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27章 大佬的小玩具11

第27章 大佬的小玩具11


11

“抓住他。”

“抓小偷!”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让一让!让开些!”

刚提了一带打包好的素菜的苏雀, 刚要出门口,眼前跑过了一个飞窜出去的男子。紧随身后的人,把他手中的盒子撞倒, 青年手中打包好的菜肴掉一地。

顾悯走出了来,一个日本堂似的屋檐, 亚麻色的瓦下, 他身边还有几个富商。

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便服,头发深色, 面容有些显得光白。

眼睛眺望过来, 落在了其中一个略有些不满的人身上。

“别走,你们撞洒了我的打包。”

刚才冲出去的人, 就在人群不远后擒获住了那个人。人们看着热闹,没有工夫理会被打掉菜肴的人的损失。一个衣着打扮如刚才冲突他的人一致的男子走过来:“你的损失,我们会赔偿给你的。”

那个人定睛一看,是个约莫二十七八的男子。

男子叫做阿婪。

阿婪长相还算不凶神恶煞, 比起现在把人塞进了不远处的交通工具的那些顾悯的手下, 可谓是和善许多。

“怎么赔,”苏雀关心的是自己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打包。“我还要再等一次打包?”

眼前的这位青年声音淡淡的,藏着一丝没吃饭的怨的情绪。

“如果你不介意, 我们先生请你吃顿眼下的热饭,再外加上赔偿费用。先生,你看如何?”阿婪的话虽然有礼,但并不是屈卑。字句里没有出现一次“您”的委曲求全。

苏雀顺着阿婪的目光看过去, 堂下, 还有佛堂式的松色银纹的垂布。那个人和一群人站在堂下,富商议论的是刚才逃出去的人。而那个人黑发男子,目光从他看过去后, 落在了苏雀的身上。

他挺而如颀,身形矫健。

姣好如棠的面容让得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多人不禁地频频瞩目。

系统:“……宿主,别吃了,回家吧。”善意的忠告往往缺乏听众。

反派:“声微饭否,你听

不出我饿了很久吗。”

系统:“……”

重新走回了素菜馆。这是依佛堂的斋堂打扮,听说山上还有一处隐野处的佛寺。处处的中式藏景建筑,圆形的园林门,借景的窗台,红得如同狩猎色的枫叶燃在了窗门。

这一间干净的包厢。包厢略有些仿魏晋风,席地而坐。

刚才在堂下看见的那个人,着黑色的便服,素色的皮肤。看上去有些不食烟火的错觉。

阿婪的声音在耳边:“请,这是顾先生。”

苏雀朝那个人点点头。那个人似乎意料到苏雀的这番举动,也似乎没有准备。

苏雀席垫子而坐,很快,包厢里重新破格上菜。显然苏雀以为是顾悯早就点好,现在是按序上菜而已。

香橼豆腐、罗汉斋、松露茶、醋溜桂鱼、烧鸽蛋、烩海参,如有荤肉,仔细一尝,就知道是素菜制烧成的。

红枫叶如荼地在夜色的窗棂一角,探进来了紫枝火叶。

系统:“宿主,你为何吃得这么安稳?”屡次暗示。

反派屡次听不进:“下毒了吗?”

系统搬出救星:“胡湖在家等您。”

反派:“不是应酬去了,”少糊弄他。不就是被胡湖婚姻抛弃吗,除了胡湖,他自然也不缺别的滋润。

“为什么一直看我?”苏雀不解。

顾悯说:“我第一次来吃这里的斋菜,不知道哪样好吃。看你对哪盘情有独钟我再下筷,就跟着大饱口福。”

这个人说话的声音有些特别。

如同了山尖上的,拂面而过的风,带着了些许的松林的气息。

声色本色冷清,但是话语圆润。出世而又入世的自然转折。

苏雀听出来这个人处事圆滑,说话滴水不漏的。

他兀自地吃,尝一口带了点银盏花又嫩又香的豆腐,香橼豆腐滑而不腻,老道的斋菜厨子才能烧出这样可口、香滑、略带花草点缀的斋菜。

顾悯少了一口香橼豆腐,尝在了舌尖。转而想起了入狱前。他低下头,为这种众

里寻他,感觉到了怨而不得,又柳暗花明的各色滋味。

“好吃吗。”桌对面的人问他。两人相顾,顾悯略微的黑的眼目。稍稍抬起,再有一个他以前很少的笑容。

“你常来这家吃饭吗?”顾悯不答他的问,温和地看住他。

“嗯,”苏雀又夹了一口醋溜桂鱼肉,肉质鲜嫩,唱起来很像是鱼的口感,却又不知道是用哪样素菜做的,豆腐?不像。烧烂了的素蟹肉?是吗?

顾悯紧随夹了一块桂鱼白肉。稍有些花椒,入口略有些甜。再留齿,是微微的麻和鲜。“怪不得,这里一席难求。”

家庭妇女苏雀告知他生活小妙招:“如果是下午早点来,就没有这么人多等座了。”

顾悯“哦”了一下。“你刚才打包的斋菜有哪些?”

“四喜素斋、冻斋卷、仿蟹黄小笼包、三菇六耳……”说得苏雀的眼泪从嘴里流了出来。

顾悯让人下单这几样。

反派:“看看,提前退休就得这样吃吃喝喝。”

反派把这个世界前半段的家庭主妇生活称作“提前退休”。

系统:“……”

苏雀点了的那几样上菜了。顾悯问,“三菇六耳是什么?”

苏雀记了几样,回他:“用道或佛家烹任方式,做冬菇、草菇、蘑菇三种,以及雪耳、桂花耳、黄耳、榆耳、木耳、石耳六样。”

顾悯吃了一口,真的鲜,略带了一点似松茸的香感,却又不腻。各式的菌菇,口感统一,却又各有不同的入口感。价格也是今晚菜中的不菲。

“平时你是一个人来吃?”

“怎么地,想请我当地陪?”苏雀吃着蟹黄包子,今晚胡湖没来、让他打包的遗憾,全部填补在这一刻。

顾悯眼下略转动,当然不可能是苏雀一个人。不然他当时是怎么逃出来,藏到现在的。

“可以吗,”顾悯吃得很少,不像是苏雀大快朵颐。很快就收起了筷子。他的坐很有坐相,眼如薄黑,如果不听和苏雀的对话内容的引诱。这长

相,看上去,略有冷淡、寡情。

“我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听闻h市很多吃馆、景区,没当地的人带着真不好探店。”

苏雀稍微抬头。

顾悯遥遥看去。

青年一张别致得无二的脸相,如同脱了最早一层外衣的山樱。山中的樱桃花,在夏天的四、五月间开花,花色白色或略带珠红。

他色如入狱前,入狱后的他一直虚与委蛇。不委曲求全时的苏雀,才是堂堂绝色。这又让顾悯想起了初见他的时候。

系统:“宿主,你要出轨也不要太明目张胆了吧。”这下系统识穿了他。

反派:“你才跟我几个世界了,连你也认为我是那种人吗?好难过呢。”

如果单纯看脸的话,系统一定会懊恼自己怎么可以以小人之心度美人之腹。

可就在上一个医生世界,反派的种种僭越行径把他惊呆了。他再像也不是当年乡里人、吴下阿蒙了。

苏雀严词拒绝了:“不行。”

系统:他在玩哪一出?

顾悯抬起了眼色:“是打扰到你了?”

苏雀堂而皇之:“我们是朋友。吃喝玩乐这种事情,怎么还让你找别人?”

系统:“……”呵呵呵呵,就知道会这样。

顾悯看他的眼色颇有别样。他被谁培养成这种性格了?顾悯心下颇有不悦,但是又升腾起别种情愫。这种的心性,他现在更容易接近了,不是?

“我名字叫顾悯,你呢?”

青年人没有佯装出来的陌生,只有随后的:“苏雀。”

·

后来。

去鲤鱼观。被营造出海洋生物馆一样,打造的锦鲤水族馆。

锦鲤如同发胖的气球,优哉游哉地在小漂浮叶面的、干净的、有着绿色水草的池塘内游动着。这些锦鲤体型如同小海豚般,有白中带金色块状斑纹的,有粉色略有紫团的,有浑身雪泥色的只有鳍布是鲜红色的,有纯色乌紫光溜的等等。

看得苏雀一愣一愣的。

他很是认真,观摩着这些心宽体胖的鲤鱼们。



统算了算悲情值到来的那一天距今还有多久。

顾悯指了其中一条好不容易现身、向他们游来的浑白如梨花团的大胖锦鲤,“这条以你名字命名的,”他买下了整个池塘。

系统看戏般看反派。

苏雀说:“那听起来有些新鲜。”

“你喜欢吗?”顾悯问他。

系统:“……”

喂着鲤鱼吃奶嘴瓶的苏雀,就在池塘边上,半倚在了扶手。

青年高兴点头。

顾悯拦住他一只手,在池塘边强吻了他。

被人推开了后,顾悯摸了摸嘴唇。他抬起眼,“对不起,我冲动了。”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并不是在道歉了。

他观山如山,看水近水。

只有跟苏雀的时候,还有耐着心主动。

系统看戏。

“你长得像我初恋。”顾悯看着他,了如观火地说。

反派:“这种搭讪是不是有点落伍了。”

系统:“那宿主觉得怎么样强吻是比较恰当的?”

反派:“强吻都不合适。适合强上。”

系统:“?”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天工作出了点事情,电脑又坏了,加上跟家人吵架了一直没有更新。

这章和下章按照上章说的留言就会发红包。

会连续日万几天。感谢在2021-02-14 23:37:24~2021-02-17 10:33: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湛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湛之、7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