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24章 大佬的小玩具08

第24章 大佬的小玩具08


08

胡湖进来到长满草的球场,在他进来前半个小时。

他就看见了前几日被他们拿捏的青年。

青年跟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别去球常要么就带够人手。”

胡湖一张风情的长相,听到青年对他的泄密,感到略微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为什么帮他。

那个人长相确实是别致。不过,再敷敷花披萼,在监狱也得摧枝折叶。稍稍侧头:“没什么。”他说话的神色并不如蠢笨到不计前嫌、给他通风报信的那种人设。

那是出于什么原因告密他呢?

挟恩抱怨。并不是反派的风格。

系统也困惑:“为什么要帮胡湖?”

“多个敌人,不如多个人情。”这是反派少见的生存法则。

果然,在球场,就有一群顾悯的雇下的穷凶的囚犯。

可是胡湖事先通知了狱警,所以他没有经受这一场非死即伤的暴力事件。

·

新年的气氛来临,比起圣诞还要浓郁。

南方的冬日,监狱里长期的干燥,没有雨水。很不像是往年的南方。

狱警每年会给囚犯准备一点新年的小礼物,或是小饼干,或是棉袜子,再或是一顿饺子。

前一个小时。顾悯把打包好的红色礼物交给了一个进出方便的黑警。那是给他父亲的贺寿礼物。

他父亲跟之前议论他的囚犯说的一样,是黑·道里少见黑白通吃的大哥。名叫顾宋。

他基本算得上是黑·道小太子。可是,并没有他想象会坐得那么稳,所以他把目光放在了身边的苏雀身上。

苏雀一怔,以为是事情败露了。

可是顾悯对他浅笑,顾悯少有会笑的时候。他深沉,安静,让人捉摸不清之余,又记仇,不轻易饶恕人。“想要什么新年礼物?”

顾悯问他。

反派心底笑:“□□太子,顾宋的唯一的儿子?问过我了吗?”

系统:“这是……?”装傻充愣。

反派:“你也别装了,过了今晚,我就要结束这个幼稚世界。”

系统幽幽叹了一口气:“宿主,你是不是很讨厌装女人?”

反派却轻松:“如果可以胜任任务,我不介意。”

系统:真是……胜负欲极强的家伙。他试探:“可是,宿主你真的摸清楚了这个世界了吗?”

反派没有理解到系统话中话。

青年装傻一笑,“我也有礼物要给你。”

夜里,监狱里准备一场烟火,那是社会上的慈善人士捐赠的礼花。可是还没有到傍晚,天就下起了绵绵细雨。这雨乍一眼以为很快就会停下,结果越演越烈,天像是缺陷了一块,漏下了黑水。新年气氛浓郁的全城,在这一夜,淹没在了暴雨淅沥的黑色氛围里。

囚犯们纷纷抱怨:“怎么新年就下暴雨呢?”

“下得好啊,庄稼来年就丰收了。”

“滚你个乡巴佬。”

“我的礼花啊,今晚又少了一档节目。”

“有啥好看的。”

“至少比你藏在监狱里看到吐的果体女人好看。”

“……”

到了夜里的十一点,囚犯盼望着黑雨能够停下。这样,在凌晨之前,他们还有希望目睹一场绚烂缤纷的新年烟花。

今晚因为是节日的前一天,有着特殊的作息。十一点,就在回去监狱的路上,囚犯排成一条长队,陆续地回去监舍里。

顾悯收到了他在监狱中的眼线一个消息。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抬起头,看的不是别人,而是盯了一眼苏雀。

系统:“……”

反派:“该来的肯定会来的。”

系统:不作死就不会死埃

青年有些茫然,他垂下了眼,避开了顾悯的视线。

顾悯脸色极难看,手下们从来没有看过他这么差的面色。顾悯从不露痕迹,不外乎年纪小的原因,还有一点是,喜怒不上脸的性格。

就在他莫名其妙地阴了一眼青年后,他转身,走出了囚犯们的队伍里。

监狱的狱警见状,立马喝制他回到队伍中。

顾悯没有听,狱警只会挥动了警棍。

现场稍有一小点骚动,很快,顾悯被狱警制服下来,被几个狱警押出去了监狱。

顾悯一整晚上没有回来,手下担心着。

外面风雨欲来,满城黑水。

就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反派睡得极好。他被摇醒了,狱警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他的监舍,将他提了出来。随后,是将他蒙头塞进了一辆车中。

·

就在昨晚,他父亲的赶往生辰的宴席地的路上,遭到了暗算。

不明仇家寻仇中,他父亲被刺伤胸腔严重,连夜送进医院,后来又回来了顾宅里。

黑雨漫城,乌伞如云。

顾悯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虽有人替他打了黑伞,可是他的发稍、肩上被暴雨打得极湿。脸上是少有的沉重的灰白,他进到了顾宅,顾宋倒躺的病榻上。

顾宅老来得子,几近六十的年纪里,顾悯才长到十多岁。

顾悯自小聪敏,耳濡目染。是他亲手培养的接班人。他没有女儿,帮派中唯一一个承认的少主是顾悯。

幼子顾悯去年犯了事情,如果不到监狱是躲不了这一劫。

未到二十的顾悯,在他十六岁就开始接手了一点帮派的事情,可是他性格过于外显,招致仇恨。顾宋还想着,把顾悯养多几年,再扶他成为正式的少主。

就在他生辰这一天,出事了。

临终托孤,最放不下的幼子顾悯。当然,还有一个人。顾宋原本精神奇佳,这个年纪应该是老谋远虑,坐享经营下的财富和权力的时候。

即便是枪林弹雨中的血流一生,到了临终的最后一丝托付,往往是留给温情过自己的人或事。

此时的他说一句话,掺和着黑血:“我在美国,有个养子。他是你荔阿姨跟她前夫的孩子,咳咳……今年,也该跟你一,一样的年纪。提、提点下他啊,顾悯。”

顾悯听着心头莫名酸楚和愠满。“你说的是他吗?”

手下听了顾悯在室内的吩咐,立即押了一个人进屋内。

那个人淋得满身湿透,一张窳白得、跟顾宋的女人长得有些许相似的脸,除此之外,他手被缚身后,扬起来的头还是被顾悯的手下迫使的。

在之前,他一直屋外的暴雨下跪着。

可是,出身于杀手的他,怎么会被这么一点雨水摧折。

他脸容看起来略微的淡漠,看到顾宋后,眼中的神色略微有过一丝复杂。随后是:“顾悯,你是这样对待你的哥哥的?”

苏雀扬起头,不卑不亢地对着面前的顾悯说道。

顾悯爆喝一声:“你给我闭嘴。”上前来,抓过他的衣后,将他拖置到了床前,让他狠狠地跪在了顾宋的面前,指着顾宋:“这是你在美国养了二十多年的野种?哦,还不是你的种。”

顾宋尚未明白,就怒咳了两声。刚要斥责顾悯时。

顾悯继续狠骂道:“你看看,你派杀手砍的人1

苏雀面无表情,那个伤口正中胸腔,可见伤及了心脏。那人黑血呕流不止。面对这张脸,苏雀没有记忆,这是他印象里第一次的顾宋。其余一切的资料身世都是他在监狱里令人打听回来的。

顾宋听到这句,瞳孔稍震。“雀雀,你忘了,咳咳,我对你跟荔阿姨……”

下一刻,口喷出了黑血。

只有点滴,落在了苏雀的脖脸上。

他其他地方都很干净,干净得就像是他几乎不露痕迹地杀了顾宋一样。

顾悯站在了屋内。他已经麻木了,他垂下了黑灰色的眼睛,看到那个人在地上没有爬起来的气力。

“为……为什么?”

这个世界的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

顾宋问的苏雀。

苏雀爬在了地上,他嘴角略有一丝黑血淌落下。

他扑簌了一下有些朦胧的眼睛,重新扬起来时,略有些枝头开到极尽的日本樱一样。“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为什么。”

苏雀彻底地飞离了两三米远,他埋在了地上,难以动弹一刻。

在他彻底今晚的清晰暴雨中的听力,有一句顾宋的话。

“把他……杀了。”

躺落在地上、几乎可以死去的青年,恍惚间地眨了眨夹杂着血丝的雨水淋过的眼睛。

“这个世界结束了。”反派对系统说道,“完美。”

系统欲言又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