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 > 第018章好羡慕西天取经那位

第018章好羡慕西天取经那位


  谢询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太过匪夷所思,可……道祐不可能看错境界。那句话明显是乐安当时现编的,为了掩饰看荷花只是发呆。

  怎么就踏破境界了呢?看向谢康,问道:“乐安,你怎么看?”

  ……谢康一脑门黑人问号脸,便宜曾祖,你老不是狄国老,我也不是元芳那位工具人同志!左手自然地放在腿上,掌心向上,指尖微微弯曲。右手结拈花指,轻声说道:“曾祖,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道祐:……生死境的精髓所在!

  王宴看着谢康,瘦削的脸苍白没有血色,坐在那里,好像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自成一方小天地,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谢康等了半天没有人接话,自己放下手来,侧躺在矮榻上,装13太累,好羡慕西天取经那位,一路装过去,竟然没有任何罢工不干活,绝对的优秀员工!毕竟那几位徒弟,都不省心,各个都是惹麻烦的高手。

  刚睡醒,早饭还没吃,血槽余量不足,有点低血糖。这些人一点都不知道体谅一下体弱多病的自己。

  流苏默默拿过蜂蜜水来,服侍谢康喝下,第下吃饭的时间,拖得有点久,会发晕。

  王宴闻到淡淡地甜味,才反应过来,看到谢康侧躺着,开口说道:“第下还没有用朝食。”

  众人瞬间恢复正常,还是体弱多病的那个人,不是什么菩提讲法。佛……开什么玩笑,西域那里都没有成佛之人。

  道祐又看了一眼池塘里的荷花,也许那天第下不仅仅是发呆。

  喝了蜂蜜水不再发晕的谢康,扶着流苏的手臂回到正堂,准备开饭,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没看错,是桌子,昨日改造园子,平叔道祐两位先生觉得亭子里的桌子很不错,晚饭的时候,就取代了案几。

  怀念煎鸡蛋和炒菜,不知道能不能做出章丘铁锅来?饭后问问平叔先生。再就是这鼓墩坐起来不够雅致,胡床还不如鼓墩呢。这个可以问问叔时。

  自己过来到底是帮着悟道,还是改进民生呢?修仙世界,大家都忙着撒币升级,一点都不觉得生活不便利……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吃完饭,谢康叫着王宴和康胜去书房,佛门的事交给道祐法师自己去参悟,鬼知道谢暄为什么凭借那一句话就升级,也许是心脏不好,心绞痛,倒地的瞬间,明白了生死奥义。原来看书看别人升级,挺有趣的,临到自己身上,只想呵呵。

  康胜看着谢康绘制出来的各种胡床——其实就是圈椅太师椅和沙发,矮榻躺着,没有沙发舒服。站起身来说道:“第下,某这就去试做。”话音未落人已远去。

  谢康决定继续画铁锅,不要和技术人才讲情商,那只会让你伤伤伤不起,他们眼里技术高于一切。

  王宴看着画卷上类似龟壳的东西,疑惑地问道:“第下,这……作何用?”

  谢康想了想被烤熟的寒瓜子,说道:“炒寒瓜子,便于加料。”

  王宴更加疑惑,烤熟的就挺好吃啊,炒又是什么?问道:“用铁还是铜?”道门的炼铁术锻铁术,在悬门的研究下精益求精,军队的武器现在都是百炼钢。修炼之人用的兵器当然会更好。

  谢康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先生,可以高温去除铁的杂质,再锻打出细鱼鳞纹吗?”

  王宴轻声笑道:“没问题,某去找康胜要铁。”说完,也站起身来,拿着画卷离开。

  夏康看着拉合上的书房门,有些怔然:解除屏蔽,系统,他们都这么容易接受新事物吗?

  正百无聊赖打瞌睡的某系统,下意识地说道:修仙之人,本就是追求与众不同。

  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解除屏蔽了:尊敬的宿主,恭喜你喜获筑基巅峰十二品勋章一枚。喜获百工之长勋章一枚。

  谢康忍不住笑道: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烁金以为刃,凝土以为器,作车以行陆,作舟行水。

  系统轻声说道:差不多,悬门也许会因为你,形成新的发展模式,再出现一位半圣。

  谢康陷入沉思,又是民心吗?修炼之人只是极少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在上一世,实现了日月换新天:众里寻他千百度。你以后也叫小度,能不能不说话,只显示字幕。

  系统疯狂OS你礼貌吗你礼貌吗你礼貌吗:好哒,我不会看不该看的东西,听不该听的东西,不会打扰到你演奏生命交响曲,或者去买海鲜。

  谢康:…………屏蔽!

  就知道系统什么的都是坑货,不过自己变筑基巅峰,也就是说升级需要冷却时间,呵呵,难道自己是进入了什么全息游戏空间?

  眼前出现一行字:亲,你想的真多。

  谢康:…………屏蔽字幕!

  系统:……宿主总是不相信自己,怎么破?

  展开缣帛来,谢康开始绘制船,九节桅杆的宝船、马船、粮船、坐船、和战船,上一世教明史的老师,是个船控,反复推导各种船的尺寸和构造。

  原本是不信的,那么大的宝船,怎么可能做出来?看到康胜的做船过程,宝船什么的,毛毛雨,洒洒水的小事一桩。

  更不要说还有法阵加持,扬帆远航不是梦。长公主爱嫁谁嫁谁,撒由那拉,古德拜~

  今夜先带平叔先生一起去画舫,骄傲的公主,不可能找个花间丞相浪荡子,想想那首词更艳冶一些。

  流苏端着茶进来,柔声说道:“第下,已经画了许久,该歇息些了。叔时先生搬来一些很特别的胡床,不如去看看。”

  谢康写下最后一个数字,抬起头来看向流苏,笑道:“你叫叔时过来,和他谈完孤就休息,让青杏她们到水榭唱曲,我在那钓鱼。”

  流苏轻声应诺,脚步欢快地离开。

  康胜进来时,后面还跟着王宴和道祐,都是属官,议事当然要一起。只是王宴手里还拎着个铁锅。

  谢康忍着笑将画卷递给康胜,能拿着铁锅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平叔先生大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