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7章 绝望

第017章 绝望


看她果然无碍,岳峰安便松开了手。见她快速的移动,躲开自己的怀抱,并快步走到一旁,和自己拉开距离。禁不住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是暗暗地失落。闭了闭眼,他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沉迷于她对自己的诱惑,只是微微一笑,偏头看她:“不错,能和我过几招,自保尚可。”

“王爷乃是国之栋梁,战神人才,小女子花拳绣腿,在王爷面前,真的是班门弄斧了。”徐琳琳欠了欠身,还是这般说道,非常谦虚。

人有自知之明,不错。

岳峰安点了点头,心里默默的赞许,然后又接着问道:“你经营这个如意客栈,平日里还顺利吗?我听说,你那些伙计可都是山贼出身,尤其是那朱大力,占山为王,曾经抢劫杀人,无恶不作。你是怎么将他们收于门下,让他们俯首帖耳,尤其是对你如此尊重?”说完这句话,看着对面的女子,岳峰安目光如炬。

“王爷误会了,朱大寨主之所以屈尊降贵,听命于小女,完全是恩师的功劳。”

“无忧先生?”又是这个女人。听到这个名字,岳峰安再次拧起眉头,看着她,等着她继续。很快,女子再次开了口,点着头,对自己解释道--

“恩师不仅是武功超群,而且还嫉恶如仇,悲天悯人。当初救得小女后,并未就此作罢,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朱大寨主等人弃恶从善,重新做人。王爷既然来到泽城数日,对于客栈里的情况,想必也是了解过一二的吧。”徐琳琳说着,停了停,看了看对方的表情。对方没有过多反应,只是一脸平静,暗暗地示意自己继续。

徐琳琳也不让他失望,抿了抿唇,接着说道:“客栈里的账房陈洛英,本身是这间房产的所有者,盖因不会经营,欠下巨债,被朱大力所掠。也是恩师出手相救,保住了他的性命,说服此人,将书局改成客栈,交给小女。使得小女在这个世界上,才有了栖身之地……”

“你的意思是说,尊师应该是用武力,征服了朱大力这些人?”

徐琳琳抿着唇,好像是犹豫了片刻,才点点头,认可他的说法。

“那后来呢,尊师把客栈交给你一人,放心吗?难道她就不担心朱大力趁她不在,起了异心?”

“初时,朱大寨主的确是不安于此 ,数次挑衅小女,甚至是想对小女不利;可每一次,恩师都能及时赶到……”

“及时赶到?”

“不错。开始的时候,师父大概是不放心,也不敢走远,一直在附近徘徊。晚上的时候,返回客栈,教导小女防身之术。”说到这,看向男子,男子听的认真,并未打断。她放了心,接着说下去,“久而久之,朱大力知道利害关系,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最关键的是,师父根据朱大力的弱点,专门为小女设计了功夫,可以让小女在短时间内,对朱大力一击而中……”

“这么厉害?”

“朱大力曾经受过伤,肘下三寸是他的命脉,如果可以找准机会,一击而中,朱大力自然没有反击的可能……”

“你试过了?”

“百事百中。”

“这么说来,按照那个无忧先生教给你的办法,那个朱大力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女子重重地点点头,眼角眉梢写满了信心。

岳峰安刚开始沉默着,一语不发,只是打量着女人,琢磨着她的话是真是假。后来,他肯定了,便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手指在栏杆上不断地敲击着,眉头紧锁,仿佛是陷入了沉思……

徐琳琳在他的身后,静静地观察着这个男人。赫然发现,他似乎比自己想象的复杂,尤其是他对本尊的感情。看似含情脉脉,实则充满了警惕和冷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对于本尊的情深意重都是假的。如果是那样,她可真的要为本尊打抱不平了。难道他看出自己并非真的徐琳琳?

不可能,起码这张脸是真的,假不了;自己代替的,不过是徐琳琳的灵魂。而这个岳峰安只不过是一介凡人,如何看得出神仙的把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从三年前岳峰安请旨赐婚以后,他本人就去了边境杀敌。整整三年,未曾回还,说不定已经将徐琳琳的样子忘得一干二净。根据脑海里残存的记忆,她知道,徐琳琳和这个岳峰安在三年前,仅仅见过两次,岳峰安提起之时,说的是一见钟情。可实际上,有这么简单吗,她表示怀疑。

如果猜测不错,岳峰安提亲还有其他目的,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那他对徐琳琳本人表现出的爱慕,其真实性就大打折扣。若是如此,他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并非真正的徐琳琳,也是情理之中。验证真伪,徐琳琳一点也不怕,毕竟,这张脸是真的。可如果他岳峰安费尽心思找到这个徐琳琳另有目的,那就……

男子动了动,徐琳琳也急忙收回思绪,抬头看他,却见他猛地回过头,望着自己的眼睛,冷声问道--

“想报仇吗?”男子目光深沉,锐利无比,似是要看清女人的内心。

徐琳琳故作惊慌地摇摇头:“小女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不明白吗?岳峰安半信半疑。经历了这么多事,不管是那无忧先生教她,还是她所感悟的,都不会再是一无所知。可她偏偏说出这样的话,是真的不知,还是不信任自己?

抬起头,打量着女人,女子目光清澈,一眼入底,看似简简单单,实则深不可测。

犹豫了一下,岳峰安决定先亮出自己的牌,取得她的信任。准备了一下,开口对她说道:“按你刚才的说法,如今的徐夫人,和徐二姑娘利用你的信任,派人害了你;何楚,就是你的舅公,在你找上门时,还把你拒之门外,公开表示不认你,阻止你和何太夫人的见面。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么?”

岳峰安说着,目光如炬,紧盯着女子。女子也不说话,只是一脸坦然,与之对视。

看到这般,岳峰安有点失望,但同时也明白了,眼前这个徐琳琳已非昨日。若是想说服她和自己的合作,恐怕还要费下功夫。但岳峰安是不怕的,因为他喜欢挑战。并且如今的这个徐琳琳比起当初,更让他感受到了浓厚的兴趣。这样的女人,如果真的做了自己的妻子,说不定会让自己如虎添翼。但前提条件是,她愿意和自己合作。

“按照正常情况,你求助于何家,他们应该第一时间收留你,找个地方,让你阐述真相,并且为你主持公道。但是何家并没有这样做,确切的说是何楚没有这样做。他把你赶出家门,否定你的身份,如此反常的举动,或许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做……”

“谁?”好像是迫不及待,徐琳琳貌似紧张地问。

“你说是谁?”岳峰安反问,如此简单的问题,徐琳琳看不出来?但见那徐琳琳低头沉思,片刻之后,摇着头,好像是难以置信一般地说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舅公和那个女人根本就不认识……”

“那你如何解释,他明明认识你,还假装不认识,甚至还否定你的身份,坚称徐琳琳已死?”岳峰安一个又一个问题,直击要害。

徐琳琳抬头看他,碰上他锐利的眸子,禁不住感叹,果然是不一般,短短三个月,见到自己,甚至才不过半个时辰,居然能分析出这么多东西,而且是头头是道,如此准确。可见此人明锐的观察力,分析力。看来以后和此人相处,一定要多个心眼,小心小心再小心。

看女子垂下头来,目光涣散,似乎是难以接受自己说出来的事实。岳峰安禁不住猜测,这样的想法,这样的猜测,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没有过吗?不管有没有,或许都是不敢相信,不愿相信。短时间内,遭到自己两边亲人的双重打击,无依无靠……此时,女子眸子里含着泪水,紧咬双唇,仿佛是强忍着。女子如此隐忍,让他内心深处出手了一些怜惜。

“虽然不知何楚当时为什么如此,但我觉得应该是他和那个徐夫人达成了一个什么约定……”

“什么约定?”徐琳琳急忙问道。

“我还不知道,毕竟我才想到。”岳峰安否定道,突然认真地问她,“你想知道吗?”

“我……”面对此问,徐琳琳似乎有点惊讶。抬头看着男子,男子也看着她,重重地点点头,目光中含着允诺和期待。好像是有些无奈,她叹了口气,“想知道又如何,不想又如何?反正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死人,而且是被强盗欺辱而死,我……”好似说不下去了,话到嘴边,戛然而止。

过了许久,又是一声叹息,她继续说道:“在他们心里,我就是一个不洁之人。且不说,他们会不会认我;就算是有人认出了我,认可了我,他们会倾听我的解释,会相信我说的话吗?再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物是人非。就算是舅公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勾当,哪里还找得到证据,哪里还有人愿意给我机会,将证据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