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乾坤大圣 > 第二集 第十八章 风水轮流转!

第二集 第十八章 风水轮流转!


  “我——”

  “我这——”

  陈阿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脚在这一刻又重新长出来,对他的冲击太大。

  不过这冲击不是坏的,而是惊喜。

  他瞪大眼睛盯着,时刻不敢挪开。生怕挪开就发现这只是假象,是幻想。等到白又嫩的双脚、左手完全长出来后,陈阿水动了动——

  能动!

  他心里惊喜已经无以言表。

  这时候他才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从坐姿改为跪姿,脑门冲地就向周衍砰砰砰磕了十多个响头,嘴里不住谢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再造之恩!”

  陈阿水的感激之情无以复加。

  还是那句话——

  失而复得是人生最大惊喜。

  陈阿水也不例外。

  他脑门磕的渗血,却丝毫不在意,一双眼炙热的看着周衍,恭敬道:“敢问恩公尊姓大名,陈阿水日后必结草衔环报答恩公!”

  “无须如此。”

  “给我说一说你在那处‘鬼域’的遭遇。”

  周衍救下陈阿水,一是赞他义气无双,二来则是为了从陈阿水身上获取更多‘鬼域’的信息。

  在那处‘鬼域’中,王千尺自言里头存着能让他突破淬骨境、晋升内壮境的机遇。陈阿水更是在里面有大收获,在出来后的短短时间,不通修炼,气血强度却能自行增长,达到三血武者的层次。

  还有那一支‘燧发手枪’!

  周衍对这‘鬼域’太感兴趣了。

  现在沙河门已经铲除,接下来就是潜心修武,尽快提升武道实力。

  ‘鬼域’似乎对他能有帮助,周衍自是上心。

  “鬼域——”

  陈阿水闻言看了眼周衍,心中一动泛起怀疑,但看看自己的手脚,再暗自告诫自己不可泄露褚小二的踪迹后,陈阿水觉得单纯是‘鬼域’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即使现在这一出是沙河门的阴谋,沙河门也下了血本,他不算亏。

  于是当下就将他如何误入‘鬼域’,以及在里面见识到的遭遇到的种种都说给周衍。

  周衍听完,心中有数。

  二人边走边说。

  这时候已经到了义气堂外。

  “他们——”

  陈阿水刚一来,就看到义气堂前演武场上,两三百人正跟狗吃食一样趴在地上用脑袋去吃地上盆里的饭,看上去极为侮辱人。

  陈阿水再细看,人太多,再加上天太黑,一时间倒是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孔。但是他们的服饰却看的清楚,一个个分明穿着沙河门弟子的衣服,其中甚至不乏穿着执事、护法服饰的。

  原本高高在上的沙河门众人,现在一个个却似狗一般。

  陈阿水看傻了眼。

  “行了。”

  “你下山去吧,今后得了奇遇小心些,别再动不动就让人发现。”

  周衍还有其他事,挥手让陈阿水下山。

  陈阿水一时弄不清沙河门发生什么,但看到这一幕,原先心底对周衍的怀疑顿时打消大半。

  “多谢恩公!”

  “恩公保重!”

  他再次跪地叩谢周衍,然后依言往山下走去。

  路过演武场的时候,路过场中那些人,这一次离得更近些,他仔细找,终于发现其中几个熟面孔。

  或是欺负过他。

  或是摆过威风。

  但现在都像一条狗。

  忽的。

  陈阿水在人群中看到一人,本是满脸横肉一脸凶相,但此刻同样四肢俱废,嘴边、脸上沾满饭粒,狼狈不堪尊严尽丧。

  陈阿水看一眼,有一瞬大仇得报的畅快,也有须臾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人名唤‘孔云德’,曾在选月湖中常驻。陈阿水的妻子就是遭他欺负不堪受辱,在家中自缢而死。陈阿水得了奇遇后不愿离去,也是因为想着力气更大些的时候,就打死孔云德为妻子报仇。

  但可惜没等他动手,自己身上的变化就先一步被人察觉,成了阶下囚。

  在地牢中。

  陈阿水本以为这辈子再无报仇的机会,却没想到,此时他不但出来,手脚俱全,而且还能看到仇人这副模样。

  畅快。

  怅然若失。

  然后陈阿水脸上露出笑容,冲着义气堂方向周衍所在最后一拜,就转身大步下山再不回头。

  至于孔云德的性命。

  陈阿水拎得清,恩公将这些人打断手脚囚在这里必有所图,他已受大恩,不敢再有更多想法,贪得无厌。

  孔云德今朝若死在恩公手上便罢。

  若侥幸得活,他如今已得自由,自可再取他性命。

  想着这些。

  陈阿水背影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而就在陈阿水走过演武场时,不止他在看演武场中沙河门众人,这些人也有在看他的。

  “陈阿水?”

  其中王植、冯群二人见着陈阿水,忍不住狠狠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半晌后。

  二人才对视一眼,眼中俱有惊动。

  这陈阿水,居然断肢重生了?!

  而再观他们——

  断腿!

  断臂!

  风水轮流转。

  世事无常,不外如是。

  ……

  这一日。

  后半夜。

  周衍领着在山下待了两天的大哥二哥三哥跟红缨四人,来到摘星山上沙河门中。

  一路上。

  周衍已经将沙河门中的情况给他们说了一遍,包括陈阿水的遭遇。

  四人均有震动。

  红缨惋惜陈阿水的妻子:“是个有气节的女子!但她这种做法我不敢苟同。如果世上女子都如她这般,受了欺辱就以死殉节,施暴的人又该受到什么惩戒?又该何人去惩戒?不值!不智!”

  红缨虽是女儿身,又是出身富户人家,但刚强不弱男子,对女子贞洁一说早就存着叛逆之心。前些时日的遭遇,更令她自立自强。周衍这段时间也在跟她说一些‘女儿当自强’、‘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的道理,让红缨愈发觉得这世道不对,对妇女太不公道太扭曲。

  “不怪她。”

  “只怨这世道。”

  “不过如今武道昌隆,男子能习武,女子亦能习武,只要能出现更多的女性强者,女性宗师,并愿意为女子发声,争取妇女权益,就一定可以做到男女平等!”

  周衍不是极端女权,他只是觉得这世道不该如此,不该一方奴役跟凌驾于另一方。

  但在这个世界,想要真正做到男女平等,太难。

  这不仅是双方实力的不对等,更是千百年的陈旧思维形成的枷锁。甚至不少女性武者、宗师,她们恐怕也意识不到这一点。即使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其他女性同情其他女性,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历史的惯性,要觉醒男女平等的意识,想要她们发起解放妇女运动不大现实。

  不止是这方面。

  不止是男女问题上。

  这个世界人与人本就充满着不平等。

  有压迫,有奴役,有剥削。

  这一世毕竟还是封建属性,有太多陈旧、腐朽的糟粕,想要破除这些陈旧的腐朽的东西,社会生产水平就必须进一步发展,信息传递需要更加便捷。

  等等,等等。

  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周衍一人之力势单力薄,他的实力也不足,这一切他也做不来。看不惯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继续存在。

  红缨在惋惜陈阿水的妻子。

  大哥周康则在赞颂陈阿水的义举:“忍受酷刑,手脚俱断也不出卖朋友,这陈阿水真是条汉子!”

  周显、周蒙也都称赞。

  仁义礼智信!

  温良恭俭让!

  这本就是值得称颂的种种美德。

  而在这样的世道中,这些本该人人都能做到的,一旦有人践行其中一二,又显得格外的难得,弥足珍贵。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