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日娱之初雪 > 序章 一切故事的初始!奈良雪见!参上!

序章 一切故事的初始!奈良雪见!参上!


  1995年7月14日目黑区。

  “终于快到家了”,即使工作了一天,早已经精疲力尽了,可每当想起了家里那可口的饭菜以及秀色可餐的美娇娘,李良的心里便满是满足,精神也随之振奋了起来。

  李良是84年底跟着表叔一起来的RB,81年初春节前因为一场交通事故,他失去了父亲,母亲一个人一边上班一边辛苦的照顾着他,从父亲去世后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整个人都很憔悴,最终还是在舅舅的劝说下抛下他另婚了。

  说实话李良并不怨恨她,一个女人想要带着一个正在上学的少年,独自在大城市里打拼,还要在工作和生活上找到平衡是很难的。

  无论是物质上的压力还是精神上的压力都是很大的,他无数次看见她在深夜里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父亲和她的结婚照片抽泣。

  但每到早上她还是,默默的做好了早餐,在轻轻的拍醒他,微笑着和他告别之后,然后在干练的穿上了工作服出去上班。

  他亲眼看见了她那姣美的面庞是如何一步步变得憔悴,那嫩滑的脸蛋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变得枯黄干燥不在富有弹性,原本爱化妆打扮的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在使用化妆品。

  要知道她做为四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她可是自小就是被家人宠爱着长大的小公主,无论是在读书时还是在工作时她都是有名的美人,却在短短几年之内衰老的如此之快。

  生活费,房贷,水费,电费,压垮了她的爱美心,她已经失去了追求美的资格。

  3年,整整3年,3年里不断的面临着:生活的压力,工作的不顺,朋友的劝说,爱慕者的追求,父母亲人的恳求,还有孩子那懵懂的眼神,她的神经真的绷得太紧了。

  她几乎每晚都在失眠,她最终还是承受不住了,或许她的确是没能坚持下去。但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她呢。

  她在结婚前和对方提好了要求,她和李良父亲的这栋房子是属于李良的,而且会继续帮李良还房贷,依然会给李良提供生活费和学费。

  可是一个人生活,她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但对方终究是不想多个拖油瓶,自己这边的人碍于对方的意见是不会直接照顾孩子的,她只能寄希望于他父辈的那些亲戚了。

  李良的爷爷奶奶都在他尚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去,李良的父亲是独生子只有一些堂亲和表亲,已经15岁的李良毕竟是一个快要成年的少年了,不在是一个方便管理的幼小孩童了。

  亲戚能做的也只有偶尔的照顾,根本不可能直接接到家里,因为大多数家里或多或少也都有孩子。

  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去照顾他,只能偶尔请客吃一下饭,帮忙整理一下家务,就已经是他们能做的极限了。

  事情的转机大概是在母亲离开的3个月之后,

  李良的一个来寻亲的表叔,他是李良奶奶的侄子,当年机缘巧合之下发了一笔财去RB旅游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对表婶一见钟情的表叔便在东京定居了下来。

  这几年稳定下来的表叔凭着RB泡沫经济的风口赚了不少钱,还生了一个女孩,秉着富贵还乡的想法,决定携妻子和孩子回老家看一看。

  表叔的父亲和李良的奶奶是亲兄妹,他们总共是三兄妹,还有一个大哥,表叔比李良父亲大3岁,小时候的李良父亲总是跟着他后面转,和他一起玩,所以感情很好。

  在得知了父亲已经去世的情况之后,便急忙赶过来看一下具体情况。在知道了李良现在一个人生活的事情之后,在和表婶的商议之下,便决定了要带李良回东京一起生活。

  打电话联系了李良的母亲,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便带着李良办好了所需要的各种手续之后,一起回东京去了。

  来到了东京之后或许是快到了元旦,表叔开始预备了起来,随着RB寒假假期的开始元旦来了,李良一大早便被喊了起来。

  等李良洗漱好了之后表叔和表婶早已和可爱的小表妹坐在了餐桌前等待着自己一起吃早饭。吃完了之后,表叔便带着李良和表妹一起去了浅草寺祈福,表婶则是在家预备着新年晚宴。

  经过了一番活动之后(主要是在外面吃了午饭),回到家里时已经接临傍晚了,吃过了晚饭,表叔便把李良喊到了书房里,把求来的那个平安符递给了他。

  还对李良说了一段,一直到现在都一直被铭记于心的话:‘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一切都重新开始了,生者过分的沉溺于因为死者而产生的哀思中,对于死者来说是残忍的。

  不要总是多想,多多接触外面的世界,沉着冷静的面对人生接下来的考题,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是你作为一个男子汉对自己父亲的最好答复’。这些话也一直成为了李良,不断前进的动力。

  时间是干燥的细沙烁,无论人再怎么想要紧紧握住,它也只会从你的手缝中不断的流逝着。仅有2周的寒假假期很快就到了尾声。

  表叔这些天为了李良能够进入好的学校一直在帮李良办理各种手续,以及托关系联系一些能够符合入学条件的学校。经过了多方面的联系,甚至还回了老家花了不少钱托了关系。

  以及动用了表婶(表婶家是一个还算鼎盛的小华族)这边的关系之后,才得以,以留学交换生的身份就读于明德义塾高中,先进行一年的日语学习,在经过两年的文化学习就可以直接考进RB的各大大学了。

  说起与妻子的认识那简直比国内最狗血的电视剧还要狗血。那时候经过努力和运气以及天赋成功的进入了东京大学医学部的自己正是人生中最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时候。而妻子则是人生中最低谷的时期。

  岛津奈奈,岛津宗家,萨摩藩第12代藩主,岛津忠义的直系后人,生来就是位于岛国社会顶层的天之骄女,自小就喜爱体育运动的她在参加一场运动大会之后。

  拒绝了家里的接送,坚持和友人一起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意外的遭到了猛烈的撞击,被送往医院治疗时,意外的检查出来了其丧失了生育的能力。

  (剧情需要,不这样主角的父母压根就不可能在一起,公爵家的位格和骄傲是很难允许其和一个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结合的,我知道很狗血,但没办法,以后会减少此类描写的)。

  对于岛津奈奈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她的父亲得知之后也是非常的生气,在严令禁止岛津奈奈以后不许在参加运动会之后,就着手去处理这件事所引发的一切后果。

  比如说取消了与德川宗家的联姻,即使是不需要感情的政治婚姻,对方的家格也是不允许自家的未来主母是一个不能生育的人。

  比起以后可能因为男方的私生子所引起的继承权问题(因为主母不能养育,比起从分家过继更大的可能是男方直接在外面养二房生子继承,

  到时候身为不能生育的主母很大可能会被迫离婚)而引起的种种不利于两家关系的后果,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直接一刀两断,这样反而不会影响到两家的关系和各方面藕断丝连的合作。

  89年1月4日,已经19岁的李良趁着寒假的功夫,来到了鹿儿岛游玩,打算滑雪消除一下在医学部这一年来积累的压力。

  却意外的遇到了她,不!应该说,是幸运的遇到了她,这个将会陪伴自己一生的人“岛津奈奈”。

  彼时的岛津奈奈还是一个冷艳的少女,在那反射于皓皓白雪之上的阳光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娇柔。

  但那瘦削的下额曲折的秀眉却依然显示出少女内蕴的坚韧。娇柔却不懦弱,娇俏又不做作。李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如高山上的雪莲一般矜贵的没人,一时之间不禁看痴了。

  李良忍不住主动上前搭了话,正在散心的岛津奈奈遇到了微笑起来宛若阳光一般的李良,轻轻地瞥了一眼,终归还是没有搭理少年,径自的走了。

  不过当因为心结而考上了东京大学医学部的岛津奈奈再次看见那个少年时,命运终究还是交汇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二人终究是走到了一起,即是顺其自然,也是情到浓时。

  岛津奈奈的家人自然是反对的,即使是有着‘缺陷’的,但依然是可以使用的工具,可以用来笼络那些下级的华族和合作者。身为武家的女儿,就要有为家族牺牲的觉悟。

  更何况对象是一个普通的异国人,这更是侮辱了先祖血脉之举,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岛津家’开始干涉了,我们仍不知道岛津奈奈究竟花费多大的努力,才让自己的父亲收了手,不在干预这件事。

  只是她终究还是被家族除了名,不过对于岛津奈奈来说,那个在绝望中给她带来救赎的少年,能和他一起共度余生,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了。

  ‘叮咚’随着门铃声的响起,身着灰色厨裙的美少妇,将手中的餐具放在了餐桌上,轻轻的拍了拍手,便轻摇莲步,款款的走向了玄关处。

  当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那个早已熟悉却一直怎么也看不够的脸庞时,少妇微微的抿起了嘴角,淡淡的笑了起来。

  “我回来了”

  “你辛苦了,欢迎回家!”

  男人与女人相视一笑,一如当年。

  96年1月4日,鹿儿岛,10时14分,夜已深。天空不知从几时起飘起了雪花,在路边零零散散的路灯那昏暗灯光的照耀下彷佛一缕缕细滑的玉带静静的从空中滑落。

  每年的今天,他们总会回到这里,回到这个最初相遇的地方。为此他们还特意预定了当初相遇地点附近的民宿。“你说,我们如果能有个孩子该有多好啊!”

  深褐色的大床上,身态慵懒的美妇人突地神态忧郁,幽幽的开了口。每当这时,旁边的男人,所能够做到的,也仅仅只有紧紧的搂着她,静静的陪伴着了。

  “叮咚”,一阵突兀的铃声打断了此时夫妇之间的温存,男人下床披起了衣服,先是嘱咐妻子不要下来,便出去了房间,带上了房门,来到了客厅的玄关处。

  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外的照明灯,再透过猫眼仔细的观察起了外面的情况,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无奈间只能打开门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见门口空荡荡的一片,一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是门铃有问题,明天走之前得和房东说一下,毕竟每年都是租的这里,也算是熟人了”。回身,走进了门内正打算关门,却突兀的看见了门口左侧的花台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篮子。

  李良不禁一愣,“这什么情况,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呢。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花篮,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

  挠了挠头,李良走向了花篮,却发现里面正躺着一个婴儿,婴儿的旁边还有一封信‘这个孩子的父亲和孩子的母亲离婚了,现在双方都不愿意带着这个拖油瓶。

  嘛!毕竟是一对才刚刚成年还未做好生儿育女准备的年轻人啊,或许只是一个一时冲动下的产物,只是可惜这个孩子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好心人能够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吧!

  毕竟孤儿院可不是什么好去处!这里还有一些证明应该能对好心人产生一些帮助。’信的下面还有一些相关的证明,是能够收养这个婴儿的必备材料证明。

  李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若不是表叔,自己恐怕很难有正常的生活吧,毕竟那时的自己,内心满是空洞。但那时的自己至少已经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少年了。

  这可是一个婴儿,一个或许出生都是错误的婴儿。不!他的出生不是错误,他是无辜的。要收养他,给他一个家,此时此刻,这个想法无比强烈。李良抱起了篮子,进了门内,在用脚轻轻的勾着,把门关了起来。

  当看完了信,从篮中轻轻抱起婴孩时,当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眸与自己对视时岛津奈奈便同意了李良的提议,收养这个可怜的婴儿。

  自己梦寐以求的孩子对于他人来说却是避之不及的拖油瓶,这是自己无法理解的,她只知道当与这个孩子那纯洁无暇的眼睛对视时,自己便已经得到了救赎。

  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彷佛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一般,那种天赐的感觉,将这个拥有着坚韧而又敏感的心的女人从内心深处最痛苦的黑暗之中拯救了出来。那一刻奇迹的光救赎了她。

  “奈良雪见!”

  “奈良雪见?”

  “恩,来自天赐的宝物,由白雪见证的属于岛津奈奈和李良的孩子!”

  一切故事的初始!奈良雪见!参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