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18章 大佬的小玩具02

第18章 大佬的小玩具02


02

漫长的2小时读讲义和抽背的时间,如果抽背到不会,就会挨一顿警棍和拳脚。苏雀被点了四次名,一次都没有让人失望。

接下来是早餐环节。囚犯们一个个地排队,早餐的事物看上去令人感觉到悲惨。只有比水还稀的粥,一点榨菜,还有一个馒头。苏雀拿到了餐盘后,找座位。

看到了与他同监舍的狱友餐桌还空有一个位置。他坐下来,吃动着,没有理会周围同监·狱的狱友看他的眼神。

他真像一只不长心的兔子。

他的狱友已经想着,日后怎么玩弄这只反应略迟钝的兔子。

苏雀他一点胃口都没有。监·狱的这点食物他本来就吃不惯。就在他排队交餐盘的时候,被身后的人故意挤搡,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微卷的发,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上,眼睛如薄隼,视线落在了苏雀的身上。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胡湖。

胡湖见他长得不错:“新来的,不知道道歉吗?”张手一耳光打过去,没想到苏雀躲开了。苏雀兀自地、目中无视地放下了餐盘。

碍于餐厅中,狱警林立。胡湖的人没有怎么动那人。胡湖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心里产生了一丝想法。

周一早上七点半用餐结束后,是室外的放风活动。

在室外,有篮球,乒乓球。

苏雀在看着四周高墙上的哨兵,垒起的电网,如同铜墙铁壁一样,关闭着几只飞不出的苍蝇。

他问起来:“我到底是谁的白月光。”

系统说:“别着急,这次会一点一点随着剧情进展揭露的。”是怕像上个世界一样,剧情全被反派搅乱了。

室外。胡湖正在抽着香烟,这是监狱里有钱人才能做的事情。这里香烟的流通价格,比外面的还要贵上好几倍。他身边营养不良的人是他早上在餐厅开荤的那男孩。周围还有几个他的跟班。

他们在打赌。赌注的内容不是别的,正是离他们一百米远的一个人。那个人略有些发呆,似乎是还不适应监狱的生活。远远看去,那人乌发苍肤,有些倦意的,懒懒的,倚着墙。

胡湖伸出一根手指,意思是十包烟。而他隔壁的胖子笑,说:“我赌十五包香烟。”

很快的,苏雀面前出现了几个人。他抬头扫了下,那些人不怀好意,还抱有对某一种物件垂涎的模相。他进退不得,被“邀请”去了胡湖那边。

胡湖长得一米八多的个子。不知道是不是玩摇滚,头发有些自然卷。看出来在监·狱外面是张风流的长相。

似乎刚料理完刚才那个娃娃脸的男孩,看到男孩裸·露出来的皮肤青紫不接。

苏雀收回了眼神,手下不满他看似不尊重的表现,伸手一打,向他的后颈拍去,打下去的声音看似很大,实则苏雀稍微缩了下后脖,轻巧躲过这一力气,所以打在他身上并没有多少力气。

“叫胡哥。”

苏雀也不怕人的,倒是性格看起来过分的沉静。他张口,叫了一声“胡哥。”

“新来的,知道这里谁最大吗?”胡湖的手下继续问他。

苏雀不说话,胡湖的小弟指了指胡湖的裆·部,众人笑开来。

“中午吃饭,过来跟我一桌。”胡湖看住眼前的似乎进了虎狼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兔子说道。他的声音微哑,带着烟腔的懒洋洋。

放风活动不许集聚,这是监狱的规定。虽然胡湖集聚跟他说话,可是他小弟不时抬头四周看,城楼上全是哨兵狱警,有些狱警已经注意到他们身上了。

“听到没有1手下吓唬他。

苏雀不声不语,胡湖以为他被阵势吓到了,挑了眉毛一下,给苏雀整理衣服。手碰到了苏雀的伤的地方,苏雀不知觉地轻轻地皱了下眉毛。

胡湖把嘴巴的香烟递在了苏雀的嘴唇中。胡湖对他说:“像你这种脑子活络的人,”早上背书看得出来,有许多人注意到了他,苏雀往后在监·狱的日子不会好受。唯一的活命机会,就是找个靠山。那么他胡湖就是很好的人选了。

“应该知道怎样趋利避害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你的救星就在面前了,看你要不要跪下来抱我大腿。

狱警注意到他们的聚集,立即喝制过来:“那边的人,在干什么呢!1

胡湖的手下识趣地散开。胡湖走之前,给苏雀暗示:“我等你。”

我等你的屈服,我等你的救命。

胡湖那群人离开了他之后,苏雀意识到有个人一直远远地盯着他看。他眼神不经意地一瞥,看到了同监舍的那位二十岁的囚犯大佬。他目光沉冷,非常冷冽的眼睛黑色头发,目光盯紧了苏雀。

苏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系统提示:“顾悯厌恶值依旧是(2/5),宿主您可要加油了。”

反派弄清楚了顾悯是谁后:“我为什么要按你说的刷厌恶值。”

系统:“??”

系统连忙补充解释:“宿主您要是不完成,会有额外的惩罚。”

反派歪头:“什么惩罚?”

系统:“譬如……”

结果他听见反派说:“你擅自不告知我本世界剧情线、我的身份,导致我无法顺利完成剧情。还要把任务拆分成累积值解锁任务。你不如自己把活干了。”

系统:“这,这,这……”这不是他的意思啊!怎么听上去要散伙的意思?

系统:“别别别别,宿主,我有个办法……”

反派切断了聊天渠道。

系统在那边人都傻了。

反派冷笑。没有任何提示,单干他也能找出这个世界的主角和任务剧情线。那名二十岁的年轻人,似乎是他监舍里的老大。既然本世界是“解谜”游戏,那么他好好先摸清楚这个二十岁的大佬的来历。

中午,胡湖的餐盘里四菜一汤,还有新鲜水果。监狱与世上一切地方都一样,只要有钱,就能过得舒舒服服的。

中午的用餐只有一份菜加一份米饭。苏雀没有胃口,知道不吃一点食物,挨饿的是自己。于是张口多喂了几口。他们这里的勺子材质是软胶塑料,为了防止自杀和伤害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餐桌的人走开了,重新坐下来,坐在他身边的是胡湖他们。

胡湖一只手勾住他,有人抓着他的手腕摁在桌子上,攥住他的肩。被迫地按趴在了桌上,他踹开了后面的人,目光看去,只见胡湖狡笑地看他。很快,旁边的椅子砸落下来。

苏雀翻身滚落在地上,躲过了椅子。但是躲不开的是寡不敌众。

以反派的身手,避不开这些普通渣滓的拳脚是不可能的。可是他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他有更长远的一个计划。

餐厅里又听闻了这边的骚动打斗。

囚犯们就知道,又是胡湖小子在闹事了。

这次不是寻仇,就是教训新人。只要监狱里哪个没有靠山的、但凡长得稍微好看点的,只要别人不肯从他胡湖,就会动粗强迫。

胡湖的手部被苏雀反抗掷过来的铁椅刮出了血。

那个青年反抗得过于强硬,也好不到哪里去。

胡湖眼神阴鸷了一下:“还敢打我?”

打斗得更加凶狠。

狱警们猫观鼠斗般,看够了热闹,老鼠撕咬得死伤惨重后,才不紧不慢地抽出了警棍,一边警示其他看热闹的囚犯,另一边疯狂殴打这些手无寸铁的、聚集闹事的底层暴徒垃圾们。

苏雀躺倒在了地上,狱警走过来看他的时候,他视线朦胧,无力歪侧的头颅,只看见了被狱警按在地上不得动弹的胡湖,胡湖的头按在了地上,却饶有挑衅地看住他。

胡湖被带去囚犯管教室。

狱警看到了这个新人,就知道他为什么被胡湖欺负了。

躺倒在地上,黑色的头发略微地散开,露出他阖上了一会儿,又睁开的眼睛。

长成这样,胡湖不动手,也有其他人觊觎。

“要不要去医务室?”来自狱警的问。

像他这种新人狱警见多了,一开始拼死反抗,后来就迫不得已屈服。

倒在地上的青年从地上翻身,撑住了一个倒下的椅凳,慢慢地爬了起来。他不需要。

下午的劳动改造。周一到周五都有囚犯劳动工作。

今天的劳改是肉制品车间。囚犯以监舍为队伍,排成一列,在进入车间前由狱警分配工作。苏雀故意排在了顾悯的身后。因为是两人一组,刚好,分到了跟顾悯一组。

他们一起负责肉制品的出厂的包装质量检测。在进入车间,青年的走路就有些不稳。

他们的外包装检测工作房在车间最里面,两个人走到了工作地方。

顾悯收回了对青年的视线。青年在看了一下他们流水线里出来的外包装,苏雀抬起了眼皮,稍微想转头,问起顾悯检查包装的工作步骤是什么。话出口了半句。

下一刻,整个人不稳,栽倒在了大佬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