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召唤惊悚电影[无限] > 第116章 危险分子K

第116章 危险分子K


“……”

面对处长的坦白, 姜霁北给出的回应,是漫长的沉默。

他不是没有在心中怀疑过,可这实在太荒谬, 毕竟母亲失踪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在心里做好了她已经不在人世的准备。

谁能想到, 她竟然改头换面,进了政府工作, 甚至当上了国家秘密行动处的处长?

可仔细一想, 这也不是什么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毕竟前面还有一个“死而复生”的池闲作为先例。

在短暂又漫长的时间里, 姜霁北毫不掩饰地观察着处长。

记忆中, 母亲是一位高贵典雅的美丽女性,从事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方面的研究工作, 与眼前容貌平平、雷厉风行的行动处处长是截然相反的人。

一个人,无论面相和气质怎么变化,不动刀子的话,骨相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此刻,眼前的处长,竟然和记忆中母亲的脸隐约重叠起来。

她容貌普通,甚至连瞳色也与记忆中的母亲完全不同, 两鬓斑白,不难看出这些年经历了怎样的操劳。

但她的眼中闪烁着一种动人的神采,目光坚定, 充满了信念感。

处长眼中的这种信念,姜霁北并不陌生。

他在猪肚鸡眼中看到过,也同样在池闲的眼中看到过。

他们都是同一种人,怀抱着同样的信念, 为了同样的目标砥砺前行。

纵有万般疑云凝在心头,姜霁北也知道,其中一定涉及了无数国家机密,现在不是他询问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把万千疑问压在心底,在心中叹了口气,问道:“这些年……你好吗?”

姜霁北的提问让处长略感意外。

“我还好。”她点点头,“你呢?”

“我不太好。”姜霁北笑了一下,实话实说,“父亲知道你的事情吗?”

他的提问成功让处长沉默了。

“刚才,我已经见过父亲了。”观察到对方的表情,姜霁北心中了然,转移了话题,“他就在岛上,很安全。”

处长点点头,表情平静,看样子早就知道丈夫在岛上的事情。

因为时机不当,现在的场合也过于微妙,姜霁北没有叫“妈”。

他犹豫了一下,问:“处长,池闲和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知道基本。”处长没有明确回答,不难从眼神看出,她也在观察着姜霁北。

“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勇敢、冷静、性格坚韧。”处长给池闲下了评语,“他很擅长隐瞒,甚至对自己人都是如此。”

姜霁北消化着处长对池闲的总结,听不出对方的话语里藏着称赞还是批评。

处长的评语并没有错,池闲曾对在自己的面前假死了数年,直到收到电影邀请函之后,他才知道池闲可能还活着。

从池闲的反应来看,这甚至不是他的本意。

话到此处,气氛再次陷入了僵局,两人各怀鬼胎。

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了几分钟后,一个念头忽然从姜霁北心中闪过。

他的心脏一滞,立刻抬起眸,谨慎地向处长确认道:“处长,我从猪肚鸡与大部队的通讯中了解到,大部队的前锋小队是自行发现实景电影装置停止运行的。”

“没有错。”处长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姜霁北的脸色略微发白:“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资格了解……但我有一个问题,前锋小队是如何运作的?”

处长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们在离岛约四海里处,确定了实景电影装置的影响边界,这也是我们在这里整顿的原因。”

居然可以影响到岛屿四海里内的空间,姜霁北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地面上的影响最强,甚至还可能有横向扩散式的信号增幅器。

见姜霁北的反应不对,处长看着他,接着说:“我们有数支小队在前方探查,前驱舰通过缆绳连接着拖曳船,一边发送时间信号,一边进入已经探明的被影响区域内。如果进入区域内后断连,说明装置还在运行,如果时间信号发送正确,说明装置影响已经被解除。”

“缆绳拖曳只是最后一道保险,实际操作中,计算洋流的速度与方向后,完全可以让前驱舰相对岛屿保持静止状态,这时,前驱舰可能一半进入被影响区,一半还没有,了解了影响边界,船上的队员完全可以自行照应,分组轮换。”

姜霁北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组组画面:队伍分散在甲板上,一个人身上绑着防护绳,一边发送时间信号一边往前走,整个人停滞之后被队友拉回来,随后换一个人反复试探……

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才让前锋小队成功进入的消息先池闲的通讯而来。

可这就是他心脏停滞的原因——池闲是去总控室停止装置的,装置停止运行的瞬间,他必然还在总控室,不可能已经到达藏匿点。

姜霁北不是没有考虑过池闲一开始就在说谎的可能,也许他根本没有去总控室,但那时他们通讯畅通,池闲没有必要说谎。

换而言之,在通讯中断之后传来的消息里,池闲忽悠他们的可能性,大大地提升了!

…………

远远听到电梯口处传来的尖叫与枪声,池闲猛然转身,从道路转角处折返,冲进了最近的一间值班室内。

十几分钟前,在他捡起枪攻击备用电池组时,就听到了被阮杜兰拉响的警报。

当池闲摧毁完电池组,调转枪头寻找自己的便宜义父时,阮杜兰已经不见了踪影。

现在,追在他身后的,是值守在主研究楼中的守卫。

可能是由于房间结构能一定程度地削减装置带来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本身就经历了严苛的训练,实景电影装置的供能一被切断,他们跳过了恍惚与惊惶的步骤,迅速地清醒过来。

池闲拼上了所有的努力与运气,在他们堵住主研究楼所有出口前,通过一处通风口,从包围圈内逃离。

值班室内负责监控的中年男子心理素质不如主研究楼的守卫强,直到池闲打开门,他才从惊讶与茫然的漩涡中抽出一半的灵魂:“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已经击退入侵者了吗?才刚发了奖金——”

在这儿做发奖金的美梦呢,这套实景电影装置还真会看人下菜。

池闲的胸口因刚才快速的奔跑而不断起伏,但他还是云淡风轻地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有回答,而是默默地将目光投向值班室的主干道监控屏。

组织包围圈的精英守卫们已经从楼里追出,从人数上看,他们已经分成了三组,一组奔向去往电梯口的必经之路,一组守在主研究楼前,剩下一组还在楼中。

中年男子又追问了几句,依然没有得到池闲的回答,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情况不对。

眼前的年轻男人似乎刚经历过一场恶战,满身沾着硝火的气味,神情冷峻,脸部的细小破口渗出鲜血,给冷峻覆上了一层嗜血的恨意。

他的上装扎着碎屑,有被碾压过的痕迹,下装被划破了数不清的口子,手关节上沾满了腥红的液体,一只手还紧握着一把尚在冒着青烟的枪。

仔细观察,年轻男人的另一只手在颤抖,对应的胳膊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当吱呀声变大时,破碎的袖口里就会落出几片金属碎片。

但另一种声音很快盖住了这细微的机械声。

警报系统不知疲倦地全域广播:“危险分子k出现于地下四层,请目击者及时将其击杀!”

击杀……

中年男子抖了抖,心存侥幸地猜想,眼前的这位先生,也许正在追击那个危险人员。

但他仍然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监控画面的右下角出现了播放全域广播的强制窗口,一边重复着广播,一边展现出危险分子k的样貌。

看清“k”的脸,中年男子瞬间心惊肉跳,整个后背覆上密密麻麻的冷汗!

求生的本能让他如鸵鸟一般埋下头,装作什么都看不见地大喊:“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饶我一命!”

久久等不到回应,中年男子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却只看到被切断电源的监控台,和空荡荡的值班室。

侥幸捡回一条性命,他顿时松了口气,几乎瘫倒在地。

然而没过两秒,丰厚的奖金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在“奖金”的诱惑下,中年男子挪到监控台边的桌前,拿起内部通讯器:“m402值班室发现危险分子k!”

依然等不来回应,他疑惑地挥了挥通讯器,看到了通讯器从电源接口处延伸至机身里的破坏痕迹。

…………

与行动处小队登上急速艇,猪肚鸡担忧地看了站在甲板上的姜霁北一眼。

越过海浪,他远眺着大海那头的岛屿,面色无比平静。

然而正是这份平静,让猪肚鸡心中犯怵。

“前锋队伍已经登岛一段时间,后方还有更多的部队与火力支援,我方将初步控制了岛屿地面。”作为与姜霁北对接的人员,她不得不提醒,“即使有螺蛳粉提供的地形图,控制下层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记住,我们的目标不是参与战斗,而是展开救援。”

其实处长还提出了“随机应变”和“深入探查岛屿”的要求,但让姜霁北参与进来还是太勉强了,如果池闲已经被打得不能行动,就让姜霁北带他去地面……

再其实,可能找到池闲就算成功……

猪肚鸡把心里话吞入肚中。

姜霁北作为“编外人员”,不管是作战素质,还是器械使用,都比不上正规训练过的行动处研究员。

他被特许再度登岛,是因为他告诉处长,他与岛上的人工智能有特殊的联系。

已经负伤,本该接受治疗的猪肚鸡,也因姜霁北透露出她同样与岛内ai有特殊联系而参与到救援行动中。

但猪肚鸡觉得,实景电影装置都停了,再怎么和苏安有联系,也于事无补。

毕竟他只存在于电影中。

而且装置到现在都还没有被重新启动,可以推断出,池闲所使用的手段是相对暴躁、难以短时间修复的。

听到池闲的代号,姜霁北的目光忽然变得非常柔和。

他扬起嘴角,露出和风细雨的笑容:“我知道。”

猪肚鸡的表情顿时绷不住了:“已经强调很多次了啊,行动中是不能冲动的。”

“我知道,”姜霁北的笑容不变,甚至愈发温柔,“所以,我打算等行动结束后再揍他。”

猪肚鸡:“……”

…………

“砰!”

“砰!”

“砰!”

猜不准身后的守卫用的是哪种弹药,听到枪声后,本就在持续规避的池闲猛地向前一扑,就地一滚。

流弹擦过他的鬓边,在他的皮肤上灼出一道血痕。

池闲顾不上疼痛,火速起身,继续狂奔。

下一秒,地道里传来气压变化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在迅速接近他的后背。

池闲双脚一蹬,整个人如飞鸟般跃上地道的左侧墙壁。

他抬起头,看见脚踏飞行器的精英守卫扑了个空,与他擦身而过。

在小空间内使用飞行器,需要极佳的机动技巧,精英守卫双脚前伸,用飞行器喷出的气体减慢速度。

他准备来一个华丽转身,把自己整个人抡到池闲的身上。

看着守卫减速的动作,池闲没有迟疑,左脚发力,让自己的右脚对准守卫的后背,让自己如出膛的子弹一般,飞速地击向守卫的脊椎。

“咔嚓”一声,守卫的背部向内凹去。

池闲借助这空中的人形落脚点,跃向右边的墙壁以躲避子弹,再跳到下落守卫的前方,与他一起急速坠地。

有效利用掩体是保全生命的主要方式之一。

这些守卫穷追不舍,甚至对刚才全域广播的“岛屿已被入侵,需要重新召集部队”都没有反应。

池闲确定,杀死自己就是他们当下唯一的任务。

而任务的发布人,极大概率是阮杜兰。

落地之后,池闲没有丝毫停顿,冲入了一个岔口,迅速按下岔口边的关门键。

他现在身处地下四层与地下三层的步行暗道中,根据自己的移动速度与时间判断,他已经接近了通往地下三层的出口。

岔路口的铁门瞬间降落,隔绝了凶残的追兵,但池闲知道,这坚持不了多久。

对方掌握地下层暗道的通行权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开门。

还有一个问题是,他自己似乎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池闲右臂的合金骨骼变形严重,甚至撑破了他的肌肉,从皮肤里支出苍白的金属,随便动几下就不停往外掉渣。

体内的人造机械器官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个接一个地在身体里乱蹦。

他总觉得自己的腰子裂成了五瓣,跟着他随风起舞。

饶是如此,池闲也没有迟疑,确定了方向之后,他咬着牙继续奔跑。

地下三层是能源调度层,驻守人员极少,地下二层是防震结构层,钢筋水泥的环境更利于躲藏,只要能撑到那里……

离出口越来越近,池闲突然感到左手传来一道细微的电流。

他扫了一眼,发现智脑投影中,他与猪肚鸡和姜霁北的加密通讯竟又连接上了!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立刻传来一条讯息:“位置。”

他迅速回复:“地下三层,e313出口。”

从出口处踏入地下三层,地道内与层内的全域广播声一齐传来:“地面部队已经战败,请——”

“砰!”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带着灼烧的热气,从池闲变形的右臂骨骼中飞速穿过。

本就脆弱不堪的合金骨骼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渐渐破碎,细小的零件掺杂着组织液从肌肉中洒出,如雪一般坠落在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对面的守卫举着枪,身前却立着阮杜兰的投影。

池闲的嘴唇抿成一道锐利的线。

他不顾右臂传来的剧痛,用左手举起枪,对准阮杜兰与守卫。

池闲垂死挣扎的举动让阮杜兰扯起嘴角,露出狰狞又轻蔑的笑容:“我知道你的枪里没有子弹。”

池闲没有说话。

他的枪里确实没有子弹。

“没有子弹,用你们的不就行了?”

忽然,一道轻柔却饱含讥讽的声音从守卫身后传来。

池闲心头一跳。

是姜霁北的声音!

几乎是同一时间,机枪连发声音响起,每一颗子弹都精准贯穿了守卫的脊椎,将他们掀翻在地!

阮杜兰的投影在疯狂地闪烁了几秒后,瞬间消失。

将守卫全部击倒在地之后,池闲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人。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可声音分明是姜霁北的?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对方的双手是两根机关枪枪管,把所有人都突突了之后,机关枪枪管泛红,怎么看都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热量。

再辨认了一会儿那张脸,池闲抽了抽嘴角。

这是电影节主办方observer系列机器发言人的统一五官,0003,0004,都是这张脸。

这位又是谁?0005?

“主办方发言人”无声地与池闲对视了几秒,随后有些慌张地变化手臂,收起枪管:“呃……池闲哥,我在你说的取用实体的基础上,加了一点武器的改造。”

“还有,霁哥连接着我的通讯,怎么突然没声……霁哥?”

作者有话要说:  这回真的还有几章就完结啦哈哈哈ov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