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退网野王她只想学习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江困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句。

手放在门把手上停顿了一会儿,结果一打开门抬起头,跟许恣的黑脸打了个照面。

许恣:“……”

江困:“……”

两个人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江困之前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对方给惹着了,现在反而知道结果了——

她这不止是惹着了,这程度是要灭口的吧??

一秒钟飞回长宁是个……

什么惊悚的发言。

卷铺盖魂归故土么。

看到江困的反应,许恣不太猜的出来这是听没听见,或是听到了多少。

他低咳一声,先发制人:“听到什么了?”

听见什么也不太敢说,江困声音都跟着小了许多。

“听到,长宁什么的……”

“假的。”

许恣直接道,没给江困继续说下的机会,“好好呆着。”

“……”

“——好好呆着。”

这四个字,江困现在有点不太确定。

许恣的意思是,让她在这里好好呆着,还是回应刚才那个,让她在安绥好好呆着……还是,让她在家里好好呆着。

抬起头,见计倾然把胳膊搭在了许恣的肩上,一直单方面在他耳边跟他输出着什么。

她这时候突然从思绪中撇出来了一个分支,想起来了刚才在交流会上女生们看到计倾然的反应——

很帅、不差什么、想把他看腻。

可两人这么一比较。

看上去,也就一般了。

校医这时候捧着几盒药走了过来,拉江困回过神,“在这等半天了吧,没啥大事,估计是个人身体原因。”

江困忙把门让出来,“需要去趟医院么?”

“应该不用,”校医借着推眼镜的时间,偷偷瞄了眼身后的这两个帅哥,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点,“你不用管了,有什么事我会联系医院的。刚才问她不是说吃了点减肥药吗,应该是那个引起的,没事,把她留在这我观察观察。”

江困松了一口气。

她跟着校医进了屋子,把书包拿起后,细心地留了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校医看一行数字落在便利贴上,顺便上下扫了一下面前的人。

无由地感慨了一句:“真好啊。”

江困侧头:“?”

“长得好看,对闺蜜不错,男朋友找的也帅。”

“……”

这一句话除了前四个字,剩下的一个标点都不沾边。江困窘迫道,“不是闺蜜……也,不是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那也快了吧?”校医一边烧水一边说。

她路线走得非常前沿,觉得自己看这些孩子看多了,谁和谁有事一目了然。说起男朋友,从一开始示意的就是左边的那个帅哥,就是许恣。

江困被问得摸不着头脑,“没有……”

“甭害羞。”

“真没有。”

说完以后,江困又怕自己说得不够彻底,再引起上回楼上那位大叔那种误会。她面色不改,又强调了一下两人之间的没可能。

“我觉得他,太老了。忘年之恋啊?”

校医:“……”

人出了校医室了之后。

校医去给床上的女生擦了擦头上的汗,又简单地安慰上几句,最后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了电脑桌前。

打开教务系统。

刚才在门口的男人就出现在了学校官网的首页上。

校医支着下巴盯着那个人了许久。

弄不懂现在年轻的小孩到底都是怎么想的。

这老吗?

这。

就算老就老呗。

再老他个十岁都有人要。

-

江困把门从里往外关上了。事故来的快,解决的的也快,刚把人送到医务室的时候校医还表扬了她喂糖这一举动。

扶了一下肩上的书包,江困有些怅然地向外走着。

直到进了电梯间,忽然在楼梯口里看到了许恣的身影。

江困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趴在门框上偷偷地把脑袋伸了伸,想看看他在干什么——

就被许恣精准地捕捉到了。

“……”

真该死。

楼梯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外面看不见天光,只能看到对面跟这栋楼一样的红色砖瓦。

那人站在砖红色的背景下,却像披了一层烈日,成了整片视野里耀眼的一束光。

“过来。”他说。

江困几乎没有犹豫,很听话地迈过了门槛。

直到烟雾越来越近,近乎呛地她咳出声,江困才悠悠地停下。

头上的丸子头被忙乎的塌乱,有几丝细碎的头发从额头上垂了下来,挡在了她的眼睫前面。

许恣把窗户让开,掐灭烟蒂,抬睫。

他在等江困开口。

可等了半天,只等到了江困的一句:“那个海带扣呢?”

“……”

什么东西?

“海带扣?”许恣面色复杂,结合语境想起来计倾然今天的穿着,又领悟了,“哦,让他滚了。”

“……”

江困眨了眨眼:“那,他就这么滚……走了?”

“嗯,”许恣语气淡淡,“说了个‘好嘞’。”

“……”

江困觉得挺好笑的。

那个能给全校做交流会的人,在朋友前面却完全不一样。虽然没有跟那个计倾然了解过,但现在她光是凭感觉就能猜出来,这两个人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这时候,她突然想起来那个名字——

“许恣。”

那个数学系神秘的存在。

视线不免往他的脸上多扫了几眼。

……不能吧。

这么牛逼的人物能站在这等她?

那得是天天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的路上,每日勤勤恳恳,出没的地点多数都应该在自习室。

也不能长成这样。

学数学的,能有几个长得好看的啊?就算差不多的,那估计也是学院同学的超厚滤镜。不说别的,就说这人头发乌黑浓密,还,这么多……怎么看也不像。

害。

谁说计倾然旁边的朋友只许有一个了。

头顶上的太阳被云层遮住,楼梯间里渐渐暗了下来。

许恣总是喜欢很轻的倚在什么上,却又没着力气,远远一看还像是站在那里,高而挺拔。

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盯着江困的眼睛一直没有挪开。

“你怎么想的?”许恣说。

江困:“……”

不了解这人说话还以为许恣在训她,但江困现在已经被磨练地习以为常了。

她不仅什么反应没有,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你说的是哪个?”

挺多事都挺让人难以理解的,从两个人在走廊拐角处开始就都牵扯进了这一件事里。江困还算是理解许恣的这个问题。

过了片刻。

许恣认真回答:“我兜里的糖。”

江困:“……”

她现在不想理解了。

“我一个大男人我要那么多糖干什么?”

许恣一边说一遍从兜里掏出糖果,很随意地散在手里。指缝开得很大,糖果的数量很多,保持着将要从指缝中滑落而又卡在一个正好的位置。

江困的脸,“腾”一下子红了。

现在的这个情况就好比高中时候老师当全版面读她的课文,她脑子短暂地空白了一下。

而后装的十分淡定:“你可以,留着追小姑娘。”

“……”

“第一天给一个,第二天给两个,你第三天就可以给四个,第四天给八个……最后你把你自己给她,告诉她你就是所有糖份的正无穷就好了,”江困胡扯的像模像样,还怕许恣不信,忍不住补充道,“这是我们数学系的浪漫。”

“……”

许恣被说笑了,“还浪漫呢?江困,我跟你说个事儿。”

他说完就向前走了两步,一个人站在了楼梯的第一个台阶之下。

这个角度,正好跟江困转过来的眼睛对齐。

“我不需要这东西,”许恣气定神闲,“还有一点,一般都是小姑娘主动追我——”

江困怔怔地看着他。

“我连平面直角坐标系都不会给她建一个。”

“……”

言外之意就是。

你别用这种方式接近我,你连个跟哥以后长远发展的机会你都不配拥有。

也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那些“小姑娘”。

还是说的江困。

她暗暗吐了口气,话是从她这开始的,现在就只好破罐子破摔,“你不喜欢,那你就还我。”

而后,默默地把手伸来出来,神态认真。

许恣撇头看了眼:“少不讲理,哪有送出去东西还往回要的?不诚恳。”

“我可以送你更好的。”

“还送?”

江困点了点头:“送。”

她之前说拿那些想平摊的钱用来给许恣买个领带不是说说笑的,江困是真的打算买。并且,她都跟施楠楠打听好了安绥的哪家商场销量更好一点,做好了所有准备。

糖果只是先顶替一阵。

等送完东西,自己攒钱接着买就是了。

江困又把手向前伸了伸,“我还省事了呢,你还我。”

“不还。”许恣又把糖洒回了兜子里,态度变得理所应当起来,“你一个也别想省。”

江困:“……”

-

等上车系好安全带只好,江困还生气地不想搭理许恣。

她发现这人真是反复无常。

前一秒还能跟你好说话好商量,下一秒就变得耍起无赖。说要糖的是他,一脸嫌弃的也是他。

最后把自己饶了进去,不仅没出来,还半点好处没捞着,生了一肚子的气。

一路上两个人没一句话可说。

车里也没有音乐,干巴巴的。江困立下决心,下回绝对不贪这种暖和人的小便宜。

两块钱坐趟公交难道不比坐大牢要香??

直到进家。

她径直地朝着屋里走过去,就在她临近门的前一秒。

恍惚间听到了玄关处许恣的一声轻嗤。

本来以为这人又要发表什么言论,江困闭了闭眼,在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哪怕是这人突然掏出来一句什么天雷动地火的鬼话,她觉得她都微笑着去面对它。

谁知半天没等到这人开口。

却等到了几声清脆的包装纸互相摩擦的声音,接下来,就是什么东西和牙齿的轻碰——

许恣含了一块糖。

含了、一块、糖。

江困:“…………”

她现在想吃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