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5章 才知道

第015章 才知道


岳峰安微微颔首,没有说的太多。回头看了眼身旁的徐琳琳,然后又继续探问卢月平:“既然贼人已经交代,事情真相大白,不知卢太守接下来预备如何处置啊?”

“这……”卢月平犯了难,老实说,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想过,甚至可以说是来不及去想。悄悄地抬头,打量着岳峰安的脸色,发现他居然是嘴角轻扬,似笑非笑。他似乎觉得自己明白了这位千岁爷的意图,于是便就坡下驴般地问道,“不知成王殿下有何指教啊?”

“你问我的意思,那我就勉为其难,好好想想吧。”岳峰安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用余光观察着身旁的女子。见她面上淡然,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什么情绪,仿佛所有的一切与她无关。岳峰安禁不住好奇,这女人真的可以按耐得住,无动于衷?尽管是疑窦丛生,但他并没有开口问她,而是就着那卢月平的话继续说下去。

“按照那些贼人的说法,他们是受人指使。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里徐员外的续弦夫人。”好像是下意识的,说这话时,岳峰安又看了眼徐琳琳,对方仍旧无动于衷。岳峰安似乎习惯了她这般态度,也不在意,只是继续,“那徐员外可不是一般人啊,原配夫人乃钟山县主。尽管县主已经过世,可余威尚在,徐家仍然是皇亲国戚。此番牵扯其中,必须慎之又慎,切不可草率行事,惹人把柄。”

“王爷说的是啊,卑职也在考虑,要不要通知京城那边,让徐夫人过来一趟?”卢月平试探道,下意识地也向一旁的徐琳琳看了过去。

岳峰安也看着她,等着女人主动开口。而女人却是于己无关,一句话也不说,场面一时间竟有点尴尬。

岳峰安自然不会就这样下去,于是便说道:“这样吧,这件事本王来安排,如若真的牵扯到皇亲国戚,恐怕会引来不测。卢太守,你准备一下,安排几个人,押送他们回京,还有案件的起因经过。既然是你负责审问的,那审问报告,自有你去写。本王也会安排人手,护送他们一路的安全。”

“是是是,卑职遵命。”卢月平不禁舒了口气,这事情让岳峰安去做,那是最好不过了。无论如何,徐家也是皇亲国戚,是自己万万得罪不起的,倒不如直接交给岳峰安,反正是平起平坐,也不会得罪人。相反,面对岳峰安,徐家怕是大气都不敢出。

这样想着,卢月平不禁自作聪明的暗自得意,面对着岳峰安,刚想恭维一番,却见他挤眉弄眼,似在暗示着自己。扫了眼岳峰安身边的徐琳琳,当即恍然,忙赔笑道:“下官这就去准备,这就去准备,殿下稍后。”说罢,转过身疾步离开了,再在这里做电灯泡,那就是自找没趣了。

这人还算是有眼力见儿,看着卢月平快步离开,岳峰安暗暗点头,倒也满意。重新转过头来,看向身边的女人,笑问:“不知本王的安排,徐大姑娘以为如何啊,可有不妥?”

“王爷的顾虑,自然是妥当的。”徐琳琳如此说道,还是那淡然的态度,似乎一切与他无关。

“难道大姑娘就没什么交代了吗?”

“此事与我何干,需要我交什么代啊?”好像是理所当然,徐琳琳这样说道,眼看着对方不言语,只是 蹙眉看着自己,似有些不满和惊讶。徐琳琳于是便又说道,“难道不是么,徐家早就放出话来,我徐琳琳是在探亲的过程中,遇到劫匪,受辱而死。有人这样说,也有人说我是被人所辱,愤而自尽。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是一个结论,曾经的县主之女、徐家的大小姐徐琳琳已经死了,而且是尸骨无存。”

最后一句,她说的铿锵有力,看向岳峰安的目光,也充满了满满的悲愤,甚至还红了眼眶。

过了片刻,她收回目光,别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微微摇头说道:“与我无关,到现在为止,妾身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人,受人眷顾,做些小本生意。阴差阳错,和县主之女同名同姓,实在是受宠若惊、愧不敢当。除此之外,小女再无其他特殊之处。小女客栈里还有要事,不敢耽误,至此先行一步,王爷保重。”

说罢,微微屈身,行礼道别,然后转身离去。

一步一步,缓缓地往前走,走得不快,因为她相信,这个男人会把自己留住,果然--

“琳琳……”

低沉的声音,深情款款。哪怕是作为神仙,定力超群,听到这样的呼唤,徐琳琳也禁不住心中一颤。脚步声响起,余光中,男子徐徐地走近她。她却觉得冷汗涔涔、心绪混乱。怎么回事,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男子,自己为什么静不下心来?难道是那徐琳琳未散的魂魄在作怪?

“琳琳,我们谈谈吧。”岳峰安看着她,目光中写满了恳求。

“好。”徐琳琳非常干脆地回答道,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得到自己的承诺,岳峰安显然是心情大好,唇角微扬,笑的轻松自在。他这一笑,竟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柔情,惹得徐琳琳心跳有些紊乱。突然间,有些记忆在她脑中一闪而过,令她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仿若曾经经历过。待她想扑捉到那一份记忆之时,脑中仿佛一阵风吹过,将自己的记忆吹得干干净净,点滴不剩。

“徐掌柜,请。”

还是他的声音提醒了她,使得她暂时过滤了脑海里的思绪。微微点头,同时欠了欠身,由他带着,徐徐的往前走。他要把自己带到哪儿去,她不得而知。只是这样跟着他的身后,看着他前方的背影,那股熟悉的感觉越发浓烈。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脑海里越来越多的问号……

他到底是谁,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前世还是今生……

“徐掌柜,请。”岳峰安亲自斟茶,并端起茶杯,亲自递到徐琳琳的面前。

“多谢王爷。”徐琳琳微微一笑,惹来岳峰安一阵怔忪。徐琳琳却不管那么多,欠身行礼,礼貌地接过茶杯,首先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地闻了闻,“白山银毫,看来王爷手里的好东西的确是不少啊。”

“徐掌柜见笑了,本王其实对于茶叶一窍不通,只是听得徐大姑娘爱好此道,所以才留心一二,尤其是这白山银毫,乃是徐大姑娘的最爱。”说着这话,他望着对面的女子,目光深沉。

其时,徐琳琳正在品茶,听到这样的话,她缓缓地放下茶杯,笑着说道:“是吗,有些事情,长时间不做,连我自己都忘了。这三年来,受恩师托付,代替她经营着如意客栈,每日迎来送往,遇见最多的,莫过于风餐露宿、焦急赶路的江湖汉子。这些人平日的爱好莫过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对于茶水饮品,要的只不过是消暑解渴罢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这些人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受其影响、不拘小节。比起品茗,如今的擅长,反而是品酒。假如王爷现在给妾身的是一杯酒,说不定妾身反而可以说出个一二三,可是这茶……”

徐琳琳说着,自嘲地摇摇头,轻笑一声。抬眼看去,岳峰安好像是变了脸色,但她似乎也不在意,只是不疾不徐地开口:“不过这个白山银毫味道也不错,香而不浓,淡而不寡,好茶。这样吧,我在这里以茶代酒,先干为敬。王爷,破费了。”说着,端起茶杯,敬了他一杯,一饮而尽。喝完,将杯子倒过来,轻轻一笑,其意不言自明。

看着女子爽朗的样子,岳峰安每天越发蹙的深了。忽然间,他也是学着她的样子,将杯子里的茶水一口气饮下,随后放下茶杯,跑到一旁的栏杆上,背对着徐琳琳,极目远眺。

耳畔传来急促的呼吸声,使得徐琳琳吃惊万分。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名扬天下的战神王爷,还是个痴情种啊。

只可惜自己并非真正的徐琳琳,要不然早就扑上去,和他深情相拥了。

但是,让她想不明白,既然是一往情深,为什么徐琳琳出事三年了,他现在才出现?未婚妻生死不明,不管是真是假,作为丈夫,都应该查明真相。要么天涯海角的寻找,就算是找不到当事人,找到那群强盗,也算是为她报仇雪恨了;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

在为自己的本体打抱不平的同时,徐琳琳知道自己如今最重要的是,把握住这个男人。因为他是自己报仇和找到紫玉珠的关键。如果自己的感觉没有问题,那天宫丢失的紫玉珠,应该就是在京城的方向。而这个人,则是能够将自己带入京城、找寻紫玉珠的重要人物。

“我也是三个月前才知道你的事的。”

那男子终于开口了,第一句话就让徐琳琳吃惊不小。三个月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