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糖”这个名词,仿佛已经在许恣的记忆力消失很久了。

就连他拿起烟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甜腻逐从舌尖逐渐蔓延,覆盖着味蕾,带着一种强势的侵略性。

许恣舌尖翻动,突然又把烟放了回去。

他想,今天屋里味道好闻。

以后再抽吧。

就这一次。

今晚没有直播,许恣就登了小号,玩得也比平时随性许多。

毕竟现在小号这个段位和他的操作严重不符,容易被可怜的小铂金玩家举报成代练。

所以准确来说,他是想躺。

轻轻松松地体验一把游戏的快乐。

许恣玩的是小乔,一个上手简单,身手灵活的法师英雄。代表是她专属的粉色樱花和扇子。

前期游戏里的小乔就开心地呆在塔里和平对线、吃兵,每次都是在对面残血的时候就不追下去了,玩得毫无威胁,差点在中间签个友好协议书。

直到被对方打野蹲了一波草。

小乔没了大半管血,许恣反应极快,回身二技能控制,闪现脱身。就在他马上就跑进二塔的时候。

对面那个一直跟他“友好”对线的上官就来了。

还是飘移进来的。

塔防对上官的技能无法选中,技能在碰到小乔的那一刻,上官就已经跑出区域。只留下播报音残酷的一声——

“firstblood(一血)!”

界面骤地黑下来。

许恣凝视了一会儿,脑袋里突然浮现出来了一个成语。

——得意忘形。

“……”

静止了半晌。

于是,噩梦开始了。

自从跟着法刺上官的辅助被吸之后,游戏里拿着扇子的小乔就全程追着对面的上官扇。

地图里,无论是塔下、野区,还是去支援的路上,上官都会“偶遇”不知道从哪神游过来的小乔。

然后小乔旋起一阵风,开大放下一技能——

五秒收割人头。

有时候还能顺便带走对面某个倒霉ad和辅助。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把直接预约他们小半年的阴影。

本来实力相当,结果许恣凭一己之力玩成人机局,不到24分钟对面就点了投降。

到了结算界面,对面四个一声不吭地退出了房间,看上去被吓得不轻。

许恣活动了一下手指,游戏界面突然弹出来了一条好友申请。

是刚才被他血虐过的法刺上官。

他习惯性地想点下拒绝。

如果此时正在直播间里,许恣还会一脸平静地跟粉丝们解释:“不加陌生人,谢谢。”

但就在指尖落下的前一秒,许恣看清了这人的昵称——

sleepy的专属账号。

鬼使神差地点了个接受。

下一秒许恣就后悔了。

他感觉自己有一瞬间就像小学生在qq空间里,加那些不知道什么人在推送的明星账号。明百分之一百八十五万是假的,但总是忍不住去加一下试试看。

刚才就是这个心理。

眉心轻轻皱了一下。

就在他从“拉黑他”和“请他主动滚”之间做出来一个选择,消息就弹出来了一条。

【sleepy的专属账号:hello晚上好。】

许恣皱了皱眉,点开键盘甩过去了一个回应。

【xz恣:?】

或许是一晚上钓鱼都没人回应,好容易遇见了一个搭理他的,对面那个“sleepy的专属账号”回复地非常迅速。

他先发过去了一个呲牙笑的表情。

【sleepy的专属账号:知道我是谁吗?】

许恣顿了一下。

缓缓地打上去了几个字。

【xz恣:……sleepy?】

【sleepy的专属账号:差不多了,这是我老婆的号。】

【sleepy的专属账号: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xz恣:。】

要不您还是展开说说?

这种口气,12岁都算是上限了。

许恣觉得自己十年之内,都不会干出来比在光耀上跟一个小学生极限拉扯更傻逼的事。

但已经回应了。

就难免会引出来更离谱的。想到这,许恣右眼皮跳了两跳。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那人就给许恣发过来了一个短篇小作文。

【sleepy的专属账号:你好朋友,我是b站的up主不觉,已经和退网第一野王sleepy在一起一年了。她因为被非法的黑暗势力打压,郁郁寡欢,现在急需一波强大的团队从底层开始反抗!

你愿意加入我的队伍吗朋友?一旦成功,我将会让我老婆直接复出,助lpl走上世界。】

许恣:“………………”

很难形容他现在看到这条消息的心情。

之前只是在微博上有意无意地刷到过自己和sleepy的这个cp。当时只觉得好笑,分明都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了,能有什么意思,炒他和胡椒的cp都比这个强。

可现在一看,他发现他自己挺好笑的。

其实那个人说了一大堆,中心主旨就是三个字:“带带我”。

有什么可带的。

他用着“不觉”的名,需要人带?

还有。

许恣把对话框点开。

打上去了一个“谁他妈在一起一年了”。

过了一会儿,删掉。

再打“老婆?”,想了想又删掉。

……

屋子里灯光好像能脑袋晃得一片空白。

传说中能在一分钟内,把想说的脏话转化成最优雅的方式输出的“不觉”,此刻对着一篇毫无文采的诈骗小作文无从下手。

最后难得骂出了一句正常一点的话。

【xz恣:不愿意,滚。】

一分钟后。

【xz恣:举报了。】

-

胡椒的语音电话来得特别不是时候。

正好赶在了许恣刚进入举报中心,满身戾气。

从他出声的第一句话开始,胡椒的声音就低了两度:“……你这是,跪了几把啊?”

许恣提交举报申请:“没跪,遇到了个……诈骗犯。”

“诈骗犯?”胡椒觉得好笑,“骗谁想不开非得骗你,给自己断后了属于是。有没有截屏兄弟,太久没听你开口骂人了,有点思念。”

“……”

许恣被戳中,迟钝了一会儿:“要不带你带你重温一遍?”

胡椒:“……大可不必如此。”

打电话来的目的就是想双排,胡椒也不再掩饰,下一把开局直接就把许恣邀请进了房间。

吃一堑长一智。

这把胡椒婉拒了所有想一起加入房间的主播或是老板粉丝。不过也遇到过几个不怕死的,想去尝试一下被骂的滋味。

胡椒当时沉默了一会儿,严肃问道:“你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世界么?”

一句就把对面问灭火了。

还有人问,他胡椒是不是个特例。

胡椒说不是。

是自己!特么!脸皮太厚了!!

“不觉”,说低调一点是第一蝉儿,第一小乔……说大一点那就是国服第一中单。

多少次在晚上匹配到训练的职业选手,见到了这个名字都不太敢出塔,甚至还要叫一声“哥”。

这谁不想跟他贴贴!!

而且“不觉”也不是那种无脑喷子,一般他认真打起游戏都不怎么说话,只有切换界面,觉得自己忍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公开嘲讽一句。

不讨厌反倒解气。

真要说特例……

前一周胡椒甚至还会坚定地说“绝对不可能,众生平等”,但自从看到了那条久久不下的热搜,他终于对这个人改观了。

这特么哪叫嗑cp,野王和中单,这勇者相逢的旷世绝恋吧??

认识这人多久了,早就习惯了他的薄情寡义、冷冰冰的性格,姑娘不约,女主播不要,就连把姑娘拉进来一起玩游戏他都能无动于衷,还嫌弃人家的打野技术。

万万没想到,他这是心有白月光了。

一想到这,胡椒由衷地感慨了一句:“有些人骨子里就流淌着钟情啊……”

许恣闻言,手一滑吃了它的兵线。

“……!!”

胡椒天都塌了:“啊啊啊啊啊——不!觉!你赔我小炮车!!!”

“敢就来中路拿,”许恣说,“你大晚上矫情什么?”

“我矫情??我说的是你!!!”胡椒委屈坏了,游戏中的射手原地开始转圈圈,“谁能喜欢个退网的人喜欢一年多啊??我想到这,我替你憋屈行么?”

说完,沉默了好一会儿。

等胡椒淡定下来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可能,大概率,在人家雷区蹦了个野迪。

“不是,兄弟,”胡椒恢复正常,解释道,“我就那么一说,你别往心里——”

“我不憋屈。”

许恣打断道。

游戏里胡椒玩的英雄被他这么一说放空了一个三技能。

许恣直接从旁边野区穿过,二技能控制,一技能外带几下平a收割险些被放跑的那个人头。

“也没有等她。”许恣又说。

他声音很低,似乎比平时还要闷一点。

这一句不知道回答哪个,但胡椒听明白了。

没有等她。

那个昔日的第一野王现在,可以活在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里,用任何方式。她在学习也好,干什么也好,都无所谓。

但你说不得。

光sleepy这个名字,就是底线。

你说不得。

这一夜注定话少,胡椒能感受地到许恣心情的低沉。

他理解不上去这种认知的存在,但也很懂事的闭上了嘴不再逼逼。

最后胡椒被一路杀疯了的许恣直接带飞,梦回黄金局。

他闲来无事,关了游戏里的麦克风,开了直播。

“直播一会儿啊……这边我打电话呢,跟谁?还能是谁,我觉爹。”

胡椒开场的这一句话,直接让他直播间的热度奔上前五。

【啊啊啊想听老公声音惹t-t】

【我们真的不是因为不觉过来的,我们是因为你才点进来的直播间,所以能让我看看我老公的操作么?】

胡椒扫着弹幕“切”了一嘴。

“行。给你们听,也给你们看……少给我告状去。”

-

夜晚总是要比白天燥热。

北方的天气像闹笑话似的,前些天冻得人瑟瑟发抖想直接穿棉袄过冬,这几天温度就回升了,在家穿着厚一点的绒睡衣会就会发汗。

不出汗还好,一出汗,江困胳膊上白天留下长口子,就像被小蚁啃食一般丝丝裂裂地疼。

本来都快忘记了,但做题的时候胳膊在卷子上划不小心就会挂碰到。

一碰,就掀起周围一小片的痛感。

江困在做完手里的最后一道题之后,终于忍耐不住地出去找点东西上药。

搬进这里已经住下了一个月左右,江困才发觉自己对这个家并不熟悉。

面前是一整面墙的柜子,每个柜子放的东西都各有不同。

第一扇里面装了一堆的花瓶,第二扇里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备着的白酒和红酒……

想找个碘伏酒精完全是没有个具体范围。

江困犹豫了一下,盯着许恣的房间,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敲出两响。

没有回应。

江困再敲了一遍。

许恣还是没有回应。

“……”

她现在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还挺强的。

彻底死了心,江困低着头走下两个屋子之间的小三阶。

刚迈下一个。

身后的门“咔”被打开。

随之而来的,还有从门里向外洒出来的光,笼罩在身上。

江困下意识地回头。

“有事?”许恣说。

他单只手支撑在门框上,换下了白天的白衬衫,晚上只穿了一个单薄没有装饰的黑短袖。

锁骨长长一条露在外面,上面还挂着一副白色的耳机。脸上的情绪被阴影遮住了大半,隐晦而又危险。

江困迟疑了几秒:“我能借用一下你的碘伏棉球么?”

许恣挑起一道眉。

“哪破了?”

袖口因为刚才找东西被折了上去,江困向前走了一步,把手腕拧过来给他展示,“看。”

灯光不好。

许恣垂眸,依旧在江困白皙的皮肤上看到了那条长长的血印子。周遭还有没处理好而留下来的一圈淡淡地红色。

他没再说话。

回身走到了屋子里,把耳机戴上,而后对着胡椒说:“挂了,我忙。”

胡椒现在大脑是一片空白。

他怔怔道:“……你忙着上药啊?”

许恣:“听到了?”

“……”

胡椒说下一句话之前有一种冲动。

先去给自己买一块好地儿,再买两个上好木板,选一身漂亮的衣服安心的去。

“兄弟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激动。”

许恣:“?”

“你帮我带起来了一大波热度——我刚才开了直播。”

许恣:“……”

胡椒咽了一口才敢接着说下去。

“现在我的弹幕都在问我,你家里什么时候藏了个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