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28章 再是闹事

第028章 再是闹事


“尊师昨晚上来了,而且就是在客栈里消失的。”岳峰安神色严肃的强调。

“你怎么知道?”

“我的人亲眼所见。”

“你的人?”徐琳琳再次不明所以,抬头看着男子,质问,“你的人为什么会掌握我客栈里的情况?难不成他们一直在附近?为什么?你在怀疑我们?”

女人声音不大,问题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直击要害,咄咄逼人。

看着她悲戚的目光,岳峰安竟有些不知所措。该如何回答她,该如何让她相信自己怀疑的那个人并不是她?该如何让她明白,她的救命恩人,很有可能就是当今称霸江湖、对江山社稷威胁重重的乱党之主?该如何说服她和自己一条心,共同御敌?岳峰安现在才发现,这一个又一个问题摆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还没考虑好?

是自己太自信,还是把这个女人想得太简单了,以至于自己天真的以为,作为未来的丈夫,她的选择一定是自己。凭什么?

对方含着热泪的眸子里藏着委屈、藏着质问,让他心痛,让他内疚。放在下面的手轻轻的动了动,显然是有一种冲动。可到了最后,还是忍住了。

“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惊动了此时有些尴尬的两人,皆是身体一颤,齐齐回头,看向门口,房门被推开,陈洛英风一样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掌柜的,不好了,下面打起来了。”说的太多,陈洛英咽咽口水,润润嗓子。

“谁和谁打起来了?”徐琳琳急忙问道。

“朱大力和一个客人,好像是因为酒水的问题。”

“我去看看。”心中有数,徐琳琳也就没那么慌乱了。毕竟是做客栈的,类似的事时有发生,她已经见怪不怪,知道如何处理。和岳峰安说了一句,“我出去看看。”便转身欲离。正待此时,岳峰安却是匆匆赶上--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知道该如何处理。”徐琳琳答道,和他对视片刻,便径自离开了客房。

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仿若惆怅万千,岳峰安轻叹一口气。

“王爷……”陈洛英走到他身边,抱拳一拜,呼唤一声,可以清楚的听见他齿间的颤音。夜以继日、发奋读书这么多年,第一次和统治者的距离如此之近,怎能不让他激动?最重要的是,是岳峰安先注意到自己的。或许这就是自己扬眉吐气、光耀门楣的开始。这么多年的怀才不遇,他想说的话真的是太多了,恨不得一股脑的向岳峰安倒出。可对方似乎并不打算让自己马上开始,只是一伸手,阻止了自己,然后径自往前走去。

陈洛英不明所以,跟在他身后,也离开了客房。

大堂里,朱大力和一个看上去身材、功夫差不多的男子相对而立,都是双手叉腰,凶神恶煞般地看着彼此,似乎都想用锐利的眼神喝退对方。但显然,彼此都没有认输的打算,你的眼睛瞪得大,我的眼睛比你瞪得还大,看谁干得过谁。在他们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靠近他们的,自然是各自的兄弟,彼此仇视,互不相让。外面的是一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当然,他们也没歇着,起哄架秧的,鼓动着两个人赶快打起来,让他们看个过瘾。很明显,唯恐天下不乱。

另外,还有些人,似乎是不想受什么池鱼之殃,趁别人不注意,掉头往外走。

徐琳琳下楼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们,立马招呼一个伙计,追了过去。想在自己眼皮底下逃单,简直是痴人说梦。

“出什么事了?”

徐琳琳声音不大,却可以保证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听得见。那些人自动让开一条路,让徐琳琳可以直接走到事发之地。

看着那相互对峙的两人,她并没有马上劝话,而是先打量了那位客人一般,回头询问朱大力:“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事找事,无端挑衅。”朱大力指着对面的男子,忿忿地说道。

“我怎么挑衅了,明明是你们欺人在先。”那个客人不服气,立马反驳道。

“我怎么欺人了?”

“你们卖假酒,以次充好,欺骗顾客……”

“谁卖假酒了?你胡说八道。”朱大力本来就是个冲动的性格,听到这样的话,哪里受得了,举起拳头就要打人。

“怎么,还想打我?有本事你来啊,你来啊?”那位客人根本不怕,反而是凑上前去,似乎在鼓动他动手。旁边的人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起哄,显然是巴不得两个人打起来,自己可以在旁边看看热闹。

“你……”朱大力显然是禁不住这样的挑衅,举起拳头,就要动手,却被徐琳琳一下子拦住了,“掌柜的……”杏眼圆睁,好像是不甘。

“有话好好说,这里是客栈,不能得罪客人。”徐琳琳沉下脸来,给予他深深地警告和暗示。

朱大力虽然不服,但徐琳琳的命令,他却是不得不遵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头扭到一边,眼不见为净。

朱大力安静下来了,剩下的就是那个客人了。徐琳琳抬起头,看向站在二楼栏杆旁的岳峰安,面无表情,对方也是,只是看着自己,似乎是等待着观望自己如何处理此事。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面对着那陌生的面容,赔笑道:“这位客官,小女是这如意客栈的掌柜的,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和我说……”

“还用得着说吗,你们客栈卖假酒,你自己不知道?”说着,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然后“呸”地吐了出来,“什么玩意儿?徐琳琳,你是叫徐琳琳吧。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马上就去报官,说你们卖假酒、以次充好,害人性命……哎呦呦,我肚子疼,肚子疼,不行了不行了……”

说完,弯下腰去,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而旁边的同伴们似乎接收到了暗示,也纷纷依葫芦画瓢,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呻吟不止。一时间,客栈里哀嚎声不断。甚至连那些个没有问题的客人此时也不自觉的摸了摸肚子,好似隐隐作痛,这如意客栈的饭菜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

“你干什么,装模作样,想讹人是吧?”一眼就看出对方有问题,朱大力撸起袖子,似乎准备和这些人大干一场。说不过,难道还打不过,凭着现在的功夫,足够让对方满地找牙。跃跃欲试之时,却又被徐琳琳拦住了。看着她唇角带笑、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禁怀疑,这丫头不会是想耍什么阴招吧。果然--

“谁掉的银票啊,好像是一百两。”

此话一出,所有人纷纷低下头来,四处寻找,时不时地有人询问“在哪儿,在哪儿”。尤其是那刚才挑衅的汉子,此刻,肚子也不疼了,腰也不弯了,纷纷猫着身子,在客栈里来回转圈。此时,在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那一百两的银票在哪呢,为什么自己看不见?

“噗嗤--”

不知是谁,突然笑了一声。接着就是一个男子的哈哈大笑。挑衅的客人抬起头来,才发现刚才那个和自己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伙计此时笑的正欢;还有那个女掌柜,也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仿佛是为揭穿自己的伪装而得意。男子自是不甘心,梗着脖子,毫不客气地说道:“就算酒没有问题那又如何,你们在酒里兑水,和卖假酒有什么区别?你自己尝尝,一点味道也没有,这算什么酒,自己尝尝,自己尝尝。”

说着,男子将酒杯递到了她面前。

徐琳琳接过酒杯,放在鼻下,轻轻一闻,便察觉出端倪,问那男子:“这位客官,冒昧地问一句,你初来客栈,要的是什么酒,单价是多少钱?”

“兄弟我是南方人,自然点的是绍兴的女儿红。却不想,这酒一点味道也没有,让我花了那么多冤枉钱……”

“花了多少钱?”徐琳琳再次问道,算是重复刚才的问题。

那男子微微一愣,看着徐琳琳,皱起眉头,好似不解,她为何在这个问题上如此执着?

“我们掌柜的问你话呢,要了一壶女儿红,你花了多少钱?”朱大力不耐烦地询问。话音刚落,就遭到对方狠狠地瞪视。他自然是不怕的,回瞪一眼,凶神恶煞。同时撸起袖子,想打架,来啊。

男子显然也是不怕的,并且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开打,分个胜负。只是现在徐琳琳来了,毕竟是个女子,依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男子似乎也愿意给她一个面子,冷冷的哼了一声:“二十文一壶,你们那个账房亲口和我说的,明码标价……”话音刚落,又听见“噗嗤”一声,原来是那朱大力再次笑出了声--

“二十文,你还想喝上好的女儿红,昨天晚上的酒还没有醒吧?”朱大力越发得意,禁不住大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