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37

大概是许恣的声音绕梁不绝,江困听着有一瞬间的怔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许恣已经与她并肩坐在了她的书桌前。

随之他的声音从斜上方落下:“复习到哪步了,说说。”

“……”

小小的屋子里萦绕着不同寻常的气氛。

书桌前的灯光明亮如昼,在江困的镜片上打下一片白光。两人的影子落在身后的地板上交织着。

白桃的味道浓郁。

男人抱着臂靠在椅子上,一脸闲闲散散,拎着江困桌子上的笔转了好几圈。修长清秀的手臂垂在身侧,露出来了半截手腕。

……

考试还剩下,五天八个小时。

某人现在就已经开始紧张了。

看她正襟危坐的模样,许恣不禁失笑:“江学妹。”

江困把头稍稍一抬:“怎么了?”

“我也没有那么差吧。”

江困脑袋发空,停了好几秒,才机械地开口:“你……不差啊。”

“那你为什么这么,”许恣刻意顿了顿,“视死如归?”

“……”

察觉到自己脸色的不太对劲,江困立刻舒展了下表情。

她认真道:“哥,你真没听过你的传说么?”

许恣挑了挑眉:“我还有传说呢?”

江困眸子里的光点闪动:“嗯对,数学学院,基本都知道。”

许恣一顿,“鬼故事?”

江困:“……”

隔了两秒,许恣捡起桌上一本装订成册的习题,语调漠不关心的:“我记得我当时,没这么闲。”

江困这才听出来,他在说自己无聊。

“……”

她本来还寻思夸夸这人。

现在不想了。

抛开那些厚重的滤镜,这人还是那个能给她气个半死的室友,能把“表里不如一”体现的淋漓尽致。

江困终于没忍住,硬邦邦地说:“我说这话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

“那就实话实说吧,哥。”江困脸上挂着诚恳,“知道你就是许恣那天,我做梦都吓哭了。”

许恣:“…………”

-

江困上了大学之后基本上都是自己复习。

她不愿意在寝室,大一的时候身边也没什么朋友。快到期末周的时候,也只是加上老师微信,问点一直没想通的问题。

成绩还算是理想。

她一直都自律而拼命活着。

从她决定学习的那天开始,她就决定好以后要用什么样的状态,去面对学习这个东西。

这个她甚至,曾一度唾弃的东西。

无非就是死学,把知识点一个一个都嚼透。

所以她从没想过。

有一个人能大笔一挥,给她画上了所有重点。用短短地一个小时时间带她从头到尾梳理了这本书的整体结构。

就像你本来是要给自己做口饭吃。

结果忙前忙后,你发现,你室友已经点好外卖送到了你家门口。

还比你做得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色香味俱全。

江困现在就是这个感觉。

她现在想一本书“啪叽”拍在许恣脸上,质问他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

时间就是金钱啊我的朋友。

一个人形外挂一直住在旁边,她居然才发现。

江困咬了咬后槽牙。

嘶。

有点有眼不识泰山了。

许恣发现自己说的话石沉大海,无人回应的时候,侧头就撞见了江困发直的眼睛。

“……”

他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抬起手弹了下江困额头,“我刚才说什么了?”

江困吃痛,揉着脑袋说:“……创业机会的开发条件,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具备相关技能,能够组织资源完成创业机会的实践,保持发现新机会的敏感性。”

她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许恣:“对么?”

“……”

对了。

一个没差。

许恣的目光停驻在江困的脸上。

他想起来先前在戚兴生办公室看到她的那个档案,这孩子成绩貌似……第三?

还挺。

货真价实的。

不过许恣很快就把视线挪开,悠悠道:“蒙的。”

江困:“……”

她一下子就听出来许恣是什么意思,把身子坐正,也有了底气:“对了就是对了,你想夸就敞亮点儿。”

而后琥珀色的眸子向上微微一挑,“藏着掖着。”

换成别人说这句话,或多或少都会带着一丝得瑟的味道。

但在江困这张脸上却看不出来分毫。

她眉目清秀,肤白如雪,头发卷卷的掖在而后。

半抿着唇,乖张且倔。

这是属于这个人的小脾气。

不比常人娇纵,只是偶尔展露触角,不轻不重地敲打着你。

许恣只是见过几次,却有了想把人扯进怀里好好揉揉的冲动。

语气都不自主地放松下来:“嗯,你说对了——这样行吗?”

江困点了点头,“那你刚才是不是藏着掖着?我想夸我吧,我看出来了。”

见她神情认真,许恣决定顺毛撸下去。

“行行,我藏着掖着。”

“你想夸我吧?”

“行行,我想夸你。”

“那我优秀么。”

“你没完没了了?”许恣的表情终于有了破绽,“‘得寸进尺’这词都便宜你了。”

“……”

对视三秒钟。

两个人一块笑出了声。

最开始江困只是见机行事,察觉到许恣的漏洞就紧着往里钻,就想看看许恣什么时候能被戳到头。

没想到这么快。

“你怎么不接着说下去了?”

许恣敛了敛笑意,正经道:“那样违心。”

“……”

江困有点小不服,把头扭过去随便涂了两下笔记,“说我优秀的也不差你一个。”

“噢。”许恣憋笑,意味深长地问,“不差我一个?那就是很多了。”

江困理所当然:“就是很多。”

许恣沉默了。

屋子里突然的安静,就仿佛他对这句话的极度不信任。

江困干脆给他举个例子,“就,梁萧老师,教离散那个,也教过你们吧。”

许恣思考了一会儿,好像才从尘封的记忆里挖掘出那个过往,一副懂了的模样,“那她眼神或许不太好。”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许恣拄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江困,“她上课老是翻白眼。”

“……”

许恣勾唇,笑得十分嚣张,“诶,江学妹,她现在还翻吗?”

“……”

江困是彻彻底底不想理这人了。

她决定以后补习还是不要谈论废话,不要老给自己找闷气生。

没事找事。

-

两天周末过后。

江困觉得自己现在时间宽裕的很。

虽然这些天没少挨气,却也没少得知识。

许恣认真起来是跟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偶尔会带上眼镜,偶尔会眯着眼睛。说起专业术语时的那种流畅和自然,好像他真的学到了这个东西,并深刻地记在了脑袋里。

倒也不含糊。

每每说完一个主题,就会把牵扯到的东西一点点地渗透出去。

江困跟他学上一小时,比自己闷头学上一晚上收获的东西都要多。

等到星期一去上课的时候,江困觉得世界都好起来了,就连教室里的空气顺畅了多。

施楠楠一脸困倦地坐过来,看见江困春风拂面,嘴角带笑,翻着一会儿上课的笔记递她了个眼神。

“早安楠楠。”

“早……安。”施楠楠纳闷地盯着她的脸,“你最近碰上啥美事儿了?”

江困笑得相当灿烂了:“我最大的美事儿,不就是今天早上看到你么。”

“……”

施楠楠被江困酥得骨头渣子掉一地。

“你别整那恶心的行吗?幸亏我没吃早饭。”施楠楠白了她一眼,“怎么着?复习完了?”

江困也不藏:“还真是。”

“牛啊,上80没问题?”

“别,我想满个绩。”

“……”

妈耶,被这她给装到了。

施楠楠是个聪明人,她虽然了解江困的实力,却也十分理智。

一个正常人怎么能这么短时间内有这自信,无非是家里那位帮忙了呗,都不用问。

这么看初良那孩子没戏了,白瞎啊。

不过施楠楠又想。

这年头什么没个二手的,车二手、房二手,连男朋友女朋友都能二手……创新管理也能。

她眯了眯眼,而后一把揽过江困,“宝贝。”

江困被吓了一跳:“干嘛。”

“今晚有空么?我带着邵起哲去你问问你题?”

“来我家?”江困问。

“可以吗?”施楠楠眨了眨眼,“我还好点,邵起哲就差了点意思。他上学期不是挂了一科,这周六还得补考,两天就连在一起了,忙成了狗他。”

“……”

江困怎么不知道周六补考。

她可不仅知道,还得亲身经历,准考证可都还在她手里。

这些天沈梓佳估计也在忙自己的考试,没空理她。但江困感觉这是不能这么完了,等考完试还得有一连串的幺蛾子。

她有点感同身受,颔首道:“那来吧,我一会跟许恣说一声。”

施楠楠抛给她一个暧昧的眼神:“对对对,得跟内人商量一下。”

“……”

疯文盲子。

-

意料之外的是,许恣一口答应了。

江困带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回家,邵起哲听说江困室友就是数学系那个大名鼎鼎的许恣,吓得下巴都掉地上找不着了。

然后调侃江困真是他妈的耳濡目染。

就这待遇,换给他他能干到年级第一。

只是四个人摁了九楼电梯,下来的时候。

看到了门口一条瘦瘦高高的身影。他一只手摁在门铃上,正要摁下去。

穿得也花里胡哨,一件绿色的羽绒服直接让人脑海里面闪过了一个人……

不是计倾然又是谁?

计倾然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也正愣住了。

下一刻。

门从里面打开。

许恣穿着白色羊毛衫,站在灯光下,看着外面这一片人,最后在江困身上停了几秒。

随之屋子里传来一句,初良青涩而又阳光的嗓音。

“是江困姐回来了么?”

……

这坐落在城市角落的公寓,在有了主人而后被赋予生命——

它从来没如此热闹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