不过是外人罢了!

  之所以说这么多,是因为觉得你这么小,做事就如此的果决,觉得你勉强算是一个可造之材罢了,如果是‘奈奈’的二哥,他现在已经会给你准备好‘车祸现场了’

  好了,我已经说的够多的了,希望你不要自误,懂!”

  镰田清长目送着这位所谓的‘舅舅’离开,冷冷一笑,对方的意思他自然是懂了,即使在不爽,他也只能够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那些想法。毕竟和‘岛津’比起来,他屁都不是。

  之前想要报复,也是因为以为那个女人被家族除名,没人会再去管,现在看来,自己只能放弃了呢!

  就这样镰田清长平静的度过了3年,成为了一名18岁的普通高三生,直到那天他无意在网上,看到的那条16岁天才剑道少年,延续了初中的优秀表现,再次带队征服了‘魁星旗’的消息。

  当看到那位少年叫做‘奈良雪见’,母亲叫做‘岛津奈奈’,父亲是一名叫做‘李良’的东大教授时,他想起了几年前,自己所查阅的那些资料。他什么都知道了。

  于是多年以来压抑着的仇恨之心再次升腾了起来,他不敢直接对奈良雪见动手,即使奈良雪见只是一个养子,但他依然不敢赌他的那几位‘舅舅’会怎么想。

  镰田清长仔细的查找着,有关于奈良雪见的资料,发现在他所参加的诸多比赛之中,跟剑道有关的比赛是最多的,那么剑道应该就是他最喜欢的事物了。想到这里,镰田清长阴冷的笑着。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比赛也正式开始了。

  首先开场的是来自于‘开成高校’的前锋西野哲和‘菊园高中’的前锋‘范马勇次’。

  “实战过的示现流吗?”看着对方那特有的持刀向上起手的‘蜻蜓’式和那独特的步伐,奈良雪见就已经确定了西野哲的败北了。对方身上所压抑的那种暴虐的气息,再加上本就是实战性最强的剑法。

  从来都只是在现代剑道比赛的规则之内一板一眼的西野哲,是必然打不过,肯定有过实战的对面那位剑士的。

  果不其然,西野哲连续两次被对方得本之后就下场了,接下来的次锋‘本园一郎’和中坚‘木下佑安’也都相继被对方一人战胜。被轻松秒掉的西野哲,看了

  “奈良君,我上了,接下来就要靠你了,拜托了!”东野志刚朝着面前的奈良雪见鞠了一躬,他明白最多也就是和西野哲半斤八两的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战胜对面的希望,

  现在能够带领大家获得胜利的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位了。

  奈良雪见掀开面罩,面对着眼前的这位正注视着自己的前辈,目光直视,眼神坚定的说“我会的,东野前辈,加油。”

  “嗯!加油!”

  东野志刚转身面对对手,随着裁判的手势落下,对战双方互相致利之后,便正式开始了交战,随着对面的攻势,东野志刚很快的失去了第一轮的失败。

  镰田清长并没有在意正在比赛的这两人,只是冷冷的将目光一直停留在奈良雪见的身上,他在等待着奈良雪见的上场,然后狠狠的击败他,

  他相信他手下的这几人一定会让奈良雪见对剑道彻底绝望的,让一位天才少年从此一蹶不振,对于这个天才的母亲来说,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礼物’吧!

  镰田清长压根就没考虑过自己会输的情况,因为包括‘范马勇次’在内的其他四个队员的真实身份都是他们家族所秘密培养出来的‘武器’,做为由‘岛津’家族的直接统辖的附属家族之一的‘镰田’家。

  一直以来所负责扮演的正是‘黑手套’的角色,去处理那些‘岛津’家不方便去做的那些事情,因此‘镰田’特意训练了一批人员,这些人都是孤儿,且都是从幼时便开始洗脑的死忠。

  这镰田清长特意在这些人中那些适龄的人员中,挑选出了在剑道上最强的四人,他们都是主练类似于‘示现流’这种实战性很强的剑道流派,并且都是经历过实战,见过血的。

  第二轮开始了,在范马勇次的攻击下,东野志刚根本就招架不了,但东野志刚依然咬着牙,苦苦的坚持着。

  ‘我知道自己很弱,不是你的对手,但哪怕只是能够消磨掉你的一点体力,能够给奈良君减去哪怕一丝的压力,那也比我直接放弃了要强不是吗?’

  东野志刚看着眼前这个对手,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依然想在失败前,能够在为自己的队伍出点力。

  信念的力量确实是强大的,但有时硬件上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好超越的,很快随着对方的得本,东野志刚失败了。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奈良君!”

  “并不需要道歉呢!你已经足够努力了不是吗?前辈!你的信念和意志我也已经收到了,接下来就看我的吧”看着眼前满脸愧疚的东野志刚,奈良雪见轻声安慰着。

  很快比赛对决便开始了,奈良雪见同样摆下了‘示现流’的起手动作,等待着对手的攻击。

  对手的每次进攻,奈良雪见都轻松的格挡着,等对手攻个几招后,奈良雪见在一刀挥出直接夺本,这是奈良雪见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来自于奈良雪见的父亲。

  一句自小便教导儿子的道理,那便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因此少年总会配合着适当的让自己的对手出几招之后再结束比赛,并不使用出自己的全力,以免得对手彻底失去了信心。

  很快奈良雪见便结束了战斗,随着范马勇次几人不断的,被得本击败,镰田清长便知道了,自己的这次计划失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年成功的击败了所有还未被淘汰的队伍,成功的带领着‘开成高校’以第四小组第一的胜利率,成功的晋级到了明天的决赛。

  随着一道响彻在整个馆内的通知声,今天上半场的比赛正式的结束了,开始了午休时间。

  拒绝了西野哲等人的聚餐要求,他的午餐时间早就被天海佑希等人给预约了。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先去天海佑希那里,毕竟那道好‘心意’的主人,

  就在天海佑希方向的旁边,做为回报,奈良雪见打算中午和天海佑希等人的聚餐带上那位‘高山桑’一起参加,毕竟那位‘高山桑’是独自一人且没带钱包,无法去买东西吃。

  “阿诺!奈良桑,不用了,我父亲已经过来了,既然你下午没有了比赛,那我就先回去了,我明天会再来为你加油的,再见!”

  接到父亲电话知道他已经带着便当过来的高山一实,想了想之后,觉得既然要等到明天决赛时,奈良雪见才会再次出场,那还不如先回家明天再过来。

  最重要的是她还并没有准备好在自己家人在场的情况下,接受奈良雪见的邀约。所以高山一实微笑着婉拒了奈良雪见的邀约离去了。不过此时的高山一实并没有想到的是,这是在最终甄选的那天之前,最后一次见到奈良雪见。

  “是女朋友吗?阿米。”看着已经离去的背影,天海佑希好奇的询问起了奈良雪见和这位‘摸肘’少女之间的关系。

  “应该算的上是朋友把,不要多想哦!天海姐,我和高山桑是今天才刚认识的,天海姐就不要说笑了。”

  随后天海佑希等人和奈良雪见一起吃过饭并约好了明天再继续过来给少年加油之后,就先回去了,毕竟他们还都有不少工作没有去做。

  午休结束后,‘开成高校’五人组回到了馆内,继续看起了下半场的比赛,他们想要了解一下他们明天的对手们的实力如何。

  随着馆内通报声的响起,今天的比赛也正式结束了,在今天的比赛中晋级的队伍分别是:

  1 九州学院(熊本)

  2 福大大濠(福冈)

  3 早稻田大学附属高中(京都)

  4 安房高校(千葉)

  5 筑波大学附属高校(東京)

  6 天安高校(福岡)

  7 成都一中(中国成都)(虚构)

  8 开成高校(东京)

  9 镇西高校(熊本)

  10 桐荫学院(神奈川)

  11 明德义塾(高知)

  12 西陵高校(長崎)

  13 京都大学附属高中(京都)

  14 私立旭川高中(北海道)

  15 大阪星光学院(大阪)

  16 私立菊园高中(鹿儿岛)

  ……

  一共八组,每组晋级两支队伍,总共有16支队伍脱颖而出参加明天的决赛。

  随着今天比赛的结束,观众也都开始准备离场时。‘开成高校’五人组也做好了离去的准备。

  “我们先回酒店吧”本园一郎提议道。

  “那也太早了吧!我们不如在外面逛一逛,过一会在回酒店吧。你说呢?阿米”西野哲看向一旁的奈良雪见,目光中透露着一抹希冀,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回住宿处休息。

  “我都可以哦!西野君。”

  “那我们先一起出去聚个餐吧!”西野哲一手拉着奈良雪见,一手拉着东野志刚,今天的比赛中,东野志刚的那种拼到最后‘一丝血’的举动打动了西野哲,他开始有点‘喜欢’上了这位前辈。

  看着不远处的‘开成高校’五人组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样子,以及奈良雪见那微微勾起的嘴角,镰田清长的仇恨之心又再次升腾了起来,凭什么自己的童年过的那么凄惨。

  因为童年阴影自己在与人相处之时从不敢交心,以至于到现在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而这个仇人的儿子却有这么多人关心他,爱护他。

  镰田清长走上前去,来到了奈良雪见等人的面前,他决定告诉奈良雪见不是李良夫妇的亲生儿子,他想要看到这张永远挂着微笑的脸变得崩溃的样子。

  “奈良君,你的剑术真的好强啊!”

  “你过誉了,不过谢谢你的夸赞!”

  “奈良君真是一个谦虚的人呢!不过奈良君你知道吗?其实你并不是你现在的所谓的父母亲生的哦!”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奈良雪见早在婴儿时期便是有着意识的,他自然知道自己不是李良夫妇的亲生儿子,不过他并不在乎,因为现在的他。

  不管是在心理上还是血统基因上,都是真实意义上的奈良夫妇的亲子,不过奈良雪见也懒的回复镰田清长,因为在他的眼里,镰田清长仅是一个无所谓的事物罢了,需要和他解释什么事情吗?

  “你是输了不服,特意过来找茬的吗?神经病”西野哲看着这个突然过来的人,怒骂而视。

  镰田清长并没有理会西野哲,而是继续看着奈良雪见。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因为你的母亲是我的‘姨母’哦!我的这位‘姨母’可是一位有名的‘不能生蛋的鸡’呢!哈哈哈,也就是说,你,奈良雪见根本就不可能是她亲生的哦!你明白了吗?我的小‘表弟’!”

  奈良雪见冷冷的撇着眼前的这位所谓的‘表哥’,脸上那一贯保持着的微笑也开始消失了。镰田清长看着眼前的少年那冷下来的脸庞,目光中充满了得意与嘲弄,可他并不知道他所激怒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少年是一个被父母之爱所限制住的‘天生神明’,一个没有‘人性化’的神明,但在父母之爱的裹挟之下,少年开始了妥协,开始主动的学习人类的为人处事方法。

  祂给自己带上来,一个温柔体贴,尊老爱幼,谦卑守礼名叫‘奈良雪见’的面具,祂开始自己限制住自己,他开始习惯模拟着用,人类的感性来思考问题。

  于是‘神灵降格’成了人类,祂变成了他。他之所以自己限制住自己的行为与能力,是为了不给自己的父母带来麻烦,一个超出所有普通人的异常,他的家人是必然会受到影响的。

  少年并没有感情,所以不在乎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正如人类是不会在乎蝼蚁的想法一样。但少年在乎自己的父母。

  他们二人那毫无保留的爱,即是束缚住少年的枷锁,亦是少年那空白内心世界里的唯一的光。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哈哈哈,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们明天再玩,‘我的小表弟’哈哈哈。”镰田清长,看着眼前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少年,当看到那一直微笑着的脸庞变的毫无表情的样子。

  他的扭曲的内心简直就是舒爽极了,他忍不住的对着少年调笑了起来。

  “不用了,我想你明天应该见不到我了。”说罢!少年回到了场上,对着已经准备正式宣布所有队伍离场的裁判比了一个手势。

  “这位选手,你确定要这样做吗?”看着那个熟悉的手势,宫本拓麻不禁在次的确认了一下。

  少年不语,继续保持着手势。

  宫本拓马见状,摇了摇头,但还是宣布道。

  “‘开成高校’的主将奈良雪见发起了攻拔战。请场上的队伍和观众们在等一下再离场”

  攻拔战又称‘百人斩’之战,是由已经确定了晋级名额的队伍才能发起的比赛。所采取的规则是一轮制即一轮定胜负。

  在被淘汰的队伍中选择五个积分最多的队伍,在加上其他十五支已经晋级的队伍,共计二十支队伍,正好一百人。发起者一人挑战这二十支队伍,只要挑战失败,发起者所在的队伍自动淘汰。

  而一旦挑战成功,发起者所在的队伍自动获胜,且攻拔战是唯一由官方所认可的实战比试,只要不至命,便都在允许范围之内。

  很快攻拔战便在场上观众的议论声中开始了。此时的奈良雪见并没有在留手。每次都仅仅只是一刀便得本取得胜利,很快便轮到了镰田清长的队伍胜场了。

  面对范马勇次的进攻,少年只是轻轻挥手一挡,随后一刀挥出,得本的同时,还一刀便将范马勇次给劈飞了几步之远。范马勇次的右手的臂骨给劈断了。随后范马勇次的其他三位队友,也都纷纷如此下场。

  很快镰田清长上场了,他目视着少年“怎么了,表弟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你不是一向云淡风轻的吗?这就撑不住了,哈哈。”

  少年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这个还在喋喋不休的人,并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等着裁判的宣布开始。

  比赛在以四人骨折,一人成为植物人的情况下结束了,‘开成高校’获得了冠军。

  少年其实并不在乎社会的法度,但他在乎,自己如果犯法了,会对自己的父亲‘李良’和母亲‘岛津奈奈’所造成的影响。所以少年终归是没下死手,只是略施惩戒了一下。

  在某位大人物的影响之下,并没有任何有关于‘骨折’,‘植物人’的消息传出,少年的生活依然平静着。

  赛后的这几天,奈良雪见每天不是陪着天海佑希等人逛街,就是去和佐藤健,菅田将晖一起练习剑道。在今天上午去福山雅治那里录过音之后,他这段时间都忙碌才算的上是告一段落了。

  就在奈良雪见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响起了。

  “明天要准时过来啊!阿米”

  “我知道了,秋元叔叔”

  “需要我去接你吗?要不你今天到我家来休息,明天好方便一起去。”

  “不用了秋田叔叔,你放心吧!我明天一定会准时到达的”

  “嗯!那明天再见,阿米!”

  “好的,秋元叔叔,我们明天见。”

  随着手机传出来的忙音,奈良雪见也挂断了电话。

  ‘偶像’吗?少年陷入了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