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团宠绿茶穿成炮灰真少爷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之前两家相看的就是他和君浩哥哥,哪怕温茶回来之后,齐君浩的父母也更中意他,私下里告诉他压根看不上温茶。

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齐家的家主说他的孙媳妇非温茶不可,那他呢?他算什么?

“小水!小水!”林木紧张的声音唤回温乐水的神智,他在失魂落魄的温乐水的眼前挥了挥手。

温乐水勉强忍住眼睛发酸的感觉,至少不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他已经笑不出来,嘴角冷漠垂下来:“我没事,可能有些低血糖。”

“什么?”林木想要捧住温乐水的脸,被他不动声色避开,“我让服务员拿点葡萄糖给你。”

温乐水没有心情,胡乱点头。

其他人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交流,都已经被齐老爷子的话给镇住,低头或用眼神交流或小声交谈。

“卧槽,这真少爷就这么被认可了?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原先定的人选是温乐水吧,怎么看温乐水作为联姻对象也比温茶好,温茶的运气真好。”

“谁运气好还说不准呢?你瞧瞧温茶那张脸,换我我也愿意和他结婚。”

郑明中的想法反而和他们不一样:“不是吧,我温茶弟弟马上就要踏进婚姻的坟墓了吗?真是没意思。”

齐家作为顶级豪门望族,齐老爷子话语的分量更是说一不二,现在算是温茶彻底被绑在和齐家联姻这条船上。

薛青州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苦笑道:“阿荣恐怕要骂我了。”

温荣出发去国外开会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看好温茶,结果一趟会议回来发现发现自己弟弟没了,还不得举刀杀人。

郑明中没有细究薛青州的话,他突然用力挥手,像个猴儿似的:“修竹,这儿!”

齐修竹刚从主桌打完招呼,后头儿跟了个温茶,向他们走来。

“哎呦,以后温茶弟弟就是你侄媳妇儿了,可得好好照顾点。”郑明中挤眉弄眼。

齐修竹没有理会他,径直坐下。温茶乖乖挨在薛青州旁,温乐水见状向林木丢下一句“我要去找表哥”也坐到他们这桌来。一时之间,桌上的气氛凝滞,没人说话。

温茶懒得理会他人心里的风起云涌,呆了好长时间他早就饿了,于是拿起筷子一心一意干饭。他的吃相虽然快但并不狼狈,低垂的视角下露出长长的睫毛,精致有肉的鼻头和红润的嘴唇,像只可爱的小仓鼠。

餐桌上的人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扫几眼,忍不住想盯着他的脸发呆。

薛青州贴心地递给温茶一杯橙汁:“吃慢点。”

“唉,我家老爷子怎么不能先下手为强,把温茶弟弟拐到我家,偏偏被你齐家抢了个先。”郑明中叹息,要是有美人天天在面前,他美得饭都能多吃几碗,这样一想,踏入婚姻的坟墓也不是坏事。

齐修竹瞥过温茶漂亮的侧脸,眸色深深:“没个准数。”

郑明中感到疑惑:“刚才你家老爷子可是亲耳承认的,我们可都听到了!”

“年纪大了,想一出是一出也说不准。”齐修竹面容清隽英俊,瞧不出什么情绪。

温乐水眼前一亮,他小心打量齐修竹。

男人将肩膀半靠在雕木椅背上,随意拨弄腕上摘下的古檀色佛珠手串。他的瞳色很深,半张脸沉在外头树荫探进来的光影之中,气质清俊的冷冽。

齐君浩对他这个小叔敬畏又不屑,提起他时总带上几分扭曲的轻蔑和深深隐藏的嫉妒,但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这是齐家甚至是c市上层最炙手可热的权贵的事实。

他每每见到齐修竹就会想:神佛也会动凡心入红尘吗?

听齐修竹的语气,似乎不太认可温茶和齐家的婚事。

或者……

齐修竹的眼眸盯着某处,似乎是温茶的方向又似乎不是,但眼中浅淡的疏离并不作假。

难道他讨厌温茶?

一想到这个可能,温乐水的内心暗自泛起一阵窃喜。

他忽然想起一件关于齐家的事:

齐家家主将近不惑之年时有笔糊涂账,和一位年轻小姑娘眉来眼去暧昧上了,那时齐夫人正好怀上了齐修竹,一怒之下动了胎气,差点难产。

齐家家主吓得老实,和那姑娘断了联系。但那姑娘后来还来齐家找过他,和年幼的齐修竹撞个正着,让齐修竹受惊生了场大病。

听说那位姑娘的确生了副好长相,芙蓉面,柳叶眉,俏丽娇美,说话像刻意撒娇,和温茶是一个类型,甚至连脸侧精致的棕色小痣都长在一个位置。

温乐水的心因为激动而重重地跳动,他能听见胸腔中如同鼓点一般的重拍。只要齐修竹不喜欢温茶,只要齐修竹愿意对付温茶,还有齐夫人……

林木恰好厚着脸皮凑到他们这桌,听到齐修竹的话附和道:“齐家主的戏言而已,谁不知道齐夫人最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众人闻言神色一变,显然想到了齐家那段桃色绯闻,也明白齐修竹之前那番话的缘由。只要齐夫人不愿意,对她有亏欠的齐家主一定会收回承诺。

温茶扫过温乐水雀跃的眼神,心中暗笑:不会真的以为他这种绿茶会怕鉴茶达人吧?

不过他现在吃饱喝足心情好,有功夫陪林木过招,于是明知故问:“什么类型?”

“外表好看内里草包的类型,狐媚子模样。”林木尖酸刻薄地说。

“行了,闭嘴。”郑明中看不下去,出声打断。

“林木,你最近很闲吗?”连一向好脾气的薛青州也沉下了脸。

但薛青州一个从事艺术的,对林木家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再加上齐修竹说的话,林木有恃无恐:“难道我说事实也有错吗?”

温茶低下头,嘴唇抿着,眼底盈满浅浅的水光,声音有些不稳:“我不是草包,我会学的……”

温乐水想再观察齐修竹的反应判断对方对温茶究竟什么态度。

但齐修竹垂头,似乎飞快往温茶的方向瞭上一眼,握住佛珠的手背青筋乍起,衬衫袖扣解开,露出的小臂肌肉线条紧绷,喉结滚了滚,仿佛隐忍着什么。

温乐水暗喜,看样子齐修竹讨厌极了温茶,连他的外貌和声音都难以忍耐。

近日藏在心里的郁气一扫而空,温茶只是耍了小聪明而已,他还有机会。

他轻声细语安慰温茶:“阿木,别说了。小茶,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学会的。”

“我们家的事情容不得外人插嘴。”薛青州面无表情,往日温润的气质如同结了层冰。

不知为何,温乐水竟觉得薛青州像对他说的。但对方的眼神紧锁在林木身上,并没有针对他。

温乐水舒了一口气,应该只是他多想。

郑明中第一次见薛青州发脾气,怕薛青州和林木在宴会上闹起来,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于是拉起他:“陪我出去透透气。”

他俩走后,温乐水笑着说:“我去趟洗手间。”

林木冷哼一声跟上。

桌上只剩下温茶和齐修竹。

窗外的秋风往两人之间一吹,怪冷清的。

温茶蹙着眉眼水光盈盈,肤色白如嫩藕,鼻头眼尾红红的,楚楚可怜的模样。

他抬头,齐修竹盯住他,眼里藏了雾,深沉看不见情绪,如同风雨前翻涌的深色潮汐海水。

温茶轻轻笑开,一眨眼挂在睫毛的泪珠缓缓落下,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地拭去。

“有感觉了吗?”他问。

他撑起下巴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暧昧又纯真,黑发琥珀眼,眼睛有小小的光圈,皎洁又明亮。

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齐修竹的耳侧:

“是在我朝你哭的时候?”

“还是……”他拖长语调,尾音上挑,像在撒娇。

“还是在我桌下蹭你小腿的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