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团宠绿茶穿成炮灰真少爷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先前的作品有多出圈, 那么这次的视频就惊起多大的巨浪,网友深觉自己被利用,掀起天大的怒气, 更何况标题直接把温茶的学校姓名给点出来, 网友们顺藤摸瓜把温茶的微博给攻陷。

[人血馒头好吃吗?]

[我吐了, 在微博装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简直丧尽天良]

[亏我还真情实感地喜欢你, 为你的作品流泪, 结果你居然校园暴力?]

[滤镜那么厚,整容怪人丑心狠]

[霸凌咖快点退赛!麻烦不要再给大众喂shi了!]

[悄悄说一句, 温茶当初能进c大里面也大有文章可作, 呵呵,利益无关,只是一个看不惯不正之风的正义路人罢了]

最后一条评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c大的私立性质令他可以接受捐赠、捐楼等方式从而交换一些名额,但这些都很少摆在明面上, 只是私下里心照不宣的事情。舆论的风向很快又转到, 温茶有后台,他的大火全靠资本炒作的阴谋论。

[说实话之前吹什么超强艺术性我还真没看出,黑不溜秋的有什么看的?大众真是爱跟风上赶着吃屎]

[喜闻乐见, 资本翻车了哈哈哈]

[强捧遭天谴, 灰飞烟灭, 真诚祝愿这位霸凌咖出门出车祸马上死掉]

[艺术就是单纯的艺术,麻烦不要让恶俗的金钱腐蚀了好吗]

温家人坐在沙发上, 薛眉忧心忡忡地不断刷新着软件新闻, 温荣拿过薛眉的手机, 沉声说:“妈, 不要看了。”

薛眉捂住心口,她从小生活在温室之中,哪里见过这么多污言秽语:“怎么骂的这么脏?”

温兴盛不耐烦地关闭弹出来的新闻,皱起脸,眼角的鱼尾纹炸开,嫌弃道:“真是个祸害,居然还敢欺负同学,要是连累我们家……”

“温兴盛!”从来温婉的薛眉像头暴怒的母狮子,尖锐地喊住温兴盛的全名,盯着他的目光锐利,“你给我闭嘴!他是我的孩子!你不管他我管!”

她已经不想去看温兴盛什么脸色了,她和他相敬如宾多年,从来没有舍得对他发过脾气,平时也总顺着他。但为母则强,她不允许任何人肆意诋毁她的孩子!

温兴盛一副噎住的样子,但薛眉不可能低头,身旁的温荣更是冷漠至极,思及上回温荣一拳把他打进医院的经历,温兴盛只能绕着走。他重重哼了一声,起身离开客厅:“慈母多败儿,你们就惯着他吧,出事了不要来找我。”

温荣早就懒得回复“找你有什么用”之类的话,中年老男人的普信油腻让他十分厌烦,他的眉心皱成“川”的折痕,分析着:“有人下场带风向了。”

“嗯。”薛眉也发现了。

网络的风口是可以人为操纵的,整件事情从标题明目张胆带上温茶的名字再到扒出温茶进学校的方式,带节奏带的风声水起,精确把握住了网友最愤怒的爆发点,把舆论推到最高处。

“小茶在房间一天了,你有听见他的动静吗?”薛眉问温荣。

温荣“嚯”得站起身:“他一天没出房间了?会不会……”

那一瞬间,温荣想了很多,想到平时温茶受委屈就喜欢偷偷掉眼泪,想到他的作品里主人公很绝望地走向死亡。

他急急忙忙冲上楼梯,拖鞋跑掉了一只也不顾形象,举起手肘打算撞开门。

啪嗒。

门从里面被打开,露出温茶一张疑惑的小脸。

“哥哥,怎么啦?”

温荣长舒一口气,上下打量温茶确定他没做什么傻事,后知后觉感到几分尴尬,深沉地说:“什么东西都可以商量,千万别钻牛角尖。”

薛眉也一起赶上来:“小茶,你……”

她心疼地望着温茶眼下的青黑,哽咽着抱住他:“不要怕,妈妈会保护你的。”

昨晚熬夜玩游戏才有黑眼圈的温茶总算心虚地把良心给捡回来,他伸手环住薛眉:“好,谢谢妈妈。”

明明少年年纪还不大,但薛眉闻到他身上好闻又温暖的气味,奇异般的安心又想落泪。

他们仨一前一后来到楼下,温茶被当做了珍稀保护动物,温荣和薛眉的眼睛就恨不得黏在他的身上,恨不得把温茶和电子产品彻底隔离,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哥哥,妈妈,网上的评论我都看到了。”温茶无奈地说,但他更奇怪的是,那个视频乍眼望去简直是雷神之锤,能把人锤入地心,温荣和薛眉竟然没有怀疑他的人设崩塌,“你们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什么?”薛眉没想到温茶会问这个问题,感到很诧异。

“你们就不奇怪视频里的我有点不一样吗?”温茶好奇地问。

“没什么不一样啊。”温荣也觉得他的问题莫名其妙,但他福至心灵想到最近阅读的《三十天教你如何摆脱直男》,立刻犹豫地说出正确答案,“变得更好看了?”

温茶:?

“你们不奇怪我为什么那么凶为什么把他摁到水池里吗?”

薛眉一脸温茶大惊小怪的表情:“你在农村长大,手劲大点怎么啦?按在水池里挺文明的呀,按在马桶里不是更过分吗?”

好家伙,比绿茶本人还懂得维护人设。

温荣换了个坐姿,手指拨弄手表上的螺丝,那是他遇到难题的小动作:“我去学校调了监控,可那里是监控的死角,没人会在厕所里安监控,其他可能路过的同学我还在找。”

温茶不奇怪,罗凯能肆无忌惮欺负尹羽,肯定事先踩好点了。

“我们先把风头压下去,再慢慢找证据?”薛眉心里没底,试探询问道。

温荣想也没想就反驳了:“不可以,事后的澄清相当于没澄清,小茶一辈子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薛眉濒临崩溃:“这也不能,那也不能,到底该怎么办?”

她抓过凌乱的长发,崩溃地低下头,眼前却忽然出现一小碗甜汤,里面有红枣、银耳、桂圆等等,还有蜂蜜甜滋滋的味道。

温茶饱满的心形脸蛋也像沁人心脾的甜品,贴贴她温柔疲惫的脸蛋:“让美丽的妈妈操心真是我的大过错,我可以解决的。”

他笑眯眯把甜汤推给温荣,刚才两个人沉浸在讨论解决办法时,他抽空去厨房做的。

“我知道哥哥很厉害,但事出在我,我要靠自己解决一回。”

他起身给两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再回自己的房间,留两人在客厅面面相觑。

许久没有打开手机,现在消息已经爆满。

有同学的、有赛车俱乐部的,打听八卦的、冷嘲热讽的。

温茶只挑了郑明中和几个关系还算交好的回复。

齐修竹也给他发了:[你还好吗?]

温茶微微挑眉,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划走,没有回应他。

骂他的人虽然多,不过狂风骤雨之下还是有几颗小草在坚强地支持他。

指导他的刘老师从来不用社交软件,也特意创建了一个账号:

[温茶是我的得意门生,他的作品是我看着一步一步创作出来的,我也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因为是新建的账号,根本没有多少关注,但温茶看到以后,心里当然十分感动,他点开刘老师的微信聊天框,火速发了三个哭泣的emoji发出去。

刘老师刚好看见了,马上回复:[臭小子,就知道惹祸,现在知道怕了吧?多大人了,还哭。]

温茶手指头在键盘上打字飞快:[老师!你终于承认我是您的得意门生!]

对面停顿了三秒,最终言简意赅地发出“滚”这个字。

温茶皮完表示非常开心,马上认认真真地道谢:[谢谢老师,实在抱歉让您操心了,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解决的。]

刘老师搞不懂现在年轻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不知道该夸他泰山崩于前不变色还是该骂他死猪不怕开水烫,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组织措辞:[你有什么办法啊?不拿出点有力的证据很难让大家相信的。]

刘老师看过视频,确认那个人是温茶无误。但他坚信事情一定事出有因,一方面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活了大半辈子,看人从来没有走眼过,温茶或许有些小骄纵,但是该有的礼仪、底线无一不周全,性格也柔和,被骂得狗血淋头也没急过眼。二来,温茶就没怎么来过学校,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被人抓住把柄,里面没有点弯弯绕绕的阴谋真是白瞎了他吃过的六十多年的盐。

在不知不觉中,刘老师对温茶已经带上了爱徒加逆徒滤镜,一把年纪还要为了网上冲浪而感到心累。

温茶回复:[老师,您放心,相信我。]

他退出聊天界面,回到手机屏幕,信息处有一个小红点,一条来信人不明的陌生短信:

[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要不要见一面?]

深秋,梧桐树的叶子全黄了,风一吹扑簌簌往下落叶。

约他的人似乎担心他最近名声太臭,走在路上会被人套麻袋一顿打,特意选了个隐秘性很强的雅座。

温茶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在等待。他拉开座椅,打量了四周:“无意冒犯,但这似乎不是你能消费的水平。”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是我。”座位对面,瘦弱苍白的尹羽微微一笑,“是我打工的一家店,老板人很好,专门借我一个小时。”

“嗯。”温茶坐下来,手边的咖啡散发浓厚的烘焙香气,他抿了一口,“能有视频的人没几个,想想就知道是你。”

尹羽望向温茶平静无波的脸,试探问道:“你怎么不怀疑是我放出来视频自导自演,毕竟一个被欺负的人竟然还有心思偷拍视频,一般人都会怀疑到我身上吧 ”

“你不是来谈生意的吗?怎么这么多问题?”温茶上翘的眼角露出一丝困惑。

尹羽收回探究的眼神,自嘲地笑了笑。他只是忽然想起被打的那天,温茶出现的时候像门缝里忽然照进来的光,在解决罗凯之后甚至没有低头看他一眼,明明不那么体贴的行为放在温茶身上似乎又那么顺理成章,不叫人反感。

经过他身边时他闻到了一个淡淡的清新的茶香,莫名就在心里留下了印迹。

他好奇这个高傲的像天鹅一样的少年究竟心中都在想些什么。

温茶好心回答了他的问题:“谈生意呢就是要权衡利弊。你今天会主动约我出来,想必很久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要选择什么样的利益。”

“对。”尹羽垂下眼睛,手心里的u盘印进皮肉之中,“罗凯把我叫出来那天我就有预感我会和他起冲突,所以特意装了个设备。罗凯虽然没用,但他和温乐水沾边,就有很好的话题度,我再引诱他多吠几声,就能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到时候为我的作品赢得话题度。”

他停了两秒钟:“但我没想到你会听到,也没想到会有人断章取义拿来黑你。”

尹羽虽然有心机,准备炒作上位。但不至于丧尽天良,拉无辜群众下水。

温茶撑着脸,没有章法地拿银色小汤匙把咖啡上精致的拉花搅乱,说话的语速不疾不徐,嗓音清甜:“你也别这么夸自己嘛,真的要是愧疚,你会到现在才联系我吗?”

事情一发生不联系,偏偏在事情发酵但还有挽救余地时联系,一定能卖出最好的价钱。

尹羽盯住温茶漂亮的色若春花的脸蛋,对方面上天真又柔弱,却轻易说出了他的小心思。

他慢慢勾起嘴角,没有再伪装:“你说得对,合作愉快。”

没想到,温茶将指尖抵在唇边,红润的唇珠性感又可爱:“你错啦,是你对我的单方面投诚,而不是合作。”

尹羽愣住。

温茶摸出自己的手机放到桌上,点开手机的录音界面,选择第一条录音播放。

里面的内容赫然就是他和齐修竹上回的通话,把背景音里罗凯的谩骂都完完整整录了进去,虽然声音小了些,但经过技术提取就能十分清晰。

他从上辈子带来的习惯,凡通话必录音留一手,没想到无心之举竟然派上了用场。

就算尹羽不放出视频,凭着手上的音频他也照样能把事情顺利解决。

“你有证据为什么不放出来?”尹羽坐直身子,不自觉往前探,不解地询问道。

温茶勾起唇角。

当然是为了钓出温乐水的狐狸尾巴,顺便……

雅间视野极佳,透过窗户,可以远远瞧见一辆车开进来。

温茶等到了想要等待的人,起身准备离开:“对了,你记得结账,反正你马上就要赚钱了。”

然后像那次在盥洗室一样,毫不留恋地离开。

直到温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尹羽坐在原位,鼻尖充斥那股淡香,半晌自嘲地摇了摇头:“我真是……班门弄斧啊。”

温茶倒没有不礼貌,只不过他口袋里的手机哪怕关了静音也一直在闪动屏幕,他急着出来接电话。

他回拨回去,电话一秒被接通,齐修竹温润的声音响在耳边,低沉好听:“你在哪里?”

温茶环顾四周寻找路标:“没有找到路牌,我刚刚出门了。”

“把定位发给我,我来接你。”

“你是不是也看到网上的事了,那天我在跟你打电话,你也知道我就是气不过……”

齐修竹打断温茶的话,径直说:“我相信你。”

温茶愣了下,“嗯”了一声。

齐修竹赶到时,温茶埋头乖乖地蹲在树下,像只可怜巴巴的小松鼠,低头露出一小截纤细易折的白皙脖颈,小小的一团。

他走近一点,发现对方正在孩子气地捡了一片梧桐叶观察。

齐修竹不知道自己对温茶究竟该做出什么样的评判。

知道温茶,最初是从温家真假少爷的荒唐戏剧之中听见对方不好的名声,他不是个先入为主的人,并不会对此有什么偏见。薛眉远在海外委托他帮忙照顾,松柏公馆是他第一次见到温茶。狡黠灵动爱装乖,他一眼看穿温茶的小心思。乃至温荣和薛青州在他面前夸奖温茶的乖巧时,他只觉得不可思议。而温茶在郑老爷子生日上的引诱,还有偶尔的撒娇,更让他认定了温茶是个小骗子。

卖乖讨巧,这是齐修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人。当这个模板套到温茶身上的时候,他的心里好像总有一股奇异的火在攒动,火舌舐过,不灼热但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但当现在看见温茶乖乖缩成一团等待他的样子,他心里的那簇无名火却突然偃旗息鼓,哗啦啦浇了一盆凉水变成另一种不舒服。

温茶再怎么聪明,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怎么承受得了如此大的恶意。更何况事发时他和温茶在通话,他听到罗凯的污言秽语,他都十分愤怒,温茶能那么生气当然不过分。

“温茶,我带你回家。”齐修竹伸出手,把他牵起来,“这几天不要随便出门知道了吗?”

温茶的手软软的,温度微凉,握在手上生怕一用力就会碎了。握住他以后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仰脸朝他很乖地笑,一下子就能掠夺别人的真心。

温茶顺着齐修竹的力气站起身,吸了吸鼻子:“有个人跟我说可以帮我,所以我来见他的。”

“谁?他说了什么?”齐修竹问。

温茶爬上副驾驶,下意识把自己蜷住,歪头望向齐修竹:“上次被罗凯欺负的同学,他刚好有完整的视频,答应发出去,谢谢他,他真是个好心人。”

齐修竹没有因为温茶的话掉以轻心,心里暗暗记下他提供的信息,瞧见温茶疲倦的要阖不阖的眼睛,温声说:“睡吧。”

温茶把下巴窝进厚厚的蜂蜜棕色围巾之中,乖乖点头闭上眼睛,他今天穿了身棕色的大衣,整个人像泡进蜂蜜里的无害小熊。

到达目的地时,温茶还在沉睡,齐修竹犹豫片刻,轻轻推了下他,温茶皱眉摇头,哼哼唧唧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轻轻靠到他的肩上。

齐修竹没有过这样新奇的体验,肩膀上的分量并不重,从他的视角望去只能看见藏在黑发里一个小小的圆圆的发旋,还有温茶卷翘的睫毛和挺直的鼻梁。对方的呼吸很柔和,身上清淡总在勾人的香味似乎跟着主人的沉睡一起安分下来。

温茶再度睁眼时,暮色渐沉,他慌乱地起身,讨好地朝齐修竹笑笑,替他锤了下僵硬的肩膀:“谢谢小叔,我昨天没睡好。”

“没事。”齐修竹不动声色拉开点距离,“回去吧,我和阿荣说过了,他在门口接你。”

“好。”温茶推开车门,仿佛想起什么,转过身飞快抱了齐修竹一下,“谢谢小叔。”

车门啪嗒被关上,透过车窗可以瞧见温茶小跑的背影,温荣出来迎接和他点头示意了一番,接着似乎低头斥责少年不要天黑不要冒失。

等他们的背影渐渐走远,齐修竹伸出指尖捻了捻,好像就能抓住空气里残留的一抹余香。

温茶仗着视力好,偏过头发现齐修竹的动作,嘴角勾起笑意。

温荣发现他的表情,揉了把他的头发:“什么事突然这么开心?”

“遇到好心人帮我澄清了。”温茶把对齐修竹的说辞再向温荣复述一遍,“对了哥哥,他是不是已经发了?”

“嗯。”温荣点头。

他一向冰山脸没什么表情,但温茶从头说话时垂眼的小动作里知道他在深思。

这群大佬都有天生的疑心,尹羽的家底怕是能被他们查个底朝天。不过温茶不是圣母,没有帮尹羽瞒住他的小算计的义务,最后能从大佬们的手上拿到什么利益,就得全凭尹羽自己的本事了。

“真好,你和妈妈不用再担心啦。”温茶竖起三根手指保证,“我以后会更乖的。”

温荣无奈转头,少年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顿时像只活力满满的雀儿,叽叽喳喳,心生喜爱。

他久布阴霾的心迎来片刻晴空,很快又因为想到角落里蹦跶的臭虫而再生厌烦。

“不会再让你遭遇这些了。”他向温茶承诺。

温茶永远明亮的眼睛装住他的身影,他希望这双眼眸一如既往的明媚。

家中的薛眉眉宇间似乎藏住怒气,见到他以后才挂上笑脸:“小茶,回去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她喃喃自语:“我真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温茶和她道过安之后上楼,关上房间的门,总算有时间拿出手机上网。尹羽如约发表微博:

[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选择站出来。或许我不够勇敢,但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内附的视频清晰,从罗凯把他拉到厕所揍他,再到罗凯因为温乐水辱骂而导致温茶突然出现动手的全过程都展现出来。

很快这条微博就上了热门第一。

[卧槽,贼喊捉贼?小哥哥是见义勇为?]

[不止吧,那个男的骂温茶骂得那么难听,可能还包括正当防卫]

[完犊子,错怪大美人了,马上滚去给他道歉qaq]

[小茶好飒好惨,白白被骂了那么久]

[我怎么听见了温乐水的名字,和温乐水又有什么关系,这瓜我怎么吃不明白了]

不仅如此,乱窜在瓜田里当猹的网友们很快发现在论坛又悄无声息出现了一个新瓜:

深夜扒一扒,温茶作品中的一切确有原型?当红流量温乐水竟是豪门假少爷

温乐水最害怕被发现的秘密终于走到了众人面前。

从温茶回来以后再到温茶认祖归宗,这件事只小范围的在豪门内部传开,并未传到普罗大众的耳朵里。

一来,豪门八卦说出去可能影响股价,二来,则是温兴盛把真假少爷的事情生生压下来控制舆论,不让他的宝贝温乐水的身份暴露。

温乐水从进入娱乐圈起就是靠豪门小公子的身份起家,如果只是普通的富二代或许效果没有那么明显,更重要的是温家少爷的身份背后足够耀眼的亲戚关系——哥哥是霸总,妈妈知名艺术家,外公家书香门第,表哥天才调香师。温家少爷这个身份足够让他在娱乐圈吃尽红利。

所以无论是温乐水还是他身后的团队,都不愿意他没了这个名头。

温乐水紧紧咬住嘴唇,克制住手指的战栗,手机屏幕白色的蓝光照在他的脸上,像电视里湿淋淋的狼狈水鬼。

经纪人李强在他的身边和公关团队咆哮:“给我压下去!叫人把帖子删了!”

他一把夺过温乐水的手机,随意丢到沙发上:“不要再看了,我们来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温乐水的声音重病一般的沙哑。

经纪人皱眉,似乎对他的过激反应感到不满,但他深吸一口气,缓和情绪:“没有温家少爷的名头,难道你就要退出娱乐圈了吗?当务之急是把舆论的影响降到最低,不怕没了这个身份,怕的是大众站在道德制高点对你的指控。”

温乐水忘不了刚才瞥到的言论。

[假少爷鸠占鹊巢,居然还有脸白莲兮兮地炒豪门贵公子人设]

[绝了,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温乐水以什么名义进的娱乐圈大家都知道,结果到头来是个小偷]

[八卦消息说,温茶两个月前回来,我们来看一看温乐水这两个月都做了什么,晒表哥送的礼物,晒爸爸送的礼物,晒哥哥对自己的教训,你做这些的时候有想过温茶被你夺走人生吗?]

好在再次刷新后,经纪人雇来的水军很快投入战场,他慢慢松了一口气。

[路人顶锅盖说一句,骂温乐水做什么?小孩子什么也不懂是无辜的]

[人家的私事家事网友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笑死,知情人看不下去了,温茶丑小鸭成为天鹅以后骄纵任性死皮赖脸要插足别人感情的事情不会有人不知道吧,我要是温家人我也喜欢温乐水]

“照着最后一条的内容展开,我不信了,我一定要把温茶摁倒。”经纪人站在温乐水这一方,也站在利益这一方,天然和温茶形成了敌对阵营。

温乐水听到经纪人的话,知道对方要动真格了。

他这个经纪人是齐君浩替他联系上的,在业界出名的不止是他的能力,还有他的黑公关手段,他曾经亲眼见过对方把一个和他撞型刚要出头的小新人打压到退出娱乐圈。

温乐水望向因为焦急有些魔怔的经纪人,嚅嗫了下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无声默认了他的行为。

可惜,水军的反扑才刚刚开始,经纪人就迎来了一通电话,接起来公司老总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要赶着作死不要连累我们,不要再对温茶动手脚,齐家已经专门警告过我了。”

几乎同时,温乐水也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和他在一个屋檐下十几年现在却无比陌生的温荣告诉他:

“温乐水,收起你恶心的小心思,我不介意让你滚出这个家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