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团宠绿茶穿成炮灰真少爷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温茶陪薛酒在花园前玩沙子,准确地说是搬了张小板凳晒太阳看薛酒玩,他不舍得弄脏自己的手。

秋日的阳光难得温暖,拨开云雾照到身上叫人眯起眼睛。

温茶一边刷微博,一边对薛酒指点江山:“乖宝,加油,建个豪华宫廷大别墅。”

薛酒哼哧哼哧,白嫩的小手上沾满了沙,仿佛刚从沙堆里滚了好几圈,他望了眼温茶,问道:“你喜欢齐君浩啊?”

刚才薛眉和温茶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温茶把手机按下息屏键,抓住屏幕转了转,挑眉:“你怎么也这么八卦?”

薛酒皱眉:“我老觉得你没那么喜欢他,可是……”

他年纪小,尚且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只能看到温茶表面上非齐君浩不可的说辞,因此认定温茶很喜欢齐君浩。可是内心一道声音却总在告诉他温茶似乎并不像表面上表现的那样。

小孩的直觉还挺准。

温茶薅了把小朋友软软的头发:“你猜呀,猜到了我就告诉你。”

薛酒无语,拿下温茶作恶多端的手,认真说:“齐君浩不是什么好人,不推荐你喜欢他。”

温茶乐了。

要知道原书主角攻齐君浩在众人眼中虽然外表风流了一些,但自带龙傲天滤镜,接触过他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信服他,对他赞不绝口。薛酒能讲出这番话实在难得,也许更侧面说明了薛家的炮灰背景板命运,不受主角光环的影响。

“唔,好吧。”温茶又没办法把自己只是演戏玩玩的计划告诉薛酒带坏小孩,只好敷衍地嗯嗯哦哦应付过去。

谁知道,薛酒把小铲子一扔噔噔噔跑到他面前:“我说真的,你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齐君浩配不上你,而且温乐水也喜欢他,你也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哦?”温茶不客气地揪住小胖墩肥肥的脸颊肉,“你的意思是我比不过温乐水?”

薛酒的小脸蛋跟果冻一样,□□弹弹爱不释手,薛酒小脸涨红,嘟嘟囔囔把“不是啊”说成了“噗似啊!”,眼角溢出泪花。

温乐水和陈诗诗走进薛家大门时,见到的就是温茶“欺负”薛酒,薛酒眼泪汪汪的样子。温乐水惊声高呼:“小茶!你怎么能这么对表弟?”

温茶才注意到有来人,没撒手,往出声处看。温乐水和陈诗诗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义正言辞又重复一遍:“小茶,你快放开表弟,不许欺负他。”

花园前的动静吸引来在家的三个人——薛眉、薛青州和齐修竹。

陈诗诗的目光在薛青州出现时变得欣喜,在齐修竹出现时更转向惊艳。她有意在他们面前露脸,赶紧找好自己侧脸最好看的角度,温声哄薛酒:“小弟弟,别哭啦,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好吗?”

薛酒渐渐哭出了声,慢慢的嚎得快要能看见嗓子眼,他指住温乐水和陈诗诗:“他们吓到我啦!呜呜呜为什么突然冒出来两个人啊!跟鬼一样!”

温茶的手一顿:

好家伙!这小子真是深得他真传,疯狂和主角受作对,你不是炮灰反派还有谁会是炮灰反派?

陈诗诗脸上的笑容卡壳,有那么几秒钟的狰狞,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咬牙切齿从齿缝里挤出话:“小弟弟,你说什么?你说清楚,明明是温茶……”

“行了。”薛眉出声打断,转向温茶,“小茶,你说说发生了什么?”

温乐水默默握紧拳头。

“我和表弟在玩闹,被小水和他的朋友看见,可能误会了吧,小水也是关心则乱。”温茶苦涩地低下头,满是歉意,“对不起,我下回会控制好分寸的,小九对不起啊。”

还在他怀里满脸泪痕的薛酒蹭了蹭他的脸颊,奶声奶气地说:“不关你的事,我就是被他们吓到了。”

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看上去好不可怜。

温乐水赶紧道歉:“小九对不起,我以为……”

薛酒打了个哭嗝,截过他的话头:“你以为。你怎么老是自以为是啊,上回明明不是我弄坏哥哥的钢笔,它自己没有放好滚到地板上的,你非要说是我,害得哥哥生我的气,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

薛酒讨厌温乐水不是没有没有缘由的,比如有次薛酒跑到薛青州房间玩,结果一下午出来以后,房间那支奶奶在世时送薛青州的钢笔摔了。

温乐水支支吾吾说下午见到过薛酒跑到薛青州房间,还没等薛酒辩解什么,他就自认为体贴地为薛酒求情,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表弟一定不是故意的”。

根本就不是他做的!温乐水凭什么这么说!

类似的事数不胜数,给薛酒才过了几年的童年留下深深的阴影。

温茶能感觉到小孩子提起这事时是真的很伤心,悄悄搂紧他,拍着他的后背无声哄着。

薛青州诧异,诧异地眨了眨眼:“小九,对不起,我没有生你的气。”

薛酒埋头不肯看大家,真心诚意地哭泣。

“好了。都进去吧。”薛眉开口,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心里却第一次对乖巧懂事的养子产生了一丝怀疑。

没预料到不仅没抓住温茶的错处,反而闹了个没脸儿,温乐水忐忑不安,揪住衣角,小心翼翼的:“小九,不好意思,我……”

薛酒冷冷“哼”了一声。

“她来做什么的?”许久没说话的齐修竹问,努了努下巴,示意众人注意温乐水身边的陈诗诗。

温乐水说:“诗诗是我的好朋友,她对调香很感兴趣,所以我带她来引荐给表哥。”

陈诗诗收回偷窥齐修竹的眼神,露出矜持的笑容,压下心中的狂喜。齐修竹突然提到她,是不是注意到她了?

薛青州反应淡淡,只颔首,一言不发。

“我真的很仰慕您,之前您发表的作品西元之恋里麝香和桂花的碰撞简直神来之笔……”

陈诗诗滔滔不绝地述说,最后得到薛青州一声淡淡的谢谢,看上去不为所动。

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反应,陈诗诗心里不免有些埋怨,听说薛青州一向是脾气再好不过的一个人,她就是想借着温乐水的关系蹭上薛青州的名气。结果温乐水闹这么一出叫人家亲弟弟委屈,他这个假冒的表弟能派上什么用场。

不过她不气馁,故意偏过脸,用不大不小的音量侧耳询问温乐水:“小水,这是……”

“这是妈妈的干儿子,齐家三少,齐修竹先生。”温乐水介绍。

陈诗诗娇笑:“原来就是齐先生啊,久仰大名,上回你到c大开讲座,我作为礼仪招待过您,您可能不记得了。”

之前齐修竹来到c大时,陈诗诗就注意到他,但苦于没有机会接触,没想到今天平白得了个意外之喜能够遇见他。

齐修竹气质卓绝,家世更是非凡。只要能攀上他,后半辈子将顺风顺水。

“不记得。”齐修竹冷然回复。

陈诗诗微笑:“我叫陈诗诗,c大传媒学院,是小水的好朋友。”

薛眉在豪门浸淫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内心的小九九,并不理会陈诗诗,直接问温乐水:“小水,你来薛家做什么?”

温乐水赶紧打起精神:“妈妈什么时候回家?爸爸想你了。”

温茶凉凉开口:“爸爸就不想我吗?果然爸爸不喜欢我。”

“小茶!”薛眉嗔怪地拍了下温茶的手背,“别胡说。”

薛眉最近几天暂住在薛家,不仅因为她办展的地方离薛家更近更方便,还有一点就是因为夫妻之间因为温茶有了些小矛盾,薛眉总感觉到温兴盛对温茶的关注不够,两人就这一话题不欢而散。

“行了,我知道了。”薛眉应下,但没有给出具体的答复。

温乐水张了张嘴,最后聪明地选择沉默不再追问。

手机提示音响起。

温茶摸出自己的手机,微微挑眉。

巧了不是。

[齐君浩:小茶,我们见一面好吗?]

他擦掉手机印上去的指纹,回复了个:[好。]

要不是当初答应帮助原身解除执念,他才懒得跟齐君浩虚与委蛇。现在嘛,又多了种挑事的反派心态。

他把薛酒放到一边,打断了双方之间微妙的氛围,对薛眉,也对着所有人说:“妈妈,我出门一趟。”

“好。”薛眉随口问道,“去哪儿呀?”

温茶心形小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君浩哥哥约了我见面。”

本来平静的气氛忽然之间再度紧绷起来,温乐水犹疑重复了一遍:“君浩哥哥?”

薛眉沉吟:“让修竹送你去吧。”

温茶望了眼沙发上高大英俊的男人,男人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他笑着回答:“好啊。”

薛眉心中闪过千百思绪,最后只上前理了理温茶的衣领,温柔道:“早点回来,妈妈在家等你。”

温乐水几乎算得上落荒而逃,神思不属起身:“妈妈,经纪人告诉我我有一个通告,那我也走了。”

他拉上舍不得离开的陈诗诗,维持体面和众人道别,路过温茶时几不可见地咬了下嘴唇。

前往赴宴的汽车飞驰在马路上,齐君浩订好的是一家本地出名的格调高雅的西餐厅,温茶特意换了身裁剪合身的西服,漂亮得像只小孔雀,因为穿上新衣服而开心地坐在副驾驶上哼歌。

齐修竹握住方向盘的手一顿:去见齐君浩就那么开心吗?

“你喜欢他什么?”他问温茶。

温茶故意扯了个直言不讳的借口:“喜欢他有钱有权,而且他年轻啊。”

“大你三岁也算年轻。”齐修竹平视前方,暮色正浓,黄昏把树木的影子拉得很长,奇形怪状的影子往车上扑。

温茶似笑非笑:“总比大我八岁的年轻。”

齐修竹一路无言开至目的地,温茶跳下车敲了敲玻璃窗,眼睛水灵灵的,像个剔透的玻璃珠:“小叔,你一会儿还有来接我吗?拜托拜托,等等我吧。”

多没良心的一个人啊,居然把人指挥得团团转。

“没有。”齐修竹很冷漠地说。

他熄火拔掉钥匙走下车门,挺拔身材的影子把温茶罩进去:“我和你一起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