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六个人围了一圈。

外侧站着邵起哲、施楠楠和一进屋眼睛就木了的计倾然。

江困一进屋就被拽了过来,被藏在了初良和他的后面。

屋子里安静的快要听见针落。

初良被这么多人吓得一口咬了舌头;施楠楠脑袋里面只剩下两字“卧槽”。

邵起哲感觉自己仿佛活在梦里,学神都买一赠一??

他觉得他今天来的有点不是时候,又忍不住窃喜。

看不出来。

抱的江困这个大腿还挺肥。

然而边上的计倾然现在比他还要梦幻。

不是。

之前那个,医务室,和长宁的这个,一人??

脑袋顶上现在似乎有个惊雷十八道。

计倾然觉得基因变异都不敢这么写的。

他想扯出来一个微笑,奈何左嘴角和右嘴角各扯各的,导致脸上的表情比死了还要难看。

“不会笑就别笑,”许恣瞥了他一眼,满嘴嫌弃,“想吐滚出去吐。”

计倾然:“……”

他上前一步,把许恣扯到了一旁,小声说:“你跟我说你室友是长宁的,你可没跟我说是她。”

“我没说?”

许恣问是这么问,但语调的意思是,我有必要说?

“对!”计倾然没听出来,倒是比任何时候都坚定,“你没说!!”

许恣点点头。

“噢。”

计倾然:“……”

噢你个窝窝头。

说完,许恣就要转身回去。

这个动作刚做了一半就又被计倾然拉了回来,“你等会。”

许恣:“?”

“你他妈是真狗……这么好看一姑娘,因为你在网上被叫‘小土书呆子’”计倾然激动道,还担心别人听见压低了声音,“你、你还是人么??”

许恣把被他挽着的胳膊抽了回来,不太愿意解释。

“我很像个人?”

“……”

“那你至少整治一下超话风气吧。”

计倾然这辈子最泛滥的就是怜香惜玉之心,配合他家达官显贵,就是21世纪贾宝玉。他最看不惯有小姑娘受委屈,尤其是好看的。

他不忘补充,“我看着都心疼了。”

“省省吧。”许恣说。

“咋?”

“不见得能少了你。”

“……”

计倾然脸顿时就绿了。

他了解许恣说话轻描淡写,这话一出,他就明白许恣指的是什么。

他,计倾然,也没少说她坏话。

许恣都记得。

对长宁那地方的偏见都快要刻进骨子里。

这导致计倾然导致对江困的印象根深蒂固,在看到网上那些言论的时候,还觉得挺对的。

计倾然不太好受。

既愧疚,又放不下来脸表现出来什么。

等许恣转回身,发现其余四小只脸上都不太自然。

他拍了拍江困肩膀,问道:“不介绍一下你朋友?”

江困这才回过神来,朝着许恣挨个指指:“这是你上回见过的,施楠楠,忘记介绍了……”

因为什么忘记介绍不必多说,罪魁祸首还在底下坐着瞅他们。许恣抬睫,等着江困接着说下去。

江困掩饰性咳了一声,“那位,是我们班班长,邵起哲,我复习资料就是他给的。”

施楠楠和邵起哲都跟他打了个招呼。

许恣“嗯”了下,而后指了指一旁的计倾然和坐着的小崽子,简练道,“计倾然,初良。”

江困跟在后面解释,“初良是我们楼下的,平时就上来,我和许恣教他学习。”

“还有我还有我!”施楠楠举手道。

“对对,”江困应和,“还有楠楠。”

邵起哲点了点头。

不知道因为什么,刚才江困说到“我和许恣”的时候有点面热。

总觉得像是,小两口带孩子。

许恣貌似心情愉悦不少,让人把衣服脱了赶紧办正事。

只不过只有江困,能听出来许恣的意思其实是,题拿出来赶紧问,问完赶紧滚。

于是识相地把两人领进屋里去了。

初良眼睛一直跟着他们三个的背影,直到房门被关上。

然后抬头看向许恣,杏眼里面闪闪放光。

许恣一眼就看出来他的想法,“你也想进去?”

“嗯嗯。”初良一脸真诚。

“手里那套理综做完了?”

“……”

一句话就给初良弄灭火了,把头底下又开始扣手里的化学题。

计倾然也缓过来了,走到冰箱前给自己拿了瓶可乐,“就你这个态度讲题?人家家长不得找你。”

许恣闻言,歪头道:“讲明白不就行。”

而后朝着初良抬抬下巴,“你明白不?”

初良:“……”

他现在寻思他不明白也得装明白,一个劲的点头。

许恣朝计倾然满意地展示。

计倾然:“……”

怎么看,那孩子都像是受害者。

他又从冰箱拿出来一厅可乐,顺手启开放在了初良旁边。用有点冰的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我知道你委屈,好好学吧。”

初良苦笑着挤出一句:“谢谢哥。”

许恣从两人身后绕过去,给了计倾然一下,“别整事儿,一会我把论文拿出来给你看一眼。”

“好。”

这才是计倾然今天来的目的。

两人最近帮着老师忙乎课题,这个课题许恣一见就想起来之前一个相似地题材,要给计倾然做参考。

计倾然当即同意了,还想把许恣拽自己家去讨论一下。

谁想许恣一口拒绝,说今晚家里有事,最后只好把地点改在了这里。

等他过来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看到了这么帮人。忙前忙后地把正事给忘了。

两人最后进屋子探讨。

在这方面计倾然不比许恣差多少,两人一点就通。迅速把这篇里面可以提取的东西划了出来,又选出来下一步份该提取的方案。

计倾然想找个机会好好跟许恣谈论下江困的事。

道歉也好,后悔也罢,可他发现许恣完全没有想跟他提起的意思。刚才那些话也像翻了篇似的。

几番欲言又止。

计倾然终于放弃了。

还不如重新、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个人。

百闻不如一见。

这一见便是天壤之别,多可怕。

更别说,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正等着被固有的印象颠覆着。

光是这一个念头。

就够他汗颜。

-

客厅一下子空了。

初良听着不隔音的墙时而传来谈话的声音,有时候望望天,有时候看看拖鞋……五分钟下去,这屋子除了他眼前的题,剩下的全都被看了个遍。

他好无聊。

他不想学习。

尤其是一想到,江困姐屋子里现在还有一个男人坐着,初良就想立刻冲进去看着。

但他根本做不了主。

索性偷会儿懒给自己分散一下注意力吧。

初良这样想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光耀,还担心放出来声音,把音量调到了最低。

结果画面加载出来,就弹出来了条通知。

初良单是一瞧,就恨不得想哭。

——他被noah战队移除了。

前几天把手机要回来的时候,他还求着人家在给自己一个机会,这些天好好表现。可天天晚上在九楼被盯着学习,他压根就没有时间搞这些别的,再加上手法生疏了,战队每天又都有新鲜血液。

他被开出来是迟早的事。

“哎……”

初良愁眉苦脸。

这时候,不知道哪扇门开了。

手机还在手里攥着,初良立刻塞进了兜,连忙在草纸上涂涂写写,装得特别像回事。

却没想被人家一眼识破。

“别装了,偷偷摸摸藏什么呢?”

听见熟悉的声音,初良反倒开心起来了。

他惊喜的一抬头,就看江困手里拿着几个杯子,侧着头看他。

“江困姐!”

“嘘。”江困靠近他,坐在了平常许恣坐的位置,“你想把他俩都喊出来?”

初良连忙摇了摇头,他闻着江困身上温暖的问道,心情都跟着平静了不少。

他不禁愣神。

突然察觉到兜里一轻。

初良猝然把头一抬,对上了江困那双笑目。

只见她把从自己兜里抽出来的手机,转了个方向后点开。

等初良反映过来要遮的时候,光耀的游戏界面已经豁然展示在了两人面前。

包括那条没来得及关上的通知。

江困眯了眯眼。

“我就是想领一个每日礼包……我刚,刚才没玩。”初良没底气地解释,还想伸手从江困那里夺回来。

江困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张牙舞爪的手,一笑:“还是被踢出来了?”

“……”

初良不再吭声。

随之,江困就当着他的面把那条消息标为已读,淡然的问:“我上回跟你说什么来着?”

初良把头低下,他觉得自己这回指定是要被瞧不起了,再也不敢跟江困平视着说话。

“你说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他声音越来越微弱,几乎都要听不见。

江困提高音量:“我这么说的?”

“……嗯。”初良嗫嚅,“不对吗?”

江困冷眼:“不对。”

“啊。”

“我明明说,你自己组建个战队,再找个更厉害的。”

“我知道了……”

初良忙不迭地点头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江困说了些什么,“啊??”

“我知道你现在找不着,但可以一点一点来,先建个试试,我屋子里那两个都能给你过来当个队员。”江困认真道。

初良愣了愣。

先是觉得江困替自己着想,心里一暖,后来又觉得不合实际。

玩游戏厉害的真能一抓一大把?

他怎么一个也看不着。

“这东西不是一回事,江困姐。”初良耐心解释,“人家算是登顶的小战队,我们算什么啊,有没有大神又没有默契的,不是你想玩好就能玩好的。”

江困笑了笑。

心说好像还真是。

玩明白难道不是有手就行。

她刚要开口,另一屋子的门又开了。

许恣冷冷地声音传了过来,不知道意指哪位。

“还唠上了。”

初良一个条件反射闷下头。

留着空气中江困跟许恣倏然对视。

许恣一怔,很快地敛了眉目。

下一刻,就听江困热情地提出建议,一击掌。

“你可以顺便问问许恣哥啊,还有计学长,拉拢到你们战队。正好五个了!”

初良在底下紧忙扯了扯江困衣角。

亲娘啊……

给了他十万八千个胆子了。

许恣脸上有些许不好看,还没等他发作。

恰巧计倾然从屋子里面把头探出来,而后两手绕在许恣前面,“什么战队?光耀么?”

初良捏着笔,一脸死相。

千金但求计倾然闭嘴啊!!

奈何某人自己犯傻而不知,非得拽着他一起犯罪。

计倾然得意地拍了拍许恣前胸,“那你可找对人了,这位游戏玩得可厉害了!对吧?”

调戏完一个还不忘另一个,计倾然又把关注点放在了江困身上,“欸,江困会玩光耀吗?玩的好么?”

紧接着两道声音同时落下——

许恣:“我也就一般般。”

江困:“我是一点不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