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29章 大佬的小玩具13

第29章 大佬的小玩具13


13

他们出了公司, 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只能去最近的24小时的便利店买了饭团、便当。

他们开了停在公司的轿车回家。

一直在胡湖制药公司楼下等苏雀的顾悯看了看,两人从便利店出来的身影。

再一同上车。

轿车里,一直坐着不语的顾悯, 灰澹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侧。只见他眼中扑朔不清。

顾悯一直垂着眼,“家主, 是跟上去吗?”

光黑色的光影交织, 落在了他的眼中,睫下。“不然呢。”他的回答。

跟着前面的车。开往的方向是胡湖的家。

还没有到家的一公里, 停下车来。

前面的车停在了路边, 路边是一小片林荫。

路边有一只松白色的小狗,那个人下车去摸了摸路边的小狗。胡湖走出来, 两个人蹲在地上,再或者抱起狗。站在路边的两人左看右顾地的。

等了一会儿,就有个人跑过来,道歉微笑接过他们怀里的小狗。

两人重新回到车上, 车一直开到了胡湖的家才停下来。

胡湖跟苏雀回到家。

顾悯的车停在他们家的路口附近。

打开了客厅的灯, 胡湖脸色比较惨淡,他看上去比苏雀还要困倦许多。两个人的客厅,像是橙色的光线海。

碰到了一下胡湖, 胡湖在沙发上扶着,倒在苏雀怀里。苏雀想,不知道别的制药公司有没有这么累。略有些心疼胡湖。

“带你上个医院。”今天在巷口看见胡湖,他脸色格外的苍白。送到了公司后, 就投入了工作。也没怎么见到胡湖。

胡湖枕在他的肩上, 合着眼。“我想老婆抱我睡一会儿。”

苏雀想让胡湖上医院。

胡湖在公司里已经包扎过了,打了破伤风。说,“抱我睡觉, 和跟我看动画片,二选二。”

“你真是机灵鬼。”

两个人在家里坐在沙发上,

看着动画片。

有时候胡湖太累了页睡不着,苏雀会陪他看动画片,直到他有一点能入睡的困意。

顾悯想找苏雀,电话第一次没有接。好不容易接通。

顾悯今晚格外想苏雀,说,“我就在湖州路口。你出来一下吧。”离胡湖家只有五分钟路途,就在家外面一点的路边。

胡湖就在他边上,眼睛阖起来。

湖州路口的风里,有一点凌晨卖爆米花的香甜的味道。

虽然夜里的风有些微冷,但是顾悯站在风口里,略有些抱有暖意的期待。

可是电话过了一会儿。

“今晚有点累,不出来了。”

那个人在电话的声音都有些绵绵的,听起来让人胡乱起火。

“可是,我很想见你。”顾悯说。

“改天好吗。”电话里的人回答他。

“五分钟。”顾悯把要求一降再降。

苏雀看了一下,“我走不开。”

顾悯电话挂断了,如果再打过去,已经被人调成了静音。

后来苏雀睡着了,没有睡的胡湖把人抱回卧室。

·

第二天,跆拳道馆。

顾悯来等他,特意买了早餐。

苏雀说,“昨晚我有点累了。”

顾悯没说什么,“也不是什么事,昨天想找你出来喝饮料的。”可是他心里恨死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工作?”

顾悯调动着打包盒里的生鲜沙拉,“你之前掉的卡片,就是这家青少年馆地址。”

“你昨天,是什么事情呢?”对方没有一点要提起,顾悯不依不饶一定要问。

苏雀说:“我看电视看累了,睡着了。”

顾悯知道问下去,伤的是自己。

吃好了早饭,带青少年打跆拳道。

有个长相很昳丽的少年,辨不出男女。跟一个同龄的孩子打架。

家长说,少年自残倾向特别严重。

让苏雀等老师多开导,在兴趣班多留意下他。

下午更衣室,少年把别人关在置物柜里面。苏雀把换

衣室的柜子打开,那个人冲出来,要去打少年。

少年拿着刀子,苏雀折弯了少年的手。

少年吃痛地蹲在地上,恨着看他。

苏雀麻木,漠视。

·

胡湖去看一群病痛折磨的实验体,随后,他出来了。

在街道上,看见苏雀下班,后面有个人紧跟着他。

胡湖过去,拉了苏雀进巷口。“怎么有个小孩一直跟着你?”

“我的学生吧。”

亲了亲苏雀。

“你要去哪儿,”苏雀问他。

“上一个客户家坐坐。”胡湖是这样跟他说的。

小孩从跆拳道馆,一直跟着苏雀到了这儿。

苏雀刚走后,少年想跟上去。

却被胡湖抓住了,按在了一边。

“你谁?”

胡湖对他一笑,“你再跟着刚才那个人,我会把你脸都划花了。”

少年缩了缩身体,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十分的高颀。不过,略有些玩弄不平的气息在。

“你是他谁,管这么多。”

少年眼一黑,倒在了路边。

胡湖看着眼前的小毛孩,眼睛忽而暗了一下。

晚上,少年的家长来到警局来接他。“怎么回事,怎么到警·察局了?”他的父母吓得听到警局来电后,立即赶了过去。

“不该是在跆拳道馆下课后,回家吗?”

警·察同志跟他家长说道:“我们猜他是勒索了一个社会人士,那人把他打了。送到了这里。”

“那人呢?”

“走了。”

“我们家小朋友再不对,也好好讲道理,怎么打人呢?”

警·察解释:“这小孩,生猛得很呢。刚在做笔录,差点没把我们一个警·察同志挠花了脸。你们做家长的,管教都不会。只能等社会帮你们教了。”

·

夜晚,下班了后的苏雀。

正在一条小船上,跟顾悯在听苏州评弹。

小船上,有几艘小船,剩下的人多在亭台,岸上听。

他们离得苏州评弹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比较近。现在轮到男的在唱。

前两句是,“想当初是青梅竹马同游戏,形影相随是两相亲。”

“好姻缘与卿皆白首,有谁知平地风波生,卿卿是她琵琶别抱心陡变……”中间几句。

苏雀不是苏州人,也听不懂男评弹人的吴侬软语。小琵琶在手中弹着,凄凄诉诉。前几句还是顾悯翻译给他听的。

顾悯的声音略字正腔圆,没有吴语的软侬糯绵的谈吐。“唱的是,男女从小青梅竹马,当初恩爱相亲,后来谁料女方变故人心,男子正凄惨痛诉。”

苏雀“哦哦”地恍然大悟。

“落花有意随流水。那流水无情待怎生。所以休道男儿多薄情,你们深闺亦有薄情人。”

这句已经很明白了,苏雀听着唱腔里的字。

“啊,好伤感。”有些字词苏雀听不懂,揣测着同音的词。不过换几个伤心的词,意思也流露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绝情变心的女子?”

顾悯问他,“不是很常见吗,”说着的这个“常见”,可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苏雀身上。

仿佛是说,这个薄情寡恩,放在你苏雀身上,这不是经常的事吗?

反派沉浸在评弹中:“可怜,真可怜。”

系统:“也不知道是该可怜词中男子,还是可怜宿主你身边的男子。”跟在反派身边几天了,终于学会了不好好说话。

反派:“忘了胡湖。我偷顾悯的钱养你。”

系统:“qaq”

最后几句是“我是无限伤心无限恨,故而每到无聊要哭出声。”(选自评弹《离恨天》)

岸上几个人连声叫好。

弹琵琶的男子虽然已经有四五十岁,可他听到叫好和鼓掌,还是羞赧地一笑,起身鞠躬。

第二首是女声的沉重哀顿的《西施沉潭》。

船身在摇动,顾悯眼下波动。

苏雀醒来,听或唱苏州评弹的人早散了。湖面上,只剩他们一艘小船。“回去了吗,”苏雀自言自语,捶了捶太阳穴,从船上

坐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不知道,”顾悯兀自地说,“能去你家坐坐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