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8章 相互试探

第018章 相互试探


“我愿意相信你。”

低沉的声音响起,引得徐琳琳身体微震,抬眼看去,不知何时,男子已经走近自己,眸子深沉。四目相对,徐琳琳只觉得呼吸一滞,似乎莫名的被吸引。他眸子里的温柔,让她觉得无比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脑中有些场景一闪而过,却又让她难以捉摸,那到底是什么。

男子越发逼近,唇边的暧昧也越发明显,莞尔一笑,伸出修长的手指,竟向自己的下颚勾来。此人做这个动作时,徐琳琳便是心知肚明。想就这样俘虏自己,白日做梦。自己可不是原来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作为神仙,抵御人类的诱惑,简直是易如反掌。于是她一偏头,躲开了他。见他举着手,停在半空,神色有些尴尬,她在心里禁不住冷笑。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会拒绝,岳峰安倒有些措手不及。更让他难堪的是,女人并未作罢,相反的,还给自己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男女授受不亲,请王爷自重。”徐琳琳说着,欠身行礼,倒也是郑重其事。

这一下,反而使得岳峰安更加尴尬,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女人。不由地转过身,背对着她,不去看她,尽力的深呼吸,以平静自己的心情。四处看看,这地方除了自己和徐琳琳并无他人,修谨跟了自己多年,倒是了解自己的习惯,提前清除了闲杂人等,使得自己和徐琳琳的交谈不被他人听见,不错。

冷静了片刻,岳峰安恢复了情绪,但却仍然没有回头,还是背对着她,淡淡地说:“如果我说我愿意相信你,愿意帮你,帮你查明真相,洗脱冤情,你是否愿意和我走?”最后一句话说完,他终于回头,重新看向女人,紧抿双唇,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没有露出紧张的情绪。

“你为什么要帮我?”女子不答反问。

岳峰安愣住了,有些意外,没想到她竟会提出此问。本以为她就算是不会感激涕零,最起码也是热泪盈眶。却不想,女子竟然如此平静,面色坦然的仿佛自己所言与他无关。就在他好奇女子说出这话目的何在,女子倒是主动开口,给了自己一个解释--

“事到如今,在亲人眼里、世人眼里,徐琳琳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卑微。徐琳琳就是个‘死人’。王爷你身份尊贵,一人之下,可以说是平步青云。而我这个‘死人’对于王爷你,没有任何用途。王爷如此不远千里地来寻,而又愿意不辞辛劳地为小女翻案。小女实在不知道,王爷如此作为,目的何在?”

徐琳琳说到这,抬头看着男子,目光炯炯,似要将他的目地看个明白,看个透彻。

“目的何在,目的何在?”岳峰安喃喃自语,重复着他最后的话,折扇在他的手心里轻轻地敲击着。最后他问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那无忧先生教你的?”

“两者都有吧。”徐琳琳轻轻一叹,如此作答,“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就此认命,恳求恩师四处打听,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认识小女、相信小女,愿意为小女证明身份、报仇雪恨之人。然而每每事与愿违,众人皆知,县主之女徐琳琳命丧黄泉。小女知道此事再无可能,于是就彻底断了念头,一心一意为师父经营客栈,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徐琳琳说到这,停了停,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男子,又说道:“师父曾经说过,人与人之间,情意是相互的。若是让人帮忙,必得与人好处。否则无亲无故,他人为何出手……”

“那无忧先生真的这么说?”岳峰安板起脸,冷声问道,似是不悦。

看出他的心思,徐琳琳微微屈身,劝道:“王爷请息怒,恩师当时说出这话,并非无礼;而是事实如此。小女长居内室,不与他人交往,平日里鲜少朋友,自然是难觅相助。再说了,姨娘连舅公都可以买通,小女平日里交往的几个姐妹,还有什么能力替小女翻案?”

说着,又是一叹。点点头,认命道:“小女早就想好了,既然无所依托,还不如就此放弃。就让作为县主之女的徐琳琳受辱而死;而我这个如意客栈老板娘,只不过是一时幸运,和皇亲国戚同名罢了。”

“这么说来,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放弃,一辈子潜藏在此?”

“除非王爷可以告诉小女,王爷相助小女的理由,让小女明白小女对于王爷意义何在……”

“你可知我是何人?”

“当今皇上的胞弟、战无不胜、众人争相传送的成王殿下……”

“还是你徐琳琳的未婚夫。”岳峰安打断她的话,补充了一句,一步步逼近这个女人,眼睛一眨不眨,凝视着她。

再次和他对视,那种熟悉的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感觉从何而来,徐琳琳不知道。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如此异样的感觉,真的是本尊的灵魂在作怪?她不得而知。只是那抑制不住的强烈心跳让她觉得不安,理智告诉她,不能如此,必须远离此人。但前提是,不能在他面前暴露太强的武功。于是乎,她只能慢慢的后退,试图远离他。

不曾想,男人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放过自己,一步步逼近,直到她无路可退--

“这样的理由可以吗?”岳峰安暧昧一笑,轻轻松松把女人逼到墙角,却没有过分的动作,好像是担心吓着她。“这个理由可以吗?”

暧昧的语气,再加上脸上若有似无的笑容,使得她只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子里一片空白,哆嗦着唇,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怎么回事?面对着脑子里的一片浆糊,徐琳琳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不能被他摆布。于是她故意回头,大喊一声:“有人来了?”此话一出,对面的男子果然是转过头去了。趁着这个机会,她迅速起身,绕过他,快步后退到别处。可能是用力过猛,腰部一下子磕在栏杆上,引得她轻呼一声。

这一声,吸引了岳峰安的注意力,回头循声望去。但见女子靠在栏杆上,一手扶腰,神色痛苦,可想而知发生了什么。岳峰安自觉有趣,一时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徐琳琳瞪了他一眼。

而就是这一眼,使得岳峰安更是觉得这女人有趣、可爱,看着她,笑的更灿烂了。再次腹议,把这样一个女人娶回家,其实也不错。

“徐琳琳已死,婚约自动取消。当今皇上爱护兄弟,自然会为王爷另觅良缘。”

淡淡的声音响起,岳峰安止住笑,抬头看她,才发现女子眼中闪着泪光,仿佛是无穷的绝望。可想而知,这三年来,这女人经历了什么。一次次地燃起希望,然后又被现实无情地打碎,被亲人伤的体无完肤。第一次,岳峰安心里产生了些许自责,自己终究是忘了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岳峰安真诚地说道,这是心里话,此时此刻,他就是这么想的。再次向她走去,一步一步,很轻很轻,好像是怕惊扰了她。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举起来,握在手心,凝望着她的眼睛,深情款款地说道,“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今生今世。”

对上他柔情无限的眸子,徐琳琳不由地感动了。看来他对于本尊是真的。一见钟情,徐琳琳虽不愿相信,但却不得不信。如果三年前,他在她身边,或许徐琳琳就不会死。造化作弄吧。想到此处,除了感慨还是感慨。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有一种冲动,真的把自己当成徐琳琳,作为爱人,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她知道,她不能。她是神仙,仙凡有别;最重要的是,自己偷下凡间,也不是为了他。她有她的目的,事成以后,还要返回天庭。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沉迷于他的感情,迷失自己。思及于此,她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片刻,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一片清明。

“你真的愿意帮我,愿意娶我?”徐琳琳眼中含泪,热情地询问。毕竟自己还要靠他去往京城,适当的逢场作戏,也是必须。

“这是自然。三年前,我向皇兄提亲,所求便是你。你是我岳峰安今生今世惟一的妻子。我既然千里寻妻,那便是无可替代,此生不悔。”他看着她,信誓旦旦的许下诺言。

尽管她知道,男子说出这样的话,并非真正为着自己,徐琳琳听了,也不由地面红耳赤,羞涩地低下头去。而就在这时,只觉得胳膊一紧,好像是被人拉了一把般的,身体前倾,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是怎么回事,徐琳琳头脑发蒙,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也太快了吧。

下意识地微微用力,试图推开他。却不料,此人为了安抚自己,竟然伸出手,轻抚着自己的头发。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让她只是感觉良好。

在心里纠结了半天,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放弃了抵抗,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怀里。算了吧,就当是示人以弱,博取他的信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