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团宠绿茶穿成炮灰真少爷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这个房间没有开灯, 只有几束光照进屋子,光束反射桌上的玻璃杯,散发五颜六色的漂亮的光。

“小叔。”温茶笑着把手搭上齐修竹瘦韧有力的肩膀。

“没有不接你电话啊, 前面在车上不方便接, 不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

温茶这人天生如此, 天大的事情都比不上他开心最重要, 何况只是拒接电话这种小事,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他解释的声音又甜又软, 一下子把这几天故意冷着齐修竹的隔阂抹平。

见齐修竹不说话, 他便询问道:“你怎么到这儿来的?”

好好一个大佬不正经参加饭局, 反而在饭后下手把人拉到小房间里, 这事安在齐修竹身上怎么想都觉得有些违和。

显然,他对自己能折磨疯一个人的能力没有正确的认知。

贴近的狭小空间里, 心跳和体温一起慢慢爬升。

齐修竹的脸庞在光影处晦暗不明, 沉默了很长时间问:“你是怎么想的?”

温茶明知故问:“什么怎么想的?”

两个人都知道他们在说温家和齐家的联姻。

齐修竹可以直接反对这门婚事,齐家除了齐老爷子以外没有可以质疑他。甚至于齐老爷子也没有办法阻拦他。

他甚至在思考如果退了婚约,怎么样才能让温茶从中完美的脱身。毕竟和侄子退婚后和叔叔出现在同一场合, 难保会有难听的声音传出来。

可他思来想去,却唯独不知道温茶的想法。

温茶到底想不想退婚?还是真的要和齐君浩在一起。

“温茶,只要你不愿意, 我可以……”

我可以帮你摆平这门婚事。

温茶仿佛提前预料到了他要说什么,直视他的眼睛,微笑着说:“不可以哦。”

仿佛一盆冷水直接浇了个透心凉,和燃烧的火焰噼里啪啦撞在一起, 渐渐的变成了火苗, 再变成火花, 最后消失殆尽。

齐修竹漆黑的瞳孔里仿佛只剩下零星的奄奄一息的火光, 随着呼吸若隐若现。整个人如同大雨淋湿过,身上清冷矜贵的气质之上多了些湿漉漉的狼狈和脆弱。

把好好的一个大帅哥逼成这样并非温茶的本意。但没办法,不和齐君浩订婚,他怎么收拾齐君浩呢?

谁叫他没良心,只能暂时伤一下小叔的心了。

“你喜欢他?”

齐修竹盯住温茶琥珀一般甜蜜的眼眸,仿佛执拗地要寻找出一个答案。

“和喜欢没有关系,而是我有事情要做。”温茶承认自己心软了,被大帅哥的狗狗眼看得不忍心,稍微透露了一点细节。

齐修竹正在端详他,他们的呼吸暧昧地缠在一起,不知道哪里正在煮的午后红茶的醇香飘散到不大的空间里,温茶吸了吸鼻子,没良心地走神:“有点想喝了。”

他一说话,他们的气息便更加亲近。

温茶就在他的掌控之下,脖颈、腰背,一手就可以覆盖,甚至再用力些,或许还可以捏碎。

有人问过齐修竹,如果软肋伤了自己,他会选择怎么办?

很多上位者讨厌被操纵的感觉,所以会毫不犹豫毁掉自己的软肋。齐修竹不至于如此残忍,但从前不识情爱的他同样不希望自己被影响,于是他回答:他可能会远离、会冷漠地离开、会斩断联系。

温茶的笑容仍然清甜,小声说:“小叔,有点疼。”

齐修竹忽然就溃不成军,他揽过温茶的腰,把额头抵在温茶的肩窝,仿佛被驯服的斗败的困兽。

温茶的脖颈扬起,露出好看精巧的喉结,轻轻拍了下齐修竹的头发。

一分钟后,齐修竹直起身,恢复古井无波的清冷样子。

每当温茶见到他这幅不沾世事、孤松疏月的样子就会恶趣味爆棚,他恶作剧地说着戳心窝的话:“订婚宴那天你要来呀,我等着收到你的祝福。”

齐修竹低头,温茶的眼底有浅浅的光,红唇带着水光。

没有温茶想象中与希望看见的颓丧或者失态,他弯下腰和温茶平视,手指擦掉温茶眼角渗出的一点泪渍,认真地说:“我一定送你一份大礼。”

温茶:?怎么感觉有点玩脱了?

温荣坐在车里等了温茶很久,终于等到温茶拉开车门坐上来。

温茶上车以后先把车上的挡光镜放下来整理好凌乱的领子和衣袖,才和温荣打招呼:“哥哥,不好意思久等啦。”

温荣颔首:“妈妈临时被顾客叫走要去修改设计稿。”

虽然很费解温茶和齐君浩聊什么可以聊这么久,他已经懒得去问聊了什么,生怕一开口又被弟弟的恋爱脑刺激到。

在现在的温荣的认知下,温茶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恋爱脑。

他不想提这茬,没料到温茶却主动提起,透过后视镜瞧了眼肃穆的温荣,询问道:

“哥哥今天生气了?”

温荣从温茶主动答应婚约起就没有说过话,彻底变身大冰山。

“嗯。”温荣承认得也很痛快。

温茶刚想说话,温荣就继续往下说:“不是气你执意要和齐君浩订婚,是气齐二夫人对你不礼貌。”

齐二夫人尖酸刻薄惯了,从来不正眼瞧人,对温茶的眼神从不收敛,生怕别人瞧不出她眼睛里面的算计。

温茶愣住,扭过头,温荣的侧脸坚毅,下颌线收得利落干脆。

“小茶。”温荣放开触碰车钥匙的锁,“你的生活、你的感情,我们做亲人的插不了手,我们能做的只是在其他方面保护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亲人不会也不能插足进你的选择,却可以帮你尽可能的清扫选择路上的障碍。

温茶和齐君浩在一起顶多令他郁闷,但齐二夫人瞧不起温茶却能轻易让他震怒。

温茶慢慢咧起嘴角:“我有没有说过,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温荣被突如其来的夸奖击中,努力绷住表情,最后没忍住扬起一点嘴角的弧度:“鬼机灵,就知道说漂亮话。”

严肃的谈话到此结束,温荣启动车子,开启闲聊模式,问:

“妈妈说她会把档期重新调一下,亲自给你设计服装。都是要订婚的人了,有没有想要什么?”

主要是温荣挺久没有给温茶送过礼物,手有点痒痒,总觉得不送点啥不舒服。

温茶手肘撑住车窗:“我都无所谓。”

这婚礼能不能成还是个问题,导致他一心只想干票大的,没有什么要订婚的实感。

温荣不满意:他弟弟干什么都要最好的。

“不然送你那个小王冠?”温荣开始奇思妙想。

温茶问:“你在哪儿见到的啊?”

温荣诚实回答:“上回郑明中那个小外甥女生日,戴了个,粉钻镶上去,粉红色的,还怪好看的。”

温茶沉默:真是标准的直男审美。

知道自己和弟弟的审美差异巨大,话题就此终结。温荣很不舍地按耐住想买粉色小王冠的蠢蠢欲动的心说:“好吧,保留愿望,想到了就告诉我。”

为了不让哥哥的一片热情被辜负,温茶也在苦思冥想,但他最近确实什么都不缺,家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他一边发愁一边摸上左手腕的佛珠,拨弄檀木珠子。

手机群聊叮叮咚咚忽然响个不停,打开以后才发现回来是温兴盛、齐家二房们拉了一个小群,在里头热火朝天地聊天:

[温兴盛:老齐,今后就是一家人了啊]

[齐家老二:那当然,家庭上我们共结连理,事业上我们同舟共济]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中年老男人结婚了呢。

[齐家老二:订婚宴还有很多事情要敲定,老温,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一面?]

[温兴盛:好啊,越快越好,这周末就行。]

温茶觉得奇怪,要敲定订婚宴的细节,一般不会由父亲出面,而且这不是温乐水的婚礼,温兴盛怎么可能会这么上心。

还越快越好?

他思考了几秒钟,对着群聊里哑谜一样的信息冷笑。

哪儿是要讨论什么订婚宴啊,分明是要讨论卖儿子的“嫁妆”要怎么分配了,真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嘴脸啊。

他的目光停在屏幕的页面一小会儿,抬起头问温荣:“哥哥,我是不是有嫁妆,是不是有彩礼?”

前方正好在堵车,温荣瞥过群聊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若有所思地和温茶对视。

马上,他跟上温茶跳脱的思维,慢慢露出了然的笑意,知道温茶想要做什么了。

他清了清嗓子,说:“是。”

“那我们能拿到多少呢?”温茶问。

温荣回答:“当然是越多越好。”

“那就麻烦哥哥了。”温茶露出小狐狸一样狡猾的表情。

温荣和他如出一辙的凤眼同样闪着冷光:

不把温兴盛和齐家二房两头大肥羊连着羊皮带羊肉薅下来,他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温荣这人平日里情商有时低到令人发指,但一到工作中,他就成了另一种令人发指的存在。

温茶这几天什么也没干,光听见各大银行发来的进账提醒了。

叮叮咚咚,堪比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

听温荣说,全是从温兴盛身上薅来的。

这个中年男人不老实,看来背着薛眉藏了不少小金库。

温茶把钱分成三等分,见者有份,分别又给了温荣和薛眉。一时之间,温家的财产总额虽然不变,但温家可能只剩下温兴盛一个穷人。

午后阳光明媚,薛眉安了个榻榻米在落地窗边,吃着温茶烘焙的小饼干,线稿散落一地,刷拉拉地勾勒服装的线条。

温荣如同一阵风,走进家门站到温茶和薛眉面前,往他们面前丢了一份清单,松开领结坐下,小口抿了一口伯爵红茶,示意道:“看看。”

薛眉看看温荣再看看温茶,不明白这两兄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拿起那叠纸阅读,慢慢瞪大眼睛:“齐氏公司原始股的百分之三?”

凭齐家现在的上市值,意味着温茶下半辈子可以躺在金山上,一辈子吃喝不愁,尽情挥霍。

温茶接过来翻阅,合同大概讲了只要温茶嫁入齐家那么就能分得这么多的股份,当然如果离婚,这些股份将归还齐家,剩下厚厚的一沓包括股权转让协议等等资料。

温茶笑开了花,他愿称他哥为谈判界永远的神!

“二房不会反悔吧?”薛眉想得远,毕竟二房又抠又刻薄,能答应这样的条件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升起来还离谱。

“小茶签个字就行。”温荣放下杯子,松动了下筋骨。

薛眉刚要点头。

“哇哦。”正在翻阅手机短信的温茶发出一声长长的感叹,冲他们扬了下手机,“妈妈猜的真准,好像真的要反悔了呢。”

齐二夫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给他留言了一条消息:

[小茶,阿姨想你了,我们见一面吧。]

咖啡厅正在播放《致爱丽丝》,流畅欢快的音乐十分明朗。

温茶坐在齐家二夫人对面和她开玩笑:“二夫人,如果不是我和君浩订婚了,我还以为你要甩出一千万的支票告诉我离开你的儿子呢。”

二夫人的笑容卡壳了一下,咬碎一口银牙:

温茶竟然还有脸提钱,温荣快要把二房搬个底朝天了!

也不知道温荣给她老公画了什么饼,让她老公心甘情愿地就把股份都拿给温茶。生意场上的事她的确不懂,但实打实的损失全在她的眼里,令她心惊肉跳。

他们家最开始打的主意明明是要利用温家,怎么现在反而被温家占足了便宜。问起丈夫来,丈夫只会说男人的事女人不懂。

她可咽不下这口气,决定主动找上温茶恩威并施,把东西全都给要回来。

反正温茶没见过世面,随便糊弄几句肯定就可以。

“小茶,阿姨这里有很多珠宝,喜欢的随便挑一件就行,但你哥哥给你的股份还是别要了,资本市场里头水深,一不小心就容易赔得血本无归,还不如珠宝保值呢?”

真是能把你抠死,一件珠宝要换百分之三的股份。

温茶敷衍地点点头。

二夫人见温茶油盐不进的样子就觉得孺子不可教,想当初她一个眼神温乐水就知道给她端茶送水,温茶怎么这么不懂事?

“你听懂了没有!”

温茶诚心诚意地回复:“二夫人,你的脸好大啊。”

齐二夫人惊讶地张大嘴巴,一股气没有提上来,马上另一口气勃然而发:“温茶,你!”

她可是温茶未来的婆婆,温茶竟然不怕她,真是反了天了!

而且温茶说了她才注意到,温茶的脸流畅窄小,巴掌就能盖住,对比起来她的脸确实挺大的。这简直就是一把刀子戳在了拼命保养的二夫人的心窝子上,她盯住温茶明艳饱满的小脸,积攒已久的怨气突然就爆发:

“温茶,进了我齐家的门就该遵守我齐家的规矩!在我们齐家,儿媳要孝顺公婆,每天都要伺候婆婆吃饭,婆婆想要什么就得买给婆婆,婆婆说什么你就得听着,婆婆看中什么你就得买下来。平时和公婆丈夫说话要低声细语,不要总搞那些妖里妖气的做派。还有,你得记得永远永远都不可以反驳婆婆。”

就她所知,温茶和齐君浩的这段恋情之中,温茶占了下风。委曲求全也好,忍辱负重也好,温茶要嫁进来,必须听她的话!

不给温茶一个下马威,进了门是不是要翻天?

温茶啧啧赞叹,这究竟是什么封建牌坊精转世才能说出如此睿智的言论?

“哇。”他们两人之间插进一道声音,发出一模一样意味深长的感慨。

齐二夫人仍有余怒地转头——

她的婆婆,也就是齐家老二的继母,齐修竹的妈妈正叹为观止地望着她:“老二媳妇,我们齐家原来还有这样的规矩啊?”

她的两眼冒光,十分兴奋:“太好了!明天开始我们就这么执行!”

齐二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