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12章 分析

第012章 分析


卢月平自然为难,不知如何作答,因为他实在摸不透岳峰安这位千岁爷到底要做什么。不过好在,对于此问,岳峰安并没有推卸,而是主动开口解释--

“事发之地位于山林荒野,人迹罕至。目前除了衙门中人,发现之人,还没有其他人知晓。当然,本王和卢太守这样做,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毕竟是人命惨案,而且死的蹊跷。如果此消息不胫而走,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对于此地的城市稳定极为不利。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解释完毕,岳峰安看着对面的白衣女子,似笑非笑。

“王爷考虑周到,是妾身目光短浅,疏忽了。”无忧先生谦虚地说道,但态度却没有一丝紧张。欠了欠身,重新站起来,“既是如此,妾身愿意为查明真相,助王爷和太守大人一臂之力。事不宜迟,还请二位前方带路。妾身乃尘外之人,此地不宜久留,希望王爷可以理解。”

“这是自然,本王明白,是本王唐突了。先生请。”说罢,伸出手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岳峰安自然是先走一步。

那无忧先生俯身谢过,不疾不徐,走在身后。身旁,有人小跑和她擦肩而过,是那个卢月平。只见他快步走到岳峰安身旁,低声和他说着些什么,看神情,显然是非常急切。但那岳峰安却是不慌不忙,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虽听不清此人说了些什么,但从他面色的云淡风轻上,可见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倒是信心十足。

当岳峰安回过头,看向身后亦步亦趋的恬静女子,她只是淡然一笑,友好却不失分寸,亲切却又高不可攀,带给人一种无端地神秘之感。

躺在无忧先生面前的是一个身着布衣的年轻男子,从他身上打着补丁的泛黄旧衣,可见其家庭贫瘠。还没凑近,鼻尖就传来了淡淡的鱼腥味,不用说,此人定然是平日里以打鱼为生。这样的人,常伴池塘,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死于荒郊野外,孤身一人,的确是蹊跷。

“先生可有发现?”

脚步声响起,岳峰安走近她,而那无忧先生却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回复道:“若是贫道没有猜错的话,此人为渔民,平日里打渔为生,故而身上的鱼腥味非常浓烈。只是这样的人一般混迹于江河湖泊,对于深山老林,很少光顾。如今孤身一人进入深山,而且还死于其中,其中缘由,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他为什么要去哪里?”

“无人知晓。”岳峰安摇头说道。

“无人知晓?”对于这个答案,女人似乎有点吃惊。不由地向对面的卢月平看了过去。但见他轻轻一叹,对自己说道--

“先生,实不相瞒,此人的身份,本官也是知道的。此人名叫阿亮,如先生所言,是本地一个渔民,父母双亡,无亲无故,平日里打渔为生,自给自足。前些日子,和他一起打鱼的同伴马大壮,几日不见踪影了,四处寻找。无意间,在进山的路口发现了他的……”看了眼桌子上的尸体,卢月平叹了一声,移开目光,似乎不忍再看。

“真的没有人知道他进入山林所为何事?”

卢月平摇摇头,予以否定:“阿亮这个人为人内向,不喜与人交流,常常是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只是有几个渔夫,因为同在一处,关系不错。事发之时,本官也曾派人调查,均是一无所获……”

“都不知道?”无忧先生求证道。见那卢月平摇摇头,女人还想再问,话未说出,却听得一旁的岳峰安突然补充道--

“不过事发之地确实是蹊跷,绵山。据说,那里可是梅华宫据点所在。”岳峰安说着,深深地看着对面的女子,好似在强调着什么。

“怎么,难道王爷以为,此人之死,是那个所谓的天下无敌的梅华宫所为?”

“不可能吗,既是天下无敌,杀死一个普通渔夫,易如反掌。”

“但王爷能否告知贫道,梅华宫费尽心思,残忍杀害一个普通渔夫,目的何在?”无忧先生非常直接地问道,言简意赅,直击要害。与他对视片刻,她收回目光,徐徐述之,“梅华宫神秘崛起,突然壮大,可时至今日,它却并没有什么破格举动。尽管挑战江湖大派,可每次挑战,都是点到为止,旨在让人心服口服。对于同道中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了。梅华宫崛起江湖,想要屹立不倒,就绝不可能滥杀无辜。如此行径,可并非名门正派所为。”

听到此话,岳峰安再次笑了:“先生刚才所言,对于江湖之事、对于梅华宫知之甚少,现在看来,实在是谦虚了。”

“不敢,贫道只不过是道听途说、借花献佛罢了。若有不恭之词,还请王爷一笑了之,不必介意。”那无忧先生欠了欠身,再次谦虚道。站起身后,她接着说道,“此事有一个关键点,不知王爷可还记得?”

“愿闻其详。”

“此人死亡的地点,并非绵山之中,而非入山的路上。这是否可以说明,此人并非真的想入山,而是杀人凶手故意引他到那儿,然后趁其不备,杀人灭口,并造成此人死于梅华宫弟子手里的假象?”无忧先生猜测道。“关于这一点,从此人的伤口也可以看出端倪。你们看……”

她指着死者脖子上那道长长的伤疤,分析道:“这样的伤口一看就是利器所伤,这个利器,很有可能是一把匕首。但是杀人凶手却因为力气不够,或者是其他原因,无能一刀毙命。除此之外,还有死者指甲里的脏污,说明临终前,此人经历了剧烈的反抗。由此可见,凶手应该是一个和死者力气差不多的男子。而众所周知,梅华宫在江湖上战无不胜,其中武功出神入化,如果真的意图杀人,会让其有反抗、挣扎的时间吗?”

提出此问,看着那岳峰安,无忧先生神色严肃。

岳峰安也不说话,还是如刚才一般,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那无忧先生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转过头去,探问卢月平:“卢太守,能否让那个马大壮来此片刻,贫道有几个问题,想要当面质问。”

“这个……”卢月平拿不定主意,禁不住回头,向那岳峰安看了过去。但见他平静点头,好似并无异议,便放了心,马上责令守候在外的廖文秋,“带马大壮。”

这女人果然聪明,岳峰安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心里却有些忐忑,但愿这个无忧先生不要变成自己的劲敌。

女人垂下眼帘,向自己走来,待得她来到近前,岳峰安便主动发问:“无忧先生可有指教?”

“审案断案乃官府职责,贫道乃法外之人,不宜过多参与。故而想要王爷代替贫道,进行审讯……”

“审讯?”听到这两个字,岳峰安再次蹙眉,形容不解,“难道先生已然是心中有数,杀人真凶所为何人?”

“到目前为止,还是个猜测。不过如果弄清楚接下来的几个问题,事情的真相必然会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无忧先生说话的语气掷地有声,非常肯定,显然对于这个猜测,信心十足。

“愿闻其详。”

不多时,那个马大壮被带了上来,这是一个身材矮小、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和他的名字实在不符。第一次见他,岳峰安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回过头,向那个拐弯的角落瞥了一眼。再回过头来,看向那瘦弱汉子,扬扬下巴,冷声问道:“你就是马大壮?”

“你是谁啊,深更半夜,吵得老子睡不着觉,把老子带到这鬼地方,想干什么?”汉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不满地质问。

岳峰安还没有开口,一旁的卢月平就开始呵斥--

“马大壮,你好大的胆子,这可是皇帝陛下亲封的成王殿下,你敢对成王殿下无礼?”

“成王?殿下?”那中年汉子似乎是吓傻了,愣在那里,瞠目结舌。回过神来,又是连连点头,“王爷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知者无罪,只要你如实回答问题……”岳峰安看到如此,第一反应是安抚。不曾想,话还没说出,对方就又开始激动地磕头--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去找人,路过那里,无意间发现,真的与我无关啊……”马大壮不停地磕头,再抬头时,额头上已经多了一块红色的斑驳。

“本王从未说过,此事与你无关。”岳峰安悠悠地开口,对于他悲痛欲绝的苦肉计熟视无睹。抬起眼,扫了一眼仍然处于呆愣状态的当事人,又接着说,“本王此时让你过来,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不要欺瞒,本王自然不会为难与你,而且还会派人亲自送你回去。你觉得如何?”

中年人来不及细想,只是重重地点点头,仿佛是答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