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乾坤大圣 > 第十七章 调查!

第十七章 调查!


  这三月来,特别是最后六七天,周衍即使现实中身处困境,但他在雷林世界中自由自在。

  周显不同。

  因此一朝自由,他更为激动。瘫坐在地上,一半是跳崖吓得,一半也是激动惊喜。

  好半晌。

  周衍等二哥差不多平复,才伸手将他扶起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大哥、三哥尚在边军服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得尽快把他们捞出来。”

  “对!”

  “这事要紧!”

  周显也反应过来。

  自今年三四月份开始,北舒将要南下的消息就甚嚣尘上。景国吓得要死,又是继续往北面边州各关隘各重镇增兵,又是调集全国粮草支援边军,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周康、周蒙二人今年四五月份被发配的边军,而现在已经是十月末。周衍跟二哥周显在曼陀山庄被困三个月,还不知道边境局势如何,有没有打起来,早一日找到大哥跟三哥,就能早一日远离战事。

  沙场残酷,刀枪不长眼,如周康周蒙那样的,基本都是被编入敢死队、先锋营中,死亡率更远超寻常士卒。

  “得尽快!”

  周衍心有决断,他冲二哥道:“大哥、三哥被发配宜州,地处景国最北部。宜州北拒大舒,西接卫国。我们现在处在循州,得往北面偏西一点的方向直走,穿过半个循州跟整个兴州,才能抵达宜州。”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们四兄弟好歹也跟着那个名唤赵良的县令几个月,对景国的各州县间的路径往来不敢说全都掌握,但景国退守南疆后新划分出的十七州的大致地理位置还是清楚的。

  不过南景山多路险,如果走官道,一来路途要比直线距离多出七八倍,二来一路上关卡重重难免惹人注目。

  倒不如就直走,翻山越岭,直奔宜州。

  “南疆多高山,山中多密林,林中多得是蛇虫鼠蚁、豺狼虎豹,等闲不敢轻易进去。”

  “但是我有奇术,一路趟过去应当不难。”

  周衍看向二哥,道:“我的那些奇术二哥也知道,不过具体的我没法细说。二哥知道也没用,反而藏在心里还要时刻担心不能说漏嘴,我索性就不仔细解释了。”

  周衍实话实说,直接跟二哥明明白白的保密。

  “嗯对!”

  “谨慎点是对的!”

  周显闻言认真点头。

  他是蹲过大牢的,见识过严刑拷打的威力。这种睡睡觉就学会能飞天能治病能杀人等等这些奇术的大秘密,他知道的太清楚反而是负担。一旦自己有朝一日不小心落入敌手,被严刑拷打,他自觉不会服软,但难保别人没有其他逼问手段。

  索性不去问,不知道,这样反倒踏实。

  用不着了解根底,知道如何借用就行。

  “我这奇遇跟‘睡功’差不多,接下来这两个月大部分时间都要睡觉。”

  “所以就辛苦二哥接下来要背着我走,好让我有时间练功。”

  周衍跟二哥也不客气。

  他要在雷林世界中苦修,现实中就无法动弹,不能赶路,只能让二哥背着他。

  “练功要紧!”

  “搁以前我还不好背你,但是现在——”

  周显一听,拍一拍他那刚刚复原的大腿,冲周衍咧嘴笑道:“再说了,你这么瘦,我背你轻轻松松。”

  周衍这八年来没过过好日子,如今十六岁身子都还没完全长成,还是一副很瘦弱的样子,的确不重。

  不过这种苦日子终究过去了。

  周衍听着一笑,旋即又道:“一路上,二哥只要但凡看到什么豺狼虎豹,又或者是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咬了不管疼不疼,都要直接叫醒我,我这睡功随时可以中断。山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哪怕被一只不起眼的蚂蚁不痛不痒的咬了一口,都有可能有剧毒,能让人很快毙命。所以二哥千万留心,有任何情况,不要自己去判断,直接叫醒我。”

  这很重要。

  在南疆中,连许多江湖人士都不敢贸然进入深山老林中,高山险阻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山中林中有太多猛兽、毒物等等防不胜防的凶险。

  周衍有治疗术,九级治疗术可以应对绝大部分伤情、毒素。

  又有‘心灵传动’,只要不是成百上千的狼群围攻,寻常的豺狼虎豹他都能轻松对付。甚至即使遇到对付不了的狼群,他也还有‘浮空术’,可以直接上天暂避锋芒。

  而且浮空术还可以无视南疆连绵起伏的一座座高山天险,翻山越岭只若等闲。

  有这三项魔法在身,基本上可以平趟南疆。

  但也得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嗯!”

  “我记下了。”

  周显点头。

  一切提点妥当,两兄弟当即不再停留。

  周显的腿疾、体内的曼陀罗花的毒素全都被周衍的治疗术治愈,此时身体健康。但他毕竟历经多年磨难,再加上先前腿瘸,因此身体并不健壮,背着周衍还行,走官道也还凑合,但是想要在荆棘处处的山中赶路,却难如登天,必定行程缓慢。

  这里尚在曼陀山庄的势力范围内,周衍不敢多逗留。因此一开始他不用二哥背他,兄弟俩辨了辨方向,一人提着一口钢刀,就往北部偏西的方向赶去。

  现在最紧要的,是远离云霄峰!

  ……

  时间如水,缓缓流逝。

  一转眼。

  三四个时辰过去。

  日落西山,天色早就暗下来。

  云霄峰下,第七花圃,‘王贺’手按长剑,领着七八人撑着火把来到这里。

  曼陀山庄中,以王家子弟为主。

  其中庄主‘王振’算是第二代,副庄主‘王文远’是第三代,而眼前这个英姿勃发青年模样的‘王贺’则是王家第四代中的佼佼者。王贺现年二十五岁,就已经是淬骨境武者,在江湖上也称得上二流人物。

  “十二个大活人,能飞天遁地不成?”

  “都给我仔细找!”

  “王成,再回去叫人,今天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地下、井里都不要放过,找仔细点!”

  王贺声音洪亮,是个人都能听出其中有怒气。

  他的确有怒。

  这段时间曼陀山庄的防务都是由王贺负责,前面都还好好的,直到一个时辰前,有管库房的管事来报,说是有两个管事下午去检查花圃跟收取曼陀罗花,结果天黑还没回来。等他们派人去找,才发现第七花圃已经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现场没发现活人没发现尸体,只留下不少血迹。

  管事不敢隐瞒,连忙上报。

  于是王贺出现在这里。

  可是大半个时辰过去,压根没有那十二人包括尸体的踪迹。

  不翼而飞!

  这让王贺有些烦躁。

  他看过茅草屋内外一滩滩血迹,指着两人道:“将这些血迹全都分开采集装好,送去给药王堂验一验,再给我整理一份李俊、周正国还有其他十个人的资料,一个都别落!”

  “是!”

  两个弟子应声,分头行动。

  又过去两个时辰。

  王贺站在‘君子堂’中,跟他三叔、曼陀山庄副庄主‘王文远’汇报道:“第七花圃现场的血迹一共是十二个不同人的,其中六人血液中多少都有曼陀罗花的毒素,应该是六个花奴。另外六个应该是李俊、周正国等人的。”

  王贺看向三叔,沉声道:“侄儿猜测,很可能是有人潜入云霄峰,误入第七花圃,正好被李俊等人撞见,于是这人就下了杀手。”

  他说着,又补充道:“潜入的很可能不止一个人。十二具尸体,一个人根本没法半点痕迹不留的处理掉。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李俊等人的尸体根本找不到。”

  王贺眉头紧皱。

  方才他带着人将第七花圃里三层外三层找了个遍,又一寸寸土地都看过,任何有翻过痕迹的都挖开来看,但始终找不到尸体。

  让人恼火。

  王文远听着也皱眉,他问道:“这人为何要藏尸体?”

  这个问题王贺早有答案,他回道:“侄儿猜测这人必定是怕自己的武功暴露,才将尸体藏起来。”

  按着这个思路,王贺又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他往前凑两步,刻意压低声音道:“三叔,你说会不会是七山盟其他六家干的?”

  “其他六家?”

  王文远一听,眉头一掀。

  不是没这个可能。

  七山盟在外人看来是七家同气连枝,一致对外。但实际上,大家同处乌通山,又是同盟,彼此间怎么可能没有摩擦。

  今天这件事如果是七山盟中的人干的,那么也就不怪杀人过后还要把尸体藏起来。

  王文远沉吟片刻,随后道:“这个猜测先不要声张,你私下里继续调查。扩大搜寻范围,等找到尸体再说。”

  “是!”

  王贺应声退下。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