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4章 沉默

第014章 沉默


卢月平看是如此,接着问道:“你们在半路绑架修谨,也是因为这个吧,你们早就知道他是殿下的人?”对方楞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承认了此事。果然如此,虽然心里为着自己的料事如神而沾沾自喜,面子上,卢月平却是板起脸来,大声呵斥,“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连王爷的人都敢动,想造反啊。”

“大人饶命,小人错了,小人也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想着,想着……”这个问题似乎有点突然,以至于男子转了许久的眼珠子,才把话说了出来,“想着,如果事情不成,把此人交给王爷,或可保兄弟们一条狗命……”

“你倒打的一副如意算盘。”卢月平冷笑。他当然听得出,此人给出的理由是临场发挥,不过既然岳峰安暗示自己不要问的太细,自己也只能点到为止。随即换了话题,“最后一个问题,既然那位徐夫人提出的要求是暗杀,你们为何却要明目张胆的挑衅?是不是除了那位徐夫人,还有人指使你们,对徐掌柜不利?”

“没有没有,那天晚上的事,是兄弟几个自作主张……”

“自作主张?”卢月平半信半疑,由不得再次催促道,“把话说清楚。”

“小的是一时鬼迷心窍,看着徐掌柜长得漂亮,就这样死了,实在可惜;更何况,还有一家客栈,想必积累的财产也不在少数。兄弟们一时心痒,所以就……”那带头的土匪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撇了撇嘴,笑的好不尴尬。

原来是临时起意的谋财害命啊,这群土匪强盗,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卢月平撇了撇嘴,没好气地瞟了他们一眼。

果然不出所料,那个女人出手了。

徐琳琳在听了卢月平的审问过程,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个女人初时,或许只是想把自己赶出家门,摆正母女俩的地位,甚至于放出话来,徐大姑娘在探亲的过程中,路遇强盗,受辱而死,甚至连派人找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妥善安葬,将此事盖棺定论,为的就是让自己无法重回徐府,没有退路。

之所以三年来都按兵不动,或许是觉得自己对她没有威胁,掀不起风浪,所以懒得理会。直到如今,岳峰安亲临泽城,那个女人慌了神。而她这般急切的杀人灭口,并非担心自己“死而复生”,而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徐琳琳同父异母的庶妹,徐二姑娘,徐兰兰。

徐兰兰对岳峰安一往情深,而且穷追不舍,在自己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记忆。

看来,真正的徐琳琳对于此事,并不知情。

脚步声响起,余光中,岳峰安缓缓地向自己而来。徐琳琳深吸一口气,慢慢地转身,面对他,俯身一拜:“殿下。”

“徐大姑娘别来无恙。”岳峰安勾起唇角,冲她微微一笑。

徐琳琳也笑了,却是苦笑:“殿下还记得小女,小女诚惶诚恐,简直是受宠若惊。”

“怎么会不记得?徐大姑娘难道忘了,你我之间本有婚约,三年前,可是本王亲自向当今皇上提的亲事,而且当今皇上也是公开指婚。”岳峰安向前一步,靠近女人,又说出这样的话,像是要换回曾经的记忆。

“难为王爷还记得当初。”徐琳琳依然是苦笑,却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只是王爷还是当初的王爷,小女却已非昨日,物是人非。”

“已非昨日?”岳峰安皱了皱眉,似乎不懂她话中的意味。

徐琳琳勉强一笑,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王爷没有变,甚至于比起曾经,更加意气风发;只是小女……”思及当初,有些感慨,不由地长叹一声。感慨完毕,她才接着说道,“徐琳琳已经死了,在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孤身一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已经被人杀死在那个恐怖的深夜里,尸骨无存……”

“琳琳……”

听到动情的声音,徐琳琳不由地回头,赫然发现男人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泪光,深情地看着自己。她突然想起,三年前,的确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向徐家求亲,求得就是徐琳琳。想必对于她,他是真的有情吧。只可惜在那以后,他就奉命去了边境,一去三年;而徐琳琳也是在这之后不久遭人毒手的。

根据刚才那些犯人的供词,其前因后果,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果然是个狠人。

“王爷不必在意,小女虽然遭遇不测,可到底是否极泰来,关键时刻,路遇贵人,出手相救。使得小女可以涅槃重生,再获新生。”尽管是无欲无求的神仙,对于这般深情款款的目光,徐琳琳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招架。本能地垂下头来,躲开他的目光,并重咳一声,以示提醒。

岳峰安也意识到失态,马上扭过头,避开她的目光,让自己冷静片刻。回首再问:“路遇贵人?可是那无忧先生?”

“正是恩师。”

恩师?听到这个称呼,岳峰安不由地皱起眉头,想起昨晚见面时,那无忧先生的说辞,不觉点点头,果然不假,那无忧先生的确是将徐琳琳收为徒弟。

“你可知那位无忧先生是为何人?”岳峰安故意探问道。

“是琳琳的恩人、再生父母。”

“再生父母?”岳峰安震惊不已,能说出这样的形容词,可见那个女人对徐琳琳影响不小啊。果不出所料,只见她平静的点点头,对自己继续解释道--

“当日,是恩师救琳琳于贼人的屠刀之下,是恩师坐在床边,衣不解带,照顾琳琳,使得琳琳得以睁开眼睛,苏醒过来,重获新生。也是恩师为着琳琳四处奔走,在无人愿意接纳琳琳之时,还是恩师安排好了一切,助琳琳开了这如意客栈,使得琳琳在这个异地他乡,有了一个容身之地……”

“她为什么要这样帮你?”岳峰安的问题非常尖锐。他似乎已经清醒过来了,看向徐琳琳的眼神,并没有太多的情意,眸子里反而是满满的质疑。

“可能是推己及人,感同身受。”徐琳琳叹了口气,如此说。

“推己及人?”

“师父曾经和我说过,曾经的她,与我相似,也是因为轻信他人,惨遭毒手,幸亏遇到师祖救命,也就是她的师父。”好像是怕他不理解,徐琳琳便多解释了一句。看他点点头,好像是知道了,才接着说道,“师祖收他为弟子,教她武功,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给了她新的生命、新的开始。可以说,没有师祖,就没有恩师的现在。”

说到这,徐琳琳好像是累了,轻叹一声,才继续下去:“当日恩师看到了我,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故而出手相助。琳琳才有了活到现在的可能。”

“你刚才说,那位无忧先生还有师父,就是你的师祖。那你可知,此人姓甚名谁,住在何处?”岳峰安冷冷地看着她,近乎逼问道。

“对于此事,恩师不常提起,琳琳偶尔好奇问之,恩师只是说师祖已死,其余的,再无多言。”

“已经死了?”岳峰安再度蹙眉,对于此话,半信半疑。但对面的女子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大大的眼睛满是无辜。

真的无辜,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岳峰安不敢轻信。

如果是三年前,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徐大姑娘,不通事事,她说的话,自己绝对可以相信。可现在……

身后传来脚步声,两个人都知道,有人来了。纷纷移开了目光,各自镇定了一下,然后才转过头来,重新面对着来人--卢月平。

“成王殿下,徐……”卢月平似乎为难了,眼前这个女人十有八九是真的徐琳琳,徐大姑娘,可这称呼……

“卢太守不必为难,当初那位徐大姑娘徐琳琳为人所害,已然死于荒野,小女徐琳琳,乃乡野孤女,无亲无故,经人资助,成立如意客栈,艰难度日。卢太守,一切照旧便是了。”徐琳琳淡淡地说道,试图打消对方的疑虑。

一切照旧?真的可以吗?

卢月平拿不定主意,看向一旁的岳峰安。对方闭着眼,微微地点点头,看来是认可了徐琳琳的话。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了。

“启禀王爷,事情的真相业已查明,贼人交代,所有的一切俱是徐夫人所为。因着三年前害人不成,担心阴谋败露,所以想要杀人灭口……”后面的话,卢月平忍了忍,没有再说。虽然从现在岳峰安和徐琳琳并肩而立的状态时,岳峰安的选择已经呼之欲出。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三缄其口,留有余地的好。

“卢太守审案有方,本王非常满意。卢太守放心,他日回京,入宫面圣,本王一定会在圣上面前,好好褒奖卢太守的。”

“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卢月平尽管心中兴奋,面子上还是尽可能按捺住自己,谦虚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