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6章 往事

第016章 往事


要知道,不管是失踪还是死亡,都是三年前的事情。而这个岳峰安,当事人的未婚夫,居然告诉自己,他三个月前才知道?那么,这两年多的时间,他在干什么?不是一见钟情、主动提亲吗?那这样的一往情深,她实在是不敢恭维。在心里替本尊打抱不平一阵,表面上却是神色淡淡的沉默着,看他怎么说。

“你应该知道,大周这十几年来,一直是边境不稳。三年前,我主动请缨,带兵保卫,一直没有回过京城。平日里敌军骚扰不断,我也没有空闲的时间,静下心来给你写信,询问你的情况,平日里写的,不过是必要的军报。但是我倒是常常收到你给我写的信。”说到这,他回头看着女人,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温柔之笑。

“我给你写信?”徐琳琳指着自己的鼻子,吃惊不已。

“是啊,你给我写的信。确切的说,是我以为你给我写的信。”岳峰安说着,自嘲地笑了笑,“直到三个月前,我班师回朝,知道了真相,才明白那些个关怀备至的长信,作者根本就不是你,而是你的妹妹,徐二姑娘……”

徐兰兰,果然是她。当妈的心狠手辣,杀人灭口,当女儿的越俎代庖、见缝插针。果然是母女,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令尊告诉我你已经死了,而他们给我看的,只是一个衣冠冢。我询问他们尸骨何在,他们却告诉我,尸骨没有找到。我当时就觉得事有蹊跷,只是事情过去了很久,我也不知从何查起。徐二姑娘经常来找我,我就将计就计,和她虚与委蛇,总算是探听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尤其是听说在这个泽城,有一个两年前新开的如意客栈,老板娘叫徐琳琳。和徐大姑娘同名同姓。”

说完,回过头,深深地看着徐琳琳。

“所以你就来了?你是为我而来的?”徐琳琳替正主求证。

看着男子平静的点点头,眸子里盈满泪水,禁不住感慨万千,看来这个男人都徐琳琳的确是一往情深,自己刚才是误会他了。这三年来,他也是被那母女俩蒙在鼓里。

意识到这一点,徐琳琳不禁有些兴奋了。看来替正主报仇的事,有眉目了。毕竟,对于那个徐兰兰,他岳峰安恐怕也是恨之入骨的吧。

“难道这些年来,你从未想过回家?”

听到此问,徐琳琳抬起头,赫然发现男子眼中的怀疑,故意撇了撇嘴,抽噎两声:“怎会不想,这三年来,每次夜深人静,我都会想家,尤其是想妈妈。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去看过她,不知道她的坟头有没有人打理,说不定已经杂草丛生,毕竟爹爹已经有了姨娘和妹妹……”

说着,徐琳琳已然是泪流满面,吸了吸鼻子,又道:“你以为我没有回去过吗?三年前,我的身体刚刚恢复,便央求恩师送我回去。那日,父亲不在家,是姨娘让人开的门,一看见我,就骂我是冒牌货,还把我赶出家门,甚至还派了陌生人过来羞辱我。幸亏恩师及时赶到,将我救下。我不甘心,想面见爹爹,说明真相。谁知道第二天却看见爹爹带着那母女二人去了宗祠,为其正名,李代桃僵。看着爹爹兴高采烈、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我彻底绝望了。或许对于爹爹来说,我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那时候,我甚至是想着死了算了,若非师父耐心劝说……”

“为什么不去找何家?”

“你是说外祖母家?”徐琳琳眸中含泪,有些凄楚般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男子也看着她,目光咄咄,似是深情,又好像是试探。徐琳琳略略低头,整理了一下情绪,才道,“你以为我不想去找外祖奶?当初离家,就是想去探望她老人家,毕竟是婚事初定,怎么着也要亲口和她老人家说一声……”

说这话时,徐琳琳不由地看向男子,但见含情脉脉,禁不住也是面色一红。赶紧垂下头来,躲过他的目光。心中暗道,仙凡有别,不能对他动情。

不过自己这个样子,倒能激发他的同情心、怜悯心,对于自己的目的,益处多多。思及于此,她抿了抿唇,故作羞涩:“当初给父亲和姨娘一说,他们倒是答应了;那个女人甚至还忙前忙后,张罗轿夫送我,谁知道,谁知道……”说到此处,似乎是悲从中来,又禁不住呜咽了几声。

吸了吸鼻子,她接道:“尽管有恩师及时出手相救,小女也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睁开眼睛,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我先是想到父亲,便回家去,却遭到驱逐、殴打;回来,我也想到了外祖奶,便又恳求恩师,带我去了何家;却不想,竟也是相同的命运……”

“相同的命运?你是说何家也赶你出门了?”岳峰安不敢相信。看女子点点头,眼中含泪,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不由地一阵心痛。好像是怕吓着她一般,轻轻地探问,“是何太夫人……”

“是舅公。”

“那个何楚?”岳峰安心中有了个猜测,却没有直接说出,而是等待着这个女人。只见女人再次颔首,对自己说--

“恩师带我去了何家,外祖奶并未出现,是舅公出来见我的,一见到我,就否定了我的身份。不管我说什么,怎么哀求,他都不承认我,甚至还拒绝让我去见外祖奶,一口咬定,徐琳琳已经死了,把我拒之门外。我不愿意放弃,在何家门口呆了整整三天,希望可以见到外祖奶。不曾想,却是徒劳。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得知我‘被辱而死’后,外祖奶伤心过度,一病不起……”

徐琳琳说到这,又是稀里哗啦的流眼泪。

“难道那位无忧先生并未想办法带你进入何家?”

突听此问,徐琳琳微微一愣,抬眼看去,对面的男子目光犀利,眸子一眨不眨,仿佛刺透了自己的心。不仅目光咄咄,同时还返过身,一步步逼近自己,靠近自己--

“昨天晚上,我见过那个无忧先生。看得出,她武功超群,非同一般。这样的人,进入一个富家府邸,怕是入无人之境,易如反掌。我相信如果她是真心帮你,必定会想方设法,带你进入何家,见到何太夫人,以证明你的身份。可为什么没有?是你没有要求,还是她不答应?拒绝的理由又是什么?”

一个个问题直击要害,越发让徐琳琳觉得此人难缠。尤其是对上他阴沉的目光,不由地心中一紧,猜测他是不是已经对自己生了疑?因为此时,在他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柔情款款,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鹜和警惕。

“是我没有说。”徐琳琳把头压得很低,似是羞愧。

“没有说?”岳峰安这次眯起眼睛,打量着女人,眸子里写满怀疑的颜色。

徐琳琳深呼吸,才认命地说道:“我当时已经绝望了。我说的是真的,绝望。那种无助,无依无靠,恨不得直接去死。老实说,在那个时候,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徐琳琳。也许徐琳琳已经死了,而我不是……”说着,抬头看着男子,男子蹙着眉,不知是怀疑,还是不解。

见男子没有开口,徐琳琳便继续说下去:“本家和外家都不认我,我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本欲自行了断,是恩师及时发现,并把我救了下来。她告诉我活着的意义,和我说了很多很多,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给我开了这家客栈,让我有了新生活,有了希望。为了安全,恩师还教了我武功……”

“教你武功?你还会武功?”听了这话,岳峰安更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雕虫小技,防身而已,不值一提。”徐琳琳故意这样说道。余光中,那人已经向自己袭了过来。

在他近在咫尺之时,她快步后退,看似要躲开锋芒。却不想,对方并不打算放过自己,步步紧逼,突地一掌向自己袭了过来。

“王爷……”徐琳琳显然是故意的,惊叫一声,下意识地伸出手,连连抵挡,徐琳琳被迫招架,和他对打几个回合。最后在他的猛烈攻势下,被迫撞在栏杆上,紧靠着。

“王爷饶命。”

女子大叫,惹得岳峰安急忙松开了手。不料,女子在这个时候却因为重心不稳,向后一仰,眼看就要摔下栏杆。岳峰安不敢怠慢,本能地一伸手,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搂入怀中。此时,温香软玉在怀,看着女子娇羞的容颜,他顿时心猿意马,有些控制不住,只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他觉得这女人此时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个见血封喉的毒药。可他却没有抵挡这颗毒药的勇气。

“王爷……”女子轻轻地唤了一声,声音娇嗔,如怨如诉,魅惑世间。

这个声音还是把岳峰安喊醒了,回过神来,下意识地问了句:“你没事吧?”

“多谢王爷的救命之恩。”徐琳琳如此说道,在他的怀里羞红了脸。似乎是羞于见他,说着,把头扭到一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