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04章 不服

第004章 不服


“掌柜的又训你了?”

“可不是吗,还不是为了那个窝囊玩意。”想起刚才的事,朱大力便是怒火中烧。当着徐琳琳的面,不敢发泄,只能跑到自己兄弟--厨子魏河子面前,大声诉苦,“我就纳了闷了,你说说看,那个姓陈的有什么?不会武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读书还读不出个名堂,整个一废物。若是长的好看,我还承认他有点用,可问题是,他也就那个样子。你说说,掌柜地看上他什么了,没道理嘛。”

说罢,拍了拍手,好不甘心。

魏河子听了他的话,不由地点点头,说得有理,对于他陈洛英,徐琳琳的确是好的过分。要论对这个客栈的贡献,以朱大力为首的清风寨兄弟们,哪一个不比他陈洛英大。可偏偏徐琳琳这个掌柜的偏心太多。难道说就因为他是读书人、小白脸,为人斯文;而清风寨的兄弟们都是些大老粗、不通情趣?

“大哥,要不然我们趁着天黑,偷偷走得了?”魏河子趁机建议。

“走?走得了吗?”朱大力苦笑,摊了摊手,有些无奈。

魏河子也是长长一叹,是啊,技不如人,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对他们来说,这如意客栈,相较于当初的清风寨,更黑。以黑吃黑,徐琳琳这个大小姐可谓是佼佼者。就连当了一二十年土匪、自认从未失手的朱大力,到了她面前,都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三年前,初见徐琳琳的那个夜晚,她身穿青衣,晃晃悠悠的来到自己面前,在月光的照耀下,脸色煞白,自己差点把她当成了鬼,落荒而逃。别看朱大力平日里占山为王,好像是天不怕地不怕,但遇见了传说中的鬼,立马抖如筛糠,双腿发软,跑都跑不掉,只是对着女鬼连连磕头,吓得尿都出来了。直到那“女鬼”身体一歪,倒在他面前……

出来“打猎”,还遇到美女,朱大力自然是欣喜若狂。说来也奇,自己正好缺了一个压寨夫人。

女人被自己抬到了寨子里,并且很快清醒。醒过来以后,却是不哭不闹,还心平气和地将自己的遭遇娓娓道来。说自己是京城里大名鼎鼎的县主之女,徐本坤徐员外的原配长女。因为母亲早亡,被人迫害,差点被人侮辱致死,幸亏趴在地上装死,才得以捡回一条命。徐琳琳还告诉他们,如若他们可以将自己送回京城,自己定然秉明朝廷,论功行赏。

朱大力作为土匪,自然是有自知之明,明白作为土匪,一旦让朝廷上的人得知,怕是离死不远。但为了安抚徐琳琳,让她留在身边,做自己的压寨夫人,待得成亲以后,自会回京,为她讨回公道。本以为这女子是大家闺秀,婚姻大事,自然会忸怩一番,却不想,女子答应的爽快。

朱大力头脑简单,没想太多。不曾想,大婚之日,徐琳琳趁自己不注意,在酒中下药,将自己经营多年的清风寨轻而易举的收入囊中。

酒醒后,得知真相,朱大力自然是心有不甘。看徐琳琳一个弱女子,并未放在心上。不曾想,事实证明,在这个清风寨里,无一人是她的对手。徐琳琳的武功非常奇怪,虚虚实实,让人摸不着头脑。无论是一对一、多对一,还是水上功夫,清风寨所有的人对于她,就四个字,甘拜下风。

不仅如此,徐琳琳还趁机拿下朱大力苦心经营多年才攒下的资产,其中就包括陈家最大的产业,原来的儒林书局,现在的如意客栈。

用她的话说,这里是官道,人来人往的,基本上都是商旅、客人,有谁会有闲情逸致,跑进来品茗读书?倒不如开个客栈,让过往商旅停下脚步,吃口饭、喝杯茶,比啥都强。不得不承认,在据理力争方面,徐琳琳还是有很大的天赋的。这样的理由,硬是把自称“打死也不改祖训”的陈洛英说通了,儒林书局变成了如意客栈,从此以后,客人络绎不绝,买卖兴隆。

说起这个,朱大力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对徐琳琳表示佩服。不过对于她让他们下山进入客栈、为她打工这样的要求,他们原本是打死不从的。

可是,技不如人啊……

“大哥,我们逃吧。”小弟再次建议。

逃?说的容易。在别人手里,兄弟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一走了之,甚至是顺手牵羊。可到了徐琳琳这里,难如登天。

他们不是没试过,可每一次,他们刚一打开门,那女人就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兄弟们几个。那模样,仿佛是看一群被人识破了恶作剧的孩子。哪怕是曾经让自己引以为傲的迷魂药,在徐琳琳面前,都失去了作用。这是怎么回事啊,徐琳琳到底是什么人啊,一个县主之女、员外之女,有那么厉害吗?

久而久之,朱大力也就放弃了抵抗,放弃了逃跑的念头,安安心心的待在客栈里,做一个小小的伙计。平日里喝喝酒,和往来客人吹一吹过往经历,在别人崇敬的目光中,浮一大白,那滋味,别提多么爽快了。有时候,揶揄一下那个迂腐的陈洛英,看他羞的脸红脖子粗,却又说不出半分反驳,他总是禁不住哈哈大笑。只是每次徐琳琳都会站出来袒护,让他心里,总是分外不爽。

“掌柜的太偏心,我必须找她说道说道。”朱大力捏紧了手里的抹布,有些恨恨地说道。

“大哥,你不走了啊?”魏河子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

朱大力瞟了他一眼,蹲下身来,收拾着灶边的柴火堆,慢悠悠地说道:“掌柜的说得对,我们这群人占山为王,抢劫杀人,干得了一时,干不了一世。我们这样的人,别说是朝廷,就算是武林门派,也瞧不起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把我们剿灭。倒不如先找一条后路。在这个客栈,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可好歹是正经职业,即使是被人认出来了,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可是大哥……掌柜的?”魏河子正说着,无意间发现徐琳琳站在门口,立马停住了嘴边的话,起身,恭敬地垂手而立。

朱大力听到称呼,回头一看,果然是徐琳琳来了,马上站起来,转身面对。动了动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徐琳琳也不说话,只是锐利的目光在这个狭小的厨房里绕了一圈,然后冷声问道:“魏河子,门口那一桌的葱爆羊肉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给别人送过去啊?”

“啊,葱爆羊肉?他们要了吗?”魏河子皱起眉头,表示质疑,却发现徐琳琳已然变了脸色,一拍脑袋,“哦我想起来了,他们的确是要了这道菜。你看看我,一大早忙忙碌碌的,这么大的事,居然给忘了,真的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魏河子本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却不想,徐琳琳似乎没这个兴趣,一直是沉着脸,冷冷地看着自己,一语不发。

魏河子自觉尴尬,慌忙赔笑:“我马上去准备,大哥,掌柜的,你们聊,你们聊……”说罢,嘻嘻哈哈的跑开了,甚至没走两步,又听见徐琳琳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还有二楼三房的青菜萝卜汤,楼下一桌的回锅肉,二桌的葱爆腰花,五桌的麻辣肥肠……这几个菜,半个时辰之内,应该能上吧。”

魏河子呆在那里,愣住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这么多菜,自己都不记得了,徐琳琳居然说得一清二楚。

“还不快去按掌柜的说的去做,想让客人投诉啊,工钱不想要了啊?”朱大力一面呵斥道,一面向自己的兄弟使着眼色。

对于徐琳琳的厉害,魏河子自然是知晓的,忙不迭地点点头,脚下不稳,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见是如此,朱大力长松一口气,不幸中的万幸,自己这个兄弟还算是机灵。回过神来,面对着徐琳琳冷酷的面容,朱大力半是真心半是讨好的表达着自己的佩服之情:“掌柜的就是掌柜的,女中豪杰,运筹帷幄,不动声色地就将客栈里的一切尽在掌握,了不起,不得了……”

“这是陈先生告诉我的。”徐琳琳如实相告,此语一出,朱大力脸上瞬间变色,一阵红一阵白,阴晴不定。

徐琳琳也不在意,原地徐徐踱步,悠悠地说道:“朱大寨主,我还记得三年前,我们初次见面之时,你把那个陈洛英掠劫上山,目的何在,是为了让他做你的军师?”

“不错,我当初是听人说了,此人有些才华,本想收为己用,必要的时候,写些东西,和山下交流一下……”

“寨主所言的山下,可是官府中人?”

“不错,我是有这个打算。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迂腐、软硬不吃……”

“道不同不相谋,毕竟受到的教育、思想,目光所及,看到的东西,也是有所不同,自然是坐不到一块去。朱大寨主,关于这一点,从一开始,你就应该想的明白。”徐琳琳这样说着,回头看时,朱大力却是固执的把头扭到一边,满满的不甘。徐琳琳明白,如果想在短时间内说服此人,可并非易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