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西兰花。

某个姓江人士这辈子最讨厌吃的蔬菜。

边大少爷这么一形容。

江困现在觉得自己脑袋顶上都是绿的。

虽然来回的几次检查非常速度,让她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人形外挂”,却也在医院的各个楼层颠沛流离中,明白了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江困已经歪着脖做轮椅上望天了。

这个医院。

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江困想打电话给许恣,刚掏出手机手就一抖。

不行不行。

这位大哥的牌面太大她请不起。

别说她了,这个许恣,当年可是拒绝了所有交流会、宣讲……一切出席活动的机会,拒绝的可是整个数学学院,人家都请不起,自己一个小小破室友,还是算了。

那给施楠楠打电话?还是给谁……

江困捏着手机正思考着。

一抬头边璟站在自己面前不动了。

江困抬睫:“挡光了你。”

“你想什么呢?”边璟耸着眼皮,没个好气,“这边大夫让你签字喊了好几遍,没听见?”

江困这才反映过来,连忙把笔接了过来,奈何身子不够长,得自己微微站起身才能够的着。

边璟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她的胳膊,让人有一个支撑点。

江困也逐渐依赖的把重量放在边璟身上。

两人现在正在缴费区。

人多的像是过来讨债的,若不是边璟生的高,他俩就像是埋没在了人群之中一样。耳边的嘈杂声切切,江困扯着嗓子才能跟服务台里面的人正常沟通。

就在这时候。

身后不知道谁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身子猛地撞了一下江困的轮椅。

轮椅晃晃悠悠、栽栽愣愣地朝着人流的方向飘移,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有意无意地推了一下,轮椅犹如风中独苗,转悠着远离了人群。

独善其身。

摆出了“出淤泥而不染”的架势。

这边江困还跟人说医保的事,边璟听着就烦,说要“请客”,江困翻了他一个大白眼。

“边大少真是阔气,怎么不把医院给我包下来?”

“你有这么大面子么?”

江困:“……”

两个人你一句我两句的又吵了起来,周围人听得又着急又觉得好笑,谁也没发现身后少了点东西。

直到外面有个人大喊一句:“谁轮椅在这挡道!真特么烦!!”

江困和边璟才一起恍然回头。

人群外,两人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墨绿色的存在。

然后一起默契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后。

江困:“……”

边璟:“……”

“你要是跟我说……”江困咬了咬牙,瞪向边璟,“它是自己长腿跑了,我现在就把你腿卸下来给它。”

边璟也不知道了,谁想自己一个不留神,把车放出去那老远。

“操,老子还不是为了扶你?”

江困:“我没长胳膊需要你扶?”

边璟:“那我可松手了。”

江困冷笑一声:“求求你,赶紧松。”

“……”

边璟知道松手江困肯定站不稳,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硬是没干出来那没品的事儿。

他直接朝缴费口甩了张卡,没去看江困,松下口道:“……刷这个,别挡别人道。”

里面的人双手欣喜地接了过来。

等卡和票据被递出来之后。

边璟撑着江困,硬着头皮问:“我……给你扛出去?”

江困:“……”

您礼貌么?

“不用,咱俩就这么挤出去吧。”江困道。

她其实不是一点不能走,还是能蹦着出去,能金鸡独立,但现在腿脚被大夫捆了个棍,行动就要比之前小心。

江困扶着边璟挤出去的时候,才在心里无奈地感概了一句,真不知道腿金贵还是这棍儿金贵。

-

同一时间。

计倾然给许恣顺带送来了医院。

家里的保洁员都走了,该收拾的东西收好,另一方也联系到了维修人员,不过得下午才能到。许恣寻思去医院看看人什么样了,毕竟从床上摔下来也有一部分他的责任。

绝对不是因为有什么别的顾虑。

有他也不想承认。

一路上计倾然和许恣各怀心事,谁也没说话。

计倾然对自己看到的那一行字和最后那个刺眼的名字,一时间分不清,那是周边还是真有这件事。

如果是周边好说……如果是真的呢?

计倾然不敢想了,呼吸都变得有些沉重。

要不是许恣看他太久没出来,进屋查看情况,他甚至可能会拍一张照片去求证。

可惜当时他一着急又给踢回床底下了。

那个名字太神了。

也太久远了。

一落入人的眼眶,就会让人想起当年那个女孩子坐在神坛上俯视众人的样子,那个手游刚流行的时代。

她的操作是那么轻松,能让人那么痴狂。

又有谁不喜欢呢?

计倾然也在劫难逃——那天他趁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小心看完了sleepy的所有视频剪辑。

终于明白了,许恣奉之为信仰的理由。

一抬头已经到了医院。

附近没有停车的位置,计倾然也对那个长宁的小土书呆子提不起来兴趣,称自己学校有点事就一溜烟地走了。

然后许恣就走进了医院。

刚才和边璟电话沟通,那时候说他俩现在正往缴费区走,许恣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时间,也朝那个方向走去。

一边走一边不忘在手机问一下江困。

然而。

手机里的人没回消息。

倒是看到现实的了。

——正半个身子,贴在边璟怀里。

许恣:“。”

这两个人实在是明显的很。

一个穿着黑色的卫衣,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矜贵的;另一个穿着白色外套,毛绒支愣在外面,像一大株蒲公英。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边璟一只胳膊扶着江困,就像把人揽到自己怀里。江困重心不稳,栽进了他的胸膛。

……

许恣缓缓、缓缓。

挑起来了一道眉。

脸上的表情几乎在那一刻就僵住了,心率也陡然不齐。

这感觉就像,自己看上的东西被别人放进了购物车。

许恣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了一句话——

才多大一会儿功夫。

他用舌头顶了顶脸颊,大步朝着两人迈了过去。

江困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还沉溺在劫后余生的快乐。

她顺着边璟的力气,去够另一旁的轮椅,不自觉地又往边璟的身上贴。边璟拿她没办法,这边抓江困的胳膊抓得人家生疼,这边又嫌弃江困的衣服它掉毛。

“你回来我帮你够行么?”边璟皱了皱眉。

“我,马上,就,够到了!”

江困像证明自己似的,更加使劲。

再指尖摸到轮椅的那一瞬间。

她最后一借力——

直接脱离了边璟的力道控制,整个人在他身侧栽了下去。

江困当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反应速度够快,再加上是个学数学的人才,整个人栽倒的过程中,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自己能否精准的摔在轮椅上……

下一刻。

身体却固定在了空中。

江困面前的东西像是被放慢了速度,一帧一帧的移动着,直到被脖颈处一道力拽了起来。

视野才恢复如常。

江困刚松下一口气。

“人。”

许恣的声音便从头顶上幽幽地传了下来,语调平直,却听得人寒意四起,“被你照顾得不错啊。”

这句话是对边璟说的,目光却是盯在江困身上。

江困脖子僵硬地向上抬起,一寸一寸,注视到了许恣那张脸上。从下颚线到唇角,最后对上了他那双漆黑,冰冷的眸子。

“……”

她现在被许恣拎着后脖颈。

却有种感觉。

接下来许恣会把她转一个方向,再告诉她,“来,往这摔。”

边璟刚才也没抓住人吓了一跳,看到许恣之后紧跟着放松了神经,却没听出来许恣的言外之意,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江困:“……”

少爷真是好脸面。

“现在到哪步了?”

许恣态度依旧冷淡,像是以一个长辈的口吻说话。

边璟听着不舒服,但也如数交代,把手上的单子展开道,“现在给常大夫看一眼就能走了,明天再过来取报告单。”

许恣点了点头。

两人又交换了一下信息,边璟把江困做的几项检查和医生的话都交待了一遍。许恣毕竟长边璟几岁,他过来光是气势上就让人安心了不少,心里有了底。

就是边璟觉得,许恣现在。

怎么冷飕飕的。

说的话也奇奇怪怪。

明明没什么毛病,却听着哪哪不对劲儿,也说不上来。

“不是我说二位……”

江困听了全程,还跟个小鸡崽似的被许姿拎着,“能考虑一下患者的感受么?”

她现在觉得自己像是个准备下锅的,两个“厨子”在一旁比划她的各种指标是否健康。

许恣这才把人放在轮椅上,接过来边璟手里的单子,这边又不忘捋平自己揪起来衣领。

嘴上问着江困渴不渴想不想喝水,又蹲下来把她受伤的脚踝安顿好。

看似不经心。

江困步步惊心。

要是换做以前那没什么,现在,江困可是知道这是个什么人。

她觉得。

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腕儿。

江困不禁吞了一口。

又见许恣准备推着她的轮椅,她怀疑自己被这么一推能直接螺旋升天,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哥,大老远跑过来不用麻烦,你歇着去,让边璟来,一会我俩下来找你。”

许恣闻言僵了一僵。

脑袋又冒出来了那句话——

才多大一会儿功夫。

边璟也不好自己在一旁什么都不干,想过来把轮椅接过。

不曾想听到了一声冷哼。

许恣细长的手指搭在轮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着,江困那个位置能听得格外清晰。

随后,劲瘦的腕骨撑着身子弓了下来,一条腿踩轮椅下面,固定让它不动。

而后声音沉闷地落了下来——

“你没得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