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钓系女王[快穿] > 第74章 前任恋爱里的坏女人(十九

第74章 前任恋爱里的坏女人(十九


陈星媛:“傅老师回来了。”

这时候大家都看到了傅森年。

“嗯。”傅森年点头, “你们在玩游戏吗?”

宋敏恩:“对,卡牌游戏,傅老师要一起玩吗?”

傅森年:“好, 我放个东西就出来。”

陈星媛:“那要不要等你。”

傅森年看了眼姜滢,“等我一下吧, 我马上出来。”

他确实出来的很快, 可是姜滢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转了一圈, 却没有停留在他身上,“我选司辰。”

姜滢的声音让众人的表情都发生了细微变化。

她还看了眼宋敏恩。

姜滢和司辰中间还隔着一个陆鸣。

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司辰的原因之一。

陆鸣冷冷地说:“那我是不是应该让一让?”

陆鸣这话让司辰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他现在知道姜滢和陆鸣是前任了, 当着她前任的面和她对视, 这种刺激和紧张的感觉, 也太让人煎熬了, 同时还有点奇怪的占有欲作祟的冲动。

姜滢既然选择了他,至少是对他有好感的吧。

还是她是为了刺激陆鸣呢?

司辰也想用这次机会在陆鸣面前宣誓主权。

而且, 他也能感觉到,其他男的对姜滢的心思,所以姜滢选他之后,他还是挺高兴的。

他的心情都写在脸上, 连宋敏恩都看出来他开心了。

宋敏恩说:“不是三十秒吗,现在开始计时吧。”

她故意这么说, 可是司辰却没有看她一眼, 始终盯着姜滢。

宋敏恩心里更不是滋味,抿着唇不说话了。

姜滢和司辰对视的时候,大家都看着他俩,司辰的脸红的很快。

姜滢一直没眨眼,司辰也瞪着眼睛不敢眨,他在姜滢眼睛里看到亮晶晶的东西, 虽然知道是身后的落地灯,但他还是被那光亮吸引,整个人像是被吸进去了。

滚烫的脸慢慢降温,三十秒时间终于过去了。

【司辰的贪念值增加十点。】

【陆鸣的贪念值增加五点。】

【聂云岚的贪念值增加五点。】

【傅森年的贪念值增加五点。】

姜滢之后就轮到陆鸣抽卡,他抽出来的卡片是:“和你左手边的人牵手,直到一轮游戏之后才能松开。”

陆鸣左边的人,不就是姜滢吗。

陆鸣看向姜滢,还没说话。

姜滢就说:“我能拒绝的吧。”

聂云岚:“可以拒绝,但是要喝酒。”

陆鸣:“……”

姜滢:“那我就喝酒吧“

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也没犹豫就喝了下去。

这个态度,表明了不想和陆鸣牵手。

“可以。”陆鸣嘴角露出讽刺的笑,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也一饮而尽。

紧接着到了司辰。

他抽到的卡牌是:“可以向任意一个人提一个问题。”

司辰是想问姜滢的,虽然他有些犹豫,担心自己指向性太明显,会让气氛变得尴尬,但是其他人他也不关心,于是他还是指着姜滢说:“我问你吧。”

姜滢点头:“嗯,那你问。”

司辰:“你来这里之后有心动过吗?”

姜滢点头:“当然。”

司辰问的这个问题问的是大家都想知道的。

姜滢的回答虽然是肯定的,但也完全看这些男生自己的理解。

她是为谁心动呢,除了陆鸣,其他三个男生都忍不住对号入座。

游戏还在继续,虽然只是个游戏,但是大家的心情都被这个游戏影响了。

公开前任身份之后,每个人的想法都发生了变化,几乎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了。

不想照着卡片上说的做的话就要喝酒,几轮下来,陆鸣几乎一直在喝酒。

看到姜滢和别人互动,他也在喝,被姜滢拒绝也在喝,很快他自己就不想玩了。

宋敏恩看他有些醉了,就说干脆别玩了,今天早点休息好了。

大家都准备要回房,陆鸣却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拉着姜滢的手,“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他当着众人的面要把姜滢带走。

其他男生也站了起来,想要阻止,特别是坐在旁边的司辰表现得很紧张。

但是姜滢摇了摇头,“没事,我跟他聊一下没关系。”

既然姜滢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只好看着他们离开。

他俩一走,其他几个男生也不回房间了,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

虽然也看不清,但是大家都看着。

陈星媛和宋敏恩心里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对视了一眼就回房间了。

……

此时陆鸣的贪念值一直在涨,眼看就要涨到顶了。

这也是姜滢答应跟他出来谈的原因。

陆鸣喝醉了之后说话开始不经过大脑。

“马上就要离开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姜滢:“你自己不觉得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在乎我的想法。”

陆鸣:“可我就是在乎,你的每个眼神我都在乎,就连你多看别人一眼,我都忍不了。”

姜滢笑了笑:“是吗?那可真是让人为难呢,不过你只能忍忍了。”

她云淡风轻的态度,让陆鸣怒火中烧,他最恨的就是她这个样子。

特别是最近这些天,她越来越无视他,不管他做什么,都没办法引起她的注意。

刚才他都已经主动了几次,把这辈子的脸全都丢进了,脸皮也不要了,可她还是一次次拒绝,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暧昧地说话。

让他忍?

他怎么忍?

陆鸣一拳砸在旁边的树上,他出拳带风,从姜滢的耳边擦过,“那你教教我,我还要怎么忍?”

姜滢都被吓了一跳,“抱歉,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想这种事你不应该跟我说。”

陆鸣:“不该跟你说?”

他扶着树笑出声。

手背砸在树上,破了皮,树皮扎进肉里,血液像是喷涌一般流出来,整个手背上都是血。

他好像一点也不感觉不到疼,因为心脏已经像是撕裂了一样疼,心在滴血,其他的地方也就麻木没有知觉了。

【陆鸣的贪念值已经达到满值。】

姜滢看着陆鸣:“你这样就没必要了,分开的时候不是说好好聚好散,而且你向来都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怎么这一次要弄得这么难看呢。”

她伸手拍了拍陆鸣的肩膀,语气虽然温和,但却残忍。

“是不是就算我求你,我们也回不去了?”

“你知道答案的,这种问题,没必要问了。”

姜滢的声音消失在黑夜里,陆鸣背靠着树干,无力地滑了下来,坐在地上。

……

当晚,姜滢只收到了三条短信。

陆鸣没有发送短信。

他举着鲜血淋漓的手去找了工作人员,说要离开,工作人员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询问了制片人之后,同意他离开。

深夜,他招呼也没打一声,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只有和他的聂云岚知道。

但是太晚了,聂云岚就没有声张,准备第二天再告诉其他人。

而且陆鸣的样子估计也不想让人别人看到,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离开。

离开之前,他给姜滢留了一封信,从姜滢房间的门缝里塞了进去。

……

第二天大家知道陆鸣走了,都下意识看向姜滢。

然而姜滢也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陆鸣会离开。

那封信,姜滢也没有提起。

信里,陆鸣解释了自己一开始来为什么会靠近宋敏恩,还说自己从头到尾只喜欢她,只想和她复合,一些姜滢都知道的东西。

姜滢看了一眼,觉得没有什么营养就丢了

大家都出门去上班了,司辰也有事出去,小屋里只剩下姜滢一个人。

她闲着没事准备在客厅里看看电视,房间里却响起了谈苍瑜的声音。

“姜滢,你出来一下。”

姜滢愣了下,站起来左右看了看,当她回头看向窗外,才看到谈苍瑜就站在落地窗外面看着她。

姜滢指着自己说:“你找我?”

谈苍瑜通过她的唇部动作,看懂了她说的话,点点头。

姜滢丢开身上的空调毯,穿上拖鞋跑了出去。

谈苍瑜双手环胸看着她。

“怎么了?”

自从上次在采访屋见面之后,两人已经好多天没见过了。

当然,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姜滢根本不会忘记这个人的存在。

谈苍瑜:“找你问几个问题。”

姜滢:“什么问题?只问我一个人吗?”

谈苍瑜:“对。”

姜滢:“好吧,那你问吧。”

谈苍瑜:“你跟我来,坐着说吧。”

谈苍瑜把她带到院子的石桌石椅前。

谈苍瑜:“坐吧。”

姜滢:“说吧。”

谈苍瑜皱了皱眉,忽然认真地看着姜滢。

昨晚,陆鸣和姜滢在院子里的谈话他都知道,陆鸣为了姜滢受伤的事他也看在眼里,可是姜滢竟然能够那样冷静,甚至是冷漠,这是让他没想到的。

刚开始,其实他还以为姜滢对陆鸣是有点感情的,至少会在意他和别人约会。

结果现在,连他也没想到,姜滢会这么清醒理智。

他做节目这么久,第一次见到像姜滢这样的女人。

和每一个男嘉宾都能擦出火花,但却时刻保持着冷静,对待前任,就真的是结束了,就彻底结束了,对比其他女嘉宾对前任的留恋,姜滢简直像是没有和陆鸣谈过恋爱,对他一丝感情都没有。

谈苍瑜:“你觉得陆鸣为什么忽然离开?”

姜滢:“这个你应该知道吧,他离开之前肯定跟你们打过招呼。”

谈苍瑜:“我知道,但我想知道你的看法。”

姜滢:“我的看法有那么重要吗?”

谈苍瑜:“有,我想听听。”

姜滢盯着他,“所有的人想要离开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觉得待不下去了,常雯雯也是这样。”

谈苍瑜:“你不觉得和你有关吗?”

姜滢笑了笑:“也许吧,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笑起来,一双眼睛又在释放魅力,轻轻眨眼的瞬间,就好像一只蝴蝶飞进了谈苍瑜的心里,在他的心上停下,很轻,但却让人很在意,在意这只蝴蝶什么时候会飞走,在意这只蝴蝶会为什么会来。

通过这些天的观察,谈苍瑜本以为自己对每个嘉宾都有很深的了解,特别是旁观者清,他作为旁观者,看着这些局内人,他会更加清醒,具有更强的判断力。

但是此时,他坐在姜滢面前,却忽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真的了解过姜滢。

他对眼前这个女人的能量一无所知。

好奇心忽然冒出来,密密麻麻地蔓延,钻进他的脑子里,让他忽然就起了强烈的探究欲。

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谈苍瑜坐得笔直,语气认真:“明天就要做出最后选择了,你已经有答案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