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3章 招供

第013章 招供


回头,向那隐蔽的角落里扫了一眼,再转过身来,看向那跪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岳峰安问道:“第一个问题,你发现那个阿亮失踪,大概过去了多长时间?”

中年人挠了挠头,仔细地想了想,才回答道:“五六天吧。他老不来,我还以为他生病了,就去探望。去了才知道,人根本就不在家。我想着他可能有什么事,出门去了,便没当回事。又过了两天,还是不见人。我就有事没事向人打听。没有人知道。有一次,我上山砍柴,在路上发现了……”

“就是这个样子。”岳峰安伸手一指。

回头一看,马大壮似乎才发现了一旁的尸体,吓得“哇”的大叫一声,歪在地上,浑身发抖,指着那具尸体:“这这这……”

“你不用紧张,你刚才不是说了么,这事与你无关,你怕什么?”岳峰安故意这样说道,却发现对方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了。禁不住轻扬嘴角,不动声色的笑笑,随后故意重重一咳,惊得他差点从地上跳起。并且乘此机会,厉声问道,“这个月初八的晚上,你和阿亮到底干什么去了?”

马大壮的身体停止颤抖,突然愣在那里了。

“这个月初八的晚上,有人看见你和那个阿亮一前一后,向着东边去了,而东边,就是入山的方向。从那以后,阿亮就再没有出现过。至于什么阿亮身体不适,卧床不起,本王经过调查,也是从你嘴里传出来的。而阿亮的尸体也是你第一个发现的。”岳峰安说到这,低头看他,冷冷地说,“如果你可以就这个问题给本王一个交代,本王自然是判你无罪。你放心,本王信守诺言,说到做到。”

最后一句,掷地有声,似有一种君无戏言的气势。

很显然,那个马大壮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马大壮证据确凿,和对方逼人的气势,惟有匍匐在地、泪流满面……

“今日之事,多亏了成王殿下神机妙算,区区几问,就让那真凶哑口无言。如此魄力,下官真的是佩服佩服,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抓了马大壮后,卢月平自然免不了对岳峰安的讨好恭维,然而岳峰安却并未放在心上--

“卢太守此言差矣,卢太守有所不知,本王刚才的质问,都是出自先生之口。”岳峰安说着,抬起手,却指向对面的女子。

卢月平先是一愣,也赶紧回头,对那无忧先生一阵恭维:“先生可真的是神机妙算……”

“太守大人言重了,贫道初识此案,所有的一切,皆是猜测,怎及得成王殿下证据确凿、成竹在胸啊?”无忧说这话时,目光直指对面的岳峰安,一脸深沉,仿佛有些不满他此番捉弄。对视一会,她收回目光,淡淡地说,“贫道还有尘外之事,便是先行一步,若是有缘,他日再见吧。”

说罢,双手合十,向着两人轻轻地鞠了一躬,转身便要离开。意料之中的,刚转过身来,她就被人叫住了--

“等一下。”岳峰安喊道,徐徐走到她身边,微微挑眉,“先生就这样离去,难不成要对本王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吗?”

“成王殿下何出此言?”

“先生刚才可是答应过本王,要助本王一臂之力……”

“可成王殿下对于事情的真相了如指掌,甚至于在这之前,早就汇集了确凿的证据。既是如此,又何须贫道在这个地方故弄玄虚、班门弄斧呢?”

“先生此言差矣。先生应该知道,本王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无辜之人的死亡真相。”说这话时,岳峰安的目光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此人的深意,女子自然是懂得,轻轻地摇摇头:“王爷如此一说,实在是高看贫尼了。贫尼虽是周游天下,但都是独来独往、孑然一身,对于江湖之事,并不关心,只是偶尔得知,道听途说罢了,就本人而言,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有用之词。不过,如果王爷信得过贫尼,下一次,贫尼一定会认真留意,他日见面,必当如实相告……”

“若是如此,那是最好不过。本王在这里提前谢过了。”

“王爷客气了。”无忧回了礼,“既是如此,贫尼告退。”

“先生请。”岳峰安微微屈身,不曾想,一抬头,面前的女子居然不见了?

“卢月平……”他惊得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先生历来如此。”卢月平苦着脸,有些无奈地说道。

猛然间回头,看着那卢月平,从他苦笑的脸上,岳峰安意识到果然如此。这无忧先生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莫测。

风声阵阵,吹的那树叶四处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旋风过境,“砰”的一声,打开上方的窗户,带起一道黑影,卷入屋内……

黑暗中,无忧先生撕去面上的假皮,走到镜前,在月光的照耀下,看着那秀丽的面庞--徐琳琳,你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

白天,客栈里的气氛依然是如火如荼,顾客往来,络绎不绝。徐琳琳带着客栈众人,也是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大家各司其职,对于各式各样的客人,应对自如。客栈里一如既往的热闹、祥和,丝毫看不出昨日因为无端的挑衅,而遗留的慌张和不安。不管是徐琳琳、朱大力,亦或是那个陈洛英,对于昨日之事,都是只字未提。

“徐掌柜……”

听到熟悉的声音,徐琳琳回过神,迎接来人,并问道:“廖捕快这时过来,可是昨日歹徒之事有了眉目了?”

“正是如此,不过此事有些复杂,恐怕还需要徐掌柜亲临一趟。”

“你的意思是说,这事情和我有关?”

廖文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县衙里--

“千真万确啊,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徐夫人让我们过来的,五百两黄金……”前一天还在客栈里耀武扬威的几个男子现如今都变成了阶下囚,在卢月平的威胁恐吓下,皆是跪地求饶,如竹筒倒豆子般,老实交代。

“放肆,本官三年前早已去信京城,求得真相,如意客栈掌柜的徐琳琳,只是和徐员外千金同名同姓,徐氏千金早已在三年前,被强盗杀害。当日信中,徐员外信誓旦旦、悲痛欲绝。而如今,你等口口声声称是徐夫人派人阻杀,分明是一派胡言,想要洗脱罪名,栽赃嫁祸他人……”

卢月平拍了惊堂木,大声呵斥。

“大人明鉴,草民冤枉,草民冤枉啊。草民可以对天发誓,草民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假话,天打雷劈。草民兄弟几个的确是受了徐夫人的指派,前来泽城,暗杀徐大姑娘,哦不,是徐掌柜……”

“你们说你们是徐夫人指派,证据何在?徐掌柜在此经营客栈,已有三年时间,声名远扬,那徐夫人要害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此时来,目的何在;还有,你刚才说,徐夫人派你们过来是暗杀,可你们为何明目张胆的在客栈里挑衅?赶紧的,把本官提出的问题从实招来,或可免于一死。”

“大人饶命啊,小人说,小人什么都说,求大人饶小的一命。”几个人连连磕头,尤其是那个带头的大哥,更是额头都肿起来了。连磕了几个头,他才抬起头来,似有些急切地说道,“大人,实不相瞒,徐夫人缘何如此,小人实在不知,小人只是奉命行事……”此话一出,就引来卢月平冷冷的“嗯”了一声,吓得那土匪头子急忙改口,“是相互买卖,相互买卖。”

“什么买卖啊?把话说清楚。”

“是是是。”带头的连连应道,“半个月前,徐夫人亲自找上兄弟们,给了兄弟们黄金一百两,让兄弟们前来泽城,暗杀徐大姑娘,哦不,是徐掌柜。当时,兄弟们也奇怪,徐大姑娘不是已经死了么,三年前就死了,京城那边人尽皆知,怎么又活过来了,而且还在泽城?徐夫人当时什么也不肯说,只是允诺小人,只要杀了人,就再给兄弟们黄金五百两。小人觉得这是个好买卖,于是就答应下来了。但是,徐夫人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通过小的四处打听,也基本上弄清楚了徐夫人为何要这样做。其中缘由,可能和那位成王殿下有关。”

听到这个称呼,卢月平不由地偏了偏头。但很快,他又转过头来,重新看着那人,不禁催促道:“你说说看。”

“这还用说嘛,徐姑娘,哦,就是那个徐二娘子,追着成王殿下紧着呢,京城里谁人不知,那家伙,就是死缠烂打。可那个成王爷,根本就不理她。这次他们听说那个成王殿下将到泽城,又听说泽城有一个和徐大姑娘同名同姓的,所以一不做二不休,防患于未然嘛。”

说着说着,那土匪头子竟似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不由地得意地笑了起来。待无意间对上卢月平冷酷的面容,不觉身体一抖,赶紧垂下头来,跪在地上,身子微微发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