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9章 循循善诱

第019章 循循善诱


看女人乖乖地靠在自己怀里,岳峰安禁不住嘴角上扬,满意一笑。说实话,这种温香软玉在怀,感觉还不错。至此,他闭上了眼睛,贪婪的吸取着她熟悉的味道,感觉着此刻的宁静。真希望时间就此停住,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么多试探的把戏。只是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毕竟,此番来到泽城,真实的目的不是她。

听到叹息声,徐琳琳抬起头,那张俊美的面容让她有了一丝恍惚,但很快恢复了理智,温柔地故作关心:“王爷可有心思?”

岳峰安低下头,看着女人娇俏的面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在想,这三年来,你受了太多的苦,我不在你身边,实在是委屈你了……”

“王爷言重了,王爷带兵出征,保家卫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妾身,王爷保护了妾身。虽然王爷现在才来,但妾身也明白,对王爷最重要的是什么。不管怎样,王爷还是来了,还是愿意认可妾身,接纳妾身。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妾身别无所求。”徐琳琳温柔地说,向他表示理解。

见他看着自己,紧锁眉头,似有不安。便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王爷,王爷……”

一个激灵,岳峰安回过神,看着女人专注的目光,心中五味掺杂。好像是要掩饰什么情绪一般,揽她入怀,轻轻地拍着她,笑道:“以大局为重,先己后人。看来我没有看错你,你也没有让我失望。”说完,敛起笑容,停顿了片刻,一声叹息,再说道,“真恨不得现在就带你回去,为你伸冤,和你完婚。从今以后,将你好好爱护,再不受苦。只是皇命在身,身不由己,恐怕还要在这个泽城耽误一段时间啊。”

说到这,看向女人,神色似有些内疚。

女人从他怀里抬头看他:“王爷还有其他事?”

岳峰安放开了她,又是轻叹一声,说道:“其实我这次来到泽城,目的有二,其一就是你……”回头看着女人,目光坚定,好似在说明自己的决心。收回目光,再叹道,“这是我的私心。虽然我已经带兵回朝,可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身份,没有皇上的旨意,是不可以随随便便离开京城的。所以我此次前来泽城,也是奉了皇命,前来剿灭梅华宫乱党。”

“梅华宫?”徐琳琳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意外。

“怎么,徐掌柜没有听说过这个新起的江湖门派?”岳峰安皱起眉头,故意问她。随后好像是提醒般地说道,“据说,梅华宫第一次出现就是在绵山附近,靠近泽城?”

与他对视,看着他眸子里的深意,徐琳琳恍然大悟他刚才的所为,禁不住为徐琳琳本尊痛心,遇到这样一个丈夫,怕是将来被卖了还无处喊冤。

幸亏徐琳琳本尊已经死了;幸亏自己不是徐琳琳。

“听说过。”徐琳琳犹犹豫豫,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听谁说的?”岳峰安紧追不放。

故作紧张的,徐琳琳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师……师父……”

“那个无忧先生?”听到这个名字,岳峰安再次眉头紧锁。徐琳琳还是表现得非常紧张,用力地点着头,呼吸急促。而这时,岳峰安却丝毫没有怜惜之情,反而是穷追猛打,步步紧逼,“那天你在廖文秋面前说的话,是不是她的意思?”

徐琳琳一听这话,吃惊不小,猛地抬头,才发现男子气势汹汹,目光逼人,不由地震惊,连这个他都知道?

仔细想想,凭借着这么多年自己和衙门打下来的关系,廖文秋不可能无缘无故告自己的密;唯一值得怀疑的就是那个修谨,毕竟他是岳峰安身边的人;而且自己说话的时候,他也在场。

想明白了这点,她反而冷静下来了,面对着他的满脸阴鹜,她直言不讳:“有师父的意思,也有小女自己的想法。”

“哦?”岳峰安有些吃惊,没想到她会如此说,“你说说看。”

欠身行礼,表示感谢,徐琳琳开了口:“小女虽非江湖中人,可在这里经营客栈这么多年,每日迎来送往,大多数也是江湖上的人。这些人在客栈里喝酒聊天,说起那些个江湖门派,于己无关的,也是毫无顾忌。小女有时候在旁边,也能听上几句,再加上师父时不时地说起……”

“尊师经常说起这些吗?”

“那倒没有,都是小女有时候在客人口中听说了什么,觉得好奇,不方便多问。每次恩师前来,小女就询问一二。通常情况下,小女不问,恩师也不会多言。”徐琳琳如此解释道。面对他质疑的目光,她抬头挺胸,坦然面对,不躲不闪。直到他败下阵来,抬了抬手,再次发问--

“你继续吧。”

徐琳琳屈身一拜:“根据小女了解到的情况,这个梅华宫是突然崛起的,而且一起来就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了江湖第一的门派。最关键的是,梅华宫特别神秘。至今都没有他们门派里的人出现在人们面前。而他们的宫主,也是神秘莫测,除了知道是一个带黄金面具的蒙面人,其他的一无所知,甚至于是男是女……”

说到这,再次看向岳峰安。却见他一脸严肃,轻轻的点点头,而后抬了抬手,再次示意自己继续。

“纵然如此,有一点,却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就是梅华宫自崛起以来,从未害过无辜之人。”徐琳琳似在强调,对上他的眸子,神情严肃。而后轻轻的点点头,又说道,“我承认,江湖上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都和这个梅华宫有关系,比如武当派宣德道长的死,少林寺法度禅师的自尽,都是梅华宫幕后操手。可个中缘由,不知道王爷了解过没有?”

岳峰安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嘴角轻扬,似笑非笑,像是对她的答案充满了期待。

“宣德道长在三十年前,为了继承武当派掌门人的位置,曾经心狠手辣,在武当大会上,打伤师兄弟数名。虽然一举夺魁,可那几个师兄弟却因为受伤严重,要么一命呜呼,要么终身残疾;除此之外,为了夺得一部本不属于武当派的武林绝学,他残忍杀害无辜人士数十人。若说一命赔一命,这样的人,死去千次万次,或许都是不够的。”

“还有那个法度禅师,年轻的时候一时荒唐,和一女子私定终身。事发之时,只觉得无颜见人,逃之夭夭,只留下无辜女子受尽他人的口诛笔伐。独自一人生下孩子,却是难产而死。孩子流落街头,成为了乞丐流氓,犯下滔天大错,最后被斩首示众。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与他无关,难道他不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徐琳琳反问。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情绪,最后总结道:“所以这些人并非冤死,而是死得其所。同理,还有其他人。古语说得好,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迟与来早。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等了一会,见她不再说什么了,岳峰安估摸着她说完了,于是就点点头,开口道:“你刚才说的两件事本王也都听说过,江湖上也有人说过。可到目前为止,似乎都是道听途说,无人证实……”

“宣德道长所做之事,虽是传言;可当初武当大会上的人还有几个活在世上,是真是假一问便知。要知道,这样的传言在江湖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武当派至始至终无人辟谣,这说明了什么?”徐琳琳说到这,深深地看着岳峰安,意味深长。收回目光,再说道,“还有那个法度禅师,留下遗书,自尽而亡,也说明了一切。法度禅师的死,实际上和梅华宫无关,梅华宫只是让他知道了一个真相。”

“什么真相?”岳峰安好像是非常急切地问道。

徐琳琳没有回答,只是冲他微微一笑,答案不言自明。

“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爷,你刚才说,梅华宫是乱党。可实际上,真的是这样么?梅华宫杀人,却不杀无辜之人,解决的也是江湖上的不平事。就算是没有她梅华宫,待得真相大白之时,也会有人站出来收拾残局。从这一点来看,梅华宫只是打抱不平者,而非十恶不赦者。王爷,自古以来,江湖门派和朝廷衙门都是并驾齐驱。江湖上的事有江湖上的解法,朝廷上的事也有金规律例,两者相互依存,各行其道。这么多年,朝廷上下对于江湖门派,也是尊重其道,和平相处。如今却要对一个刚刚兴起的江湖派别赶尽杀绝。小女不懂,梅华宫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惹得王爷和朝廷如此不容?”

“你在同情他们?”

“小女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因为根据小女了解到的情况,梅华宫所做之事皆是惩恶扬善,匡扶正义,并非对朝廷统治有什么威胁。”

岳峰安没有马上开口,只是认真地看着女人,确认她所言真假。见她不卑不亢,倒是一脸坦然,岳峰安放弃了,不再纠结。他轻轻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梅华宫自从成立以来,确实是没做过大逆不道之事。可你也说了,梅华宫非常神秘。而他的问题,或许就出在这两个字上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