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你……”

江困嗓子发紧,声音都有些变化,只好重新道,“你管谁叫学妹。”

许恣懒散道:“这屋子还有人姓江?”

“……”

“还有,”许恣把另一只手插进兜里,“正面回答一下,是不是在躲我。”

“……”

江困把头别了过去。

其实她在回来的路上就想明白了。

从她知道室友是许恣之后,到他消失在出租屋的那些日子,再到前几天和沈梓佳针锋相对时被他撞见……

许恣的失望、伤心、试探、追问……反复吊着江困的神经。只要一想起,就一发不可收拾。

难受的要命。

再逃避下去,搞得只会更砸吧。

现在都。

已经糟糕成了这个样子。

半晌,江困的视线在许恣身后打转了一会儿,然后骤然抬向许恣。

四目就像刚连通的线路一样,轻轻一触碰,火花四溅。

“哥。”

一个字用尽了江困快全身的力气,又轻又柔,仿佛吹在了许恣的耳边。

许恣微微一怔。

没等他反映过来,江困就又跟上了三个字:“对不起。”

“……”

在许恣的角度看。

江困的长睫微微颤动,两片嘴唇抿了又分。潮红从耳廓向里扩散,漫了脸颊,有几缕细碎的卷发贴在了脸上。

跟被人欺负了似的。

许恣后退了一步,“说这个干什么?”

“因为想说。”

江困紧跟其上。

本来之前也说过。

她要打个草稿,准备一下。

再好好道个歉。

“……”

突如起来的主动,让许恣不自觉地有了种危机感。

他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没记起江困那天说的话,也压低了声音:“‘对不起’——指的是哪个?”

江困也不再温吞,一五一十道,“前些天见到你不该跑,不该不理你,不该把男人带回家里,不该躲你,不该……”

许恣喉结微动,“不该什么?”

“不该,”江困的目光闪动,“大雪天把你一个人把你放出去。”

许恣看着她。

眼底的情绪不明,却觉得心被人重重的捏了一下。

“那天是不是挺冷的?我也觉得。”江困继续道,“我下楼的时候,感觉这里月亮真是太丑了,雪也成团,真不好看……”

说到这里江困笑了,“后来我知道了,它们都没沾上你的光。”

“所以——”

所以怎么看都不顺眼呢。

所以月亮不是你,每个雪花也没有你的名字。

所以不应该放你走的。

还能配上酒渣色的天空,微熏一夜好梦。

过了好久。

江困感受到了面前的人目光里的僵硬和怔愣,没有反应的时间里,她的心率跟着加快。

许恣声音有些沙哑,“说完了?”

“啊。”江困木讷地点了点头,“……嗯。”

“那以后少躲。”

许恣抚了抚后颈,走到厨房给他和江困分别接了杯水。

看似一如往常。

然后。

用玻璃杯上的流光溢彩。

掩住了脸上泛起的红。

——“沾上你的光。”

许恣觉得自己的想法都有点难以言喻。

已经不知道这是他喝的第几口水了。

第一次觉得。

装淡定原来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为了不想让江困发觉,他低了低头,突然冒出来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嫌我丢人。”

“……”

江困抿了抿水,“那倒不至于。”

许恣被呛了一下。

“不至于?”

“没有没有,”江困刚才说话忘了过脑,短暂地降了智,“就,至于,太至于了。”

许恣:“……”

看见许恣的表情变化,江困舌头都打不直了,担心自己刚才白白道了个歉,两人关系缓和不了。

“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在一起有点,大材小用了。”

许恣:“……”

大材小用?

说话就说话。

还甩上成语了。

他带着玩味地调侃下去:“那江学妹还想怎么利用我啊。”

“……”

“可不能浪费。”

“…………”

好像是自己徒手挖了个大坑。

然后一蹦跶栽了进去。

江困扯起唇角,“不用,你这已经大动干戈了。”

许恣笑意更深了,“这就大动干戈了?”

“……”

“瞧不起谁呢。”

“不是,”江困语无伦次,急着反驳,“我的意思是,你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还要替我去给初良教课,那小子都不知道走了多大的运,劳烦你……大动干戈。”

她说完还强调般又补充道,“我说的是这个大材小用,和这个,大动干戈。”

许恣点了点头。

但江困唇抿成一线,觉得他没明白。

要不然他脸上不会是这样一副表情。

轻世傲物,还有点嚣张。

“不好意思,语文学的不太好。”许恣散漫道。

江困心说太谦虚了。

“原来——”

许恣稍抬眉梢,“我们江学妹是羡慕了。”

“……”

江困:?

-

当晚。

许恣回到房间后就开了直播,摇晃了一下鼠标,没等观众反应过来就点开了光耀。

弹幕在开播五分钟后人才逐渐多了起来。

【今天什么日子?过年了??】

【平时这个点我刚要去吃饭……】

【老公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突然提前开播的作为,非常非常!过分!我刚居然错过了那么久呜呜呜】

……

许恣买了个装备,回头再看弹幕,淡淡来了句,“刚才没说话,现在是第一句。”

【啊啊啊啊今天老公加了温柔buff】

【这人为什么温柔起来还是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啊。】

【只有粉丝知道这是温柔系列。】

刚才那把像是个人机局,无脑到许恣9分钟就速战速决。

再进入匹配界面的时候,法师被一楼那个秒选了妲己。许恣只好补位等着补位。

这种情况不少见。

许恣揉了揉眉心,屏幕上方就弹出来了胡椒的语音通话,弹幕刷了会儿梦幻联动。

接起后,胡椒直说:“下把一起?”

许恣调节了下音量,“你是不是不知道,有个东西叫做打字?”

“……”

胡椒“啧”了声,“我这不是着急了吗,更何况谁不知道跟你发消息直接告知天下?”

“语音就不告知天下了?”

“……”

想起来那天暴露不觉室友的事,胡椒顿时没了底气,忙转移了话题,“诶呀,我打电话是还想跟你商量个事。”

许恣选了个雅典娜,回道:“你放。”

“……”

实力没减。

宝刀未老。

想了几句好话,胡椒才说服自己继续跟他说话,“你下周六有时间没有?大概下午那样?”

“怎么了?”

“就我这边——你先把语音关一下吧。”胡椒斟酌地说。

不是什么话都能跟粉丝说的。

你在这边讲完,那边可能就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被放在互联网上,到时候说不清楚。

虽然他们不是那种能轰动全场的大明星,但是小小舆论也可能会压得他们永远的翻不了身。

胡椒在这方面顾及许多。

许恣也听出来了他语气里的认真,把麦克风关闭了,只留游戏里一个马可在下路吃兵吃河蟹。

“你说吧。”

胡椒:“我这边有朋友约了个比赛,小型的,跟那帮搞职业的。来不来?”

“搞职业的?”许恣问。

“对。”

许恣想了一下:“不了。”

胡椒不解:“为啥不了?”

“人家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不想打击人家自信心。”

“……”

还挺善良呗。

“我不管,你必须去,你不去就是你怂了。”胡椒耍起无赖,隔着听筒,许恣都能想象出来他扁着嘴的模样。

“你觉得我在乎?”

“……你给哥们一个面子好不好,一会我去给你刷几个豪车。诶呀求求你了,就念在咱俩相识多年,没有恩情也有感情了,你要啥我给啥的……虽然你也没要过,但只要哥们你一句话,我能给你找来你想要的任何妹子。”

听着他的眉飞色舞,许恣莫名想给他添点堵。

“那你找。”

“……”

“先来个sleepy。”

“……”

-

最后许恣还是同意了。

一部分原因是自己闲的没事,偶尔陪玩也算是业余工作,剩下的大部分原因都是被胡椒折磨的不耐烦了。

还好是没开麦克风,要不然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怎么还想塔强杀了呢”,就要名垂千古了。

直播间再传来许恣的声音时,粉丝也发现了胡椒往他直播间里丢的礼物。纷纷开始猜测两个人是不是进行了什么秘密协定。

还有少部分磕这两个冷门cp的在弹幕上即兴创作。

看的胡椒都皱眉头。

“管理员帮忙给这位想法奇多的姐妹禁言一下,再顺给她来一份sleepy和不觉的微博链接。”

弹幕一阵哈哈哈和ok。

许恣:“……”

分明这是他的直播间。

这犊子顺杆子向上爬了。

还有这堆胳膊肘向外拐的。

重开一把游戏,这回胡椒说他想尝试一下法师。不觉便随他去了,玩了会儿他的射手。

虽然弹幕都知道咋回事,但还是为了口嗨,发了一点串“磕到了”。

这局游戏里,玩刺客是阿轲。

……不太懂事。

许恣玩得马克在下路跟对面的狄仁杰对线,他ad玩得还算可以,后期发育好了c全场没有问题。

但非动不动就窜出来个阿轲抢了他的人头。

一次许恣没有计较。

回去舔了个血包。

两次。

三次。

战绩1/1/8。

“……”

胡椒那边大气不敢喘。

只是偶尔帮他直播间里调节一下气氛,要不然就只剩下空洞的白噪音了。

粉丝们也紧张着。

【来个倒计时吧,赌一下我们觉觉啥时候开始骂人。】

【我觉得快了,先押30s。】

【10s吧,想知道这位阿轲选没选好坟地。】

……

谁想还没等许恣说话,阿轲直接先发制人了。

【穿靴子小张飞[阿轲]:不是吧,马克怎么不去泉水里洗洗头啊,会玩么,笑死人了这战绩。】

【胡椒出来吃人[安琪]:朋友,珍惜一下自己生命。】

显然这人不太听劝。

【穿靴子小张飞[阿轲]:呵呵了。】

【穿靴子小张飞[阿轲]:冒昧问一下,你还记得你是射手吗?】

终于,许恣走到中路之后不动了。

直播间里最开始不明所以,后来明白。

忍不了了。

于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许恣点开对话框。

【不觉[马可菠萝]:不好意思啊。】

【不觉[马可菠萝]:我天蝎。】

都能想象到对面看到这条消息的无语,胡椒快要乐吐了。

“学到了学到了,卧槽你特么真是牛逼。应该多让你玩玩的,让我也扩展一下知识面。”

再后来,许恣依旧没做出什么反抗,该团战团战,该打龙打龙。

粉丝都觉得不够尽兴,就这?

然后他们就开始吐槽不觉,是不是今天心情真的不错。

直到游戏结束。

不觉得直播间里登出来了一个金灿灿的红色图标。

——mvp。

大家才恍然大悟,这太他妈爽了。

你随便骂,随便喷。

对对对,人头随便抢。

反正mvp是我的。

这个界面被放在直播间上好久。

安静几许。

直播间里所有人都听见了不觉的话。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些闷,像是深林里浓厚的雾霾。

“教你们个事儿。”他说。

“我也是今天才学会的,这叫——”

“他沾了我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